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twing

[弱ペダ][東卷] 山の如し [刊物資訊+試閱]

(6/13整理)

封面/特典圖感謝  @肉了个饼(๑ŐдŐ)b东卷厨 




加購的特典是雙面有圖的名片型U盤(4GB)



目前自家通販暫時結束,手上所有餘量都委託了上海的代理,之後如果有場販資訊會再通知m(_ _)m 另外場販可能就只有刊物本體沒有特典U盤的SET喔。


【食用注意】

  • 小說內容構成是本篇+兩篇後日談+後記,約22000字。試閱是本篇開頭約5000字。

  • 整體是個時序在第一年IH後,有自覺卷島與疑似無自覺東堂從雙向單箭頭開始的故事。有小衝突與一些曖昧不明的氣氛不過其實還是都在放閃&HE

  • 照例(?!)卷島的語尾還是保持原文表記(っショ)

***

夏天結束了。

雖然蟬鳴一向不絕,豔陽依舊襲人,拿在手中的冰棒仍與季節萬分般配,但屬於IH的高昂感與激情卻已逐漸消散,僅存路面蒸騰熱氣中浮現的蜃影。

成為新王者的總北像是夜空中所綻放最大輪的煙火,一時吸引了最多的目光與讚嘆,但一切歸於平靜後隨之襲來的是前所未有的惆悵,特別對三年生而言,走下頒獎台一如最後的謝幕,感觸也就更加深刻。

啊啊……夏天確實結束了っショ。

「小──卷,」並非被電波改竄過的失真音調,從背後傳來的熟悉呼喚讓卷島反射般的轉身,

「你這傢伙還真的都不會膩っショ,」眼前的東堂一身黑白RIDLEY車衣,牽著車筆直朝自己走來。IH結束後兩人暫時都沒有參加比賽的計畫,但見面的次數反而更加頻繁,透過一如往常隨時響起,名為保持聯絡的騷擾電話交涉,東堂幾乎每隔幾天就會找個理由出現。並不為了什麼特定的目的,兩人只是一起爬坡,一起騎車去街上的書店,甚至只是一起去吃碗烏龍麵。

「哇哈哈,暑假也已經過了大半,不妥善運用可不成吶!」

「那就更不該來っショ!真沒其他事情可做了嗎?」

「我確實在做最想做,也只有現在才做的到的事啊,」東堂那每次對女孩們伸出時總會帶起一陣歡聲的手指此刻正暴殄天物的朝向卷島一個人,「開學後不只是社團交接,關於畢業後出路的決定和準備我們都會變得很忙碌吧?所以此刻對我而言沒有比和小卷一起爬坡更重要的事情了。」

「講什麼傻話っショ……」卷島別過視線抓了抓頭,

「吶小卷,」東堂威勢十足的將右手向一旁展開,「現在還是夏天啊!這晴朗的大熱天最適合上山了不是嗎?比起這種張牙舞爪的日照,從林蔭間撒下的陽光小卷也比較喜歡吧!跟小卷騎車的時間就算是一分一秒我也不想放過,走嘛,走嘛小卷!」

「噗哈,你真是煩人っショ,尽八。」卷島從鼻間發出短促的輕笑,雖一時閉上眼,東堂的身影卻清晰映在眼瞼內側沒有消失。

自己比任何人都想早日逃離夏季令人眩暈的熱氣,你卻不肯讓我輕易畫下休止符,甚至強要我收下最不該抱持的期待。你真是殘酷的人啊,尽八。

「怎麼了,小卷?」

聽見東堂的呼喚而睜開眼的卷島,一瞬居然覺得眼前人耀眼的刺目,好不容易止住眼睫的顫動,卷島無聲的嘆了口氣,跨上自己的愛車,「沒什麼,走吧,去山上っショ。」

轉動的車輪不意輾過仰面朝天的蟬屍,卷島眉間猛然一緊,壓碎脆硬死骸的輕微振動傳入握著手把的指掌,像是感應到最後一次心臟的跳動。自己決定要埋葬於夏季的東西因為對方的一句話得以宣告死期暫緩,但這並不值得慶幸,反而只是拷問的延長。

