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twing

[A3!][万紬] 虎に翼、あの人にスーツ

  • 投稿噗浪 A3!深夜60分創作 的短文,原題是「西裝」

  • 含有小部分冬組三回公演丞SSR卡後台捏塔

 
 
 
 
   虎に翼、あの人にスーツ 
 
 
 
 
  一如往常無聊透頂的平日,因為連思考去哪裡打發時間都提不起勁於是在學校懶散的待到了放學時間,推掉了幾個沒太大吸引力的邀約,万里直接踏上歸途。就自己所知今天紬沒有安排打工或其他特別的行程計畫,只要踏進宿舍的大門至少能夠聽見一聲「歡迎回來」吧。 
 
  經過鎮內的公園,万里原本漫無目的的雙眼突然停留在噴水池前立著的人身上。通常這時間帶的公園內大多是帶著小孩的母親或剛下課的學生居多,獨自穿著西裝的年輕男性顯然有些格格不入。 
 
  「不是吧……」像是在等待著誰的西裝男子不時左右張望,映入万里視線的側臉毫無疑問是自己熟知的人。深青色的西裝外套與細身的褲管完美貼合著那人的身體但又恰到好處的不顯單薄,正式服裝特有的,幾近禁欲的謹慎自持反而醞釀出難以言喻的色氣……希望只有身為戀人的自己才會這麼看就是了。大步向前時對方也發現了万里的存在,但一瞬張開的雙唇並沒有吐出任何話語,反而再次轉身背向了万里。 
 
  「紬さん,這時間你怎麼在這種地方?」光是近距離看著穿上與平時完全不同風格服裝的戀人,腦中大量發生的妄想畫面就不得不佩服自己青少年無限大的創造力。對方並沒有立刻回應,以一次呼吸作為起始的節拍,紬緩緩轉過身。 
 
  「万里くん也不該在這裡啊,賓客應該是在大廳入座的時間了。」八字形垂下的眉角構成了困擾的表情圖面,像是傾盡全力才微微往上拉起的嘴角弧度反而襯出了哀愁感,交握在身前的雙手拇指彼此不安的互相撫觸,在怯懦的視線終於看向自己時,万里一瞬理解了戀人的意圖。 
 
  這訊息過多的肢體動作與刻意保持聲量卻富含情緒的台詞顯然是即興劇的邀請,万里自然樂於參與。基於對方投來的台詞資訊思考開始快速運轉,穿著西裝等待著什麼的紬,台詞內的「賓客在大廳等待」看來應該是婚禮的情境。而自己屬於「賓客」的分類,但紬卻不是。万里鼻間發出輕哼,抬頭揚起了不敵的笑容。「人生大喜的主角居然一臉鬱鬱寡歡,實在讓人看不下去啊。」逼近對方時紬跟著後退,代表拒絕的掌心在碰觸到万里胸口前就被捉住,接著万里順勢將紬拉進懷裡,「讓你這麼不開心的婚禮,不如跟我一起逃走,讓賓客永遠在那邊等著吧,紬さん。」 
 
  「我不能,背叛家人還有她啊。」察覺即興劇開演的群眾開始聚集在兩人周圍,掙開万里拘束的紬移動的位置也更注意觀客的視線角度,按住心口的手與震動的眼睫讓原本的哀愁更添了悲壯感。 
 
  「所以就選擇背叛你自己還有我嗎。」心底對這午間劇場風味的展開有些失笑,但這確實是周圍觀眾喜歡的題材。回到角色中,万里毫不留情地加重語氣,聽見台詞的紬肩膀也在絕佳時機微微一震。 
 
  「這麼講就太狡猾了……」 有如綁上鉛錘一氣沉入水底般失去生氣的表情,就算明知是那人精湛的演技万里還是得要全力克制想脫軌演出抱住對方的衝動。與直情的欲望相反,万里小幅拉開距離端正姿勢,讓下一個前傾的動作更容易被觀眾注目。 
 
  「跟紬さん不相上下而已吧。」將所有屬於角色與現實中自己的埋怨、撒嬌、懇求與愛情從微微瞇起的眼中一氣投射,承受視線的紬瞬時被震懾住的表情似乎也帶了幾分現實味。突然降臨的沉默已經到了無法以演技節奏作為藉口的極限,但正想不待對方回應強行接續劇情的万里還沒開始動作,身後就傳來了另一個熟悉的話聲。 
 
