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twing

[弱虫ペダル][福新] 肉食性うさぎとリンゴ森の王様 [#16+新刊資訊]



先小宣傳一下新刊XD 預計是5/31台灣的場次ICE2首發,目前已經關窗而且送印了。不過因為印量有點少所以大陸這邊應該只會留少量開自家通販。

總字數約37000字,A5/74P/繁中右翻直排。
有做了壓克力票夾+卡貼組當加購特典XD

(票夾正面)



(票夾背面)



(配套卡貼)


目前已知資訊大概是這樣XD 詳細到時候要開通販的時候也會再確定。

下面更新最後一篇試閱!

-------------------拉條線-------------------

#1~#12:http://septetwing.lofter.com/post/269cce_690b00c

#13:http://septetwing.lofter.com/post/269cce_6aeb79f

#14~15:http://septetwing.lofter.com/post/269cce_6dc6f75


16. 安慰與戀人吵架的朋友

 

雖說已經邁入成年,但新開對酒精飲料並沒有太大的興趣,平時就算是居酒屋的聚會,對新開而言食物的重要性仍然遠大於酒類,所以像今天這樣來到有著典雅內裝,帶些復古氣氛的酒吧對新開而言是少有的體驗。

「哈啊……這次說不定真的不行了吶,隼人──」自稱沉睡森林的美型,傳說中的森林忍者東堂尽八,連喝起酒來都能夠無聲的加速,在新開面前的梅子威士忌蘇打還剩下一半的時點,東堂面前就已經倒著兩支日本酒的空瓶了,

「尽八即使酒量好,喝這麼兇也不行的。」

「表示我真的受到嚴重打擊啊……」趴在桌上的東堂將臉埋進自己的手臂中,露出的一雙眼睛是僅存能判斷東堂精神狀態的唯一情報源,

「尽八很了解自己該怎麼做不是嗎?即使空了兩瓶酒還是這麼清醒的你。」

「隼人……大家都說你很溫柔,怎麼對我這麼殘酷啊!」知道對方看出自己沒有醉,東堂悻悻然的直起身,「一年見不到兩次的戀人單方面取消期待大半年的約定,你也該讓我裝醉一下啊?」

「那樣並不符合尽八的美學吧?我只是幫我最喜歡的高中戰友保住該有的品格而已囉。」

「隼人你……跟福交往之後怎麼好像變得越來越辛辣,這不成啊!」

「哈哈哈,尽八講話也很不留情不是嗎?」

「唔呣,我是真的很傷心欸,」東堂嘟起嘴表示抗議,「還以為隼人比較能了解我的心情。」

「我當然非常樂意當尽八訴苦的對象,只是裕介くん並不是會看輕約定的人,會如此抉擇一定經過再三考量,最後在煩惱與自責中下決定的吧。」新開舉起酒杯湊近雙唇仰頭喝了一口,舌尖將滑向杯緣的冰塊卷進嘴裡咀嚼著,「這些事並不需要我多說,尽八比這世上的任何人都要清楚不是嗎?」

「哈啊……確實。」東堂嘆氣,「只有我一臉受害者樣並不公平,小卷並不會比我好過,畢竟我們都很愛對方啊。」

「哈哈哈,如此光明正大的放閃真符合尽八的風格。」

「我已經盡量不做誇大敘述了呢,」東堂撥了撥垂下的前髮,「沒有這種程度的自信……接近一萬公里的距離就會變成越不過的障礙啊。」

「尽八果然很了不起,」新開一手拄在桌上,「我也得要變得更強才行,不然總有一天會被你們拋在身後吧。」

「怎麼啦隼人,講這麼沒出息的話直線鬼的名號可是會哭泣的吶,」東堂兩手環抱胸前,「哼嗯哼嗯,我知道了隼人,你最近沒跟福吵架吧?」

「咦……?啊啊,是這樣沒錯,」雖然一瞬間愣住但新開立刻會意的笑了起來,「不愧是尽八,也只有你跟靖友會這麼說了。」

「因為你跟福不就是這麼回事嗎?毫不顧慮的大吵一架什麼事情都能解決,但是一有誰把話放在心裡反而會出事,」東堂招來服務生點了新的清酒,順便多要了一只酒杯,「所以隼人有什麼不滿嗎?對於福。」

「嗯……或許是壽一對我有什麼不滿?」新開臉上的表情轉為苦笑,「我覺得他應該有什麼煩惱沒告訴我。」

「唔呣,該不會……」東堂臉色一沉,「如果是那樣的話……我就得負些責任了。」

「尽八?」

「隼人,有件事我該告訴你。」對送上酒的服務生點頭致意,東堂斟滿了自己的空杯,「上次我跟福見面的時候不小心告訴他你跟荒北高中時在交往的事情……該說我沒預料到你們兩個都沒跟福講過,是我的失算。」

「原來如此……尽八不需要感到抱歉,就算壽一知道這件事,我們三人之間的關係仍然不會有任何改變。」

眼前新開的表情並沒有慌張與驚訝的成份著實出乎東堂意料,「既然這樣為什麼要瞞著福呢?坦白告訴他也沒關係吧。」

「隱瞞跟說謊相同……起了頭就必須貫徹始終才行。」新開閉上眼吐了口氣,「靖友沒有説出口的原因或許跟我不同,而我只是單純不小心錯過適合的時機罷了。」

「所以你打算按兵不動囉?」

「如果壽一希望聽我親口說明,我就會全部告訴他。」新開的手指繞著眼前酒杯的杯緣畫了一圈,「如果他沒有要求我卻急著解釋反而不自然啊。」

「前提是沒有任何需要解釋的疑點吧?」東堂的語氣明顯帶著試探的針對性,理解東堂意圖的新開毫不猶豫迎上對方的視線,

「我向來很喜歡尽八嚴厲的地方……不過你這句話一次傷害了壽一,靖友還有我呢。」雙方的視線拉鋸片刻,先一步解除武裝的是東堂,

「這次是隼人有理,我以此道歉。」仰頭喝乾杯中的酒,東堂嘴角恢復笑意,「我也相信你跟荒北都是不拖泥帶水的男人,而且比誰都還要重視福……既然如此,值得懷疑的地方從一開始就不存在。」東堂為面前兩只空杯都斟滿酒,將其中一杯推向新開,「接下來就是我的醉話了……我仍然覺得高中時的你們……」

「尽八。」新開笑著接過酒杯,但出口的呼喚卻帶著明顯的制止意味,「你知道我一直很笨拙,只有活在當下的餘裕而已。」

「……這倒是。」東堂一瞬垂下視線,「也罷,畢竟是你們自己決定的事情……只要你們過得很好就足夠了。」

「我現在很幸福啊。」新開笑了起來,「尽八雖然是老么,在我看來卻像兄長一樣。」

「唔呣,相對的隼人雖然是長男,在同年的我們幾個面前卻像弟弟一樣,這可不成啊!」

「看來我需要自我檢討的地方還很多呢。」

「冷靜想想根本是福和荒北把你寵成這樣的吧!真是要不得……我説隼人,我可不會像他們一樣對你手下留情啊。」

「哈哈哈,尽八真是太可靠了,」新開舉起酒杯,「以後也請多指教,尽八。」

「唔呣,給我皮繃緊一點啊,隼人。」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