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twing

[弱ペダ][東卷] 9580KM,9hrs; 8/8 Just for 2 [WEB再錄]

一樣收錄在去年夏天YACA出的東+卷生日本裡:http://septetwing.lofter.com/post/269cce_18971d4

去年的山神生賀文XD


***


「……ショ,」相隔一年終於又回到東京,通過海關在輸送帶前等行李時卷島百無聊賴的環顧四周。赴英已經邁入第二年,不知不覺中應該熟悉的家鄉土地已經從懷念開始夾帶著些許陌生。人類對環境的適應力與健忘程度確實驚人,即使是自認堅持與原則比常人多的卷島,此刻也明顯感受到身心都已經融入了地球彼端的生活,而曾經理所當然的日常在驟然失去之初固然無法避免的伴隨著痛苦,但隨著時間漸次淡化之後,似乎也就沒有那麼難熬了。

這麼說來好像真的忘了什麼事情……

「啊。」卷島抓了抓頭從背包裡挖出手機,開啟了被遺忘整整半天的電源,記得東堂最後一條訊息記錄確實寫著「一下飛機就要開手機喔!」

手機訊號強度的標誌才剛顯示在螢幕最上方,像是蟄伏已久等待時機來臨般手機立刻就響了起來,「噗哈!」

“TODO”

畫面上許久不見的四字母來電顯示從來不曾令自己感到如此安心,卷島操作手機接起了電話。

「小卷?小卷──!」聽見話筒另一端傳來的大音量卷島反射性的讓手機遠離耳邊,

「唷,還是一樣會挑時機っショ,東堂。」

「唔唔,好像比預定稍微慢一點?過關什麼的還順利吧。」

「呃,嗯,沒太大問題領個行李就能出去了。」這時就不用告訴對方其實是自己忘記開手機了吧。「你在外面?」

「當然!就在出關閘門的正前方,一定能馬上看到小卷的,好期待啊小卷!」

「っショ。」我其實也是一樣的心情啊,尽八。


***


「小卷!」才剛出閘口卷島就跟圍欄另一端的東堂四目相對,比起去年的手舞足蹈,眼前的東堂只是抬起一手揮了揮,卷島順著規定的方向繞行時東堂也與卷島隔著圍欄平行前進,終於來到彼此面前,無視周圍接機的群眾以及卷島還拖著大箱行李,東堂放下肩頭收著公路車的大袋子張開雙手用力抱住卷島,「歡迎回來……歡迎回來小卷!」

「我……回來了,尽八。」雖然周圍的目光有些刺眼,但卷島並沒有抵抗,「你是不是有點長高っショ?」近距離傳來比自己稍微高一點的體溫與記憶中並無不同,但更加精實的肌肉觸感與不知何時已經與自己齊平的高度卻是新發現。

「哇哈哈,反而小卷都沒什麼變呢。」

「都這年紀了本來就很少人繼續長高吧。」

「這可不成啊小卷,怎麼現在講話就跟大叔沒兩樣。」

「噗哈,再過幾年也很接近了っショ,過了二十歲就覺得三十歲四十歲好像也沒那麼遠了。」

「唔唔,別這麼說啊小卷。」

「這麼說來應該得要先祝你生日快樂っショ,HappyBirthday,尽八。」原本計畫回國的時間還要早幾天,但臨時得要幫忙哥哥的工作所以耽擱了行程,即便如此卷島還是堅持至少在東堂生日這天一定要回到日本。

「唔呣呣,怎麼好像只是順便的樣子……小卷────」東堂把臉埋進卷島的肩頭磨蹭著,卷島終於忍不住出手推著東堂的頭,

「這裡是機場啊,你現在好歹算個公眾人物吧?」畢業之後沒有在國內升學,沒有出國,也沒有幫忙家裡旅館經營的東堂加入了懷有不少頂尖選手的一流實業團,在各大比賽中也十分活躍,像在一個月前的爬坡比賽就取得了一位的成積。

