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twing

[黑籃][紫冰] Unheard Gospel 試閱 [Chili Sweety]

印調:http://www.sojump.com/jq/3130776.aspx

感謝協助填寫m(_ _)m


[大綱提要]

交往一年的W-ACE即將要迎來彼此的第二個冬季杯,三年級的冰室也正站在決定大學進路的關口上。正逢聖誕節前天主教系統的陽泉高中自然也充滿了過節的氣氛。相對虔誠的冰室與對神有些反感的紫原,在因為得知冰室隱瞞了重大的事情後無預警爆發的重大衝突,兩人該如何彼此理解與克服?嚴肅向R18,另外橋段安排上有明顯對劉偏心的地方XD


***

對於教會系統的陽泉而言,聖誕節可以說是一年之中最重要的事件,即使WC的開賽日也逐漸逼近,學校的各種活動社團成員們仍然有參與的義務。而今年的福音聖歌隊冰室和紫原都被選中,冰室還是分部的首席,為了準備節前一週就開始的慈善演出,最近兩人因練習為名的公假增加了不少碰頭的時間。

嗯--室仔果然很會唱歌啊,但是!

不只是分部練習時的示範,氷室還負責其中一首曲目的主唱,除了合唱團原本就是男女混聲,每次與下課時間重疊或是利用午休練習時總是引來大批圍觀人群,特別是氷室的獨唱總是特別令人注目,每當聽見四週開始傳來女學生們壓抑的嘆息紫原的煩躁指數就直線竄升。

可惡,那個聲音明明也是我的東西,為什麼得要讓這麼多人一起分享啊?

哼,反正我還是比你們聽過更多室仔不一樣的聲音。我才…不在意勒!

…雖然還是很煩啦,真想把在場全員一個不剩的捏爆…

聖歌隊的演出主要面向的聽眾群體是一般民眾,所以除了傳統聖誕頌歌以外也加入了不少較為人熟知的流行曲目,氷室負責主唱部份的曲目是改編為A cappella形式的”Mary Did You Know?”,選曲是由氷室提案的,因為是流行歌還是相對沒有歡快氛圍的抒情歌,一開始被指導老師以及校方人員打了回票,但在聽過氷室的試唱之後馬上就戲劇性的大翻盤納入了表演項目中,氷室歌聲的魔力也因此在校內打響了名號。

“The blind will see,

The deaf will hear, 

The dead will live again. 

The lame will leap

The dumb will speak

The praises of The Lamb.”

比起之前跟社團學長們一起去KTV時聽過的歌聲,在聖歌隊裡的氷室顯然刻意收斂了一些外放的表現方式,甚至隨不同的曲目變化唱法。唱彌撒曲或聖詠時能夠莊嚴,唱頌歌時則是有躍動感,而唱這首獨唱曲時歌聲就化為情感的集結體,即使自認為對氷室的聲音已經有相當免疫的紫原來說,仍然覺得心中總有些什麼被觸動。

在這首歌裡整個合唱團的角色主要是擔任主唱的伴奏、合聲與拍點,紫原淡然的將自己的聲音融入整個分部群體中,然後將大部分的注意力都放在氷室的歌聲上。透過歌譜上的歌詞翻譯,紫原知道這是首純粹敘述著主耶穌大能與奇跡的歌曲,或許是氷室的信仰心讓歌聲更具有說服力也說不定。雖然自己並不特別信神,所以不太能理解這樣的心理活動。

如果這首歌還有聖經說的都是實話,神就是所謂的全知全能吧。

若真是如此…那我一輩子都不會信你的。我絕對不承認你,也絕對不向你祈禱。

因為,

你傷害了我最重要的人。

 

***

「室~仔,快要打鐘了啦,回教室吧。」練習結束後大家各自回歸原本的課堂,偌大的禮拜堂裡只剩下紫原與氷室還沒離開,聽見紫原的催促,手中握著玫瑰念珠跪在聖像前好一陣子的氷室終於緩緩起身,

「嗯…說的也是。」任由紫原推著自己的肩膀,兩人轉頭開始往外頭走去。

「室仔每次禱告都好久,今天又為了什麼祈禱啊。」

「希望WC能全國制霸…之類的?」

「噗…為什麼是疑問句啊?而且這種事情才不用祈禱勒,我們一定會贏的!我,們。」手指比劃著強調了彼此,「室仔真的昰笨蛋耶。」

「哈哈…的確在球場上的話,敦比誰都還值得信賴。」

「唔,嗯…我也還沒有履行約定,」去年的WC之後就說過下次一定要贏了啊。

在前輩們引退後升上三年級的氷理所當然的背起了4號背號,這當然不只是單純憑籃球實力與年資順序就做出的判斷,對所有的社員都十分的嚴格,但對自己更是數倍嚴格的態度,加上獨特的個人魅力,沒有人對雅子教練的主將選擇有任何的質疑。不過今年的夏季大會中陽泉最終敗給了洛山,對兩人而言WC將是高中生涯最後一次穿著相同的隊服立於球場上的機會。「不管遇上誰…即使是赤仔,我們也不會輸的。」

「啊啊…我也希望能留下實際的成績,這樣不管過了多久都能記起曾經一起打球的日子吧。」氷室看著紫原微微一笑,「能夠和敦一起打球這件事…說不定已經把我一輩子的幸運都用完了。」

「喂…不准說這種像是在道別的話,不然即使是室仔我也會生氣的喔。」紫原的大手放上氷室的頭頂用力的揉亂了頭髮,「我也覺得能遇見室仔可能是這輩子最幸運的事情吧,但是只要一直在一起,一定會有更多好事發生的。」

「敦…」聽見紫原的發言,氷室臉上出現極端細微的表情變化,紫原並沒有遺漏這個包含苦惱、困惑與抱歉的複雜意思表示。

雖然氷室還沒有親口證實,但以最近聽到的風聲與一些跡象看來,即便也有不少國內學校的邀約,不過氷室在畢業之後有很高的機率會回美國讀大學。

這個傢伙,其實是想就這樣一走了之吧。

大至未來出路小至晚餐菜色,氷室對於各種煩惱和疑惑總是傾向自力解決,而且又頑固的驚人,橫衝直撞的山豬如果撞到山壁還會懂得回頭,但是氷室可能會反覆嘗試直到遍體鱗傷卻還不死心,非要人冒著被猛獸攻擊的危險軟硬兼施連拖帶拉的才肯修正一點方向。

紫原其實是知道的。氷室心底最深刻難解的煩惱是關於兩個人的未來。

而且氷室已經作出了結論。

雖然對方沒有表態之前自己也不想說破這件事,不過現在看來氷室並不打算告訴紫原自己所下的決定吧。

分開對彼此都好這種事情,我是不可能接受的。

你要做好心理準備啊,室仔。

聽見響起的上課鐘聲,紫原將手順著髮流滑過氷室的臉側,繞過肩頭勾住胸口往自己的方向用力拉近,低下頭靠在氷室的耳邊,「吶,室仔…你不要想逃走喔。」

「我…哪裡都不會去。」像是沒有投入任何感情的朗讀一樣,氷室只是淡淡的開口。「我會,在這裡。」

…騙人。

把頭埋進氷室的頸側,紫原嘆了口氣。

笨蛋仔,真的昰笨死了,為什麼可以這麼笨啊?最討厭這個人了!但是…

「最喜歡你了…辰也。」

感到懷中的人身體輕輕一震,紫原下意識的像要把氷室收進自己體內一般更加收緊了環抱的雙手。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