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twing

[Free!][真遙] ASK_1~ASK_3 [ASK點題返文]

—食用注意—


ASK主頁:http://ask.fm/septetwing 


  1. 本著有腦洞大家分享的奉獻精神開的坑XD 點題CP跟作品沒有特別限制…都可以在ASK上提問,不管能不能寫我都會回覆www 點題的詳細要求請參考

  2. 基本上都是獨立單篇,不過如果寫過的設定有再被續點的話就會沿用設定,但基本上都會盡量寫成可以被單篇閱讀。

  3. 因為每一篇性質都不同…所以詳細請參考各篇開頭的點題內容與注意事項吧XD

 

據說集滿7個腦洞可以召喚卡稿之神 __ __ (召喚/放棄)


--ASK點題說明--


第一次在LOFTER上整理ASK返文...XD

所以順便更新了一下點題說明:

截至11/23還有大概15題左右...消化速度沒有很快orz 

不過我會照順序一個一個來的XD




前三題都是真遙而且篇幅不大所以就一起放XD


--以下正文--

 

ASK_1[真遙][陰陽師]

 

已經完全不認得我了嗎…

 

第三個拘束用的結界也被掙脫,再繼續發動法術自己可能也會有危險,拖著踉蹌的腳步,遍體鱗傷的黑髮少年終於不支的跪地喘息。

 

雖然已經完成了被指派的任務,但是預料之外的式神暴走卻比任何鬼怪異象更加令自己慌亂。原本就知道…這是超出自己能力所能掌控的式神,即使是末代的族裔,繼承了娑伽羅龍王血脈的神族可說是絕大部分陰陽師究其一生都無法擁有的,如果不是小時候意外的救過他,自己一輩子也不會這樣的機會吧。

 

尚未成熟的神族特別容易受到戾瘴與妖魔之血的影響,是自己沒有善盡做為陰陽師的責任,不完全的契約和束縛讓你變成現在的樣子,我必須對你贖罪。

 

劃破暴雨的簾幕,與轟雷的震響一同逼進身後的龍型巨影,泛著黑光的銳利前爪把少年的身體壓制在地,閃光之中黑白兩色的龍鱗映射著妖異的光彩,原本琉璃色的雙眼現在滿溢著狂氣的紅光,看著朝向自己張開的大口,少年閉上了眼睛。

 

只要契約主死亡,就可以解開對你的咒縛了吧,你可以回到屬於你的世界,過屬於你的生活。

那時你還會記得我為你取的名字嗎?

 

真琴…

 

##########


ASK_2[真遙][維生素C]

 

真正必要的東西,即使只是微量的缺少也無法容忍。

 

今天是第42天,這個暑假參加了交換學生計畫的真琴已經超過一個月不在身邊了。遙開始覺得做什麼事都提不起勁,在浴缸裡都會睡著,從水裡起身總感到一陣暈眩,桌上擺著青花魚也沒有食欲,走路都會撞到桌角,腳上青一塊紅一塊的,全身上下沒一個地方對勁。

 

現在的我就像離海太久的魚…或是離陸太久的海員,再不給我適當的投藥,症狀一定會更加惡化…

 

呵呵…我應該會成為這世界上第一個因為缺乏這個成分而死的病例吧。

 

百無聊賴趴在客廳矮桌上的遙,還不知道離得到治療只差30級石階的距離。

 

########## 


ASK_3[真遙][陰陽師(ASK1設定)][更衣]

 

「遙様、我進來了。」

 

「嗯……」掀起垂簾透進的日光讓沉在浴盆裡遙瞇起了眼,捧著一疊衣物走進室內的是自己的式神真琴,雖然人型的狀態下和一般的人類並沒有什麼差別…除了隨著光線流轉著光耀,頸部與鎖骨交會處黑白相間的逆鱗以外,「就說不要那樣叫我。」

 

「はる是我的主人,我也說過除了私下的場合以外還是得要保有一定的禮儀。」

 

「麻煩死了…」

 

「別這麼說啊,時間不早了,請快點準備吧。」

 

即使聽見催促,遙也只是定定的看著面前琉璃色的雙眼,真琴苦笑的伸出手讓遙握住,將他從水中拉了起來,卸下跨出浴盆的遙身上濕透的襦袢,從準備好的衣物中抽出白色的棉製單衣從背後包裹住遙的身體,接著順勢往自己的胸前拉近,

 

「真,真琴!」也抱的…太緊了,臂後隔著單薄的棉布緊貼著真琴厚實的胸板,真琴溫度略低的手在遙的身上遊移著,先從鎖骨滑向胸腹,順著腰骨輕撫大腿,在從膝上網大腿內側一路往上,「等,等一下…!唔嗯…」

 

「不仔細擦乾的話對身體不好。」在耳邊至近距離傳來的聲音與氣息讓遙輕顫了一下,只能輕咬著下唇直到真琴停下動作。

 

套上新的白襦袢,再來是小袖,然後是指貫與單衣,最後是外袍,這樣層層的包覆卻已經是十分輕便的類型了,遙總覺得為何光是衣服的規定與禮俗就要如此繁複。

自己原本也有負責處理自己生活雜務的女式神,家裡也有下人在,只是真琴在來到遙身邊以後就自願負責這些瑣碎的事務…其實根本不必這樣,交給別人不就行了嗎。

 

繫好衣帶,單膝著地整理衣型的真琴,抬頭對上了遙的視線。

 

「我才不會將最接近はる的工作讓給任何人。」

 

「?…!」又被…讀出心意了。這絕對不是偶然,總覺得真琴總是能看穿自己的想法。

 

「能為你做任何事情都讓我覺得很幸福,也是我報恩的方式,はる不用想太多。」

 

「……」突然覺得那張溫柔的笑臉讓人無法注視,遙別過了頭,「我要…準備出發了。」

 

「嗯,我已經讓車等在外頭了。」真琴最後輕輕拉整遙的袖口,拉起遙的手將手背貼上自己的唇,「出門小心。」

 

「!!」瞪大眼睛的遙掙脫了真琴的手,像是逃離一般快步的走出房間,真琴只是微笑著目送遙的背影。

 

可惡…明明只是個式神…!

 

遙無意識的撫著自己的胸口,這似乎要滿溢而出的悸動,現在的遙還不知其為何名。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