Septetwing

[弱虫ペダル][新荒新] 兎と狼のチキンレース~PLAYING TAG~

之前4/24新荒新日寫的短篇XD 因為又是題材特殊所以猶豫了一下要不要擺上來拖到現在......不過因為算是用之前既刊的番外這樣的心境與設定下去寫的,如果只在噗浪上發可能有部分讀者會看不見......想想還是也發個LOFTER。

不過請一定要先看過食用注意XD 

整體的設定延續先前的新荒+荒新+悠人小說本兎と狼のチキンレース
http://septetwing.lofter.com/post/269cce_42d294a
其實也是延續這本裡面新荒篇最後埋的梗XDDD 手上如果有書的可以翻翻看w  目前也還有自家通販:http://item.taobao.com/item.htm?id=43732941003

這次的番外內容當然就是自家慣例紀念日的XXX(你......) 我只能擺連結XD

以下只放食用注意:


❤ 基本設定延續先前CWT38的小說本兎と狼のチキンレース,基本的CP是比較偏新荒的新荒新(同軸可逆!同軸可逆!同軸可逆!很重要講三遍XD)

❤ 時序在小說三篇全都完結以後,也就是新荒跟荒新都已經有既成事實的狀態XD 背景是第一篇新荒篇最後提到有女粉絲會送新開可疑的禮物......開始的妄想XD 

❤ 那啥成份高達八成!從頭到尾都在使用道具!請自行判斷是否右轉離場!同一篇文內先後會有新荒跟荒新的本番請特別注意!!而且不管新荒還荒新的部份荒北都比較有主導權,只接受強勢新開的戰友可能需要避雷(炸)不過以角色間的強弱關係來看他們還是很對等的XD 而且最後結束在新荒上面www

以上都OK的話再往下喔XD

純文字:http://paste.plurk.com/show/2158722/

圖片形式避難所:http://cdkxs.img44.wal8.com/img44/517080_20150504173613/143073222725.png

*小註:有同好反應plurk paste的連結好像也被......所以不能正常連上,我暫時想不到哪裡可以貼純文字(googledrive跟evernote也都不行吧...存圖片放imgur也不行www 我已經沒招了) 有適當避難所的話歡迎告訴我...

(更新) 暫時找了可以外連的圖庫放了長WB圖XD 暫時撐一下...

[弱ペダ][新荒新+悠人] 兎と狼のチキンレース[刊物資訊]

【刊物基本資訊】


刊名: 兎と狼のチキンレース

作者: 鴉子 http://septetwing.lofter.com/

封面: Kiriya: http://www.plurk.com/9inc

GUEST(均為單幅插畫): 

【新荒】 @RUKa炎  : http://weibo.com/rukayan

【荒新】vivi: http://www.plurk.com/minoripan

【新開兄弟】雪斗: http://www.plurk.com/vik_hk

原作: 弱虫ペダル(飆速宅男)

CP: 新開隼人x荒北靖友 / 荒北靖友x新開隼人 +新開悠人

[CP特別說明] 先說非3P...XD 新荒與荒新各是獨立篇幅但有時間軸先後關係的短篇小說,本文都有R18本番。番外則是悠隼悠沒有本番的健康教育程度互動......每篇本文前會設置緩衝頁並且標明CP作區隔。

語言: 繁體中文

頁數: 38000字左右,80P

尺寸: A5右翻直排

價格: RMB30

特典: 卡貼*1


試閱:

[新荒] http://septetwing.lofter.com/post/269cce_3ab7950

[荒新] http://septetwing.lofter.com/post/269cce_3da49c4

[新開兄弟] http://septetwing.lofter.com/post/269cce_40e52bf

 

天窗頁面: http://doujin.bgm.tv/subject/40074

通販委託次元TOMO:http://t.cn/R4pCLuT

台灣地區的印量已經完售。

[弱ペダ][新開兄弟] 兎と狼のチキンレース -Extra Stage- [CWT38新刊試閱]

新刊印調+相關資訊走此:http://septetwing.lofter.com/post/269cce_42d294a


***

終於到了放最後一篇試閱的時候了XDD

封面也出來囉!感謝戰友Kiriya m(_ _)m


首發是在台灣的CWT38,我兩天攤位都在三樓的C47。
大陸這邊可能10號左右開印調,應該會先以通販為主。

[刊物基本資訊]

台灣地區印調(到12/4): http://goo.gl/forms/8nXoOunYYZ

作者: 鴉子

封面: Kiriya: http://www.plurk.com/9inc

GUEST:  @RUKa炎 : http://weibo.com/rukayan 

             vivi: http://www.plurk.com/minoripan

             雪斗: http://www.plurk.com/vik_hk  

原作: 弱虫ペダル(飆速宅男)

CP: [R18] 新開隼人x荒北靖友 / 荒北靖友x新開隼人 +新開悠人
[CP特別說明] 先說非3P...XD 新荒與荒新各是獨立篇幅但有時間軸先後關係的短篇小說,本文都有R18本番。番外則會是悠隼悠沒有本番的健康教育程度互動......每篇本文前會設置緩衝頁並且標明CP作區隔。

語言: 繁體中文

頁數: 38000字左右,80P

尺寸: A5右翻直排

價格: 暫定NTD150

特典: 明信片*1

試閱: 

[新荒] http://septetwing.lofter.com/post/269cce_3ab7950
[荒新] http://septetwing.lofter.com/post/269cce_3da49c4


↓↓下面放第三部分新開兄弟篇的試閱↓↓

時間序列上新開兄弟的互動部分是回憶,
本文的完整內容會在新荒基礎上
段落很難截XD 試閱後面有一點點危險的味道請注意www
我有特別改掉部分可疑的用詞......
然後悠人對他人的稱呼會保留日文表記。


(中段節錄)

那是在新開剛進箱學半年,高中一年級暑假的事情,因為住校加上剛入學就投入社團的關係整個學期幾乎都待在校內,趁暑期練習開始前回到家中的新開,平日下午正好雙親都有事外出,迎接自己的是也在假期中的悠人。