注視眼前東堂優美而洗練的背影,卷島又再次被提醒自己想全力準備遺忘的事實。

關於卷島裕介喜歡東堂尽八的這件事。

***

「哇哈哈!真不愧是小卷,最後衝刺的加速還有路線選擇真是棘手啊。」在IH後兩人在正式比賽中的勝負暫時休止,但身為彼此最大的競爭對手,就算是私下邀約的爬坡也不免會發展成一較高下的局面,「唔呣,小卷又在吃冰棒,剛剛上山前也在吃吧!不成啊小卷,即使是夏天身體受涼也不好!」

「囉唆っショ,」又出現啦……東堂的老媽子發言,「我自己會控制,不用你操心っショ,」嘴上雖如此説,但卷島仍因對方的話暫且停下動作,

「小卷真是頑固啊,」東堂沒有錯過這個機會,低頭叼走了卷島手中的冰棒,

「喂!你作啥蠢事っショ!」

「嗚呼呼!」平時的笑聲因為口中的冰棒而有些變調,東堂一手握住露出的木棍順勢咬了一大口,另一手將原本拿著的寶礦力塞給卷島,「小卷就喝這個吧,」

「啊啊?!喂……」在東堂眼神誘導下反射的接過了瓶身,現在卷島顯然不知如何是好,「不要強迫推銷っショ!」

「在這山頂的露營地沒有好好補給的話,連續的下坡會很辛苦的。」

「你別鬧!啊……」瞥見最後一口冰棒消失在東堂嘴裡,卷島有些憤恨的瞪了面前人一眼。寶特瓶的飲料一定要用吸管喝,大盤的料理一定要用小碗分裝,關於自己的習慣卷島並沒有明確告訴過東堂,所以也無法怪罪對方做出這樣的行為就是,「哈啊……」拇指指腹沿著瓶口邊緣滑了一圈,卷島無奈的嘆了口氣,

「唔呣?怎麼啦小卷,有啥在意的事情嗎?」上下端詳卷島的反應,東堂露齒一笑,「別擔心啊小卷,無論從哪裡喝,跟山神間接接吻的事實都不會有任何改變的!」

「囉唆っショ!才不是那回事。」

「哇哈哈,抱歉小卷……」東堂手伸往車衣後的口袋,「吶,小卷應該是在找這個吧?」東堂的手再次回到兩人視線中央,掌心上躺著一根吸管,

「你……有發現?」對東堂的行動有些驚訝,

「啊啊,這是當然。」將吸管遞給卷島,看著對方鬆了一口氣開始喝飲料的樣子,東堂微微瞇起眼,「只要跟小卷有關,不管多細微的情報可都不能輕易放過。」

「別把人當作動物園裡的動物觀察っショ!」

「我沒有啊!小卷可是比什麼珍禽異獸都還要稀有,」東堂撥了撥垂下的前髮,「畢竟是我最重視的對手啊。」

「怎麼覺得只是珍禽異獸的最高級っショ,」

「我可是純粹的在稱讚小卷啊!」用力朝卷島的肩頭一拍,「雖然IH的最終結果對我們箱學而言並不完美,但是在那之後還能一如往常的跟小卷一起爬坡,我真的很高興。」

「以前在爬坡比賽上不也常有輸贏嗎,而且……是我應該要擔心你態度會不會改變吧。」

「什麼!在小卷眼中我是這麼心胸狹窄的男人嗎?!山神我可是會很傷心的啊!!」東堂誇張的向後退了一大步,「哈哈……不過小卷的擔心也有點道理,像我們家的真波確實就有點不太尋常。」