  「訂好的儀式時間已經到了,紬。」同樣穿著西裝氣勢卻完全不同的丞也加入了即興劇陣容,滿溢威壓感的低音讓原本有些嘈雜的觀客一瞬安靜了下來。想必先前就已經在一旁觀察万里與紬的即興劇發展,丞的出場完全沒有違和感。「想說還沒看到人影,原來又是你這小子在搗亂嗎,摂津。」 
 
  「啊……丞,哥哥。」只用簡單的一句話快速的定義了彼此的角色設定,有些膽怯的音調也表現出了紬與丞之間的關係性。 
 
  「走吧。」伸手就要抓住紬的動作粗暴且毫無顧忌,万里搶先一步擋住了丞的進逼。 
 
  「等等,你這為了家族將親生弟弟當商品出賣的共犯,沒有資格碰這個人!」 
 
  「這是我們的家務事,我跟紬也只是,選了最現實的做法而已。」與万里帶著怒氣的低吼對比,丞的語調幾乎沒有任何起伏,但仍有著不可撼動的重量。 
 
  「意思就是明明有其他的解決方式,只是因為你害怕跟猶豫就寧願選擇犧牲重要的人?」 
 
  「你這是在挑釁嗎……!」至此丞才讓情緒溢出表情與台詞中,原本就最佔優勢的體魄就算只是以姿勢強調蓄勢待發也魄力十足。 
 
  「現在還來的及啊,就算讓紬さん在這裡選擇自由,丞さん也有保護家族的能力吧?」万里挺身面對丞毫不退縮,原本被擋在自己身後的紬不動聲色的移動腳步站到了對峙的兩人間後方的空位。 
 
  「……那就看當事人的選擇吧。」這時丞也在絕佳的時機將視線轉向紬,「つむ?」 
 
  「我知道這是我的任性……但如果可以選擇的話,」對丞只短暫一瞥,紬接著面向万里,「我並不想,犧牲這個人。」自然垂在身前的手並沒有明顯的動靜,但食指與中指卻像是被牽引般朝著万里的方向伸長,敏銳察覺的万里直接握住了對方的手,隨著動作紬也靠近万里一步拉開與丞的距離,場上的勢力關係也巧妙地產生變化。這次三個人都刻意將沉默拉長,最後由丞打破寂靜。 
 
  「……你們離開吧,剩下的事情我會處理。」雖然以無奈作為外殼,但內藏的柔軟情緒仍然掩不住,万里發出小聲的歡呼,被万里拉著退場的紬則以笑容和眼神回頭向丞致意,感受到背後丞停留的注視,同時觀眾也開始鼓掌。 
 
  簡單謝幕後三人來到公園一角暫作休息,快速檢討完演技問題後紬輕聲笑了起來,「沒想到會變成這麼肥皂劇的展開,好像有點太膩人了。」 
 
  「紬さん最初的起頭就注定會變成午間劇場了吧?」 
 
  「咦?!我,我原本是預想万里くん是對方家族派來的刺客之類……」 
 
  「認真的嗎……」紬的天然反應與中二思考偶爾實在令人脫力,但也是自己的戀人可愛的地方。 
 
  「你早該知道這傢伙很難預測吧,摂津。」 
 
  「確實被將了一軍……是我太大意了。」万里聳聳肩,「這麼說來兩位的西裝是下次公演的戲服?」 
 
  「不算是但也有些關聯,先前丞說抓不到上班族角色的心境時有提到可以穿西裝試試,幸跟一成就幫我們兩個準備了。」用手掌撫平衣襬的皺摺,紬看來也很滿意這身裝扮。 
 
  「哼嗯,原來如此。」快速掏出手機傳來GJ表情符號與感謝訊息給了一成,万里暗自提醒自己等等要記得留下照片永久保存。 
 
  「就我們三人找個地方再演一場如何?應該會有不錯的收穫吧。」團內數一數二的演劇狂人率先開口,但這提案立刻吸引了万里與紬的注意力。 
 
  「贊成,紬さん跟丞さん用這造型出現已經是稀有怪等級了,機會難得啊。」 
 
  「ふふ,我也很期待。」以最快速度達成合意,三人開始朝下一個目的地移動。万里刻意與紬保持同樣的步調,確定前方的丞沒有注意自己時靠近紬的耳邊,一手輕撫對方的側腰。 
 
  「吶紬さん,下次只有我們兩個人約會的時候,你也穿這套西裝來吧。」 
 
  「咦?!」聽見万里的低語,紬頓時停下步伐。 
 
  「嗯?怎麼了?」發現身後的異常,丞轉過身。而万里仍若無其事地邁步,但巧妙地以身體遮住了滿臉通紅的紬。 
 
  「啊ーー沒什麼啦丞さん,我是說,真的很期待呢。」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