「隼人くん是騎車回來的吧?剛好遇上陣雨真不巧。」

「真的是瞬間就被淋成落湯雞,夏天就是這點麻煩,」接過悠人遞來的毛巾,「還好行李不多……希望參考書沒事。」

「隼人くん先去洗澡不然會感冒的,剛才我已經把浴巾跟換洗的衣服放在浴室前了。」拿起新開放在地上的大背包,「這個我先幫你拿上去。」

「啊啊,交給你了。」

「嗯!」看著抱住自己的行李咚咚咚跑上樓的悠人背影,新開臉上不禁浮現微笑。雖然彼此相差了三歲,不過從小開始兄弟的感情就十分不錯,加上悠人向來滿黏自己,當時因為住宿所以要離開家時悠人鬧了一陣子彆扭彼此也吵了幾次架,還好剛才的悠人態度與行動並沒有太大的變化。很快的沖了澡讓身體回溫,走進自己房間時看見悠人背對自己坐在一地攤開的書中央正翻閱著什麼,

「悠人?」第一次呼喚悠人並沒有回頭,走近悠人身邊蹲下,手放上肩膀時對方才有些驚慌的轉過頭,

「隼,隼人くん?!」順著悠人的手移動視線,新開皺了皺眉,

「糟糕,這東西是從哪裡混進來的……?」在高中男生的宿舍裡不時會暗地流通色情書刊或AV,雖然近年資源的取得大多通過網路,但宿舍的連線實際上有頗為嚴格的管制,於是這類傳統的實體資訊媒介反而復辟成為主要的交流方式,「我明明只要借參考書啊,今井那傢伙真是……」看來應該是社團戰友親切的出血大放送吧?平時就算了,現在還真的非常令人困擾。

「隼人くん也會看這些嗎?」

「嗯──班上或宿舍在傳閱的時候會跟著看的程度吧,説沒有興趣就不誠實了。」新開合起書頁確認被夾帶進場的違禁品封面,內容是某個女優的新作成人寫真集,「啊啊……原來是這麼回事。」先前似乎跟社團的幾個朋友討論過喜歡的類型,自己當時就是舉了這位女優當例子,對方可能是想給自己一個驚喜也說不定,「抱歉,我應該要檢查仔細一點的。」想回收寫真集時悠人卻伸手阻止,「悠人?」

「所以隼人くん喜歡這樣的女孩子啊……」悠人再次翻開寫真集,黑色的中長髮,身材並不特別豐滿但十分勻稱,長相並沒有太特出的地方但眼神和表情給人十分有活力甚至有些潑辣的感覺,「隼人くん會比較注意什麼地方呢?」

「真要說的話應該是腳吧?」新開的手沿著圖片上只穿著高跟鞋的裸足畫過,「不是單純纖細就好,像這樣看得出有訓練過肌肉線條的更吸引人。」

「會注意腳該不會也是騎車的影響……啊,」前半部只能說是裸露程度非常高的寫真集,但後半部就開始與AV無異的內容,主要是道具的使用和局部的特寫,

「收起來吧,悠人還不該看這些。」

「隼人くん自己也是未成年啊?如果說不能看的話我們都一樣。」

「這……的確,不過對悠人來說還是太早了。」新開垂下眉角,「而且繼續下去是我比較不妙,」自己這年紀的高中生對聲色的刺激都沒有太強的抵抗力,但至少在家人面前有反應的窘況得要盡量避免。

「是指這樣嗎?」悠人拉下自己的褲頭露出稍微有些反應的分身,「那我也會。」正在發育的分身雖然長度已經成長不少,但皮膚的顏色還沒有完全變深,「摸這裡會很舒服這件事大家從小時候開始就知道了吧?只是現在跟以前感覺又不太一樣……吶隼人くん,這種時候應該怎麼做才好?」

!つづく!

新開兄弟篇的字數相對少一點所以試閱沒辦法擺多,
不過就是這樣單純的健康教育內容就是了XD
到這裡三篇的試閱都放完啦!這次真的是充滿個人私心與節操喪失的一冊
請大家看看我的本氣(X)吧!

[弱虫ペダル][荒新]うさぎと狼のチキンレース -ROUND 2-[CWT38新刊試閱]

新刊印調+相關資訊走此:http://septetwing.lofter.com/post/269cce_42d294a

***

我就是故意在いい荒新之日發試閱+台灣印調的XDD
今天動畫還是靖友回啊!!人生無憾www


食用注意

  • 因為悠人與新開家素材的特殊性(官方資訊還很少)所以充滿捏造妄想私設,可能隨時都會被打臉XD所以請以深海般的寬闊胸懷關愛作者XD

  • 因為作者的表達意圖(會是個重要的梗)所以悠人對他人的稱呼維持日文表記(○○くん・○○さん)

  • 因為時間點是在第一篇新荒 http://septetwing.lofter.com/post/269cce_3ab7950 後,所以嚴格來說是先有新荒前提的荒新,請注意m(_ _)m

  • 台灣的印調先開了: http://goo.gl/forms/q3s673IKs7 台灣場販首發CWT38,攤位號也確定了是C47!大陸這邊應該印調下個月才會開,等台灣場次結束後回來會先開通販。


***


我,荒北靖友,箱根學園三年級生。

在至今十八年的人生中,多虧父母師長友人以及阿福的引導有成,自認還不算長太歪的社會常識道德三觀……此刻正受到前所未有的嚴厲挑戰。

讓自己陷入萬劫不復困境中的罪魁禍首毫無疑問的是某個混蛋死胖子,非常不幸的自己還正跟他交往中。沒錯,就是此刻在身為戀人的我本人面前與第三者大放閃光的新開隼人,而我呢?正坐在新開家的沙發上觀賞這可能會讓一幫新開小粉絲尖叫失神的獨家實況。

誰能告訴我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二十點求解附送百事可以嗎!?


