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twing

[弱虫ペダル][新荒] 幸せのかたち [2015荒北生賀]

昨天只在噗浪先行XD 今天補補lofter......XD
生賀噗:http://www.plurk.com/p/kv9ztv


【食用注意】

*新荒,社會人未來捏造。最需要注意的是有用到兔吉死亡梗請小心m(_ _)m

*雖說是生賀文但是沒有生也沒有賀XDDD 請以深海般的寬大胸襟關愛作者(炸)

*後半年齡限制自我責任XD 剛剛一瞬間被關切雖然又被放出來www不過我還是把後半改成連結形式好了



「幸せのかたち」

 

「我回來啦ーー」打開玄關的燈,雖然知道家中沒人,但幾個月下來荒北已經養成打招呼的習慣。

確認雙方的心意是在對人生與彼此都仍在摸索的高中時期,接著渡過相隔兩地的大學四年,畢業前當兩人都順利取得就職的內定,新開像是醞釀已久般毫不猶豫的提議一起合租公寓,甚至連房子的備案都已經找好,荒北雖然不免困惑,但驚喜與想待在對方身邊的心情顯然更為強烈,於是交往邁入第七年之際,兩人開始了在東京的同居新生活。

七年約是至今人生的三分之一,可能是一輩子的十分之一,對於在這說長不長説短也不短的日子裡雖然大小摩擦不斷,但從中點滴積累的情感深度,荒北心底其實有著近乎確信的自信,對新開也抱持絕對的信賴,而且相信對方和自己是一樣的心情……即便很少表現在外。

不過時間的流動必然會帶來變化,可喜的是兩人都有所成長,但相對的也就會有隨之老去的事物。從高中畢業後交給社團後輩接手照顧的兔吉,這幾年儼然成為箱學自行車社的吉祥物,但幾個月前兔吉的身體開始出現狀況,正好兩人剛開始同居,租屋處也可以飼養寵物,所以就由兩人帶回照顧。時而好轉時而惡化的循環重複了幾回,兩週前終於完全住進了動物醫院。醫生的診斷是認為是壽命將近,七年多的時間對兔子而言已經近乎一生的長度,後肢已經接近癱瘓的兔吉只有在新開來到醫院時會有比較多的反應,但新開從不打算放棄。而看著每天在職場、醫院以及家中來回奔波的新開,荒北能做的也只有陪在對方身邊而已。

一路打開室內的燈光,荒北往客廳中央的沙發上一坐。因為今天臨時加班的緣故不及與新開會合,不過這時間通常也該到家了才對啊。從口袋裡掏出手機正想聯絡新開時通訊軟體的提示音正巧響起,

『靖友,』

螢幕上方只跳出了荒北的名字,顯然還沒結束的發言在數十秒的等待後荒北皺了皺眉動手催促,

『啊啊?有事直說別浪費行數,』

『靖友到家了嗎?我等等,會帶兔吉回去。』不久終於跳出的回應顯然不太尋常,荒北迅速的輸入文字,

『剛到。你現在在哪?還在醫院?我馬上過去。』

『靖友在家裡就好,我已經到車站了。』短暫的沉默再次來臨,最後閃現的訊息讓荒北心中升起不祥的預感,『我跟兔吉……都需要靖友對我們說歡迎回家。』


***


鑰匙轉動的金屬銳音從外頭傳來,將荒北的注意力從手中的雜誌裡猛然拉回,反射般起身邁步,厚實的大門緩慢拉開又闔上的鈍響都還拖著震顫的殘響,荒北就已來到了玄關前,

「新開……!」所有的話語和疑問在看見對方的瞬間全數凝結在喉頭,只剩下承載所有情感的兩個字勉強出口,

「啊啊,靖友……我回來了。」眼眶的紅腫擴散到眼下,深藍的瞳色疊上灰黑的厚重霧霾變得暗不見底,原本滿是混雜疲憊與消沉神情的臉,在轉向荒北時嘴角還是勉強的往兩旁牽起,

「歡迎回家……兔吉呢?」敏銳如荒北自然從新開的模樣就已經心裡有底,但沒有聽見對方親口確認還是不宜擅自下定論,

「嗯,我們一起。」新開垂下眼,從背包裡小心拿出一個手掌大小的木盒,「雖然已經變得這麼小……靖友也抱抱他吧。」從新開手中接過木盒稍微揭開蓋子,裡面一如自己所預測安放著白色蛋形陶瓷容器。脫下短靴一如往常的擺好,新開逕自往室內走去,荒北也連忙跟在後頭,

