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twing

[弱虫ペダル][東卷] 君と一緒に、不幸になる [2015卷島生賀]


【食用注意】

❤ 雖然是這種標題不過只是普通的放閃文XD 巻ちゃん的獨白占很大部分……

❤ 有小部分廣播劇SIDE ROAD 2的捏塔,基本上只要知道他們有一件同樣的T恤(就是廣播劇封面上的那件w)就行了。

❤ 時間軸其實可以放在先前自家東卷小說本「山の如し」後大概一兩年的地方XD 裡面提到的一些小捏塔跟先前的劇情其實有些關聯,不過應該單獨閱讀也不會有太大影響。


***


「嗯……?」已被大小紙箱佔去半數空間的房內,卷島像是坐擁城壁的王一般擴張著領土,大量的寫真集、參考用書與影音媒體終於打包完畢的現在,另一個難關就是得面對盤據衣帽間的眾多住民。渡英之後一直在兄長的工作室裡協助各項工作,同時利用寒暑假發表屬於自己的設計案累積經驗,畢業後雖然短暫歸國待了半年,但很快又決定回到工作室並升格為正式設計師。再次回到英國時卷島搬離了與兄長同住的居所自行租屋,獲得自由使用的空間後,經年從事時尚產業的卷島不只平日的穿著,包含公開場合的正式裝束,甚至作為參考資料的樣品數量都開始快速增殖。雖然想大刀闊斧的處理,但性格與工作上的習慣讓卷島無法輕易丟棄任何衣服,只能逐一親眼過目篩選,於是整理服裝飾品就成為驚人的浩大工程。此刻卷島手上展開的是件設計有些滑稽的T恤,一邊袖子是紅色圓點,另一邊卻印上了條紋,胸前的空白則是被綠色山峰與金色皇冠占據,「噗哈!這玩意兒我原來有帶上,真是夠蠢っショ。」高中時某次在賣場遇見東堂,經過一些回想起來等同黑歷史的事件,陰錯陽差之下兩人最後買了同樣一件T恤,近年卷島並沒有再穿過這件衣服,甚至已經忘記收在哪兒,想不到卻在這種時候突然踫出來。

(那傢伙應該早丟了吧?)

來自平價品牌的T恤其實壽命頂多一個季度,自己卻在不知不覺中保存了好幾年。這實為不該發生於一介時尚設計師身上的異常事態,卷島一把抓住T恤正想放進回收箱,卻在放手的前一秒打消念頭。

(果然還是……留著吧。)

在國內實業團實績顯赫的東堂從今年夏天開始加入歐洲職業車隊,卷島也趁此機會爭取了工作室擴展歐洲據點的企劃主導權,不久之後兩人就可以結束長達六年的遠距離開始同居新生活,曾經一度以為在分隔兩地之後終將自然消滅的關係居然尚稱順利的持續至今,對卷島而言可說是二十數載人生中最大的意外了。看著手中的T恤,卷島一時興起脫下了原本的衣服套上身,對著一旁的鏡子嘴角抽動了幾下後又繼續未完的整頓,隨著動作左手無名指上流動的銀光不時進入視線,平常完美融入生活中的簡潔設計當意識到其存在時就變得無法忽視,刻在戒環內面的文字像是隱含魔力的言靈,從卷島自願套上手指的那天開始就發揮拘束的效力,令人惋惜的是與其相對的另一輪戒指並沒有套在那傢伙的無名指上,而是總在心就算身在對同性交往相對寬容的國度,讓即將以職業身分展開車手生涯新階段的東堂背負任何未知的風險仍是不智的行為,至少現在絕對不能讓有同性戀人這件事成為東堂登上八卦小報封面的題材。即便遠距離的障礙得以除去,在未來可預見的十年,二十年,亦或更久的年月間,兩人的關係都勢必得要保持秘密。不能在公眾場所牽手、擁抱和接吻,難以光明正大的在教堂舉行婚禮,就算想登記可能也要大費周章才能躲開狗仔的監視,也無法以生育作為結合的證明。一般論中所謂簡單平凡的幸福模式既然不適用,換句話說就代表彼此已經攜手走上了不幸的道路。

若將自己的想法告訴東堂,那人應該會毫不猶豫的回以無懈可擊的正論,譬如幸福與不幸的定義每個人不同云云……這樣的論述並沒有錯,但卷島認為那只是一種意圖忽視大眾眼光的思想轉換,簡而言之就是通往精神勝利的逃避路徑,事實並不會因此有絲毫改變。就像是自己並不期待抽車的姿勢會得到關於美感的正面評價,身上的這件衣服就算自己覺得很酷,在常人眼裡也只是件品味怪異的T恤。從小就知道這雙眼看世界的角度有些特殊的卷島早已放棄做扭轉他人觀點之類的無謂努力,而是學會相信自己的選擇必然正確。

於是就算令人聯想到某節肢動物的抽車無法產生賞心悅目的視覺效果,只要速度足以和卷島至今人生中看過最優雅的騎行互相匹敵,對卷島而言自己的姿勢就是最完美的。而一般人絕不會放入購買清單的奇特T恤,雖然切入角度有所不同,但也能碰巧遇上認同如此設計的傢伙。人的一生就是無數選項取捨的堆疊累積,若在自己眼中能看見光彩綻放的事物,就算遭到萬人同聲否定也不會影響它真正的價值,這種程度的自信卷島無疑是具備的,也因此每當面對非常事態時卷島反而能發揮過人的實力。

