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twing

[Free!][真遙?] ASK_14 [ASK點題返文]

ASK_14  [真遙][人魚虎鯨後續]


前情提要請看這兒:http://septetwing.lofter.com/post/269cce_ba92a2

ASK主頁:http://ask.fm/Septetwing


##########


「小遙~~外頭又開始警戒了啦,不過我想應該又是那傢伙吧?」十萬火急衝進遙作為工房的岩穴,渚一臉慌張的拉住遙的手,「雖然我完全認不出虎鯨的長相啦...小遙快點去確認一下。」看著工作台上散亂的半成品,遙無聲的嘆了口氣。天生的手巧加上獨特的審美觀,遙開了間製作寶飾品的工房,也接受各類工藝品的委託,現在正好在趕製村裡祭典要用的器具。

 

「我先叫村的守衛們別輕舉妄動了,」慢一步游近的是凜 ,家族代代都擔任守衛隊要職,凜雖然年輕卻也已經有相當的發言權,「遙,我知道那頭虎鯨是你的救命恩人,但是你也知道那種生物是我們的天敵,每頭又都長的沒啥差別,再這樣下去哪天被誤擊也怪不了誰啊。」

 

「...我知道。」遙放下手邊的工作擺尾迴身,「謝謝你們...不管怎樣先去看看狀況吧。」

 

隨著渚與凜的指引來到接近人魚集落出入口的地方,在肉眼可視的距離確實徘徊著一頭虎鯨,自從那次初遇以來,遙與這頭虎鯨雖然沒有約定,但只要遙出集落的時候必定會遇見牠,最近甚至直接在集落附近徘徊。即使自己的同胞都無法辨認,但憑著背鰭的形狀與眼下的白色部分,遙立刻就辨認出這的確是自己熟悉的那頭虎鯨,「是他…沒錯。」

 

「果然嗎~」渚鬆了口氣,凜則示意守衛們回到原本的崗位上,「其實小凜說的也沒錯,小遙也知道這樣讓大家有點困擾吧。是不是…想個辦法讓這頭虎鯨變得容易分辨一些比較好?例如戴上大家都看得見的裝飾之類的?」

 

「嗯…」遙沉吟片刻,「我知道了,我會試試看。」

 

##########

 

沒有共通語言,生活習性也沒有交集,在一般海洋住民的眼中人魚和虎鯨完全是獵物與獵食者的關係。遙並不清楚這頭虎鯨對自己產生執著的理由,甚至遙也不懂自己為何願意赴這突如其來的邀約。

 

對人魚集落的領域似乎確實有所理解的虎鯨總是等待遙主動接近自己,不同於平時看見遙會發出的偏高鯨鳴,遙知道震動四周水域,像是鐘音般略低的長聲是希望自己靠近的懇求,

 

「啊…!」來到虎鯨面前的遙伸手輕撫巨獸眼睛下方,而虎鯨此時對著遙張開口,讓遙發出一聲驚嘆。口內的利齒上掛著許多顯然來自陸地的珠寶飾品和金屬物件,應該是從某處沉沒的船隻裡找來的,「這是,要給我的?」

 

頭部上下擺動了數次,這是虎鯨從遙那裡學會,人魚們表示同意的方法。自從某次發現遙很珍視偶然撿到的人類飾品之後,虎鯨就不時會幫遙收集相關的物品,對海中的住民而言,金屬與陸地上的寶石都是十分貴重的素材,「真的很感謝你。」

 

虎鯨發出輕快的笑聲,遙也被牽動嘴角微微的笑了,「這麼說來一直沒有為你做些什麼,」想起剛才渚和凜所說的話,遙注視著虎鯨的背鰭若有所思,「可以戴上的裝飾品嗎…」

 

########## 


之後遙配合虎鯨背鰭的形狀大小,考慮延展性和不易腐蝕的特性用貴重的黃金做了環狀的裝飾品,在見面時成功的讓虎鯨戴上。原本是為了防止誤認所做的措施,但是在那之後原本頻繁來訪的虎鯨卻失去音信。雖然覺得有些不尋常,但彼此原本就沒有特殊的約定,也不確定對方的生活領域,即使想要尋找也無從下手。

 

此刻遙才驚覺自己與那頭生物之間的牽絆是如此的脆弱,對牠的理解是如此的淺薄,彼此所維持的關係究竟該如何定義?在牠的眼中的自己又是何種樣貌?

