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twing

[弱ペダ][東卷] 山神の贈り物 [WEB再錄]

原本收錄在去年夏天YACA出的東+卷生日本裡:http://septetwing.lofter.com/post/269cce_18971d4

因為完售已經一年,又是紀念日性質的文,當時發行數滿少的,而且目前也沒有出再錄的打算......所以就決定公開全文做個紀念XD

當時一共收錄兩篇,兩篇都會放出來。第一篇是去年的卷島生賀。這邊放的是原稿的定稿,可能會有些字句修辭跟實體本不太一樣(因為我排版的時候通常都還會再校正過XD)但不影響主要架構。


***


「小卷!!!」

接起電話的瞬間卷島就把手機遠離耳邊,「......ショ。」

「明天沒忘記吧!時間有空出來嗎!集合地點有確認嗎!生冷的食物不要吃,晚上早點睡,冷氣記得要轉定時喔!」

「東堂......你到底多想當我老媽,很吵っショ!今天已經打第幾次電話啦!不對......這一個禮拜以來你要打多少電話才甘心啊?」卷島撩起頭髮,對這已不知已重演多少次的對話感到無奈,

「才不吵呢,真是期待啊,我超期待的啊小卷!」

「不就是爬個山っショ。」

「可以在小卷生日的時候獨佔小卷的時間,而且還能一起爬山啊!再也沒有比這更令人雀躍的計畫了,我今天一定睡不著吧。乾脆現在就去找你好了小卷!記得幫我鋪棉被啊!」

「不準來っショ!如果你無預警出現在我面前就死刑っショ!」卷島對著手機受話器一字一句的宣告完畢就單方面的掛上電話。

「又是箱學的東堂?」田所吞下最後一口三明治,「感情真好啊。」

「說啥傻話,不就是個煩人的傢伙っショ。」

「原來是因為已經先約好所以才說不用我們當天辦慶生會嗎?難得遇到假日。」金城關上置物櫃的門,「不用這麼見外,跟我們直說就好了。雖然小野田他們是有點失望的樣子。」

「......ショ。」想起先前一年級生們的表情,卷島確實有些罪惡感。

「哈哈哈,是金城少了表演魔術的機會有點失望吧。」

「啊啊......我不否認。」金城也笑了起來,「以後還有機會,既然已經有約就愉快的度過吧。」

「啊啊,雖然那傢伙煩人,但一起爬坡確實是很有趣。」

 

***

 

早在卷島生日一個月前東堂就以比平常更頻繁的電話與訊息攻勢纏著卷島空下當日全天的時間,生日一週前在卷島的逼問下東堂終於心不甘情不願的說當天是準備去爬「山神特選」的山......等等這不是和平常偶爾假日見面的行程一樣嗎?

有時還真是猜不透東堂的想法,即便他的話多到讓自己咋舌,但就是因為心中想吐露的想法太多才能如此滔滔不絕,同時也因為如此最核心的部分意外的很少聽他說出口。

生日當天,卷島提前起床騎著自己的愛車前往彼此約定見面的車站,炎夏當中的季節,除了清晨與傍晚以及樹蔭蒼鬱的山上之外,在其他的時間地點騎車都可說是訓練耐力的苦行,雖然不久將要到來的IH也會在這種天氣中進行......對公路車選手而言這都是預料中的事情。但偶爾也會想要像現在這樣單純感受騎車的樂趣。

依循導航的指示來到都內的車站,在約定的出口前正好看見東堂在拆解自己的公路車,顯然對方跟自己的想法相同,也選擇了一樣的行動模式。

「喔喔!小卷!這裡這裡,這裡!」一手高舉工具揮舞著,東堂以滿面的笑容迎接自己,「哇哈哈,小卷也很早啊,你也跟我一樣期待吧。」

「馬馬虎虎っショ。」下車也開始準備將公路車收進搬運專用的收納袋,「今天到底是要去哪啊?」

「小卷很在意嗎,很在意對吧!哇哈哈,不過還是讓我保密到目的地吧。」東堂在唇間立起手指對卷島眨眨眼,「出發出發,快點啊小卷!」

原本以為買票或是確認列車時也能知道目的地在哪,想不到東堂早就在前一天買好車票,也沒有告訴自己在哪站下車,搭上的是特急JR綠色車廂,通常不是有相當距離的目的地不會坐上這種車次,雖然也不排除是東堂原本的價值觀就與一般人不太一樣......