「公路車賽意外的沒那麼引人注目啦,相較於國外。」東堂有些不捨的放開了卷島,「不過我個人還是相當引人注目就是了,哇哈哈!」

「是是……快點離開機場吧?越晚出發到你那裡的時間不就越晚。」依照之前敲定的計畫,今天卷島會直接去東堂家裡的旅館住上兩天。

「這倒是……小卷要先回家放行李吧,是家人來接嗎?」

「我家裡是有派車過來,不過我沒有要先回去。」

「唔?什麼意思。」看見卷島已經邁開腳步,東堂也很快的跟上,

「早就料到你會騎車過來了。」卷島嘴角微微牽動,「所以有事先做了準備。」撥通電話與另一頭的人交談幾句確認地點,卷島與東堂來到了不遠的停車場內,

「是卷島先生吧。」站在一台休旅車旁的司機對卷島微微致意。

「啊啊,辛苦了。這些行李麻煩你帶回去原本的地址,另外我請家人幫我準備的東西有帶來嗎?」

「有的,在這裡。」當司機從後座拿出只要公路車手都能一眼看出作用的大袋子,東堂立刻眼睛一亮,

「我直接跟你一起去箱根吧,比起繞回家一趟,從這裡出發應該比較省時っショ。」

「小卷……!這難道就是給我的生日禮物嗎?小卷果然最棒了啊!」

「嘛……嘛,也算是っショ。」卷島抓抓頭,「走吧。」


***


「吶,小卷!前面開始就是連續的山路了,要不要順便比一場啊?」從彼此交換領騎的位置改為與卷島併行,東堂指著前方充滿期待的說道,

「東堂……你不要每經過山坡路線就講一次っショ!真的很煩っショ!」依照兩人的速度估算應該天黑之前就能到達箱根,途中行經的不少高中三年時IH的路線,實際上卷島自己也滿想要全力騎行,「都說今天不行っショ!沒看到我背上的背包嗎,不但很重而且裡面有重要的東西。」

「唔唔唔……可是這都是我們回憶的賽道啊,真的很可惜嘛。」

「還有明天跟後天っショ,時間都留給你了不用急於現在吧?」

「那明天一定要跟我比一場啊!」

「噗哈,想要比多少場我都奉陪行嗎?」

「不過那背包還真的滿大,小卷到底帶了些什麼?」

「……就普通的行李っショ,專心騎車啦。」卷島逕自上前,東堂緊跟在後,

「知道小卷在那裡也有繼續騎車我真的很高興,那裡一定也有各種不同的山吧!小卷的騎行也變得更有趣了。」

「你不也很努力,之前雜誌報導不是說東堂尽八選手排名的上升速度近年首見之類的嗎?一回神就已經逼近前段的選手們,連爭奪排名都是無聲的加速什麼的。」

「喔喔!小卷也有看那篇雜誌報導?」記載國內賽事的專門誌在國外大多難以入手,卷島卻對報導內容知道得如此詳細讓東堂有些意外,「在英國找雜誌不容易吧?」

「唔,唔啊,不是,雜誌就我哥回了趟日本時剛好幫我帶到的。」

「比起來反而我對小卷的事情還是知道太少,小卷平常也要多告訴我一些在那邊的生活啊。」

「不是幾乎每天都在講っショ……」多虧網路的便利,雖然只是文本的交談但幾乎都能夠即時連絡,原本對手機跟3C產品並不是很熱中的卷島也在不知不覺中開始熟悉通訊軟體的操作。

「唔呣,總是我講比較多吧。這不成啊小卷,今天開始得要把一年份的小卷資訊都補足給我才行。」

「也沒那麼多事情能講啊,流水帳也很無趣っショ。」

「只要關於小卷的一切,即使只是起床說早安,睡前道晚安對我來說都很重要啊。」

「你不也已經在這麼做了っショ」計算好九個小時的時差,幾乎在自己起床和就寢的時間準時響起的訊息音已經成為卷島的鬧鐘代用品。

「是只有早安跟晚安不夠的意思啦!」

「我還是不擅長那些,」即便交談的方式從對話改為訊息,卷島仍然對於交流不拿手。原本就十分重視屬於個人的領域,能踏入界線內的人原本就不多,卷島自己也有不夠坦率的自覺,被誤會也早已成為習慣,「至少又能一起騎車,不覺得這樣就能理解很多事情っショ。」

