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twing

[黑籃][紫氷] 君といる10月、めぐる22ページ[W-ACE誕生月賀文][更新10/11~12]

気になる10/11

 

「室仔反正就是把我當小孩嘛。」周六雖然沒有課程,但社團早上仍須照常練習,中場休息時坐在休息區凳子上的紫原,從走進自己的氷室手中接過寶礦力,「真的很煩人欸。」

「嗯?啊啊,昨天的日記感想?」氷室也轉開自己手上的飲料瓶,「敦的實力、才能與練習的態度毫無疑問的都比同年齡選手優秀,我絕對沒有任何看輕敦的意思,只是……」斟酌著該如何說明,氷室稍做停頓,「任性時的敦最符合實際年齡所以特別有親近感也特別可愛,不自覺就表現在態度上了吧?」

「哈啊?!」口中的運動飲料差點噴了出來,「可,可愛?室仔你眼睛有問題嗎……捏爆你喔!」

「比起說是用眼睛看,不如說是感覺和氣氛的不同嗎。」像是突然想到什麼,氷室稍稍停頓,「我有個提議,敦。」

「嗯--?」紫原不太有興趣的歪著頭瞥了瞥氷室,

「所謂日記應該只寫在我們彼此能看見的地方吧,那關於日記內容的感想跟回應應該也都在日記裡進行不是嗎?」

「哈啊?所以呢......?」

「所以,這段時間我們平時都不要談到關於日記內容的事情如何?相對的平時沒有說出口的話就可以寫在日記裡,」氷室笑著說道,「如何,這樣很有趣吧。」

「唔啊......」紫原用力的蹙起眉間,「那個臉就像是在說自己的提議很讚的樣子,真是煩死人了。」紫原粗暴的擦了擦自己臉上的汗水,「隨便你吧,如果不照室仔的意思去做你又要囉囉嗦嗦了吧。」

「OK,那就這麼說定囉。」

***

「室仔果然是個奇怪的傢伙……」理應彼此交交差就好的日記,室仔卻開始認真了起來。那個人總是在自己無法理解的地方想太多,譬如對籃球的態度,對所謂才能的執念,「不只奇怪還很麻煩。」紫原的手指不自覺的滑過氷室昨日寫下的內容,雖然字跡顯得並不如土生土長的日本人那般習於書寫母語,但可以感受到對方每一筆刻劃的重量,對照自己第一天寫下的內容,自己的字常被說意外的好看,不過隨手寫下的筆跡相對地就潦草許多。

偶爾會聽見女生們在討論情書之類的寫法,據說親手寫的文字比較能傳達心意或許就是這種感覺吧,從筆跡中確實可以感受到書寫者性格的特徵與彼此的差異。「看來我們真的不太合拍啊,雅仔為什麼會想要讓我們組成隊伍的中心,明明只有我一個人就夠了。」即便氷室的實力在一般選手之上,與奇跡世代相比仍然有著無法消弭的絕對差異,無論累積多少練習和努力,才能的有無是殘酷的二分法,雖然自己並沒有特別的信仰心,但被神拒於門外的人是沒有任何抗辯權的,常被認為沒有同理心的此一認知對紫原而言只是單純的事實陳述,而氷室自己應該也非常明白這一點。「明明再怎麼努力結果都可以預見,還那麼拼命到底是為了什麼,不是很蠢嗎?」紫原抓起一把零食塞進嘴裡,用還沾著些許碎屑的手拿起了筆。

 

DATE10/11

什麼女生不用特別找啦!我對那種事情也沒什麼興趣,室仔真的很雞婆耶。室仔就是因為這種愛管閒事的個性所以才會想把我當小孩吧,有可以照顧的後輩我對室仔來說也是很方便的存在不是嗎?你再這麼做就捏爆你喔!

是說才能什麼的室仔明明就沒有,到底為什麼還要這麼拼命的練習啊,看到沒才能的人談什麼努力更夢想真的超煩人的,有意義嗎?室仔說日記裡要寫些平常不說的事情,那我就在這裡明講了,乾脆跟雅仔說不用組什麼W-ACE,室仔就用室仔的方式打球,我也用我的方式打球就好了啊!這樣多簡單好懂又省得麻煩,室仔不這麼認為嗎?

