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twing

[弱虫ペダル][新今] Ever Moment

還先前的點題XD

原點題TAG:「新今/同居甜蜜生活」
點題噗:http://www.plurk.com/p/kswtlp

噗浪上有寫一些關於CP的自家印象有興趣也可以看看:
http://www.plurk.com/p/kw7auz


【新今】Ever Moment

  • 未來捏造!新開大三今泉大一,都進了明早XD新開搬出宿舍與今泉合租公寓同居中的……只有俺得的設定XD

***

家事打掃與三餐有家政婦處理,上下學則是專車接送。雖說這並非溺愛,家人也給予了相當程度的自律空間,一旦關起房門後也不會受到多餘的干擾,但對於自己習以為常的成長環境相較於同儕有所不同這件事,今泉向來也有明確的認知。如此持續了十八年的生活突然在升上大學後面臨從早晨睜眼開始所見一切都全然不同的戲劇性轉變,其實今泉自身也始料未及。

「唔……嗯?!」醒來的瞬間發現胸前與腰間多了昨夜入睡時沒有的溫度與重量,雖然眼前還有些朦朧,但帶著特有弧度的赤茶色頭髮仍然張揚的佔據了視界,「歡迎回家……新開さん。」下顎抵住對方頭頂,手指伸入髮量蓬鬆的後腦勺撫摸著,今泉瞇起眼露出微笑。平時在這只屬於兩人的生活空間中掌握大權的毫無疑問是新開,但對方偶爾不經意的依賴舉動對今泉而言就像是難得的獎勵,也是自己最珍視的寶貴時間。周末去外縣市參加比賽的新開順利取得優勝,原本是說今天才會回來……不過行程顯然臨時提前,應該是昨天深夜到家的吧。「也不先連絡一聲……這人老是這樣。」無法在戀人回家的第一時間迎接讓今泉有些懊惱,盡量小心地撥開對方環住自己的手,朝著前髮間露出的額頭落下輕吻,今泉輕手輕腳的滑下床先一步離開房間。

三顆蛋,適量的高湯、醬油與味醂,比標準食譜多加一匙糖,最後灑入少許的葛粉輕輕攪拌,燒熱有著長方特殊形狀但對日本人而言並不陌生的平底煎鍋,底部均勻塗上食用油,讓蛋液滑進鍋底,在像是瞬間沸騰一般冒出的大小泡泡中選擇大的刺破防止氣泡留在成品裡,稍微調整火候略作等待時今泉原本流暢的動作一時有些遲疑,

(唔……果然還是抓不到翻面的時機,)

上上次在底部還沒凝固時就開始翻面以至於最後只能作成炒蛋,上次則是因為停留太久整個燒焦,看似單純易懂的食譜中就只有這一步驟沒有詳細的解說,也就是完全得要靠經驗來判斷……而這就是自己最缺乏的部份。至今累積十八年的人生經驗中除了學校的烹飪實習課之外從來沒有進過廚房,在並不熟悉的領域中一切都必須重新學習,包括適應無時無刻不佔據腦中,『想為了誰做些什麼』的強烈趨向。

「就是現在吧?」

當今泉正在與平底鍋中的蛋液大眼瞪小眼時,耳邊不意傳來熟悉的話聲,

「唔啊!新,新開さん……」全力抑制住身體往後彈的衝動,握緊手中煎鍋的握把與長筷,

「早啊,今泉くん。」

「早……不對,這樣很危險啊!」今泉甩甩頭再次集中注意力,而此時新開拍了拍今泉的右手臂,

「現在不趕快翻面的話就會燒焦喔。」

「咦咦?啊!」聽從新開的指示今泉有些慌張的將大致凝固的蛋往自己的方向折成三折,將開始有些雛形的蛋卷往後方推,然後往再次露出的鍋底抹上油準備加入第二次蛋液,

「嗯,煎得恰到好處呢。」

「如果沒有新開さん提醒大概又會燒焦……」

「不過下回你就能掌握翻面的時機了吧?」先為自己倒了杯水一飲而盡,新開環顧四周很快掌握廚房的現狀,「每天都能在今泉くん身上看見不同的成長真的非常有趣啊,」將冰箱裡預先做好的味噌湯放上瓦斯爐,接著瀝乾一旁已經洗好準備作成沙拉的生菜豪邁的用手撕成適當的大小放進大碗,「像是在寫兔子的觀察飼育日記那樣。」

「為什麼老是要加一句多餘的話……我又不是兔吉,」對新開的比喻顯然十分不滿,但礙於手中的作業無法全力表示抗議,「這些一般人都會的生活技能……是我這麼慢才開始學習比較反常吧。」

「你其實也有不需自己動手的選項吧?」想起說服今泉家同意合租公寓時,比起相對明理今泉父母,從小照顧今泉的管家高橋一度敲定要租下隔壁的空房就近負責自家少爺的生活起居,最後是在今泉的堅持下駁回提案,「像這樣對自己很嚴格的地方真的很可愛呢。」