「雖然不是完全能接受!不過小卷說的也沒錯。」東堂看著眼前卷島騎行中的背影,綠色的長髮隨著騎行帶起的風向左右流動,纖長的肢體以不可思議的方式帶動著車身前進。如此非常規,足以令眾人眼鏡摔碎一地,卻又如此讓人移不開視線,「這就是,現在的小卷啊。」

「噗哈,那是什麼意思,你什麼時候變成哲學家啦尽八。」

「呣,小卷真是過分,我可是很努力在表達我的讚嘆欸。」再次與卷島交換位置,「過了這段山路就是箱根的玄關口,這裡是我故鄉的山,換句話說就是屬於我這山神的山啊。」

「其實我也得要感謝箱根真正的山神吧……」正因為有這樣的故鄉土地,才將你引領到山坡的賽道上,讓我們彼此相遇

「嗯?小卷你說了什麼嗎?」在自己前方的東堂回過頭來,

「我說你還是一樣自信過頭っショ,你這麼說不會被天打雷劈嗎?」

「哇哈哈,沒問題的,我想箱根眾神應該還算喜歡我。」

「你這個人實在是……」


***


東堂家的旅館主體是由舊財閥時代華族的別墅所改建,分散於本館與三個別館的房間數並不多,但全部的房間都面向中央廣達萬坪的日式庭園,景色映襯著令人懷想明治大正時期的建築,即使不走出旅館也能體會日本的四季更迭,加上箱根引以自豪的溫泉以及旅館細緻的料理和服務,不僅是當地,即使在全國也算小有名氣的溫泉旅館。

「住這麼好的房間真的可以嗎?我還是付……」先與東堂的家人打過招呼,整頓完行李,卷島坐在面對庭院的廊側稍微休息,

「我母親跟姐姐都說了不用在意,小卷就別客氣啦。」東堂揮揮手,

雖然是占地最小的一幢別館,但包含一樓與二樓都可以自由使用,等於是獨佔了整棟建築。

「這裡也是我最喜歡的別館,雖然空間確實不大,但是面對的庭園景色很棒吧。」

「確實……秋天來的話應該更好吧。」面前一片鬱蒼的風景到時想必是一片惹眼的紅,

「秋天的時候晚上還會為紅葉點燈喔。不只是這樣,正面的這棵老梅樹開花的時候也很有風情,五六月時面前會開滿各色杜鵑花,夏天除了綠意之外,這個別館也是最涼爽的,穿過竹簾的微風也特別有情調呢。」確認完房間的狀況,連浴衣都已經換好的東堂也坐到卷島身邊,「另外我家人特別幫我留這間別館還有一個原因,」伸手指著右前方靠近水池的一棵櫻樹,「雖然這個庭園如果需要大幅改動必須跟政府報備,不過小幅度的整理就沒問題,那棵樹是我出生的那年種下的,因為在庭院裡還算是顆小樹,只有從這個角度不會被擋住,能看的最清楚。」

