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twing

[弱虫ペダル][新荒] 二人で生きていくには [1111POCKY'S DAY]

新荒新刊宣傳中:http://septetwing.lofter.com/post/269cce_3407b03


【食用注意】
POCKY’S DAYネタ...XD 順便混合了GR06的C PART的過度深讀,有些捏造可能接近私設請寬容看待m(_ _)m


──二人で生きていくには──


進食是動物維持身體機能運作的必要行為,一天三餐加上必要的補給都只是為了滿足這個基本要求,當然如果還能符合自己的喜好就更沒話說啦。荒北並不是什麼特別講究的美食家,對食物的執著也只有在本能的飢餓感襲來時才會發動,但眼前此刻靠著牆邊坐著,像隻倉鼠一樣動著雙頰的傢伙顯然與自己並不相同。

新開的食量在社團的選手中毫無疑問是王牌等級,以比賽來形容的話大概是領先第二名(不幸的就是荒北自己)兩圈那種程度的差異,目前荒北記憶中足以與之抗衡的可能只有總北的田所了。而且這死胖子身體使用能量的效率實在不經濟到嚇死人,荒北的食量已經比一般人大上不少,但與新開相較立刻會產生自己其實與一般人差異不大的錯覺,即便如此新開的身高體重卻和荒北幾乎相同,頂多只有在賽道上的爆發力以及平時高到讓人懷疑是否永遠都在發低燒的體溫勉強可證明這傢伙真的有在燃燒熱量……如果市面上有耗油率如此不科學的車子一定會被當成不良品全數回收吧?

除了食量之外,新開對食物的態度也有他獨自的哲學,本人說法是因為身為醫師的父親從小教育孩子進食是從食物身上獲取生命,所以必須要對它們的犧牲表達相應的敬意。其中最基本的要求就是不能浪費,所以雖然也有偏好,但新開很少挑食,對自己盤中的食物一視同仁而且會吃的一點不剩。而且就算吃東西的速度不慢,新開對食物不會只是機械式的咀嚼吞下,每次將食物放入口中他總會短暫的閉上眼,像是用唇、舌、齒列以至口內全體來理解食物的存在,像是某種簡單隆重而不該被省略的儀式。

而或許就是基於潛意識中對「食物=生命來源」根深蒂固的認知,讓新開還養成了另一個習慣:

「嗯?怎麼了靖友?」從午休時間開始就專注量產零食空包裝的新開終於發現併肩而坐荒北的視線,在四目相接的前一秒荒北別過頭啐了一聲,

「那堆POCKY是怎麼回事啊?你也收太多了吧!」不知為何今天新開從粉絲們手上拿到的不是平時的補給品而是大量的POCKY,

「嗯──其實我也不太懂,據說今天是所謂的POCKY之日……的樣子?」

「哈啊?那啥鬼玩意兒?女生的世界還真讓人猜不透……」

「除了經典口味以外還收到很多有趣的新產品,像這個秋冬限定的生巧克力口味層次很豐富也不會太甜,靖友也來一點?」新開從包裝盒內抽出一根灑滿可可粉的棒狀零食,

「我就免啦,」又來了,就是這個。一旦通過新開的判斷歸入「喜歡」分類中的食物,這傢伙就會想要與人分享,雖然對象僅限於一小撮新開真心信賴與認同的人,但其中慘遭餵食頻率最高的不巧正是自己。

「試試看嘛──」

「就說免啦,你別老是硬塞食物給人啊蠢茄子!」故意轉過身忽視新開一切行動,但能夠聞到些微可可香氣,想必現在自己身後應該有根POCKY正在步步進逼吧,

「靖友──」有些含混的呼喚引起荒北的注意,

「所以就跟你說……!欸,這是哪招啊新開?」回頭看見的是含著一根POCKY對著自己的新開,荒北脖子往後一縮臉上寫滿退避三舍的不屑,

「女孩們說POCKY一定要這樣才好吃啊,」隨著口齒不清的話聲上下抖動的POCKY看來十分滑稽,荒北忍住心底的笑意只有微微抽動嘴角,

「哪有這種歪理,要吃就正常點吃啊蠢貨!」進入這種狀態的新開通常不會輕易退讓,但如果不先做些抵抗這混蛋一定會得意忘形,如果讓症狀惡化就更麻煩了。

荒北並沒有真正確認過對方的想法,甚至新開本人可能也沒想這麼多,但荒北直覺認為新開遞出食物的行為實際上像是在分享自己生命的一部分,表達自己生存的證明,於是只有新開認同足以成為自身能量的東西才夠資格拿來分享給所重視的人。正因為理解了這層意義,所以即使嘴上嫌對方纏人,荒北通常最後總會抱怨著妥協……

「我也想跟靖友試試看嘛,」新開眨眨眼,

「囉嗦!別淨幹些無聊的勾當!」

「唔唔……靖友真的好冷淡啊,」新開眉角與嘴角的弧線瞬間下垂,身體也讓人產生突然縮小一圈的錯覺,「吶──靖友──」新開的手放上荒北盤起的大腿,臉逐漸靠近,話聲也帶著比平常更多的鼻音,

「你這……蠢茄子,」無奈的瞥了眼新開沮喪的神情,荒北抓抓頭按住對方的肩膀「就只一次啊!該死,」嘆了口氣,荒北對著POCKY大口咬下,

「靖友……!沒人咬這麼大口的啦,」吞下啣在唇間僅剩的餅乾部份,新開顯然有些不滿,「而且還把巧克力都吃掉了……」

「啊啊?你要求還真多欸,這遊戲說穿了是給平時不敢接吻的膽小鬼們當藉口用的吧?」荒北一把抓住新開的領口朝自己方向一拽,先是啃咬豐厚的下唇再粗暴的吻住對方,「我們還有這種需要嗎?嗯嗯?小新開?」

「靖,靖友,偶爾也該考慮一下情趣之類的……」

「囉唆!我最討厭拐彎抹角的事情了!」荒北站起身對新開伸出手,「喂,一起去吃飯啦。」如果對你而言進食是生命的傳遞與延續,分享食物像是在分享靈魂,那即使是旁人看來平淡無奇的一日三餐我也不想缺席。雖然一樣是自己獨斷的推測,但荒北認為新開一定能瞭解自己的真意。

「咦……」新開抬起頭楞了幾秒,接著笑著握住荒北的手,「啊啊!」

「哈,你也笑得太噁心了吧,」

「因為很高興啊,」新開扣緊荒北的手,「能夠跟靖友一起吃飯,就像在確認我們能夠兩個人一起活下去不是嗎?」

「咦……」這次愣住的換成了荒北,而新開擺出射擊姿勢抵著自己的鼻尖,

「靖友也這麼想吧,」

「呿,該死……真是不害躁的傢伙,」荒北露出犬齒,抬起腳用膝頭用力踹了新開的屁股,「別再拖拖拉拉講廢話啦!如果等等食堂只剩下烏龍麵你就給我皮繃緊點!」

「哈哈,最喜歡你了,靖友!」

「囉唆,吵死人了!」

 

──生きる証を食べて、お前と──


评论(2)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