「我們兩校的三年級都不夠爭氣啊,才讓一年級們背負了預想以上的重荷,」

「但那也是難得的成長機會,小卷也這麼認為吧,你們家的眼鏡仔今後也很值得期待啊,跟我們家的真波一樣。」

「噗哈,居然不著痕跡的稱讚自己的學弟,想不到你也滿有學長的架式っショ。」

「哇哈哈,對山神而言帶領後輩們是理所當然的美德啊。」笑聲方落,東堂收起嘴角的弧度表情一轉,看向山頭的彼方,「這年的夏天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如此重要的夏天得要完美得送走它才行吶,小卷也這麼想吧!」

「……ショ。」是為了封存回憶,還是要清算情感,即便彼此出發點不相同,卷島確實也有同樣的想法。

「既然如此就把一切交給這山神吧,我有一個最好的提案!」轉頭看向卷島,東堂臉上浮現滿溢自信的笑容。

 

***

「居然又到這來了っショ,」在晴朗的午後走出箱根湯本車站,卷島很快找到約好會合的地點。第一次會走進東堂庵完全是個意外事件,之後在東堂的邀約下的再訪其實也還是不久前的事情,「……嗯?」站前已經有些熟悉的街景今天明顯氣氛有些不同,還不及深思卷島的手機就先響起,不需確認螢幕顯示就知道來電者是誰,卷島毫不猶豫的接通電話。

「小卷抱歉!因為幫忙家裡的事情耽誤了一下,我……」

「啊啊?很忙的話就不用過來接我了,反而浪費時間っショ。我有帶車來,路也還有印象。」

「小卷……抱歉,」東堂語氣聽來有些懊悔,「沒辦法第一時間見到你真是山神一生的重大失誤啊。今天人會比較多記得多加小心,有什麼事馬上告訴我,我會趕過去的。」

掛上電話,卷島放下肩上的攜輪袋開始組裝愛車,如同東堂所言,四周觀光客的數量與有些浮動的氛圍應該就是違和感的來源,邀請自己前來的東堂並沒有明說是為了什麼目的,不過看這情況應該有大型的活動要舉辦吧。再次確認過地圖,卷島驅車騎上街道,細身的車體巧妙的與穿著浴衣的觀光客們擦身而過,轉彎穿越紫陽花橋,一旁就能望見地方上頗有歷史淵源的寺廟鐘樓,而土產店並列的溫泉街也就近在眼前了。友人、戀人、家族,各種人際關係的聯繫方式紛陳於同一條街道上,唯有獨身騎行的卷島像是循著與路人們不同時空的軌道奔馳於平行世界中。無視周遭的喧鬧,卷島嘴角揚起了笑容,自行車上的風景總是如此安靜而且自由,恰好提供了不擅應對人群的自己最佳的避難所。在商店密度逐漸鬆散的路口離開國道,通往旅館區的蜿蜒緩坡讓行人們不禁放慢腳步,但卷島卻以更加輕快的節奏加速,當宣告終點將近的石疊路映入眼簾,卷島收起愛車改為步行,當雙眼適應夾道林蔭盡頭豁然展開的光線,眼前就是東堂庵的主館建築了。

玄關處並沒有看見東堂的身影,有些困惑的卷島正四處張望時,穿著女中制服的從業員立刻來到身邊,「請問是卷島先生嗎?」

「っシ……是的。」

「少爺正帶預約的客人前往別館,很快就會回到這裡。少爺有交待請您先在此稍等。」

「唔……嗯,不用太麻煩。」

「請別這麼說,您可是我們少爺重要的學友啊。」眼前的年輕女性臉上浮現得宜的笑容,領著卷島來到大廳的一角,坐定不久迎賓的茶點很快的送上,完成接待任務的從業員說了聲請慢用,朝著卷島一禮後退下。

維持明治時代老建物的東堂庵客房數並不多,而且有部份客房分散在圍繞庭院的數棟別館內,於是即便先前聽東堂說過這幾天所有的客房都已訂滿,大廳內仍然一派閑靜幽雅。卷島手中緊握陶製的厚實茶碗,等待的時間並不以為苦,反而因期待而有些坐立不安。