「欸……你,」不發一語的新開臉上沒有太多表情,微微屈起的背脊和顯得沈滯的步伐像背負著無形的重壓,荒北伸手朝新開後背一拍,在對方挺直背脊後上下輕撫,「很累了吧,客廳先坐一下。」新開沒有應聲,但腳步確實朝著客廳前進,最後在還殘留些許荒北溫度的位置上坐下,手掌覆住雙眼嘆了口氣。荒北小心的將兔吉放在茶几上就快步走進廚房,再次回到客廳時手中多了一杯熱可可,

「吶,」不是直接交給新開,而是先放在對方面前的桌上。

「啊……嗯。謝啦,靖友。」新開用手掌覆著杯身輕啜一口,「哈哈……靖友以前說過,餵情緒不穩的貓時餌得要放在稍微遠一點的地方才行吧。」

「……囉嗦,」荒北肩膀緊貼著對方比鄰坐下,但新開隨著喝飲料的動作非常自然的拉開些許距離,一般人可能完全不會察覺,但對荒北而言這卻是明顯反常的行為。眉頭緊蹙的荒北暫不作聲,等待片刻後先打破沉默的是新開。

「今天到醫院的時候,兔吉狀況比平常都好……先前我們去看他的時候連睜眼都很勉強了,但是今天不但睜開眼睛,耳朵也有豎起來,還很努力地想移動身體……就算後腳早就不能動了。」新開稍事停頓,「醫生也有些驚訝,以為狀況又跟之前一樣有些好轉,之後我們暫時離開討論了一下病情與治療的事,再回去兔吉那裏的時候……他就像睡著了一樣再也不動了。」緊盯著手中馬克杯不透明的水面,「所以兔吉最後離開的時候我沒有在他身邊,原本都決定真的到了那個時刻我們一定要抱著他跟他道謝,結果我卻沒有做到。吶,靖友……我真的有盡到當兔吉主人的責任嗎?兔吉他……現在會不會,正在跟他母親抱怨我啊。」轉向自己的新開雙眼的光芒又更黯淡了些,嘴角刻意維持的弧度在荒北眼中扭曲的令人焦躁,

「你這蠢茄子……兔吉他啊,應該是盡力想讓你記得自己有精神的樣子吧。」不知為何荒北認為自己確實理解兔吉的行動,因為若換做自己處於相同的立場,也不會希望最愛的人只記得自己虛弱的模樣,「當然我並不是兔吉所以也不能做太不負責任的評論,但你對兔吉做的一切……可是連身為戀人的我都會嫉妒的程度欸,我想他應該,有確實接收到你的愛情吧。」

「嗯……靖友的肯定不知道為什麼特別有說服力,」新開垂下頭,「好像稍微安心了點。」

「喂。」荒北的手伸進新開的髮間,感到對方身體一震,荒北又皺了皺眉,「你不要給我開玩笑喔蠢茄子。」

「靖,友……?」捕捉到荒北話中不穩的氣息,新開故作鎮定地抬起頭,

「在我面前是裝模作樣什麼啊這小笨蛋,」原本順著髮流撫觸的手猛然一扯,「過來,」荒北空著的另一手,朝上的手指往自身方向動了動,有如打架前挑釁動作的手勢新開雖不至於誤會,但仍對是否該回應有些遲疑,

「新開。」

最終還是敵不過戀人呼喚的磁力,緩緩轉身的新開臉頰不意滑落一行淚水,像是想避開荒北的注視般快速將臉埋進荒北的肩口,「靖友實在太有男子氣概了……真是敵不過靖友啊。」

「只是你太笨了吧,」從新開頸項滑進後頭部的手微微使力,「夠了,給我閉嘴。」

「嗯,嗯……」荒北的話語似乎隱含只有彼此才能理解的決定性訊息,新開原本緊繃的身體脫力般突然放鬆,接著雙肩開始顫動,自然環住荒北腰側的手也跟著收緊,聽見胸口開始傳來從咬緊的牙關間洩出的壓抑嗚咽,荒北吐了口長氣用下巴抵住新開的頭頂,雙手用力抱緊對方厚實的背部,閉上了眼。

