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twing

【弱ペダ】【新開兄弟】dans le petit château, les deux prince

【食用注意】

◍ 其實現在寫悠人是件接近自殺炸彈攻擊的行為XD 連載已經快要進入IH第二天,其實滿能預期會有悠人的回合......如果不幸到時正好被官方設定打臉請用憐憫的目光關愛作者orz

◍ 原梗來自某條推特:

◍ 文章構成可能有些麻煩www 就是獨白→回想→現在 這樣的流程。後面請ユキ出來客串了一下XD 另外標題的意思是「在小城堡中有兩位王子」,我法文很爛不排除有錯......◍ 結論就是本篇充滿個人對新開悠人這角色本身以及新開兄弟過去的嚴重捏造與妄想XD 適合什麼都可以接受有著深海般寬大胸襟的車友 

 以上OK的話......↓↓

【新開兄弟】dans le petit château, les deux prince

 

『少女願望』

不知何時開始,構成自己的一部分重要行動準則就被如此定名,至於名詞內藏的含義該如何正確釋明其實並不容易,真正能夠以客觀的視角看待這四個字的人在這世上也寥寥無幾。

首先我,新開悠人,性別是男性。關於以上的敘述句自己完全理解也沒有任何異議,甚至心底還十分慶幸。因為嚮往的人而開始跨上的自行車,若少了這肌肉勻稱絲毫沒有累贅的身體,自己可能連那人所在的領域都無法踏入。而日漸拔高的身長也讓自己越來越接近那個人,真期待有能夠以俯瞰視線與他對話的一天啊。

但此前提並不構成新開悠人這一個體抱持強烈『少女願望』的論述矛盾。從小開始自己就無法理解為何母親買給自己的衣服總是褲裝而不能是短裙?玩具為何不能是娃娃屋而是遙控飛機?在自己的黑髮上為何不能綁粉紅色的蝴蝶結?父親對自己的喜好相對寬容與尊重,至今仍然佔據睡床一角的大熊玩偶正是來自父親的禮物,但母親似乎並不樂見這樣的自己,總是要我多學學兄長的樣子。

於是就不能不提我最自豪的大哥了。

新開隼人,曾是箱根學園自行車競技社的王牌衝刺選手,現在升上同樣是自行車競技強校的明早大學,讓自己一股腦栽入自行車競技世界的主因。擁有最適合衝刺選手的天賦條件卻不因此自滿,反而更加嚴格鍛鍊打造接近完美的強韌體魄,在賽道上全力衝刺時接近殺意的鬥爭心與貨真價實的速度,在他身旁最近的位置一路看著的自己打從心底認同,新開隼人毫無疑問是有男子氣概的代表格,也是自己憧憬的對象。

但我並不能夠成為那樣的男人,甚至連意圖趨近都有困難。

等等,你們是否誤會了什麼?這並不是一種消極的表現,僅是陳述我並不打算成為新開隼人或任何他的類似品,既然他是這世上獨一無二的存在,那就不需要做徒勞無功的模仿。

相對的自己也有成為獨一無二存在的權利,而且那是全世界僅有身為新開隼人擁有少女願望的弟弟,也就是新開悠人,我才能擁有的資格。

現在的自己能不隱藏真實的愛好,學會以實力證明自身的價值並不會受到他人觀感的影響,並且有足夠的智慧與手腕對應外界的質疑與好奇眼光,都是因為我的王子在那天把皇冠送給曾經以為這雙手中一無所有的我……


***


「唔~~嗯~~」升上高中開始住校的隼人趁著即將換季的前一週末回到秦野的家裡拿替換衣物,為了把握難得的機會悠人幾乎不放過任何能與兄長共有的時間,即便只是來住家附近的便利商店買點零食,但悠人並不像隼人那樣一直在零食與甜點的貨架間穿梭,而是煞有其事的跟最前排展示架上整排的手機吊飾大眼瞪小眼,「哈啊……」

「怎麼了,悠人?」隼人兩手提著裝滿食物的購物籃接近,聽見呼喚的悠人嘟著嘴轉頭,

「吶吶隼人くん……男孩子手機上掛這種東西還是不太好嗎?」雖說是近期引起熱潮的著名角色商品,但從圓滾滾的動物擬人外型與粉彩色調設計上可看出明顯以女性為主要客群取向,自己班上的女孩子幾乎人手一隻,但男孩子幾乎沒有人使用。

「嗯……?」隼人來到悠人身旁,彎腰以同樣的高度看著眼前的展示架,「ヒュウー!這是最近引起話題的治癒系角色吊飾吧?我在學校也常常看見,」伸出手指碰了碰其中一個,「每個都很可愛啊!我特別喜歡這個,」

「啊……!我也最想要這隻!!」在隼人手指前左右擺動的角色是有著深藍色大眼,身上穿著粉橘色兔耳連帽衫的男孩,小小的右手向前比出射擊的姿勢,「雖然並不像……但是看見他的時候我第一個就想到隼人くん呢,」