兎と狼のチキンレース -ROUND 2-


IH結束後雖然結果不盡如人意,但屬於這屆三年級的夏季仍然劃下了休止符。最後的暑假新開與荒北各自安排了進修與練習,讓大部分的時間都能一起在學校內度過,但假期接近尾聲的最後幾天新開突然説希望荒北到家裡住兩天,「因為有想讓靖友見的人。」

帶著輕便的行李兩人一起騎車回到位於秦野的新開家,原本預期會見到新開的父母,但遭遇的卻是意料之外的未知生物。

「我回來了!」一進門新開先揚聲開口,

「抱歉打擾了。」荒北也跟著出聲打招呼,隨著兩人的動靜,不一會兒屋內傳來咚咚咚咚的跑步聲,從樓梯上方現身的是戴著少女漫畫風面具的......男孩,嗯。

「歡迎回家!隼人くん!」即使已到了玄關前來人也沒停下步伐,就這樣直接衝進了新開的懷裡來個大擁抱,

「啊啊,悠人。」停留了片刻面前被稱為『悠人』的男孩有些依依不捨的離開新開的懷抱,直起身將面具轉到頭的一側,看見對方長相的荒北心中就已經有了底,

「這位該不會是……你弟弟?」雖然氣味與感覺有些不同,但從十分相似的臉部輪廓與特徵,加上同樣的眼睛顏色,荒北認為這推論應該八九不離十。

「嗯,沒錯。」新開揉了揉男孩的黑髮,「這是我弟弟,新開悠人。」

「初次見面,荒北靖友さん。」充滿好奇心與顯然正在評價對象優劣高下的狡黠眼神讓荒北背後有些發癢,「哼嗯--所以你就是隼人くん最近的交往對象?是以前都沒有過的類型呢。」

「悠人!」

「我只是陳述事實啊,真沒想到稍不注意隼人くん就和男人在一起了,如果是跟壽一くん我還無話可説,結果居然是跟半路殺出來的陌生人,這還有天理嗎?」

(這小子……還真敢講話啊?!)對才剛見面沒幾分鐘的新開家人自己也不好發火,幸好新開很快的出來打圓場,

「別這麼説啊,悠人。靖友對我很重要,一直以來幫了我很多,而且他也是壽一認同的人喔。」

「哼嗯--壽一くん也?那我就姑且先觀察觀察好了,」悠人閉起單眼擺出與新開同樣的射擊手勢,「反正還是先請多指教囉,荒北さん。」


***


經過如此這般的前因後果於是現在來到最初說明的狀況,這兩天新開家的父母因為工作與幫忙親戚家的事情各自都不在家,叫了外送披薩解決了只有三人的晚餐後,從進門開始幾乎都黏著新開的悠人仍然沒有收斂的意思,而荒北坐在單人沙發上看著兩人的互動除了頭痛之外已沒有其他的感想,此刻新開正削著蘋果,悠人不只緊貼新開坐著,連下巴都擺上了新開的肩頭,

「哇――是兔子,」新開正想放下手中剛成形的兔子蘋果,悠人就先一步攔截,「吶吶,隼人くん――」

「悠人還是這麼喜歡撒嬌啊,」將蘋果放入悠人張開的口中,新開垂下眉角露出笑容,「靖友也吃嗎?」

「呃……你可以放在盤子裡就好。」

「哈哈,靖友反而是太害羞了嗎。」

「囉嗦!」

「我們新開家的長男最近可能是被壞人拐走,居然連暑假都不太回家,當然要趁現在補充隼人くん成分啊。」悠人一邊說著一邊有意無意的看向荒北,

「三年級生即使暑假也有很多得要準備的事情,特別是參加IH的我們準備升學的時間又比其他人少了許多。」

「我聽壽一くん說和隼人くん兩個人應該都能拿到幾間大學的推薦吧,雖然還沒有收到正式通知。」悠人轉向荒北,「荒北さん也一樣嗎?」

「不……我應該得要參加大考,不過志願校也還沒完全決定。」

「欸――所以可能會上不同的大學囉?」

「是有這可能性。不過現在都還很難講,說不準到時候還正好大家的志願校都一樣。」

「如果不同學校,甚至還在不同縣的話,畢業之後就是四年的遠距離戀愛了耶,」悠人微微側頭,「聽起來很辛苦的樣子。」

「悠人。」新開的聲音微微降低,悠人立刻鼓起臉頰,

「我又沒有說錯,隼人くん明明就是會擔心才不想聽吧。」聽見悠人的話荒北也看向新開,對方皺著眉短暫閉上眼,雖然沒有明確答覆但荒北知道這代表什麼意思。

(那傢伙,真的會擔心這件事啊。)

「喂,新開,」

「嗯?怎麼了靖友?」「有――」荒北一如往常的呼喚今天卻得到兩聲理所當然的回應,

「嘖!對喔你們兩個都是新開啊,」

「那靖友叫我名字吧!」新開眼睛一亮,

「我不要,」荒北撇撇嘴立刻否決,「總不能叫新開弟吧……悠人くん?」

「荒北さん直接叫我名字就好囉,」

「嗯,就這麼辦吧,悠人。」

「等等……靖友這樣不公平啊,平常你都不叫我名字的耶!」

「你少煩人了,這已經是既定事項。」

「嗚……」新開抬起手遮住雙眼,

「裝哭也沒有用啦!」可惜今天的荒北並不打算妥協,

「荒北さん很少叫朋友名字嗎?」

「靖友連稱呼隊友都是用姓氏呢,不過對喜歡的人會取暱稱,譬如叫壽一阿福。」

「咦?那對隼人くん沒有嗎?」

「這麼說來確實……」

「明明很多不是嗎?死胖子蠢茄子還是沒用的四號之類的……而且我偶爾也會叫人名字啦。」

「唔,想想靖友真是過分啊……我可能真的會哭喔,」

「囉嗦!」

「結論是能讓荒北さん稱呼名字很難得囉,」一直帶著似有若無的笑容觀察兩人互動的悠人像是突然想到什麼拍了下手,「對了,既然這樣為了表示對荒北さん的感謝並且作為友情進展的象徵,我也拿出點新開家的誠意吧!」語畢悠人站起身,「荒北さん要不要看隼人くん小時候的照片?」


***


雖然近年的照片幾乎都已經改為檔案儲存,不過據新開家的兩人所說,從小時候開始最值得紀念的照片都有沖洗出來做保存,累積下來也有相當數量,涵括了兩人從出生到新開中學畢業左右的成長紀錄。對荒北而言會答應來新開家裡其實也是希望能夠更了解對方的一切,這難得的機會自然不能錯過。

「啊,這邊開始終於到隼人くん出生的時候了!」根據相簿上記錄的年份,快速翻過新開母親懷胎十月的一些紀錄,圍在客廳茶几旁的三人一起看著新開隼人在這世界上留下的第一張照片,