「我只是做了理所當然的事情,不這樣的話……」

「嗯?」新開對今泉突然的停頓投以詢問的眼光,但對方只是緊抿下唇不發一語,

「差點又燒焦了……別讓我分散注意力啦。」隨口找了理由搪塞,今泉握緊手中的長筷,新開並沒有繼續追問,只是帶著笑意轉身靠著流理台看著今泉繼續與煎蛋卷格鬥的樣子。

面對新開毫不顧慮的視線,今泉只能將所有精神都放在眼前的煎鍋上。就算終於從高中畢業,自己和新開之間的差距仍然明顯存在,對日常生活大小事都能保持從容,校內的風評與成績也堪稱良好,在賽道上更是引人注目。今泉對自己的能力固然有相應的自信,但每次與新開並肩而立時,今泉心底總會浮現相同的疑問。

自己真的有資格站在這裡嗎?

而想拂拭這抹不安的唯一方法,就是盡全力追上向來跑在自己前方的人了吧,即便自己從未在直線上超越過新開。

「若有所思的表情也很可愛呢,」從鼻間發出輕笑,新開微微屈身拉近彼此的距離,「表示我不知道的事情又變多了嗎?」

「你,這人,真是……!」眉間猛然一蹙,身體也往相反方向避開,但有些泛紅的眼角仍然沒有躲過新開的視線,「只是煎個蛋卷沒什麼好看的吧?很礙事啦,請先去外面好嗎,」

「剛才不是說過,觀察今泉くん也是我平常的樂趣之一嗎。」不等今泉反應,新開就接著開口,「特別是為了我想做些什麼的時候。」看見今泉肩頭微微一震,新開將兩手環在胸前克制想抱住對方的衝動,「譬如現在。」

「……做好了,」對年長的戀人令人困擾的發言,今泉已經習得適時忽略的必要技能,把好不容易完成的大作放在新開準備好的竹簾上捲起輕輕壓實,以切熟食用的刀去掉不整齊的頭尾正想試味道時,新開的手搶先一步將被切下的部分放進嘴裡,

「嗯──很好吃呢,稍微甜一點的調味恰到好處,」意猶未盡地舔了舔下唇,「是我喜歡的味道。」

「新開さん,都已經是成年人了這樣很沒規矩欸,」今泉無奈地看著滿臉笑容的新開「我都還沒有試過不要偷吃啦。」

「只是換成我試吃而已啊,」新開眨眨眼,「而且既然是為我做的,只要我覺得好吃不就沒問題了?」

「意義不一樣。」今泉微微皺眉。對今泉而言,即使只差了最後一個步驟,在自己心中還沒通過自身判準的這條煎蛋卷仍然是半成品,既然如此就還沒有成為對方口中食物的資格。

「哈哈……抱歉,這也是今泉くん特別的堅持嗎。」嘴上這麼說,但新開臉上仍然帶著微笑,「那該怎麼補救呢,再切一塊下來嗎?」

「不用那麼做,」今泉轉向新開,一手抓住對方肩膀彎身靠近,輕吻新開雙唇後舌尖滑過對方唇瓣,「嗯……味道還算及格吧,」看見新開有些驚訝的表情,今泉露出得逞的笑意,

「真傷腦筋……我的今泉くん居然也學會了這種事情嗎。」

「都是拜某人菁英教育之賜啊。」

「不過這樣的話,」在今泉想退回原本的地方時,新開的雙手牢牢固定住今泉的腰部,「在早餐之前好像會想先吃點別的東西。」刻意壓低的音調顯然別有深意,今泉的身體反射般的一震,

「請,請先吃早餐啦!」有些慌張地想撥開對方的手,對自己輕率的行動雖然感到一絲懊惱,但在看見因為自己滿臉通紅而愉快笑著的新開時很快就消散無蹤。

陶醉於此時從心底湧上浸染全身的充實感,進而想為重要的人付出更多,為今泉建立這項條件反射的人無疑就是新開。就像習慣食物與鈴聲同時出現的狗最後聽見鈴聲就會自然分泌唾液,光是計畫著該為對方做些什麼就能感到快樂的自己顯然也同等的訓練有素。

發現今泉突然停下手上的動作,新開投以詢問的視線,「怎麼了?」

「沒什麼,只是覺得……」今泉別過頭,「新開さん明明不是助攻,卻很擅長引導別人嘛。」

「哈哈哈……你也知道我騎車的風格,我只會帶有能力跟上的人而已喔。」

學會從平穩的日常中攝取適量的幸福或許正是新開告訴自己的一切中最重要的事情,雖然總是覺得被對方的步調牽著走,不過既然已驗證過這是能夠獲得滿足的行動循環,那主動投身其中似乎……也不壞。只是如果坦率的告訴眼前這人,他一定又會更得寸進尺。

新開輕撫自己背部的手承載著讚許與認同的熱度,今泉只能全力強裝鎮靜,不讓揚起的嘴角洩漏心中的真意。


 [Ever moment, with you]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