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twing

【石御】部屋は飴色【御堂筋2015生賀】

噗浪上有滑壘不過lofter就遲刻了XD

【食用注意】

 

未來捏造,石垣大四-筋大二。兩人從高中開始交往,筋上大學開始同居的設定原來的發想:http://septetwing.lofter.com/post/269cce_3b54b66沒有善用生日的生日梗XDrz 自以為甜但一點都不黏的中途半端狀態(自爆)とにかく筋筋生日快樂!

 

***

 

撒落木地板的陽光,餐桌上用馬克杯隨意插著的芳香萬壽菊。烤麵包機中彈起的吐司,荷包蛋半熟的中心圓。深冬寒意雖尚未退去,舉目所及卻皆是暖意。

稍微屈身站在廚房裡的御堂筋已然十分熟練的作業著,此時身後傳來熟悉的動靜。馬達轉動的機械音是咖啡機的起動,接著碰觸橡木餐桌的兩次聲響,尖脆的是裝著蜂蜜的玻璃瓶,沉鈍的則是放著奶油的陶罐。

(這樣的話下一步應該是……)

「早啊,御堂筋。」

「講話前先看一下時間,哪裡還有早的要素在啊?而且你很礙事,可以去一邊坐著嘛。」石垣的行動完全符合自己的預測,對方的手環住自己的腰部,頭越過肩膀向前探看今天的菜單。相較於剛睡醒的石垣,御堂筋即便是假日也在相同的時間起床,完成固定的練習排程後才開始準備早餐,「石垣くん也太懶散了,真的很沒用欸。」

「哈哈,這還真是嚴格啊。」大學生活已經進入最後階段,這兩個月來因為論文以及畢業的準備十分忙碌的石垣昨天終於從壓力鍋的狀態中解放。想想自御堂筋升上大學開始,近兩年的同居生活中可能是第一次讓對方如此頻繁的獨處,「之後只剩下一些收尾與整理,作息應該能夠恢復正常,不會再讓你一個人在家了。」

「哈啊?!你做啥突然講這麼莫名其妙的話,真是太噁心,太噁心啦石垣くん,我們剛剛根本沒在談這個話題吧!」

「嗯--最近能讓御堂筋早上起來就一臉不滿的事情我想想就這件最嚴重吧?」

「ピギッ」石垣平時被往上梳理的前髮今天自然的垂下,在貼近時拂過臉側讓御堂筋發出短促的驚呼,被鍋鏟佔據的雙手無法立刻做出反應,御堂筋只能開口表達最大限度的抗議,「説過很礙事!石垣くん實在又麻煩又噁心吶,你不在我反而落得清淨,根本不用趕著回來吧。」離之前聽説的論文截稿日其實還有不少時間,但石垣卻不惜以學校為家趕在月底前完成,昨天才進家門就像昏厥一樣睡死讓御堂筋差點打電話叫救護車,

「既然立下目標就得如期完成囉。有什麼困難的地方靠毅力撐過去就是了。」

「是你的進度分配太不自量力了吧,石垣くん不管過多久都還是沒長進吶。」

「因為我有無論如何一定要在昨天交出論文的理由啊。」

「哈啊?什麼意思……唔哇要燒焦了,你不要講廢話快滾出廚房啊!」

***

好不容易搶救完鍋裡的早餐,端著盤子來到餐廳的御堂筋朝一邊哼著歌一邊往同款馬克杯裡注入咖啡的石垣白了一眼,面對面坐下,石垣臉上的笑容和御堂筋臉上有些煩躁的神情在餐桌兩端形成鮮明的對比,「我開動了。」這樣的兩人卻仍然默契十足的同時合掌,

「今天也麻煩你了,我原本也想起來做早餐,可是……」

「睡成那樣的人還真好意思講,而且我也只是材料拿多了不得已順便做你的份而已。」御堂筋隨口說道,注意力集中在手裡的烤吐司上,

「哈哈……這幾天確實都沒什麼睡,回到家裡太過安心一不小心就無法自制,連最好的時機都錯過了。」石垣露出苦笑,從身後掏出顯然是特意準備的禮物包裝,「生日快樂,御堂筋。沒辦法在零點的時候第一個祝賀實在是戀人失格啊,不過心意絕對是不變的。」

「欸……咦?!」御堂筋瞪大雙眼張開嘴看向石垣,「唔……哇,石垣くん果然很噁心耶,」

「別這麼説,打開來看看?」

「這麼麻煩又噁心的事情……啊,」小心拆開包裝紙,裡面是與自己的愛車同品牌的手套,

「上面正好有愛心的LOGO實在很感謝這個品牌啊,」御堂筋表情一瞬的變化石垣自然沒有漏掉,「也看看另一面?」

「這是……?」在手掌大拇指根部位置繡上的芳香萬壽菊顯然並非原本手套上的設計,同樣的花朵也正在餐桌上盛開著,「該不會是石垣くん自己加上去的吧,」

「嗯--果然很容易就看出來是手工嗎?確實是我繡上的,不過我妹跟母親也給了不少建議就是了。」

「……」御堂筋凝視著手中的手套片刻沒有移開視線,讓石垣有些坐立不安,

「唔唔,該不會有什麼不太妙的地方嗎?」

「為什麼是,這種花?」御堂筋的拇指滑過描繪著黃色花型的繡線,

「之前種在陽台的花開了的時候御堂筋看起來很高興的樣子,想說你或許喜歡也說不定。」

「因為是黃色……」

「嗯?」

「沒什麼,雖然很噁心但不管怎樣我收下了……謝,謝你。」雖然別過了頭,但御堂筋手中卻將手套握得更緊,「都買了也沒辦法,就勉強拿來用吧。」

「啊啊,抱歉我只想到這樣的禮物……有不足的地方就先拿我的心意補上吧。」石垣的手拍了拍自己的左胸,「為了讓你一直安心的向前進,我會盡我所能做一切能做到的事情……即使有點超出能力範圍靠毅力應該也能撐住場面吧!」

「這不是理所當然的嘛,石垣くん是我的助攻啊。」御堂筋把頭歪向一側,「而且附上心意什麼的真是太噁心了,要嘛附上鰻魚飯還有誠意一點。」

「哈哈哈哈,好!今天就去吃吧,剛好最近被論文折磨的太徹底,我也該補充一下體力。」石垣意有所指的對御堂筋眨眨眼,

「唔哇,怎麼有股中年大叔的臭味,真是太噁心了噁心垣くん……」

「抱歉抱歉,咖啡要加一點嗎?」石垣起身走向背後放著咖啡機的小吧台,御堂筋一直刻意避開石垣的視線終於找到光明正大注視對方的機會。

撒落木地板的陽光是黃色,餐桌上用馬克杯隨意插著的芳香萬壽菊是黃色。烤麵包機中彈起的吐司是黃色,荷包蛋半熟的中心圓是黃色,但這充滿暖意的空間中,最具存在感的還是面前的這人。御堂筋彷彿看見屬於石垣的色彩漸次擴散,浸染到房內的每個角落。

揉進一抹沉穩而產生變化,舉目觸及的是一面麥芽糖色。

對此刻的自己而言,這正是幸福的顏色。

-みどくん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