「噗……哈哈哈哈,這傢伙也太醜了吧!」

「唔啊!靖友好過分,所有嬰兒剛生出來都這個德性啦,不信你等等看悠人的!」

「隼人くん不要拖我下水啊,好啦那從這裡看應該就比較可愛了吧,」悠人翻過幾頁指著某張照片,「我就很喜歡這張。」

相片下方標註著「隼人一歲生日」,被抱在父親懷裡的新開張大眼睛看著眼前點著蠟燭的生日蛋糕,雖然這年紀的孩子應該還不懂得慶生的意義,但臉上卻掛著最直率的笑容。

「喔喔,這時候終於開始有點像是新開了嗎,」荒北低聲地笑了起來,「確實長的一副討人喜歡的樣子,可惜現在又好像變成不一樣的生物了。」

「靖友真是的……」對荒北的吐槽有些無奈,但視線移到對方臉上時卻發現荒北被撐在桌上的手遮住一半的嘴角揚起平常少見的柔和弧度。

「……你幹麼啦?」發現新開的注視,荒北瞪了對方一眼,「很噁心欸。」

「果然還是最喜歡靖友了。」

「哈啊?你不要突然?!」「隼人くん不可以!」原本分別坐在新開兩旁的荒北與悠人幾乎同時站起,被夾在中間的新開一時有些錯愕,而悠人的反應其實也在荒北的意料之外,這下變成新開與荒北同時看向悠人,

「我可還沒認同你們的關係,在那之前不准在我面前兩人世界啦!」悠人直接在新開盤起的腿上坐下,對荒北吐了吐舌頭,「我是不會輕易把隼人くん讓給別人的!荒,北,さん。」

「哈,明明已經是別人的了不是嗎。」到了這個份上還忍氣吞聲荒北靖友不就要到過來寫?!荒北眼神一變,語氣和表情都恢復了平時的魄力,

「什麼?!居然把隼人くん當成自己的所有物一樣,不可原諒!」

「等等,你們兩個?!」

「死胖子不要囉唆!」「隼人くん別插嘴!」

「好了,都冷靜一下。」新開先放下身上的悠人,一手輕拍荒北的肩膀,「吶,悠人。太欺負靖友的話哥哥也會傷心的喔。」

「......隼人くん又耍詐。」悠人戴上面具趴在桌上,「我不管了--」

「抱歉,靖友。」新開有些困擾的垂下眉角,

「你道歉個屁啊。」荒北張大手掌對著新開的後腦勺一拍,「我可以繼續看吧?」

「啊......嗯,當然。」

每年的生日與節日,家族出遊,偶爾穿插日常點滴,雖然只是靜態的相片卻能清楚感受到每一個場景當時的氣氛,或許是自己與拍攝照片的新開雙親心境上有相通的地方,所以才會產生共鳴也說不定。

「這張就是悠人出生的時候吧。」

「吼──不要看那張啦。」趴在桌上只露出一雙眼睛,仍然有些鬧彆扭的悠人以眼神表達抗議,

「哈哈,裡面也有我啊,」照片中約莫四歲的新開趴在醫院床邊看著母親手中抱著的悠人,「那時還不太懂發生了麼事情,雖然媽三不五時就會說我快當哥哥了。」

「這是……你五歲的七五三?還真人模人樣欸……」

「說到七五三,那時換悠人慶祝的時候這孩子還一直問為什麼不能穿女孩子的和服,」新開笑著說道,「從這裡開始悠人的相片就變多了,真懷念啊。」

「那種事怎樣都好啦,」悠人從旁拿起另一本相簿攤開,「比起我的相片荒北さん應該對隼人くん中學的時候更有興趣?」

「喔喔是中學的阿福!」荒北探出上半身,「這時的阿福就……已經是『福富壽一』的感覺了啊,反而是你……」轉頭看了眼新開,「跟現在還是有哪裡不太一樣。」

「這裡所有跟壽一在一起的照片全都是獲勝的紀念,只要我們組隊的比賽幾乎都能拿下名次。那時我大概覺得沒有任何會讓自己害怕的事物,也還不懂背負責任時的重量吧。」新開臉上的神情有些複雜,「有時候總會想,如果二年級時我回程沒有騎上同一條路,沒有發現兔吉他們的話,現在的我會不會騎的更快呢。」

「小笨蛋,這種假設性的推論沒有意義吧?」荒北吐了口氣,回到與新開並肩而坐的位置,一手自然的覆上對方的手背「至少我認為現在的『新開隼人』比一年級的那個皮笑肉不笑的混蛋有趣多了。」

「哈哈……靖友講話真是不留情啊,不過謝謝你。」新開稍微起身,「抱歉突然讓氣氛變得有點微妙,我去拿個冰棒,大家都要吃嗎?」

「吃。」「要吃──」

等新開走出客廳,悠人好奇的眼神毫無顧忌的上下打量荒北,

「……有何貴幹?要說啥就直說!」

「荒北さん跟隼人くん進展到什麼程度了啊?」

「哈啊?!」

「該做的都做了嗎?嗯……荒北さん是在上面還下面啊?」

「喂,有人會突然問這麼露骨的問題嗎?!不對該說這是一介中學生該問的問題嗎?」

「哼嗯──會在這裡猶豫的話應該是比較難以啟齒的那一邊吧,嘿欸──原來如此,荒北さん真的非常非常喜歡隼人くん呢。」

「你小子別自顧自的作結論啊?!」

「這樣我還比較安心。」悠人別有深意的揚起嘴角,「雖然這是我個人的持論,不過願意作為身體負擔比較大的一方原本就需要更多的覺悟吧?而隼人くん會很自然的想抱自己喜歡的人表示他的思考模式某程度上仍很接近一般的男性,」悠人稍作停頓,「這樣的話以後不管碰到遠距離還是其他會感到痛苦與不滿的情況,隼人くん能選擇的退路還多一點。說真的如果剛才確認的答案是隼人くん在下面的話我說不定會因為打擊太大而昏過去。」

「你這只是……沒根據的歪理吧。」

「但對於這歪理荒北さん還想不到要怎麼反駁我不是嗎?」

「你……!」荒北又要起身時正好新開回到了客廳,

「嗯?你們兩個又怎麼了,不可以吵架啊。」將手中的冰棒分給荒北和悠人,「吃了這個冷靜一下吧。」

「沒事啦,只是在聊隼人くん以前,交往過的女孩子而已。」悠人刻意加重語氣,從眼神中荒北讀出了對方的意圖,

(是想說他隨時都回的去嗎?)

