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twing

【弱ペダ】その背中が語るのは【2014泉田誕】【泉田中心+新荒】

新荒新刊通販/場販資訊:http://septetwing.lofter.com/post/269cce_3407b03  


【食用注意】

 

  • 以泉田生賀為名的正港新開迷妹文(淦)而且最後一段夾帶少量新荒!非常私心請不要拍我磚會流血XD

  • 時序大概就是IH後歡送比賽前的那個10/10…XD 因為作者自己就是個泉田(X)新開迷妹(O)所以對新開充滿了一言難盡的妄想……請以寬大與憐憫的眼光看待orz

  • 其他應該就還滿正常XD 啊還有就是作者一向的習性orz 學弟們對學長的稱呼以及泉田對黑田的稱呼還有部分新開的慣用語(就ヒュウ啦)都保持日文表現。最後對自己寫了瑪莉蘇文向世界道歉……


*** 


「欸欸,你看了今天衝刺模擬賽的分組表了嗎?」

「看啦,該說是意外驚喜還是不幸啊,這下又拿不到積分了。」

在更衣室裡聽見經過身旁的衝刺組社員談話,泉田轉頭看向一旁的黑田,

「ユキ,名單怎麼了嗎?」來社團前自己也才確認過,應該是沒什麼異狀才是。

「啊──大概是因為那個吧,塔一郎等等也再去看一眼比較好,」黑田拉上車衣的拉鍊,「五分鐘前我收到臨時參賽申請,雖然不太符合程序但我受理了。」拍了拍泉田的肩膀,黑田先一步走出更衣室,

「嗯?」對黑田有些曖昧的回答感到意外,泉田略為思考,「該不會是……?!」心中閃過一個可能性,泉田不禁小跑步往集合地點前進。


***


才到集合地點,不需確認名單泉田就已經印證了心中的預想,視線所及的一處圍著一圈自然形成的人群,成員幾乎都是社內的衝刺選手,這種情況下會立於圓心之中的就泉田所知全箱學只有一人。

「新開さん!」泉田的聲音將圓形劃開一道缺口,幾個後輩一邊對身為主將的泉田欠身打招呼,一邊讓出了位置,

「泉田主將,看來狀況不錯啊,」雖然沒有硬性規定,但IH後三年級參加練習時也比較少穿上正選隊員的車衣,今天的新開身著與愛車同樣黑底點綴橘紅的車衣,雖然臉上掛著一如往常的笑容,與社員們交談的聲調也十分平穩,但在泉田眼中莫名散發著精悍的魄力,「抱歉都已經是引退的老人了還做這種任性的要求。」

「新,新開さん……請別這麼叫我,而且三年級的學長們能參加練習與模擬賽大家都很歡迎的。」泉田的話讓四周的社員們群起附和,新開拍了拍離自己最近社員的肩膀,

「現在箱學的主將毫無疑問的是泉田,所有人都如此認同吧。」新開對泉田眨眨眼,「雖然我們三年級已經減少參與社團事務,不過談起泉田會組成怎樣風格的隊伍,大家也都很期待。」

「真的是,感謝學長們的信賴。」泉田微微低頭致意,「這麼說來等等模擬賽新開さん在……」

「跟你同一組。」新開對泉田伸出手,「請多指教啊,主將。」


***


雖然只是社內的分組排名,不過在選手人數與素質都屬國內屈指的箱學,即便是非對外的比賽競爭也異常激烈,起點線前以泉田和新開為首,同組別的計時賽即將展開。

跨在車架上身體向前靠著手把,新開在起跑前有非常短暫的時間會閉上眼,他人可能鮮少注意到,不過換作泉田自然沒有遺漏這一個小習慣。像是與周圍的喧鬧完全隔絕,將平時散發在外的光芒漸次納入體內,浮動的精神也歸於平穩的精神統一過程,只在這三十秒到一分鐘內才能看見的新開對泉田而言是十分珍貴的風景,

「嗯?怎麼了泉田?」面前的新開突然睜開眼,比平時提早了十秒左右讓泉田不及移開視線,

「沒,沒什麼,一時有些出神,阿補......」泉田努力保持鎮定,也暗自慶幸對方似乎並沒有發現自己肆無忌憚的注視,

「哈哈,難道是熱量補充不足?」新開從背後口袋裡掏出能量棒,「要吃嗎?」

「非常感謝,阿補......」泉田有些猶豫的看著綱接過的能量棒,雖然在這場合自己也該拆開包裝,不過又覺得有些可惜......

「泉田?」已經又拿出新的能量棒咬下一口,新開發覺泉田的不對勁,「再來一根吧,」

「啊!抱歉,我不是這個意思,」

「別客氣,」還不及推辭第二根能量棒就已經躺在自己手中

「是......非常感謝。」甜膩的味道與從外表無法想像的高熱量,對於持續控制營養攝取的泉田而言除了比賽中的必要情況之外是必須避免的食物,相較之下食量在社團內數一數二的新開雖然老是被同年級的荒北喊胖子,但厚實的胸背、恰到好處的腹肌、隆起的大腿以致於身體的全部都毫無疑問的適合衝刺賽道。自己竭盡所能花費一年時間才終於入手的武器,新開卻憑藉天賦所向就能獲得,雖然自己並不嫉妒,但彼此的差異可謂歷然。

「泉田,」

「是!」

「現在你是箱學的主將,即使在我們三年級面前也不用那麼拘謹。」新開握起拳的手背敲在泉田的胸口,「抬頭挺胸,特別是在我面前的時候。」

「可是學長們畢竟是前輩,尊敬也是理所當然的,」而新開更是自己的目標與憧憬,要完全不表現出來是不可能的......就像此刻一向冷靜的法蘭克只因為一個碰觸就如此騷動不安,