「原來如此……」

「吶小卷,雖然房間裡也有獨立的浴池,不過晚餐前還是先去露天溫泉吧,今天入住的客人女性比較多,我想男用的浴場即使現在也不會太多人。」

在東堂的催促下卷島也換上浴衣,穿過庭院來到另一頭露天溫泉所在的本館,打開浴場的門裡頭恰好沒有其他的客人,

「哇,居然是包場狀態。」東堂隨意選了一個盥洗的位置坐下,卷島遲了一步也來到東堂旁邊,

「你果然髮箍不到最後一刻不拿下來嘛,」卷島帶著似笑非笑的表情看著東堂拿下髮箍,

「髮箍不管什麼時候都兼具實用性和裝飾性啊,等等泡溫泉的時候還可以防止瀏海掉落。」

「呃,連在溫泉裡也要戴上的意思嗎……」卷島將原本盤起的長髮放下,轉開水打溼身體時發現東堂一直盯著自己看,「喂……你也看的太誇張了っショ。」

「啊,啊啊……抱歉,覺得好像比之前更長了?小卷的頭髮。而且看到這個樣子就有點想起下雨天的比賽。」

「噗哈,連這種時候都能想到比賽嗎。」

「小卷……可以碰你的頭髮嗎?」東堂一臉正經的問,看見卷島一瞬間停下所有動作,東堂差點伸出的手也握拳縮了回去,

「啊……那個,我……」

「你幫我洗吧。」

「……咦?」聽見卷島的話,東堂瞪大了眼睛,

「頭髮,你幫我洗吧?」似乎覺得東堂的反應十分有趣,卷島的嘴角微微上揚,

「可,可以嗎?!」

「啊啊,還不錯吧,一次讓你摸個夠本っショ。」

東堂拖著小凳子繞到卷島背後,雙手小心翼翼的掬起卷島的長髮,「這樣一看真的好長啊,」

「因為淋濕的關係吧,原本的捲髮變直了才是真正的長度。」身體稍微往前屈起,感覺東堂的手放上自己的頭頂,讓洗髮精起泡時手指穿過髮間,碰觸到的是平常被長髮覆蓋,除了自己幾乎沒有被特定的誰碰觸過的肌膚,

「唔……」東堂揉抓著後頭部的手指帶來預想以上的刺激,卷島不禁微微縮了縮頸部,

「怎麼了小卷?太大力了嗎?」

「不是……你洗頭根本有美容院水準っショ。」

「哈哈,其實我也是第一次洗別人的頭髮啊,不過小時候姐姐倒是有幫我洗過,而且他對洗頭這件事還滿囉嗦的其實,像我們浴場裡準備的洗髮精等等用品都是我姐親自挑選認證過才能放行。」

「所以你的頭髮才會保養的不錯囉。」

「唉,姐姐說東堂家自豪的和風黑髮如果暗淡無光是家門之恥啊,反正這也是美型的必要條件,有注意總是有利無害。」將卷島垂在背後的長髮提起時泡沫落在背上,東堂很自然的用手撥開,突然意識到自己等於是在撫摸卷島的背部,東堂瞬間兩手都縮了回去,

「喂,泡沫都流到臉上了っショ!東堂?」一手擋住額頭勉強沒讓災情往眼睛擴散,想要轉過頭時卻被東堂再次放在自己頭上的手阻止,

「沒,沒事的小卷,只是……剛才一瞬間覺得非常想要抱住你。」東堂的音量難得小到只能勉強聽見。

「……可以っショ。」

「咦咦?!」東堂深吸了一口氣硬是忍住差點到退三步的衝動,「哈哈……我以為小卷會說敢這麼做就死刑呢。」

「……說的是,敢這麼做就死刑っショ。」卷島聲音毫無起伏的說著,有些無奈的表情東堂並沒有看見。

這個膽小的笨蛋,你確實有那個資格,我也允許你那麼做啊。

「嗯,果然如此嗎。」東堂將手上的泡沫先沖掉,「差不多要沖水了。」

「啊啊……等等換我幫你洗吧?」

「咦?」東堂又再次因為卷島的發言愣住,「雖然很感謝,但還是,讓我鄭重的辭退……可以嗎」

「……為什麼突然講敬語っショ。山神的頭髮有這麼碰不得嗎?」

「不是那樣啦小卷……只是,」東堂一手遮住有些泛紅的眼角,「如果讓小卷那麼做的話,我好像在進溫泉之前就會暈倒……所以放我一馬吧。」


***


「實在是很久沒看到日本的食物……不,或許該說很久沒看到像食物的食物っショ。」當天的晚餐是直接在別館的房裡用,看見滿桌的料理卷島不禁感嘆,

「聽說那邊的食物很……難以形容,真的有那麼糟嗎?」

「怎麼說,那邊的傢伙即使做的東西不好吃也死不承認,只要是傳統的口味就是幾百年不變,像是炸魚和薯條就一定得用鱈魚,沾的一定是塔塔醬,要在如此頑固的國家吃到符合季節和具有巧思的料理真的不容易っショ。」難得的長篇發言像是一吐怨氣,「不過甜點倒是不錯。」