「悠人別趁我不在洩漏情報啊!」

「我並不在意。」荒北先掃視面前的兩人,接著視線停在新開身上,「因為這傢伙現在只喜歡我一個人吧,吶新開?」

「當然啊,靖友。」聽見新開毫不遲疑的回應,荒北不動聲色的瞥了悠人一眼。

「哼嗯──」居然如此明目張膽的下戰帖,該說不愧是自己的兄長選擇的人嗎?悠人不置可否的聳聳肩,咬下手中草莓味的冰棒。


***

大概前半是這樣的東西XD 後半就進房間了<<<
前面CP左右比較看不出來,我家其實沒爬到床上前都是新荒新吧(汗)

不過相信我這篇真的是荒新<<<

應該最後寫到新開兄弟篇的時候還會放一次試閱XD
刊物詳細與大陸這邊的印調應該下個月初左右會發。


[弱虫ペダル][新荒]うさぎと狼のチキンレース -ROUND 1-[CWT38新刊試閱]

之前的合同本還在宣傳期:http://septetwing.lofter.com/post/269cce_3407b03 新刊就...已經要出啦XD

新刊印調+相關資訊走此:http://septetwing.lofter.com/post/269cce_42d294a


這次新刊比較特殊一點XD 是三篇有關聯的短篇連作,各篇的CP會是新荒→荒新+新開兄弟的番外XD 這邊先放的是新荒部份的試閱。


***


「練習辛苦了,新開學長!」第一個發現結束練習走進準備室的新開,泉田出聲打招呼的同時順勢讓出身旁的空位,

「你也辛苦了,泉田。」

「阿補!」

「不過你還真慢啊新開,是去路邊吃草了嗎?你今天的道路練習行程應該跟泉田一樣不是?」已經換完衣服坐在長椅上猛灌百事的荒北毫不客氣的質問,

「這麼說來……新開學長在中途有更換路線,我還以為是練習內容有臨時調整,」

「啊啊,其實是有些原因……」新開露出苦笑,「據說今天有不少粉絲團的女生集結在原本的練習路線終點,所以想稍微錯開一下。」

「呣呣!我好像聽到什麼無法忽略的發言吶!」在準備室另一角的東堂突然快步接近,「這不成啊隼人!不成!最近連我的粉絲們都跑來向我抱怨你最近對女孩們很冷淡,讓粉絲們傷心是無法成為一流選手的,我以為隼人也懂這個道理。」

「這件事,嗯……或許也該聽聽尽八的意見。」新開垂下眉角,表情有些複雜,

「唔嗯,有什麼煩惱就跟大家商量吧,新開。」原本只是默默聽著眾人對話的福富也來到新開身旁,「已經是IH最後的準備階段,任何讓你不安的要素我都不希望存在。」

「壽一……謝謝你。」

「哈哈,好像很有趣呢!學長們也讓我參一腳吧──」不知從哪冒出來的真波也三步併兩步的佔據長椅的另一端,「所以新開學長的公開處……不對,是煩惱諮詢大會要開始了嗎?」

「真波,這麼說太不謹慎了!」

「欸欸──泉田學長其實也很在意吧?」

「阿,阿補?!在,在意這件事我並不否認,如果我也能幫上什麼忙就最好了。」

「哈哈……真的很謝謝大家,我怎麼老是給社團添麻煩。」新開微微低下頭,

「呿!會這麼想就不要扭扭捏捏的,有屁快放啊!」荒北將還剩半瓶的百事重重往長椅上一放,「這次又犯啥毛病啊新開?」

「當然粉絲們的支持與加油我也很感謝,不過最近有幾個女孩似乎行動比較過火,不只是社團活動時會來,還常常會潛進宿舍塞東西進我房間,一些私人的行程似乎也會……像上周末我跟泉田去小田原的自行車店時就一直覺得有人跟蹤,」

「咦?!難怪那天新開學長老是很在意四周……抱歉我都沒發現,阿補……」

「你並沒有責任,畢竟我也沒特別提起。如果單純只是出現在同一個地點沒有進一步行動就算了,但泉田應該還記得那天我原本想買新的手套和膠帶最後卻沒買的事情吧?」

「嗯,因為新開學長多吃了三份可麗餅和五個泡芙所以帶的錢不夠。」

「結果隔天早上同款的手套和膠帶就出現在我的置物箱裡面了。」新開嘆了口氣,「到了這地步就頗令人感到困擾……像是被嚴密的監視著一樣。」

「唔呣,我的粉絲幾乎沒做過這種事,所以好像也沒太多經驗可以提供參考。」

「嗯--因為東堂學長比較像大家的偶像,粉絲們有不獨佔的共識吧,」

「這麼說來……想想確實有啊,新開的瘋狂粉絲。」荒北手指扶著下巴若有所思,「平時跟你走在一起的時候明顯就有感覺很不妙的視線跟在背後,就算嚇跑他們之後還是會再出現,跟你一樣有夠麻煩的。」

「嚇跑……難怪覺得跟靖友在一起的時候意外的比較安心,雖然對女孩們好像有些抱歉不過……謝謝你。」

「道謝個屁!又不是為了你做的!」

「哼嗯──這樣下去會不會發展成殺人事件啊?新開學長即將從推理者變成被害人了嗎?」

「真波!別亂說話。」

「確實讓人擔心……新開對箱學很重要,得要想辦法避免意外發生。」

「阿福……呿!喂新開,你就把最危險的那個女人找出來跟他交往吧!這樣不只你的安全沒問題,大概其他的粉絲也不敢再靠近你。」

「……這提議還真沒人性啊。」荒北的發言讓眾人一時無語,東堂大搖其頭的打破沉默,「兩個人交往是讓彼此的人生都能更上一層樓,光是當粉絲就讓隼人感到壓力的對象絕對無法達到這個效果吧?」