***

クマちゃんがいる10/12

 

昨天寫完日記後其實紫原有些猶豫,雖說寫下的內容毫無疑問是自己真實的想法,但故意挑起爭端似乎也並無必要,不過這樣的顧慮無法掩蓋想知道氷室會做何反應的好奇心,所以最後紫原決定的折衷方案是趁著熄燈後的時間偷偷將日記塞進氷室宿舍的門縫。

隔天的周日假期氷室一早就不見人影,早餐時間問了福井說是跟劉一起出門了,平時假日雖然紫原和氷室也不常一起行動,不過氷室外出時通常也會傳個簡訊通知紫原自己的行程,像今天這樣一聲不響的離開明顯有些反常。紫原心中雖然有些在意,不過這種「關於日記內容的事情」已經與氷室約好不能在其他地方提起,紫原也只能暫時不去多想。

沒有特別計畫社團又休息的假期,除了早中晚會在學生餐廳露臉之外紫原大多待在自室,晚餐時間碰見岡村與福井確認冰室和劉還沒有回宿舍,回到房間的紫原側躺在床上吃著零食一邊翻閱雜誌,床頭的時鐘顯示已過了八點,今天或許已經沒有機會見到氷室了吧……紫原莫名煩躁地抓起床上有些格格不入的絨毛熊捏著圓滾滾的手腳,這時防外傳來了敲門聲,「敦,在嗎?」

「室仔?」從床上起身,紫原伸了伸懶腰打開房門,「剛回來嗎……還真晚啊。」

「今天秋田市那邊有街頭籃球賽,跟劉一起找了網路上徵人的大學生隊伍參加,結束後去慶功所以多待了點時間。」紫原開了門就轉身走回房內,氷室也自然的跟上,

「所以有得名囉?」

「Sure!因為拿了冠軍所以慶功的經費也特別充裕。」

「哼嗯--」表情沒有太大的變化,佯裝不在意的紫原一手翻著雜誌,一手卻又捏起熊玩偶的腳,「所以勒,室仔是來做啥的啊?炫耀?」

「先不說這個……敦。」氷室目不轉睛的看著紫原,「那隻超可愛的床伴是哪來的啊?上禮拜還沒有看見。」

「嗯?先説這不是我買的喔!」反射動作般放開手中的熊,「它混在生日裡物裡因為不知道要還給誰就先留著。」然後就發現意外的手感不錯……

「Hmm……原來如此,」氷室接手抱起失去支撐倒在床沿的熊玩偶,「Wow,這傢伙不但毛很柔順,手腳的地方……應該裝了不一樣的填充物?捏起來的手感確實特別好,難怪敦會喜歡嗎。」將環抱熊玩偶的雙手更加收緊,下巴蹭了蹭熊的頭頂,氷室輕聲笑著,「抱起來的感覺也不錯。」

「……室仔,」紫原從床上坐起,手掌朝上伸向氷室,「還給我。」

「嗯?難道敦嫉妒我搶走熊嗎?真是可愛啊,」

「囉唆,給我!」扯著玩偶的腳硬是從氷室手中搶走熊,但下一秒紫原就隨手將到手的熊丟在床上,接著坐到氷室背後像是剛才氷室抱著玩偶那樣環住對方,

「那個……敦?」

「唔……果然這個尺寸剛好。」紫原也將下巴放上氷室的頭頂蹭了蹭,「毛也很柔順,手感也不錯。」

「哈哈,183公分的熊玩偶不特別訂做應該哪裡都找不到吧。」氷室苦笑著但沒有反抗,「敦剛才不是想知道我來這裡的目的?」氷室翻開放在面前矮桌上的日記,「我是特別來這兒寫今天日記的。」

「哈啊?!」

「不過記得我們的約定吧,所以在我完成前敦不管看到什麼都不准說出來,有問題我也不會回答你的。」

「室仔?」看著對方理所當然的開始下筆,明明懸在心中一整天的問題即將在眼前獲得解答,紫原卻反而有些慌張。

 

DATE10/12

敦,即使183公分的同齡女孩子真的不多,你也不要放棄啊!我會為你加油的。

「室仔你開什麼玩笑啊?」看見氷室寫下的文字紫原不禁出口反駁,但氷室不只沒有回應,眼神與表情也刻意無視紫原的抗議,

……這態度真讓人生氣。

紫原皺眉繼續看著白紙上增添的文字,

關於教練的決定一定是有其戰略考量,如果敦認為取消W-ACE的安排更能夠增加隊伍的戰力大可去提出,只要是雅子教練的指示我就不會提出異議。我確實沒有奇跡世代……還有大我那樣的才能,敦的想法與視野跟我不同也無可厚非,但那不會對我的做法產生影響,你也沒有全力干涉吧。

冰室畫下今日最後一個句點,啪的一聲闔上了日記本隨即起身,對著紫原露出了一如往常的微笑,「晚安了,敦。」

「等等!」只是些微的猶豫,紫原伸出的手就被氷室輕易的閃過,看著對方頭也不回的離開房間,紫原抓了抓頭,「室仔果然生氣了嘛……麻煩死了。」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