但這是不該表現出來的心境,因為卷島已從第三人口中得知東堂希望自己在此被定義的方式,

『重要的學友』

只要守住這條安全水位線不讓多餘的感情溢出,就能完美扮演符合眾人預期的角色,彼此關係也不會產生任何變化。這樣迎來的夏季終結,對自己而言確實會是最好的結局吧。

從遠處緩慢接近的笑談中辨認出東堂的存在,卷島反射的端正坐姿,賴以判斷距離的話聲不意間突然靜止,接著轉為漸次加速的腳步聲,

「小卷──抱歉久等了,」

「幫忙家裡比較重要っショ,」卷島抬起頭時一瞬有些出神,東堂身上的墨色和裝讓平時總是過於引人注目的東堂多了幾分低調沉穩,但衣裝終究只是引出穿著者擁有的氣質,東堂能與四周環境如此相襯顯然從小在這環境中成長的證明,

「嗯?怎麼了小卷?」抬手在卷島面前一晃,「難道是因為山神太美型看呆了嗎?」

「說什麼蠢話っショ!」卷島皺了皺眉,慶幸自己事先找到理由隱藏被一語道破的本意,「是你頭上的髮箍太令人傻眼っショ,連穿和服都帶髮箍究竟是個什麼概念……」

「哇哈哈哈,即使穿和服配髮箍也很適合我吧。不,應該說只有我能完全展現這種搭配應有的美感,」東堂手指理了理前髮,「小卷果然很懂我的魅力啊!」

「這傢伙完全沒在聽別人講話っショ……」

「時間也差不多了,先安頓好行李就出發吧。」示意卷島起身,但兩人並沒有往旅館內的客房方向前進,「明明是我開口邀請小卷的卻準備不周……住我房間真的可以嗎?」

「確定行程的時候就已經説沒問題了っショ,」因為把原本預留的房間讓給訂房的客人,這次卷島是住在東堂家自宅,東堂本人對這樣的臨時變更似乎感到很抱歉,但卷島心底卻覺得,比起完全被當作旅館的顧客對待,能夠踏入東堂的私人空間反而更讓自己期待,「而且你不常說東堂庵的待客之道最重要的是款待的心意嗎,」

「唔呣,確實如此!小卷記得如此清楚真令人高興,」東堂嘴角揚起笑容,「款待小卷的心意當然隨時都是滿滿的啊!」

「噗哈,真是煩人っショ,」

繞到旅館建物後方就能看見東堂家的獨立出入口,玄關停放著東堂的愛車,卷島也將攜輪袋暫且放在玄關處,接著兩人直接前往二樓東堂的房間。

「平時畢竟都住校內宿舍,雖說是自己的房間卻沒什麼生活感,可能有點無趣。」隨著東堂走進房內,卷島顯得有些坐立不安,「啊啊小卷,我房裡的東西即使動到了也不用判死刑所以不用顧慮太多啦,」

「呿,囉唆っショ,」得到房間主人的允許,卷島將行李放在牆邊往地上一坐,「所以接下來的計畫是什麼?」

「唔呣,小卷在來這裡的路上應該也有感覺吧,今天是我們箱根的大日子,這個祭典一直很想讓小卷也看看,」

「祭典嗎……」東堂的答案雖在意料之中,卷島還是不自覺的皺了皺眉,

「小卷不用擔心,我知道你不喜歡人多的地方啦。身為本地人當然有秘藏的最佳觀賞地點,而且還在適合爬坡的路線上喔。」

「噗哈,終於聽起來比較有趣了っショ。」

***

大概內文風格長這樣XD 後續就請看本篇了m(_ _)m
雖說是從雙向暗戀開始其實他們還是一直放閃(瞎)

不過整體而言這次算把我心中的東卷做了比較清晰的整理吧XD


评论(3)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