「小卷──!」從樓下玄關先是傳來開門與碰撞聲,接著並不是預期中上樓的腳步聲,而是音調略高的呼喚,「小卷!快點下樓啊!」

「這傢伙真是有夠聒噪っショ,」卷島抓抓頭有些不情願的起身往玄關前進。清晨比自己早起的東堂在行蹤不明幾個小時後,此刻正在自家門口興致勃勃的想要固定幾乎等身長的綠色竹枝,「噗哈!你從哪裡找來這東西っショ?」卷島的租屋處是獨棟二層樓建築,雖然坪數不大卻五臟俱全,門前還有一方小小的庭院,即使掛上竹枝也不至於妨礙他人。

「想說今天正好是七夕,又是小卷的生日,許願起來應該會有雙倍的效益,所以我可是特別努力呢!」蹲在地上與韌性十足的枝葉格鬥了好一陣,東堂終於成功的將青綠的竹枝立在大門一側,「這裡沒有七夕的習俗……問了之前去過日本料理店的老闆娘說唐人街可以找的到於是跑了一趟。」擦了擦額角的汗水,立起身轉向卷島的瞬間東堂突然睜大雙眼,「唔喔!」

「這還真是出乎預料っショ……」面前的景象讓卷島嚇了一大跳,東堂身上居然也穿著相同的T恤,「這衣服你居然也還留著,太誇張了っショ,」

「哇哈哈!與小卷有關的東西我都有用心保存呢,而且小卷自己不也一樣嗎?」

「我只是清房間時恰巧發現,想說既然都要丟掉就拿來當工作服っショ。」

「唔唔,小卷別丟了它啊,這可是值得紀念的第一件情侶裝呢!」東堂拍了拍胸口,「而且過了這麼多年這件衣服還是很適合我吧?因為我一直都是征服山頂的山神啊!山峰與王冠完完全全就是我的代表物呢!」

「你很煩人っショ,不要捏造事實啊。」

「先別說這個,來寫短冊吧小卷!剛才遇見附近的小鬼頭們解釋了一下日本的七夕風俗大家都很有興趣,等等也會來我們這邊掛短冊喔。」半強迫的將筆和淺綠色的短冊塞到卷島手裡,「小卷要許什麼願呢?」

「……這麼說來你許了什麼願っショ?」

「用問句作為回答真是狡猾呢小卷……不過不要緊,」東堂毫不遲疑的亮出手中的淺藍色短冊,「我的願望當然就是這個囉!」

『希望能一直與小卷在一起』

「幾年前我好像看過一樣的願望っショ,」

「對我而言這永遠是最重要的願望啊。」東堂氣勢十足的伸出食指,「所以換小卷告訴我你的願望了!或許不用向天祈願,在我這山神能力所及的範圍內馬上就幫小卷實現喔!」

「很煩人っショ,」正想隨便找個藉口搪塞時,卷島看見幾個鄰居家的孩子結伴朝這裡走來,「你先好好招呼你帶來的客人吧,東堂。」

「小卷真冷淡啊,告訴我又沒關係,」東堂有些不滿的鼓起臉頰,「不過身為東堂庵的長男,我確實得負起傳播日本傳統待客之道的責任吶!」轉過身的東堂帶著一如往常的自信笑容,開始幫孩子們掛上寫著願望的短冊。不久孩子們的母親也帶著點心和飲料來到庭院,從東堂口中得知今天正好也是卷島的生日,眾人還一起唱了生日快樂歌。

「所以只剩小卷了呢,」日落與訪客們道別後,夜色中又是卷島與東堂兩人相對,「小卷的短冊還沒有掛上吧!快點──」

一面撥開東堂的手,卷島沒好氣的逕自向前,「我會掛上就是了,你別妨礙我っショ!」身後的東堂伸長脖子顯然很在意自己手中的短冊,「如果你偷看就死刑っショ!」

「咦咦──小卷真的很小氣吶,」嘴上雖這麼說,東堂卻沒有太過堅持,識趣的往後退一步,「既然是小卷重要的願望那我就放棄吧,據說越少人知道願望越容易實現呢。」

「哈,你可要說到做到っショ。」

「跟小卷的約定我一定會遵守的。」東堂乾脆轉過身,「這樣總行了吧?」

確認東堂沒有再伺機而動,卷島憑著記憶找到東堂的短冊,在一旁稍微被枝葉蓋住的位置綁上短冊後吐了口長氣。

對於關乎人生的重大抉擇,卷島心中早已下了最終的決定。

這個選擇必然最為正確,至於必須同時背負周圍貼上的否定標籤等等,卷島認為都只是些旁枝末節的事情罷了。

這是屬於自己的愛情表現。無論可能遇見什麼困難,他人將投以何種眼光,或許是輕蔑,或許是指責,對卷島而言全都不以為懼。

吶,尽八。這是我的願望,也是我的覺悟。

 

『君と一緒に、不幸になる』

 

***


❤巻島さん誕生日おめでとう!こういうタイトルですが…東巻はきっと東巻なりに幸せになると、そう信じてます❤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