 

發現自己不自覺往手中的作品鑲上浮動綠色流光的南洋黑珍珠,渾圓的形體像是那對注視自己的碧色雙眸,不禁看著出神的遙被不意闖入的訪客急切的呼喚拉回現實,

 

「遙さん!凜隊長要我通知你,之前的那頭虎鯨現在在村外,但是狀況有點…不妙,請你盡快過去!」守衛隊的年輕隊員報告完必要事項後微微行禮就匆匆離開,一時無法掌握狀況的遙先是微微一愣,接著像是驚醒般飛快的朝村落的入口游去。

 

「小遙!」雖然沒有打鬥痕跡,但水中充滿著令人不快的血腥味,遍體鱗傷的虎鯨像是墜落一般陷在海底的軟沙中,渚帶著村裡的藥師怜正在作應急處置,凜則帶領著守衛隊防範被血腥味吸引而來的獵食者,「這是牠沒錯吧?也有戴著遙做的飾品。」

 

看見遙點了點頭,怜開始説明虎鯨的傷勢,「失血狀況有些嚴重,應該是不顧一切硬是游來這裡的關係吧。」怜表情一沉,「全身都有傷口,不過最集中的地方是背鰭附近,雖然有些許的新舊不過應該都是最近受的傷...而且幾乎都是,牠的同類所造成的傷口。」指著幾處特別深的撕裂傷,「這明顯是虎鯨的齒痕,毫不留情啊...」

 

「虎鯨同類雖然偶爾會有些競爭,但像這樣想置對方於死地的打鬥有點不尋常...」渚若有所思,

 

「喂你們不要慢吞吞的!打算怎麼做?鯊魚群跟一些虎鯨正朝這裡接近啊!」凜大聲發出警告,遙看了渚和怜一眼,「可以...讓牠近村裡嗎?」

 

「嘿嘿~我早就料到小遙會這麼説,所以剛剛也請守衛去請示長老了。」這時先前去通知遙的守衛從村的方向游近,一手比出代表許可的手勢,「看來沒問題,動作快!」在渚的指揮下,一行人連拖帶搬的將虎鯨移入村內,在獵食者群集之前關閉了村入口的大門。 


########## 

 

 「呼...理論上我們能做的只到這裡,接下來就看這傢伙自己的求生意志了。」在廣場上結束傷口的處理,怜輕拍虎鯨黑白相間的巨體。

 

「吶,小遙。雖然只是我的猜測,但是傷口集中在背鰭附近...牠跟同類打鬥的原因會不會跟這個飾品有關啊?」

 

「什...麼?」遙的聲音顯然有些動搖,眼神看向渚尋求更多的解釋,

 

「我有聽説,虎鯨們的背鰭是很重要的個體特徵,也代表著他們的自尊心。」

 

「啊...那在背鰭上掛著非我族類的物品好像有些不妙。」接上渚的話,怜恍然大悟的説道。

 

「唔嗯...我也害怕是這樣。」渚垂下頭,「對不起...小遙,這好像是我出的主意。」

 

「不能怪你...但是如果有這個可能性,就趁現在把這個取下來吧。」遙的手碰觸背鰭的瞬間,虎鯨原本緊閉的雙眼突然睜大,接著發出激烈的噴氣聲與威嚇的鯨鳴,搖晃著巨體表達抗拒,「你...!還不可以亂動!是我,不認得我了嗎??」發現虎鯨並沒有看著自己,遙將臉湊近虎鯨眼前,似乎辨認出遙的模樣,虎鯨總算恢復安靜,不過當遙再次伸手想取下飾品時,虎鯨發出了長聲的悲鳴定定的注視著遙。

 

「我真的很高興你喜歡這個。但我是因為將你視為重要的友人才送你的,如果這反而會對你造成傷害...我不但會很自責也會很難過。」遙將臉貼上虎鯨的身體,「所以還是先還給我吧?」

 

陷入思考的虎鯨發出敲擊硬物般的答答聲,片刻後像是得出了結論,巨體猛然往上彈起,以驚人的速度與氣勢往村外逃離,

 

「喂...喂!」為了避免將會發生的衝撞,凜不得已只好讓守衛打開大門放走了虎鯨,「那傢伙發什麼神經...欸,遙!你愣著做啥啊?不追嗎?」

 

「我要去...」遙的視線沒有什麼猶豫,堅定的投往虎鯨離開的方向,強而有力的擺動尾部往前推進。

 

...這一次,該由我來追上你了。


##########


雖然是TBC風味可是...

因為是ASK體制所以沒人續點之前我不會把寫後續排入進度XD

而且說實在這個設定真的很難寫XDDD

因為十分沒有CP感根本是動物星球系列www

所以請大家高抬貴手(嗯??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