「唔呣,小卷也辛苦了啊,不過至少這個禮拜能吃點正常的食物吧。」

「這一個禮拜內誰讓我看見炸魚跟薯條絕對死刑っショ!但換個方式想,即使這樣人還是活得下去,我也這樣待了兩年了。」卷島攤了攤手,「唉,這次回去以後大概又得痛苦一陣子吧。」

「哈哈,我能拍胸脯保證我們家絕對不會讓小卷失望的。」東堂拿起筷子,「試試看?」

「在那之前,其實想先送你生日禮物。」

「喔喔!原來還有真正的生日禮物嗎?我還以為小卷也是『自己當生日禮物』派的啊。」

「說什麼傻話っショ,」卷島對著門外說了聲「麻煩了,」剛才為兩人準備晚餐的女侍送進一個長型木盒,向兩人致意後就離開,「雖然以二十歲的生日禮物來說可能沒什麼新意就是。」

「想不到小卷已經串通了我們旅館的工作人員嗎。」

「什麼串通?只是一般顧客的小要求而已っショ。」

拉開裝飾的緞帶,東堂打開木盒的蓋子,「這是……」舖著緞面的內盒裡躺著一瓶香檳和兩個香檳杯,

「因為剛好我哥工作室的合作廠商有在做這東西,就也試著設計看看。」卷島食指抓了抓自己的臉頰,「會讓工作人員送來是因為需要先冰過っショ。」

「謝謝你……小卷!」瓶上比起一般市售產品設計用色與圖案都鮮豔許多的酒標上寫著東堂的名字以及祝福語,而兩只細長的香檳杯的杯緣內側有一圈花紋,若是細看其中隱藏著東堂與卷島的名字,「嗯?」看著酒標上應該寫著生日日期的地方用簡單的線條畫著兩台公路車,東堂笑了起來,「這該不會是小卷畫的吧。」

「不行嗎?」卷島別過頭,

「當然不是,不過為什麼是車啊?這裡不是日期嗎?」

「是日期啊。」卷島指著車輪的地方,「8月8號……換個方向看不就像是兩個車輪っショ?」

「啊啊……確實。」

「我想你真的是被公路車的神所眷顧的人也說不定,連生日裡都有車っショ。」

「哈哈,不過這裡有兩台車啊,如果我騎著一台的話,另一台就是小卷騎的囉,這也是命運注定的一部分吧。嗯,一定是這樣。」

「什……麼?」這次換卷島一時語塞,「唔……哇,噗哈,這可能是我一輩子聽過最肉麻的話っショ。」

「我可是很認真的欸。」東堂鼓起一邊的臉頰,再次前前後後看了看酒瓶「雖然有點可惜,不過還是打開吧。」

「噗哈,不然你以為我為什麼要準備兩個杯子。」卷島晃了晃手中的空杯,「順道一提裡面裝的東西完全是照我的喜好去選的っショ。」

「唔,小卷真的很過分啊──該不會只是想藉機喝酒,才剛成年就這樣可不成啊。」

「別在意那種小事っショ,」卷島動手拆開瓶口的外封,只剩瓶塞時將酒瓶推回給東堂,「吶,」

俐落的拔起瓶塞,在兩人杯中注滿淡金色的酒液,「這算是第一次的共同作業嗎?」

「你……閉嘴っショ。」兩人互相舉杯,「恭喜你二十歲了,尽八。」

「這天是小卷幫我慶祝,我真的很開心。」平時總像是從山坡上方回頭俯視他人的雙眼此刻柔和得不可思議,「最喜歡你了,小卷。」


***    


橫跨在兩人之間的距離是九千五百八十公里,

不同步的作息相差九小時。

即便此刻隔閡並不存在,一週之後兩人又將再次分隔於地球兩端。

在這屬於我的特殊日子裡,應該可以更加任性一點吧。

 