「我也不同意這個提案。」福富雙手抱胸斬釘截鐵的說道,而新開眼角帶淚的躲到福富背後環住對方肩頭,「壽一~~」

「嘖!我只不過做個假設你們這些混帳就都把我當壞人是怎樣?不然誰有更好的想法講出來啊?!」

「啊!」真波一手握拳敲了下自己的手掌,「我知道了!那就新開學長跟隊上的誰假裝交往好了!」

「哈啊啊?!」對真波的爆彈發言眾人一同發出不可置信的呼聲,

「對粉絲們而言新開學長與朝夕相處的朋友交往應該比較能接受吧,而且如果新開學長被認為喜歡男性的話女粉絲們也就不會參與競爭了,加上聽坂道同學說最近有叫做F女子的族群大量產生,跟同性交往意外的不會影響到女粉絲們的支持度……的樣子?」

「最後的論點與疑問句的結尾真是有夠令人不安……不過,」東堂手指繞著前髮,「莫名的好像有哪麼點道理,」

「與跟蹤狂相比的話……阿補。」

「你們認真的喔?」荒北揪起一邊眉角,「這分明超級無敵蠢的吧?阿福快阻止他們啦!」

「唔呣,這提議……很強。」福富點了點頭,

「嗯啊?居然連阿福都……」

「既然壽一都這麼說了……」

「哇──全體通過的話就可以開始決定人選囉!」

「看起來對雙方心理負擔都最小的應該是……泉田?」順著東堂的視線,全員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泉田身上,

「阿,阿補?!我,我嗎!」泉田立刻正襟危坐,而所有人都覺得一瞬產生看見泉田臉頰泛紅四週開滿小花的錯覺……

「呣。」

「嘿欸──好像真的一樣呢,」

「等等……這太寫實了有點……那個,呃,嗯,我覺得對泉田未來人生的教育不太好。」

「唔嗯,荒北難得提出如此中肯正當的意見。」東堂吐了口長氣,「下一位,」

「既然這樣,那從中學開始就跟新開學長在一起的福富主將應該也很適合吧?哇哇也好像真的一樣耶──」

「唔呣,如果是為了新開我沒問題。」

「阿福?!拜託你推辭一下吧!我可是堅決反對啊!!箱學的主將如果被當成HOMO那還得了!」

「唉荒北真是煩人哪,不然就你們兩個囉!」東堂手指朝著荒北與新開氣勢十足的一比劃,在場眾人也唐突的安靜了下來,

「呣。」「喔喔──!」「阿補。」「靖友嗎……」

「你,你們想幹嘛?!」四周氣氛的轉變荒北當然也敏銳的察知,「不是吧……」

「哇哈哈!看來人選也一致通過了嗎?確實荒北很適合也說不定。」

「荒北的話,很強!」

「荒北學長還有嚇跑跟蹤狂粉絲的功能,確實是最實際的人選。」

「嘿嘿,那就這麼決定了!我等等就幫忙大肆宣傳囉。」

「唔呣,一年級的部分就交給你啦真波,我也會叫我的粉絲團幫忙的。」

「欸欸!你們不要擅自作主啊?!當事人的意見呢!?」

「靖友的話,我沒問題。」新開露出苦笑看向荒北,「麻煩你了,靖友。」

「新開,你……哈啊,一群蠢茄子。」荒北粗魯的抓抓頭,「好啦!就算是為了隊伍,

我做總行了吧!?」

***

從那一刻起新開與荒北就開始了奇妙的關係,託真波與東堂的福(?)消息流傳的飛快,隔天的上學時間宿舍到校園的通路兩旁甚至聚集了大量看熱鬧的學生們,

「來了!」

「嗚嗚……傳聞果然是真的嗎?」

「新開同學……人家不相信!」

在東堂與真波強烈堅持加親自監視之下,新開與荒北被迫一起走出了宿舍,

「這什麼陣仗啊?!」

「看來不只是尽八跟真波……我看今井也加入宣傳了吧,那傢伙最愛跟著瞎起鬨。」

「一群蠢茄子……反正就跟平常一樣就好了吧?走啦!」

「啊,靖友!」新開跟上大步前進的荒北,通過人群時四周傳來的竊竊私語和好奇視線實在令人不太愉快,荒北啐了一聲,眼神凌厲的掃視前方靠氣勢驅走一小群女學生,但對超乎想像的整體人數顯然無法施加明顯的壓力,

「哈哈,難得靖友的威嚇起不了作用,」

「囉嗦!不要講的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啊混帳!」

「看來現在只有一種脫困的方法了,」新開眨眨眼,

「啥?」荒北斜眼看向新開,而對方突然抓起自己的手腕,「嗯啊?!」

「逃跑吧!靖友!」

看來像是手牽手衝出重圍的兩人讓圍觀群眾反而更加興奮,這意料之外的煽動效果新開與荒北此刻都還不得而知。

***

「你們都在正好,隼人,荒北!」午休時間的學生餐廳,東堂端著餐盤毫無顧忌的坐到已經開始用餐的新開身邊,而跟在東堂身後的真波則是坐到荒北旁,

「打擾兩位學長囉--」

「有好消息跟壞消息,」東堂才剛坐定就直截了當的開口,「雖然你們這兩天表現不錯宣傳效果超乎預期,但據說有隼人的粉絲跑去逼問社員關於你們交往的事情,結果可能只是裝裝樣子的情報好像走漏了。」