「悠人喜歡的話,我們就帶他回去吧,」隼人毫不猶豫的拿起一個同款商品放入購物籃,「嗯--不過這樣的話……可能就要少買幾個紅豆麵包和香蕉布丁,」看見隼人又往食品貨架走去,悠人慌忙跟上,

「等等,隼人くん~~這通常都是女生們用的吧,媽媽會不會不高興啊?」拉住隼人T恤的衣角,悠人一臉憂慮,「還是……不用了啦。」

「悠人。」把計算中該放回原處的零食都歸位,隼人輕撫悠人的黑髮,「喜歡可愛的東西並沒有妨礙到任何人,我並不覺得需要隱瞞。老爸因為尊重媽媽不會明講,但心中是支持你的,只要悠人試著抬頭挺胸坦率面對自己,我想這份堅持一定也能傳達給媽。」

「不只爸媽……」悠人微微咬住下唇,「在學校裡大家也會覺得很奇怪不是嗎?」

「如果悠人現在對拿起這個吊飾還有遲疑與擔心的話,那就讓哥哥買給你吧。」隼人晃了晃手中的吊飾,「你就説這是哥哥送你的,不使用的話哥哥會傷心所以只好掛上了。」

「而且媽媽總是要我向隼人くん看齊……隼人くん就不會想用這個吧?」

聞言隼人吐了口氣,牽起悠人的手回到展示架前,「我看看啊……喔喔!這傢伙不錯呢,」眼神掃過所有的角色,隼人再次挑中的是穿著鵝黃色帶有一圈鬃毛與圓形耳朵的連帽衫,雙手捧著蘋果的角色,「哈哈哈哈,怎麼有點像壽一,好像很強的樣子。」

「嗯,真的很像壽一くん呢!……不過隼人くん,這是……」

「給我自己的,」將第二隻吊飾也放進購物籃,「我們一起掛在手機上每天帶在身邊吧。」隼人語氣中沒有一絲猶豫,「悠人,你是我的弟弟,新開家的孩子。你一定會變得更強,只要能向所有人證明自己有無可取代的價值,你的喜好就不會被當成異類,反而會成為個人特色的表現。」隼人眨眨眼,「如果沒辦法拿下最速的稱號,直線鬼的模樣或許就會成為觀眾們茶餘飯後的笑話,但是如果伴隨著實際成績,這個稱號就是選手的勳章……大概是這種感覺嗎?」

「唔嗯……好像又多知道了不少骯髒大人世界的事。」

「哈哈哈,抱歉抱歉。」隼人笑了起來,「為了能讓自己更自由,像這樣聰明的活著很重要。」抬起一手扶上悠人的後背,「雖然我能做到的事情有限,不過至少還有能力為悠人保住一個手機吊飾份的自由。」

「隼人くん裝模作樣的時候看著總讓人有點生氣,」

「ヒュウー,悠人也越來越敢講話了啊。」

來到櫃台結帳時店員的表情似乎有些不自然,但悠人此刻開始覺得他人的目光似乎不再如以往那般刺眼。


***


從那天起,隼人送給自己的一切都成為悠人建造堡壘的基石,不管是白色的草帽、有著蕾絲花邊的頭飾、兔子形狀的筆袋、薄紅色的浴衣、少女容貌的面具,還是房間裡愛莉絲與三月兔的瓷偶、南瓜褲與背心的家居服,即便現在的自己早已有了顯著的成長,也鮮少有人會輕蔑自己的嗜好,從隼人手中接過的禮物對悠人而言仍然具有至高的象徵意義……

「喂悠人你發什麼呆啊!練習都開始多久了,連那個真波都已經出發了好嗎!」衝進更衣室的黑田,一看見橫躺在長椅上的悠人立刻上前掀開對方蓋在臉上的面具,

「嗯──都這時間啦,抱歉啊雪成くん。」自己的寶物被奪走顯然令悠人有些不滿,「可以還給我嗎?」

「你這沒禮貌的小子……叫我學長。」黑田皺了皺眉將面具遞給悠人,「今天的面具仍然是……很夢幻的造型啊。」

「很可愛吧,是隼人くん送我的喔!」再次把面具戴回頭部一側的固定位置,悠人嘴角揚起驕傲的弧度,

「果然又是新開さん送的……你也是時候從哥哥那裡畢業了吧。」

「嗯──再過一陣子我考慮看看?」撕開包裝將莓果口味的能量棒放進嘴裡,「向大哥撒嬌的特權我可不想輕易讓給來路不明的野蠻人啊。」

「野蠻人……你該不會是說……?」

即將走出更衣室的悠人,回身豎起食指按住了自己的雙唇,同時對黑田眨眨眼。

我是新開隼人最自豪的弟弟,有著少女願望的新開悠人。現在是名門箱根學園自行車競技社的爬坡選手。在超越前一世代立下的里程碑之前,就讓我暫且安於這甜美的現狀吧。


评论(4)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