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twing

[弱虫ペダル][新荒]尽きるまで、愛して

新荒新刊通販/場販資訊:http://septetwing.lofter.com/post/269cce_3407b03 


當時九月底台灣車翁的無料XD

慶祝生日就今天公開好了www

如果打得開GoogleDrive的話也可以看PDF版:
https://drive.google.com/file/d/0B2k1ot5BcWj5MENYNzJoazh6MGc/view?usp=sharing

略有廣播劇off the road 2的素材,不過只要知道荒北會跟新開借推理小說就夠了!其他應該......沒特別要注意的XD


***


尽きるまで愛して

「新開,我進去了。」雖然先敲過門,但荒北不待對方回應就已轉開門把,「現在有空嗎?」

房間的主人從書桌前迴身,「靖友的話隨時歡迎啊。」新開眨眨右眼,「嗯……?靖友看完那本了嗎?」

「啊?啊啊,謝啦。」自己確實是來還書的,荒北將手上的書擺到房間中央的矮桌上順勢坐下,新開也離開書桌來到荒北身旁,從保冷箱裡拿出百事,

「感想如何?」

「嗯……有點複雜,」荒北搔搔頭,「跟之前的推理小說感覺很不一樣。」

這次新開推薦給自己的作品主角既不是刑警也不是偵探,而是負責起訴罪犯的檢察官。因為作品一開頭就揭示了主軸案件的「犯人」是誰,不過隨著劇情的鋪陳與峰迴路轉,發現原本已進入起訴程序的犯人其實並不是真凶,而一切巧妙的詭計並不是用在殺死被害人身上,而是在竭盡全力掩護真兇。

「推理要素的部份很符合常識跟現實所以很適合跟著推理,不過……讀完心情其實滿沈重的,覺得好像是會真實發生的案件,一定也會有人遇到這樣的挫折,有一樣的無奈,會讓人覺得社會也需要負責任。」而且拼了命想為真凶脫罪的那個角色實在讓人感到很傻……

「這也是我推薦這部作品的原因,那個被誤認為殺人犯的男人很傻吧,為了自己愛的女人可以做到那個地步。」

「欸?!」這傢伙該不是會讀心術吧!雖然這情況並不是第一次發生。關於小說自己的感想意外的時常與新開同步,也因此新開推薦給自己的小說大多也都頗符合自己的喜好,「嘛,確實。不過這樣的故事還是有點沈重,昨天看完差點睡不著。」

「嗯──靖友真的很溫柔耶。」

「哈啊?!你是從哪裡得到這結論的啊!」荒北撇撇嘴,接著對著新開伸出手,「然後呢?」

「啊啊,下一本嗎?我想想……」新開走向書架,「既然這樣就先換比較有娛樂性的作品好了。」

「嗯?原本要繼續讓我看嚴肅的題材嗎?」

「同作者還有一些風格與主軸近似的作品,雖然我最喜歡的就是靖友剛看過的那本。」新開手抵住自己的下顎盯著書架,「畢竟能用推理小說得體裁寫這麼扣人心弦愛情故事的作者實在不多。」

「愛情故事,嗎。」荒北微微側頭,確實愛或是憎恨之類的感情時常會成為推理小說中事件發生的動機,現實中應該也是如此吧,「吶新開。」

「嗯?怎麼了靖友。」挑了一本書走回矮桌旁,新開再次坐回荒北身邊,

「像你看了這麼多推理小說,有沒有想過……」荒北稍稍停頓思考如何說明,「隨便舉例譬如說我好了,如果你想殺死我的話會用怎樣的手法?」

「……咦?」荒北的提問完全出乎自身意料,新開雙唇微張著過了幾秒才反應過來,「真傷腦筋……靖友別問我這種問題啊,」新開露出苦笑,「我並不想去思考這種事情。」

「哼嗯──表示你剛才想像了一下吧?」荒北一手撐住地板將上半身靠近新開,「所以是怎樣啊?小新開?」

「靖,靖友……」面前的荒北挑起一邊嘴角直視自己雙眼,新開壓住荒北的手阻止對方繼續進逼,「唔,還是別講比較好吧。」

「呿,你很麻煩耶,只是假設罷了,就告訴我嘛,我很想知道欸。」

「即使只是假設跟想像也覺得對不起靖友啊。」

「哈啊?想太多啦,而且你這麼一説我更有興趣了,快給我從實招來喔。」荒北伸手緊捏新開的鼻尖,

「我,我知道了。」新開有些無奈的抓住荒北的手,嘆了口氣,「對於最親近的人可以下手的地方實在太多……每次看見相關的題材我都覺得那是世界上最不可原諒的背叛。像我很清楚的知道靖友每天有哪些課堂與生活模式,騎車時偏好的路線和習慣,遇見特定狀況的想法和選擇……」

「意思是我可能會在移動中突然被花盆砸死,社團練習時因為壓到路上突然出現的坑洞失控摔下山谷,或是以為阿福遇到危險而做出錯誤的判斷而死之類的?」

「攤開來說是這樣沒錯,除此之外。」新開將桌上的百事扭開遞給荒北,「靖友不會認為我可能在這裡面下毒吧?」

「噗,確實,如果裡面放了足量氰酸鉀的話我可能三十秒後就要死了。」荒北抓過瓶身仰頭喝了一大口,「不過如果你真想殺了我一定是有相當的理由吧,那我一定是幹了什麼人渣都不如的事,被你殺死也是自找的。」放下百事的瓶子拍了拍新開的手臂,「真有那一天的話你直接告訴我吧,我為你死就是了。」

「靖友……」新開眉間猛然一蹙,臉上浮現複雜的表情,

「喂喂,這什麼臉啊?」手指按住新開的眉頭揉了揉,荒北張開手掌扶上新開的側臉,「只是個假設而已,假設!」

「嗯……嗯,」新開用臉頰磨蹭荒北的手,輕吻對方的掌心,「那靖友呢?」

「啊啊?」

「為了哪天需要殺了我做準備,我推薦你看的書有什麼手法值得參考嗎?」

「哈!我才不幹這種麻煩事。」

「也是……如果真有那天的話靖友也告訴我吧,我也可以為你死。」

「你這蠢茄子,不需要做那種事……但確實需要點覺悟也說不定。」荒北低聲笑了起來,「我真要殺你的話比起想什麼詭計不如直接相殺吧,你有辦法殺了我活下去那我也沒怨言,只是不把你揍個鼻青臉腫然後讓我自己也遍體鱗傷的話,即使你死了我也不會甘心的。」

「哈哈,很像靖友的作法。」新開苦笑著抓抓頭,接著倒向荒北將頭埋進對方胸前,「靖友,這個話題到這邊結束吧。」

「怎麼啦?小新開真的很愛撒嬌欸,」荒北的手指伸進新開髮間,

「喜歡你,最喜歡你了,靖友。」帶點鼻音的話聲響起,荒北拍了拍新開的背,

「是是,抱歉啊,你真的不喜歡這話題吧。」按住新開的肩窩將對方稍微推開,荒北跨上新開盤起的腳,臉迅速逼近對方的耳邊,「那來做些比較愉快的事情吧?」

下一秒兩人的體勢瞬間反轉,仰躺在地的荒北對新開投以挑戰的視線,「來殺了我吧,新開。」


***

大概是這樣的東西XD 場次時印成雙面A4對折發送
梗是某天移動中在車上爆睡夢到的,
提到的推理作品其實有一個原型XD 不過敘述有做一些改竄不知道有沒有人還猜的到可能是哪部作品XD

评论(9)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