自行車,福富,兔吉……還有荒北自己。除去家族之類無法割捨的牽絆,對新開而言最重要的人事物莫非就這幾項。沒錯,單純到令人不可置信。但這並不代表新開隼人是個清心寡慾的人,為了自行車親切溫厚的性格可以化為不擇手段的惡鬼,為了福富即便墜入低潮的泥沼深處仍然盡力掙扎著爬起,為了兔吉平時一臉似笑非笑神情的傢伙此刻像是喉間要滲出血那樣的痛哭著,而為了自己新開不惜將未來與人生都拿來做交換。正因為新開是個欲望深沈而且難以滿足的男人,所以他對重視的少數人事物投注了全身全靈的愛情與執著,雖然不明示於外但心底強烈渴望得到同等的回報。

這樣的新開隼人,今天失去了一項重要的東西。

自己或許有些羨慕兔吉也說不定……荒北有些自嘲的想著。先一步離開的兔吉就算已經化為桌上那個沒有溫度的小罐,與新開在一起的七年此刻想必正在新開的眼瞼內側回放,之後也會成為他心中的烙印永遠封存在深處,不會再有任何新的回憶被累積也就意味著既存的一切都不會劣化與變質,是最狡猾的打帶跑勝利。

等到新開的呼吸逐漸恢復平穩,彼此暫時鬆開環抱對方的手,新開吸了吸鼻子直起身,而荒北用手背拍了拍新開的臉頰,

「哈,這什麼糟透的臉啊。」

「いやぁ……」新開露出苦笑揉了揉眼角,「老是讓靖友看到這麼難為情的樣子。」

「說什麼蠢話,我早就習慣啦。」翻轉手背,荒北指尖沿著新開臉部輪廓滑動,「看來我可不能早死啊。」

「靖,友?」

「要離開的時候如果看見你哭成這副醜樣,我應該完全沒辦法安心去該去的地……唔嗯!」未完的語尾被新開的雙唇覆蓋,荒北慣性的鬆開齒列準備迎接對方的舌尖,但預期的侵入並沒有到來,反而是下唇被重重的一咬,微微滲血的黏膜隨著新開的吸吮傳來電流般的陣陣刺痛,

「別,講這種話,靖友……!」緊抓荒北雙肩的手陷入肌膚,新開眼白佈滿血絲,有些擴散的瞳孔震顫般小幅左右飄移,這樣的新開與記憶中的特定印象不意間重合,荒北似乎明白了些什麼一瞬睜大雙眼,

「……抱歉啊,這話題確實不太適當,」荒北抓抓頭,上身向前輕蹭對方的臉頰,新開僵硬的雙手跟著放鬆下滑,再次抱住荒北,

「靖友……」

「吶,新開。」曾為了兔吉而選擇捨棄自行車的新開,那時也會有這樣的眼神,雙眼是窺視靈魂的鑰匙孔,當他眼神顫動時內心其實正經歷著板塊擠壓般的劇變,在苦痛中崩塌而成的地裂就是自己趁虛而入的空間。新開之中的兔吉才剛化為滿溢的淚水浸濕了荒北的胸前,幸與不幸原本連著些許皮膚的傷口被自己的話語撕扯開來,在淌著血的空虛尚未被外來事物佔據污染前必須用盡手段搶先填滿才行,強烈的直覺說服荒北當機立斷,「還有一件不適合現在講的事情……你要聽嗎?」聞言新開緩緩抬頭,彼此視線對上之後荒北接著開口,「可以抱我嗎,現在。」

「咦……?」對荒北唐突的要求先是困惑的垂下眉角,但新開並沒有猶豫太久,

「啊啊……我也,想要靖友……現在。」


***

(後半因為大人的事情請點連結)

http://paste.plurk.com/show/J09tZsyzZEhGmUbrnp6f/


--END--


是不是真的沒有生也沒有賀XDD
說真的原本生賀文不是這篇的啦orz
但是因為前一天突發去寫愚人節空氣新刊的短篇所以佔用的預定生賀文的作業時間......正所謂自作孽(ryyyyyy

重點是荒北生日快樂qq 出会えてよかったです

评论(7)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