《Epilode》


「哈啊……這居然是最後一杯了。」晚餐結束,請旅館整理過房間,兩人又回到能看見庭園的廊側,「唔嗯,這個瓶子得要永久保存吧。」

「我也沒想到我們兩個都能若無其事的清空它,這可是一公升瓶啊。」先一步喝完的卷島放下酒杯,「應該沒事吧,尽八。」

「小卷,為什麼要把我們的名字刻在杯緣裡啊,這樣不會很容易染到酒的顏色嗎?」東堂看著手中的酒杯有些疑惑,

「沒什麼特別原因っショ,就單純覺得這樣特別點。」看著東堂仰頭飲盡杯底的酒,最後伸出舌尖舔了舔杯緣,卷島不動聲色的笑了。

兩人從高三IH之後開始交往,至今兩年多的時間裡除了擁抱跟一般肢體接觸之外,連接吻都還沒有過,當然聚少離多也有影響,但某程度上東堂總是在關鍵時刻無法踏出最後一步才是主因。如果東堂覺得現在的狀態是最理想的,卷島也不打算改變些什麼,但至少自己能夠在杯緣刻上彼此的名字做消極的反抗,當雙唇接觸杯緣時看起來不也像是在接吻嗎。

這還真是令人發笑的精神勝利法啊。

「小卷?」注意到卷島的視線,東堂更加靠近了一點,先是把頭放上卷島的肩膀,接著乾脆翻身抱住對方,「我今天還沒有許願啊,可以希望小卷不要回去嗎。」

「別盡說些無法實現的願望っショ。」

「明明這麼喜歡小卷的,但是不管分開的時候還是現在,我都一樣覺得很寂寞。如果我是兔子的話早就死掉了。這樣一點都不公平。」

「是公平的吧。你所感受到的一切,對我而言也是一樣的啊。」

「意思是小卷也很寂寞囉。」

「……我不正在這麼說嗎。」

「也是,小卷也……一樣啊。抱歉,我不該講這種話的。」東堂正想從卷島身上退開時,卷島抓住了東堂的手臂,

「笨蛋。」卷島嘆了口氣,「我只說一次っショ,自從答應你的告白以來我就已經有心理準備了,所以大可照你的想法去做。」

「小,卷……!」在東堂的臉接近時卷島閉上雙眼,但最後只感覺到額頭與鼻尖的碰觸,

「噗哈,只有這種程度我才真覺得不公平っショ。」不等東堂反應過來,卷島搶先覆上對方的雙唇,原本只打算輕觸即止,但分開時東堂的手卻制住自己的後頭部,「尽八?」開口說話的瞬間東堂的舌尖趁機侵入口內,先是滑過舌面與舌下,接著抵住上顎輕輕摩擦,「唔……嗯,」聽見卷島的聲音東堂猛然恢復理智,「小卷這樣太狡滑了……差點停不下來。」

「我也沒拒絕っショ,即使把我當生日禮物也可以。」

「小,小卷!」

「你其實也想要吧,足以做為證明的東西。」

「再讓我,掙扎一下吧。」東堂再次抱緊卷島,「我害怕自己,真的會無法平心靜氣的送小卷離開。」

「哈,你就煩惱吧。反正大不了等明年,或是以後還有機會っショ。」

「唔唔,小卷這麼說我真不知道該高興還是生氣……」看了眼手機螢幕確認時間,「生日也快過完了啊……既然剛才的願望不算的話,我應該還有三個願望可以許吧。」

「ショ,」

「想聽小卷唱生日快樂歌。」

「你認真的嗎!不過……也是可以啦。」

在東堂打拍子的催促下,卷島有些彆扭的唱完全曲,

「哇,小卷的歌聲實在是……」

「講感想就死刑っショ!」

「哇哈哈,小卷也太害羞了吧。」東堂笑了起來,「然後……等等睡覺的時候可以牽你的手嗎。」

「噗哈,手就可以嗎?沒問題っショ。」

「最後一個願望……」

「就別告訴我了吧,不是說這樣比較會實現?」

「嗯。」

希望能和你,一直並肩同行。


***

P.S. 當時場後有加寫一篇番外我就不直接放連結了XD 可以從我的主頁按冬卷TAG找9580KM,9hrs;Far in distance,but near at heart這篇 不要問我為什麼這麼低調(你...

评论(6)

热度(35)

  1. 来来我是一只南瓜Septetwing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