一路上在默默猜測與應付東堂的談話中居然過了兩小時,已經進入他縣區域時東堂終於有了行動,

「下一站就到囉,小卷。」

「居然被你拉到這種地方......你也太出人預料了っショ。」

「哇哈哈,這樣才有驚喜啊!」

出了人潮並不多的地方車站,東堂的手指著城鎮背後一片連綿的丘陵台地,「目的地在那裏喔,小卷!」

「意思是從這裡開始騎嗎?看來正好是熱身的距離。」這裡並不是熱門的爬坡賽道,雖然東堂偶爾也會找自己來這類地點,但通常都是比熱門賽道難度更高的險山.....今天的地點看來也不具備這樣的條件?這種高度的丘陵地通常因為也有居民設置梯田,為了讓農機也能上路所以山道都建設的比較緩和才是。

「果然小卷也是這麼想嗎,」兩人很快的組合好自己的公路車,「出發了!啊......對了小卷,就算是這種私下的場合也不要放水喔!」

「噗哈,用不著你提醒っショ!」


***


穿過城鎮聚落,在東堂的引導下來到山腳,看見山道的情況一如自己的預期,卷島微微側頭思考,

「怎麼了小卷?這裡開始上坡囉,準備好了嗎?還要休息嗎?」

「啊,啊啊......沒問題っショ。」還是猜不透東堂的用意,這座山還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嗎......?

「那就走吧!」東堂的加速一如往常的流暢到不可思議,從嚴格鍛鍊的身體到騎行的動作都沒有絲毫多餘的地方,連快速踩踏版帶動的鍊條摩擦聲都像是不存在,隨著夏日微帶濕潤的暖風融入山林的搖曳中,這是東堂的無聲加速,看似如此平穩的騎行在賽道上卻每每令人戰慄,被東堂從身後追趕時必須面對永遠無法預測何時會被他超越的恐懼,而當他領先在前時那個從容到讓人發怒的自信過剩態度正是最高級的挑釁,偏偏大部分在他身後喘著粗氣的挑戰者通常無論如何努力都無法拉近距離。東堂毫無疑問的是被山岳眷顧的車手,同時引人注目也令人憧憬,被稱為山神可說是實至名歸。

反觀自己就沒那麼在意知名度,雖說因為在各大會中取得相當實績的選手自然會被注意,而且自己的外表與特殊的抽車也無法避免的吸引眾人目光......加上自己最大的競爭對手是東堂,

「與山神一同競爭的蜘蛛男。」

光是這個名號貼在自己背上就可說與低調完全絕緣了吧,托東堂的福現在不管面對怎樣的歡呼與尖叫,場邊他人的親衛隊舉動多狂熱,自己都可以心如止水。

「速度再提高一點吧小卷!」稍微先行的東堂朝卷島伸出手催促著,

「路程不才剛開始,急什麼っショ。」嘴上這麼說,卷島還是立起身左右晃動著車體加速前進,看見卷島的反應東堂似乎心情更好了,

「就是這樣,小卷!快點往山頂去吧!」

看路程圖這是條近乎環狀緩緩上繞的山道,在地方的旅遊導覽上也有以景觀自行車道介紹此處,難道東堂是以風景選擇今天的目的地?不過導覽上是說一年最美的是秋天的紅葉,現在完全不是季節吧?不過聽他的語氣山頂上必然有特別的什麼等著自己才是,既然是東堂特意準備的,就一定不會是平淡無奇東西。

這麼想的話心中無法避免的升起期待,踩動踏板的節奏也就更加昂揚。

四周的景色原本是矮樹,山腰處則有不少梯田,接近山頂時景色再次變化,舉目皆是翠綠的林木,導覽所說紅葉的觀景區應該就是這裡吧,楓樹、槭樹、櫸樹,葉形各異的林木在秋天時必定是一片極彩色的風景吧。