「哈啊?那也沒辦法吧,追根究柢這計畫本來就很蠢哪!」

「荒北學長這麼說好嗎?這麼一來什麼事情都沒有解決,新開學長明天開始又會被跟蹤狂騷擾囉?」

「唔……」新開手中舀起咖哩飯的湯匙突然落下,發出匡噹匡噹的雜音,

「唉,荒北真不是人啊,看到我們隼人如此困擾都不心痛嗎?我可是擔心到都忘記打電話給小卷了呢!」

「荒北學長好過份喔--」

「你們真的很煩欸!好啦所以現在是要怎樣你們就說啊蠢茄子!」

「重點就是,必須要提供更能說服大家的素材吧,」

「意思是……?」

「仔細想想你們兩個平常就會一起上下學,一起吃飯,私人時間也常常會在一起吧?這樣你們現在的行為跟之前其實沒啥兩樣啊!」

「所以希望兩位學長能夠做些更進一步的表現,」真波一瞬間露出有點壞心的笑容,接著夾起自己盤中的炸雞塊,「東堂學長,啊--」

「唔呣?」捕捉到真波的意圖,東堂轉頭張嘴咬走炸雞塊,「嗯嗯,謝啦真波,這樣說明應該很清楚了吧?你們至少也該做到這種程度!」

「……莫名其妙,」荒北皺起眉頭一臉受夠的表情正想發飆,不意一根湯匙伸進了視線範圍內,

「靖友,啊啊--」閉起一隻眼睛的新開笑著轉向自己,

「哈啊?你不要被他們影響啊?!欸欸不要越靠越近……唔嗯,」在新開的步步進逼下荒北有些不情願的妥協,

「好吃嗎?」

「不就是每天學生餐廳的味道嗎?真的是一群蠢貨……」

「哇哈哈哈,裡面可是還多了隼人的愛,荒北你要心存感謝啊!」東堂手朝著荒北一指,「記得以後吃飯的時候要多些互動!其它要改進的地方我們也會隨時提出建議!」

「一切都是為了社團跟新開學長,請兩位一定要配合喔。」

***

在東堂與真波的「嚴格教育指導」下,不出一個禮拜全校學生對同進同出的新開與荒北就從大驚小怪到產生了免疫力,不管是牽手搭肩上下學,在餐廳裡交換菜色,午休在校園裡公然躺大腿似乎都已經不稀奇了,而新開的粉絲們也越來越多人被眼見為憑的現狀說服,事態顯然開始好轉,IH的隊友們也都暗自鬆了口氣。

「實際上也才一個多禮拜……不過感覺好像很久沒跟學長們同桌吃飯了。」泉田合掌說了開動,「今天感謝各位的邀請。」

「因為最近新開學長跟荒北學長都在兩人世界嘛,哪有時間管我們。」

「真波你給我閉嘴!」

「唔呣,就是這兩個公然拋棄隊友無情無義的傢伙,害福都覺得寂寞了啊,」

「大家聚在一起的午餐……很美味!」

「真波,東堂……你們兩個最近屁話真的很多,」大口扒完飯的荒北晃著筷子對爬坡組的兩人比劃,

「唔啊荒北!飯粒都噴出來啦!」

「對壽一真的很抱歉,老是讓你擔心。」新開眉間微微蹙起,一邊把自己分到的蘋果都疊到福富盤裡,

「只要你的問題能解決,就好。」眼睛隨著新開移動蘋果的動作轉動,福富不只在意新開,顯然也同樣的在意蘋果。

「依現在的情勢判斷,應該再過不久事態就能平靜了吧。」東堂放下筷子合掌表示已經吃飽,「隼人再忍受荒北一陣子吧,難為你啦!」

「喂東堂!明明是我被這沒用的傢伙牽連吧?!」

「哇哈哈哈,但無論誰來看都是隼人比較吃虧啊!」

「那個……東堂學長,餐廳畢竟是公眾場所,是不是該小聲一點……」泉田謹慎的環顧四周,壓低聲量說道,

「唔喔!確實如此,泉田你說的沒錯。」

「呿,一群蠢茄子。」

「唉呀……怎麼好像已經來不及的樣子?」真波嘴角雖仍掛著笑意眼神卻一變,視線前方是從餐廳另一頭筆直朝眾人走來的幾個女學生,

「這可不成……隼人,荒北,你們兩個少講幾句,暫時交給我們處裡吧。」東堂壓低聲量,眾人一同進入備戰狀態。

「我們剛才都聽到了,」領頭的女學生語氣異常的平靜,表情也沒有太大的起伏,但卻散發著莫名的威壓感,「果然新開同學與荒北同學交往的事情並非事實吧。」

(那個女人……!)

雖然長相與聲音都沒有特別印像,但憑藉自身特有的直覺,荒北確信面前的女學生就是最常暗中跟著新開的人。「哈,好像有股很不妙的味道啊,」荒北手指擦了擦鼻下,決定先看對方如何出手,

「從一開始我們就覺得很可疑了,新開同學平時對女孩子互動都很自然,班上傳閱的AV跟寫真集新開同學也都會看,房間裡面也有吧。」

「等等……這些話真令人無法忽視,你們為什麼會知道這些事情。」泉田的話聲也瞬間降了幾階,「你們有侵犯學長隱私的自覺嗎?」

「我們只是一直看著新開同學而已啊,」從前排女學生們背後突然出聲的是瀏海蓋住半張臉,有些怯懦的女孩,「怎麼可以……這樣……」有些顫抖的話聲帶著哭音,

「你們的行為已經對我們的選手造成困擾,」面對哭泣的女孩福富也不為所動,「身為主將無法放置不管。」

「無論如何欺騙粉絲們都不應該吧,這樣怎麼對得起支持選手的大家?」但對方也不打算輕易退讓,

「這發言連我都聽不下去,」東堂難得對女性語氣嚴肅,「隼人的粉絲團組織其實偏鬆散,你們又有多少代表性?」

「而且你們如何證明學長他們真的沒有在交往呢?」真波側著頭端詳女孩們,「我們剛才所說的話並不能當確切的事證吧?」

「要說事證的話,我們已經知道流傳新開同學與荒北同學交往消息的就是真波與東堂學長,在那之前完全沒有任何風聲,兩位當事人的互動也很正常。」帶頭的女孩有些得意的抬起頭,「這明顯的是惡意的操作吧?不然新開同學怎麼可能會選擇荒北同學這樣的人。」

話聲剛落,一聲突兀的拍擊鈍響讓餐廳瞬間安靜下來,在場所有視線都集中在兩手撐著桌面猛然站起的人身上,

「新開?!」「隼,隼人……」「新開學長?」荒北、東堂與泉田發出驚呼,福富也不可置信的睜大雙眼,只有真波露出了興致勃勃的笑容。性格在校內的評價向來都是親切沉穩的新開絕少在賽道以外的公開場所表現過於激烈的情緒起伏,更遑論拍桌子這樣相對粗暴的行為, 

