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twing

[黑籃][紫氷] 君といる10月、めぐる22ページ[W-ACE誕生月賀文][更新10/14~15]


焦らせる10/14

 

DATE10/14

敦的想法如此也不是一兩天的事了,只要你對練習和比賽的態度沒有改變,我們社團畢竟是實力主義,敦的表現足以證明你的理論與價值。但不是每個人都能接受這點,在日記裡寫頂多我一人看見,別又在社團裡這麼說就好。

「學校變得比較有趣……媽,」午休時間想接續昨天寫好的部分完成今天的日記,回頭翻看紫原寫下的內容時氷室臉上浮現笑容,轉了轉手中的筆,「所以多寫點每天發生的事情應該比較好吧。」

「哎呀──發生什麼好事嗎?居然一個人笑的這麼奸險阿魯。」

「哈哈,劉講話真不留情啊。」

「彼此彼此阿魯,」看見氷室不動聲色的闔上日記本,劉挑挑眉角,「看來是因為和紫原敦小朋友的祕密日記才心情好嗎?有點意外那傢伙居然沒有三天就放棄,我跟福井已經打賭你們能不能持續到最後啦!氷室你可要想法子讓敦撐下去啊!」

「六四分帳的話我考慮看看,條件很合理吧。」

「唔哇──不愧是氷室,精打細算的呢。」

「彼此彼此囉。」

「哎呀,所謂說曹操曹操到啊,」從二年級教室後門彎身探頭的紫原,確認氷室在位置上後大步朝走近,

「室仔居然還在教室,今天不去販賣部嗎?」

「啊啊,才剛準備和劉一起去餐廳。」

「敦今天又是零食全餐阿魯,」劉對著紫原手臂上掛著的購物袋擠擠眼,「對了,昨天一直沒遇到氷室,福井應該還沒給你看這個阿魯,」拿出手機快速操作,劉將螢幕轉向氷室,

「Wow,敦昨天有好好吃午餐嗎,真是了不起。」氷室笑著拍了拍紫原的後背,

「囉嗦,劉仔不要多管閒事啦!室仔也不要用誇小孩子的口氣說話。」

「敦敦真是好棒棒阿魯,」劉尖起嘴刻意模仿嬰兒語,

「劉──仔──」紫原寬大厚實的雙手箝住對方的頭用力捏緊,

「痛痛痛!等等這樣會禿頭阿魯!臉會歪掉阿魯!喂氷室你不要看熱鬧,這傢伙是認真的啊快救我!!」

「你們兩個都別鬧啦,再不出發午餐可能就要泡湯囉。」

「反正我的午餐已經買好了,」

「哎呀──小屁孩很囂張嘛!那只好搶奪你的糧草阿魯!」劉飛快的對紫原手臂上掛著的購物袋發動攻擊,

「劉仔真的很煩欸!」紫原以神盾等級的防禦態勢迎戰,在另一波攻防正要展開的瞬間冰室的手放上兩人的肩膀,

「Well,我剛剛是不是說該出發了你們為什麼還站在這裡?」氷室的手不動聲色的加重力道,「敦總是學不會少說兩句,劉也別逗他了。」

「唔唔……」

「哎呀……」看見冰室臉上絕對零度的笑容,劉與紫原同時挺直背脊停下動作,

「很好,我們走吧。」放鬆對兩人的威嚇,氷室轉身以輕快的步伐帶頭離開教室,身後的紫原和劉面面相覷,但也很快地跟上腳步,

「都是劉仔的錯啦……」

「各打五十大板,沒輸贏阿魯。」

***

一整天下來氷室對自己的態度並沒有什麼變化,表示對方真的沒有在生氣嗎……不過那個人雖然很容易生氣,不過真正重要的事情反而會藏在心裡很久,所以也不能這樣就下判斷。說不定拿到日記以後發現他在裡面大罵自己一頓呢。

而問題所在的日記直到現在都還沒有回到自己的手上,氷室明明昨天就說已經寫好了給自己的回覆,這樣不是讓人特別在意嗎!

正猶豫著要不要自己去找氷室,紫原發覺門口有些動靜,「嗯?」如同自己昨天的行動,日記本從門縫被推進房內,紫原猛然從床上起身,「室仔?!」箭步踏向門口,打開門時走廊上卻已不見人影,「……跑的真快。」彎下長身撿起日記本,紫原悻悻然的回到自室。

幹嘛偷偷摸摸的啊!都已經到門口了真是讓人生氣!

「啊。」發現心中的抱怨也針對著自己,紫原皺了皺眉,「室仔真的很壞心耶。」坐回床上,紫原打開了日記本。

我也覺得能來到有敦在的陽泉比我想像中來的有趣,譬如能夠看見兩個超過200公分的巨人跟小學生一樣打鬧的稀有場面,或是明明每天中午不吃零食會失去動力的人居然在吃上面畫著愛心的蛋包飯,能過著多采多姿的高中生活都是託敦的福啊。

昨天被聖歌隊找去支援萬聖節和萬靈節的活動,必須參加練習時可能會占用到一些社團時間,我不在的時候敦就連我的份一起努力吧。

P.S. 如果太晚的話日記本可以隔天還我就好,半夜有不明人士在門外令人很不安,如果我睡昏頭的時候說不準會反射的發動正當防衛…… 

看著氷室比平時更加用力刻畫的字跡,紫原發自心底決定再也不做偷塞日記這種事了。


曇る10/15


秋田這季節的天氣並不非常穩定,只要一下雨就會變的濕冷,但體育館裡社團的練習仍然火熱,為冬季杯作調整的練習計畫已進入最後倒數的兩個月,訓練的質與量每天都循序提升,即便如此氷室的自主練習量也沒有減少。

結束既定的練習排程,紫原在場邊稍作休息準備回宿舍,應該與自己同時結束訓練的氷室卻還留在場上,即使是零碎的時間他也絕對不會放過。一群人以劉領頭圍著冰室似乎在討論什麼,手指不時比出數字,很快的眾人達成合意,氷室轉身站到了中線附近的位置,其他人商量好順序,派出了第一個成員站到罰球線與三分線之間,

「喔喔,是防守練習嗎?今天是賭餐卷還是飲料啊,」岡村站到紫原身旁,對場上社員的舉動樂觀其成,「紫原沒有興趣嗎?」

「這種麻煩事我才不做,練習已經夠累了,而且我參加一定會贏,沒意思。」

「哈哈,確實紫原贏面很大,不過你也有防不住氷室的時候吧?」

「那都是模擬賽或聯防練習的時候吧?一對一的話我才不會輸勒。」

「除了你之外能擋下他的人我們社內也不多。」此時冰室已經突破第三個人的防守,接過遞來的餐券,冰室拍拍對方的手臂還會順便說明可改進的部分,「就算打賭輸了,你看他們的表情不但不沮喪反而很充實啊。」

「室仔就最愛管閒事。」視線停在與社員順暢互動的氷室身上,紫原只覺得莫名煩躁,「反正跟我無關。」雙手插進褲腰,紫原轉頭離開了體育館。

原本還想一起去餐廳的,室仔這個大笨蛋。

DATE10/15
室仔很喜歡有人依賴自己吧?不管是對火神,對其他社員,對女孩子們,只要擺出一副困擾的樣子拜託你幫忙,室仔就很少拒絕。真是很多此一舉欸,像今天跟你打賭的幾個人可能高中三年間都進不了先發,室仔無論多用心指導,對比自己弱小又沒才能的人實際上只是浪費時間而已啊。


评论(1)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