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twing

[Free!][真遙] ASK_10 真遥 醉酒接吻魔 [ASK點題返文]

ASK_10 真遥 醉酒接吻魔

 

上大學後大家分散各地,今天難得是岩鳶游泳社初代社員的聚會。居酒屋的榻榻米包廂裡圍坐著的四人都開始略有酒意,才剛進入暑假的八月初,雖然已經過了但也一併當作渚二十歲生日的補慶生會。

 

「咦咦~~我還以為大家都是這樣耶!二十歲的慶生會都會被強行灌醉之類的。」

 

「所以就說那只是你們大學自己的不良風氣。」

 

「不好玩~所以小遙也還沒有喝醉過嗎?」

 

「嗯。」

 

「渚,你可別動什麼歪腦筋啊?」

 

「啊啊~出現了!小真的監護人模式~這麼說來小遙,小真喝醉的時候會變怎樣啊?」

 

「跟平常…沒有太大的不同,除了…」

 

「除了…?怎麼突然不說了?一定有什麼內幕吧!小~遙~快告訴我嘛~」渚把頭抵在自己身旁怜的背上左右轉著,

 

「欸?渚君!?為什麼是對著我講啊??」

 

「嗯?因為小遙在對面很遠嘛所以拿小怜代替一下啊~」

 

「完全搞不懂你的意思了啊?!」

 

「は,はる?」發現遙的視線緊盯著自己,真琴有點慌張的投以詢問的視線但卻沒有得到回應。

 

…這傢伙果然沒有印象嗎…關於喝醉的時候。

 

遙嘆了口氣,仰頭把自己杯中的調酒全部喝完。

 

「唔啊,別喝那麼快啊!呃…はる,為,為什麼生氣?我做了什麼嗎…?」

 

「我要續杯。」遙按下服務鈴招來店員點單。

 

「はる,已經都第三杯了,不要喝太多啦。」

 

「真琴好煩…」

 

「啊哈哈哈~就是說啊小真好煩喔!難得大家聚在一起耶!當然要盡情的喝啊!喝!」

 

「…渚君你已經醉了吧。」

 

「你們真的是…欸?はる…這杯是怎麼回事,我沒有續杯啊?」從店員手上接過兩杯酒的遙,把其中一杯推向真琴。

 

「……」面對真琴的詢問遙不發一語,只是定定的看進真琴的雙眼。

 

「拿你沒辦法…」真琴苦笑著投降,「不過大家還是要自制一點啦。」

 

「啊~啊,其實跟你們喝酒一點都不好玩啦!」渚一手拄在桌上,撐著自己的臉頰嘟著嘴抱怨,「小遙跟小真身上散發的老夫老妻力場太強了,連玩個國王遊戲都沒辦法吧。」

 

「這兩件事有什麼因果關係嗎?」怜又是一臉「搞不懂你啥意思」的表情,

 

「很明顯啊~不然這樣好了,如果抽籤的狀況是,國王指定一號的小遙親三號小怜,小遙做得到嗎?」

 

「渚?這是哪門子的舉例啊?はる你也別被渚影響喔…咦?」

 

「做得到。」從桌子側邊繞到怜身邊的遙,往怜臉上的眼鏡鏡框上落下一吻。

 

「唔啊啊!!遙學長…等等為什麼是眼鏡…」

 

「噗哈哈哈哈哈哈小遙大概覺得那才是怜的本體吧!小遙小遙,那我呢?跟我可以嗎?」

 

「は…る?」驚訝到目瞪口呆的真琴還沒來的及恢復反應出手阻止,遙放開了怜抓住渚的肩膀,吻上了渚的臉頰,離開時還伸出舌尖輕舔,

 

「呀哈哈哈好癢~小遙好厲害!」渚開始止不住的笑著,這時完全沒人發現有第五個人也被現在發生的狀況給驚呆了

 

「那…那個…這是您剛剛點的,調酒以及炸軟骨。」年輕的女店員聲音似乎都有點顫抖了,遙半瞇著眼抬起頭看了看店員,在女孩的手放下杯盤正要收回時被遙溫柔的握住,在眾人還沒反應過來的數秒間,遙輕吻了店員的手背,「謝謝你。」

 

「唔喔喔喔喔小遙!!」

「遙,遙學長…沒事吧…沒有撞到頭嗎…」

「抱歉我先離開了!!」在渚和怜的驚訝聲中女孩掩著面轉身頭也不回的跑出包廂,這時遙似乎發現了什麼不尋常的氣氛,轉頭看向真琴,

 

「…はる。」收起平時的笑容,真琴呼喚了遙的名字。遙腳步不穩的站起身又繞回真琴身邊,跨坐到真琴身上。

 

「真琴也…」遙把手環上真琴的後頸,

 

「我不是這個意思,はる!」沒有理會真琴的制止,遙主動貼上真琴的雙唇吸吮著,接著將舌頭伸入真琴口中,身體的重量完全放進了真琴的懷抱,真琴皺起眉頭但沒有推開遙,

 

「唔…嗯,哈啊…」在不得不換氣的前一刻,遙終於從深吻之中放開真琴,頭緩緩靠上真琴的肩頭,停止了動作。

 

「真是的…」真琴無奈的吁了口長氣,摩挲著遙的後背,

 

「遙學長這是…睡著了嗎?」怜推了推眼鏡,可以看見怜整張臉幾乎已經紅透了,

 

「哇…不過果然氣氛不一樣耶,那才是真正的kiss嗎。剛剛根本完全進入兩人世界我們都不存在了吧!」渚嘴角揚起了小惡魔的笑容,「小真跟小遙都好色喔~」

 

「渚…說起來會變成這樣的起因可是你啊。真是的…看來以後得要注意別讓はる喝醉。」

 

「不過小真也是因為有興趣想知道小遙喝醉是什麼樣子才沒有阻擋他吧?畢竟今天最多只有我跟怜在,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都比較好處理不是嗎?」

 

「渚…!」真琴先是睜大了眼,之後跟渚交換了一個共犯者的微笑。

 

「咦?咦??渚君?真琴學長?!」在一旁的怜交互看著渚跟真琴的臉,突然覺得背脊襲來一陣寒意…

 

遙學長快起來啊…這兩個人…好恐怖…會被吃掉的…

 

怜的求救訊號並無法穿透真琴懷抱所築成的牆,遙彷彿被隔離於世界之外,只是發出規律的寢息安穩的睡著。


###雜談###


還是ASK的返文w

ASK地址: ask.fm/Septetwing


這篇可以說就只是很單純的as title,

沒什麼太特殊的地方XDDD

繼續...想下一題...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