「雖然尽八希望我們別插嘴……但我也有不容妥協的事情。」平時給人柔和印象的下垂眼角一反常態的提起,「你們了解靖友的什麼呢?當然在這裡的壽一、尽八,還有泉田和真波也幫了我很多,不過如果不是靖友的話,現在的我可能還無法返回賽道上,也不會是箱學的四號。」語氣和音量乍聽之下沒有顯著的變化,但卻散發雖與賽道上被稱為鬼的樣貌相異但同等的魄力,面前的女學生們也一時無語,

(這個笨蛋……也會有這種表情啊。)

荒北盯著新開的側面,不知為何無法移開視線,

「我絕對不允許任何人看輕我所信賴與重視的同伴,你們連這點都無法理解的話……」新開低頭稍事停頓,再次射向女孩們的視線讓領頭的女學生倒吸一口氣,「你們顯然也一點都不了解我吧,在我眼中你們沒有任何一點比得上靖友。」

「新……喂,」説到這個份上還真讓人難為情……這傢伙都不會不好意思嗎?!「到這裡為止吧,他們快被你嚇傻了。」荒北站起身介入新開與女孩們之間,拍了拍新開的肩膀,

「靖友……」新開閉上眼吐了口氣,「既然你都這麼說了,」

「這也只能證明你們之間隊友的情誼吧,跟戀愛感情可能是毫不相干的東西,」領頭的女孩仍不放棄最後的反抗,「欺騙粉絲的事實仍然沒有改變啊,」

「這些女人怎麼比東堂還囉唆啊?」無視身後東堂的抗議,荒北煩躁的皺起一邊的眉,「戀愛感情啥的難道有辦法挖出來給你們看?無聊透頂,」

「要證明應該很簡單?所有戀人都有一件必定會做的事情,」女孩雙手抱胸,「如果你們真的在交往,只要接吻就能證明一切了不是嗎?」

「……哈啊?」「咦?」

兩人的反應顯然在女孩的預料之中,「在這裡遲疑不是很奇怪嗎?果然是在欺騙大家吧。」

「唔呣,是誰都會遲疑吧,即使是我也不希望在閒雜人等的注視下跟戀人接吻,」東堂連忙出來幫腔,「與戀人的親密互動沒有公諸於眾的必要。」

「重點是現在你們想證明沒有欺騙大家,最近因為粉絲團越來越多人相信新開同學已經有交往對象,我們支持新開同學的行動還被一些人非難,這樣傷害我們名譽你們難道不用道歉嗎?」女孩嘴角揚起了有些冷酷的弧度,「而且這又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事,像我的話……如果戀人要求現在想抱我,我也會毫不猶豫的脫下衣服吧。」

「呃……」女孩的核彈等級震撼發言讓所有人都目瞪口呆,也開始理解這不是講道理能逼退的對手。

拜啓。
尊敬的父親,母親。
女孩子,真是可怕的生物啊。

荒北手背貼著額頭嘆了口氣,回頭確認眾隊友的反應卻只讀出大家臉上束手無策又有些期待的意思表示,荒北知道已經沒有任何能依靠的後援了。而一旁的新開則是閉目揉著緊皺的眉間,顯然還沒想到下一步棋該如何走。

「媽的……該死的蠢茄子。」聽見剛才新開為自己講話,其實荒北心底是有被觸動的。既然那笨蛋如此信賴自己,那陪他完美的演完這場戲就是自己該做,也只有自己能完成的任務吧。

荒北往前踏近一步揪住新開的領口往自己的方向一拽,在新開還沒反應過來前覆上對方的雙唇,

(可惡……撞到牙齒了,)

果不其然的聽見四周此起彼落的驚呼以及起鬨的聲音,荒北並沒有勇氣確認此刻新開的表情,閉上雙眼遮斷了自己的視線,彼此唇瓣接觸的數秒後荒北正想離開,但後頭部突然被寬大的手掌制住,

「唔……!」新開的舌從唇間縫隙探入,輕輕叩開有些顫抖的齒列,荒北心中還掙扎著要不要推開對方時,厚實溼潤的舌面摩擦自己的下顎,接著入侵者試探般的纏上了荒北的舌,「唔嗯嗯!」這傢伙在想什麼啊?!試著回應卻顯得笨拙的荒北一手環住新開的後背,一手則是緊抓對方腰側的上衣,初次體驗的刺激讓腦中一片空白,所幸新開並沒有拘束自己太久。彼此雙唇緩緩分開後新開的手仍然沒有放開,知道自己一定滿臉通紅的荒北也就順勢把頭埋進對方的肩口,而新開與平時完全不同,充滿壓迫感的低音隨即在耳邊響起,

「居然讓靖友做這種事……就算說是支持我的人也無法原諒。如果今後你們還敢對我們的生活造成影響,我不會對你們客氣的。」

聽見有些雜沓凌亂的腳步聲快速遠離,荒北鬆了口氣的同時,新開也將自己輕輕推開,

「真的……很抱歉,靖友。」新開一臉混雜著歉意自責困惑與更多情緒的複雜神情,如果眼前這傢伙是貓的話此刻應該就是耳朵和尾巴都垂到底的狀態吧,

「是我先決定這麼做的,為啥你要道歉啊蠢貨。」荒北別過頭,順便狠瞪了身後的隊友們。「一群只會熱鬧派不上用場的傢伙。」

「抱歉,荒北。」

「更正!只有阿福不用道歉!」

「唔,嗯。至少這樣也算解決了一個難關可喜可賀可喜可賀吧?」東堂整了整頭上的髮箍,「那幾個女孩應該就是主要的強敵?如果這次下的猛藥有效,你們很快就能解脫了也說不定。」

「嗯--感謝學長們招待?午休快結束了呢,各位還是快回教室吧,」真波站起身,「我現在可能要先去爬一趟山才能恢復平靜了。」

「不要拿這種事情當蹺課的藉口啊真波!」

***

本次CWT新刊首篇新荒部分的試閱應該就公開到這邊!主要也是那啥,想讓試閱停在全年齡的段落上(欸)接下來其實算是比較轉折的部分,兩人開始以不同的眼光意識彼此的存在並因此煩惱,最後當然是發覺並確認彼此心意的放閃路線XD 後面應該比較有戀愛成份在,該做的也都有做(?!)有興趣的話請在本篇確認吧ヽ(゚∀゚)メ(゚∀゚)メ(゚∀゚)ノ


显示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