「這裡是個好地方啊。」

「哇哈哈!沒錯吧,小卷!不過這座山不只是這樣喔。」東堂轉過頭以獨特的手勢指著卷島,「就快接近山頂,也差不多是時機了!小卷,分個勝負吧!」

「ショ......!」先一步衝出的是卷島,但東堂很快就回到並排位置,

「即使是私下的競賽也不會讓你太容易逃走喔!小卷!」

「噗哈!如果這樣你就被我甩開那就死刑確定了吧,放水必須絕交っショ!」

「哇哈哈,就算小卷生日我也不會把山頂讓給你的!做好覺悟了嗎小卷!」東堂的眼神已經完全進入備戰狀態,卷島揚起一邊嘴角,

「生日還輸給你就太遜了っショ,這裡我也不可能退讓!尽八!」

兩人同時開始全力衝刺,不輸正式大會的激烈位置爭奪顯示對彼此勝負的重視程度,就算只是私下的見面,山道兩旁沒有觀眾,沒有紅色號碼牌,沒有表彰台與獻花,只要對方與自己在同一條山路上,那裡就是最完美的賽道!

「小卷......小卷!」

「尽八!」

 ***

「哈啊......這不成啊,居然輸給小卷......這樣我不是很遜嗎......這不成!」最後的結果是卷島略勝一籌,來到山頂設置的展望台,東堂嘆氣喃喃念著,

「噗哈,我說過我可不想在生日拿到『輸給東堂』這種遜斃了的生日頭銜,我也是拼了死命っショ。」

「唔呣,這樣我們連私下的勝負都是五五平了啊,剩下的真的就只有IH了。」

「那不正好是最棒的舞台嗎?山神最喜歡的群眾還有箱根主場的山道。」

「說得沒錯!到時候來場最棒的勝負吧,小卷!」

「不過今天......你到底為什麼會選這座山っショ......我到現在還是想不通啊。」

「哇哈哈,小卷你終於問了!這當然是有原因的啊。」東堂領著卷島來到展望台視野最好的地方,「這一整片的山地,正好有七座丘陵,七座台地,不覺得好像在表示今天的日期嗎,而且!」東堂的手指向山下,「這裡的車道是環型繞著山腰向上,從這裡看的話根本就像是那種疊了很多層的蛋糕吧!」東堂從自行車服背後的口袋掏出數字1與8的蠟燭,「所以......雖然山上不能點火,但是如果在最高處的這裡插上蠟燭,這整座山就是送給小卷的生日蛋糕了,再也沒有比這更適合山神我送給最大的競爭對手卷島裕介的禮物了吧!!」將蠟燭立在兩人面前,東堂一臉得意樣。

「你......東堂......噗哈!哈哈哈......真是有夠肉麻又遜的!噗哈哈哈哈......」卷島笑到屈起身的樣子讓從未見過的東堂看傻了,

「唔--小卷真是過分啊,我可是很用心才找到這裡欸!」

「哈啊,啊啊......太有梗了っショ,」卷島終於直起身,「而且有夠自以為是,實在是最高傑作啊,東堂!」這確實非常符合山神之名,非常像是,東堂尽八會做的事情不是嗎。

「這是在誇我還是虧我啊?」

「大概是在稱讚你っショ!我不會說什麼一生難忘,但至少......會有相當長的時間我不會忘記這年的生日吧。」卷島閉上眼吐了口氣,「謝謝你,尽八。」

「哇哈哈,你高興就好。另外我也一樣感謝你啊小卷,這三年能夠一起爬坡我真得很開心。」

「你這話講太早了っショ,還有IH等著不是嗎?」

「是這樣沒錯......那應該要感謝小卷能在這天誕生吧!沒錯就是這樣......等等下山直接一起回小卷家吧?我想應該再次跟令尊令堂打個招呼......這麼一來等等要記得買點伴手禮......」

「不准來,敢來就死刑っショ!」

「欸欸--小卷真是小氣吶。」

「煩死了っショ!」

「才不煩呢!」

高中三年最後的夏天,最後一次能為對方慶祝的生日,對站上最終競爭舞台的期待。四方喧噪的蟬鳴一如兩人胸中太過高昂的情緒,在耀眼日光和搖曳樹影間大聲鳴放。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