「泉田想要創造怎樣的箱學隊伍?」

「我......!」原本要出口的話泉田臨時踩了剎車,在剛卸下戰袍不久的前輩面前大談自己的想法是否太氣燄囂張了呢?「繼承前輩們的意志,能夠奪回王者之座的隊伍。」

「泉田,你不需要刻意自制。」新開搖搖頭,「我們衝刺選手不管如何隱藏,其實個個都是不冷靜的,壓抑並不適合我們,遵從你心中的熱情與衝動是最好的。就像你也很熟悉的,我在賽道上的樣子,我的騎行風格從來就不是你所形容的那麼正面,只是用盡手段將對手從自己前方強行拉下的殘酷行為而已。」

「沒有那種事!新開さん的騎行一直都是我心中最理想的模範啊!」

「若是如此,那你現在最該做的事情應該跟我一樣,用盡手段把我拖到你的身後才是。」

「新開さん......」

「今天的路線是2公里環狀賽道跑三圈,這樣的距離跟終點前衝刺相近,從一開始就盡全力吧。」負責宣布起跑的社員已經站定位舉起旗幟,「我會跑在所有人的前面,你可不能只是跟上而已啊,泉田。」


***


一如新開的宣告,白旗揮下的瞬間就發動攻勢的新開以驚人的速度與後方拉開距離,泉田則是緊追在後,

「吶,泉田,」進入第二圈時新開稍微調整速度,「跟我們一起騎車愉快嗎?」

「當然!如果沒有學長們,我也沒辦法找到自己應該走的道路。如果沒有新開さん,我也沒辦法不斷變得更快。」

「不過也就是我們這代把號碼牌變成了二位數,當這個號碼牌交到你手上的時候就已經失去領先的守成優勢。」新開回頭看向泉田,「所以你現在必須要超越一切,把眼前的背影全數都消去才可以。」身體再次離開座墊,一手指向身旁,「來啊,試著到我前面去!」

泉田深吸口氣也進入抽車姿勢,雙方同時加速,每當泉田快要超越新開時距離總會被微妙的拉開些許,重複幾輪攻防後泉田不禁轉頭,新開嘴角仍然維持一如往常的弧度,與泉田眼神對上時笑容似乎更深了點,接著速度又再次提升,

「……!」這是明目張膽的挑釁!自己視為戰友的胸肌們也如此吶喊著,如果這也是學長們的期待,那自己還顧慮什麼呢?「阿補!」依循身體本能的驅動,泉田加速的氣勢顯然與方才不同,

就是這樣!

新開眼中閃過一絲驚喜,但並沒有將讚許說出口,因為現在自己的稱讚對泉田而言可能已經不是助力而是阻礙,「怎麼了?不用客氣啊,馬上就是最後一圈了!」白色的標示線已進入目視範圍,最後2公里的距離已沒有溫存實力的理由與空間,讓重心更加向前緊握下手把,全身的力量都集中到踩著踏板的雙腳,兩人同時通過白線的瞬間終點的爭奪也拉開序幕,

「泉田!」需要高度集中的全速衝刺中,新開不意揚聲開口,「你想要創造怎樣的箱學隊伍?」

完全相同的問句,但在理性與本能的配分激烈變動的此刻泉田腦中閃現的答案顯然完全不同。

自己想要的是,能自由展現屬於個人的特色,懷抱不受限的熱情,對終點線趕到飢渴的隊伍,不需要固定的形式與套路,原本理性的人可以貫徹冷靜,原本激情的人能釋放自我,原本自由的人能無所掛礙。

「新開,さん……!」平常的呼吸已無法供應所需的氧氣,可是一旦張口喘息就無法回話,泉田有些苦悶的吞嚥口水,而新開只是伸手做出制止的動作,

「看來你已經確定心中的答案了吧,不用現在告訴我。」重新握著手把的新開,弓起的背部在至近距離的泉田眼中像是從地中隆起的岩壁一般,「你必須先証明,所抱持的是足以超越我們的信念,那之後你才有高談闊論的資格。」

兩年來引領著自己的背影已變化為必須突破的城牆,這也是身為後輩有義務完成的最後指令。

因輕微缺氧與過快的速度而變模糊的路景,眼中能辨認的只剩有如正在發光的白色終點線,泉田與新開發出野獸般的低吼,心無旁鶩的向前突進。


***


「果然要從新開さん手中拿下衝刺終點線沒那麼簡單啊。」最後泉田以些微的差距輸給了新開,三年級從IH後就開始進入交接,時序至今眾人都為了升學或其他進路安排而忙碌,社團的練習都是自由參加的形式,練習量與現役社員應是無法相比,即便如此新開的騎行仍然沒有可見的衰退,

「是泉田心中還差最後一步的覺悟吧,」新開一手放上泉田的肩膀,「下次……應該就是社內的歡送比賽了,在那之前把對我們三年級的顧慮都捨棄吧,這樣你和你的隊伍一定都能變得更強。」

「唷,是場不錯的對決嘛。」這時兩人身後傳來熟悉的話聲,

「靖友!」新開反射般的轉身,「這還真是難得啊……你竟然會在這時間來社團。」

「囉嗦!偶爾有空而已啦!我跟你們推薦組的閒人可不一樣,考生每天都水深火熱好嗎!」荒北啐了一聲,「聽阿福說有個胖子今天特別跑來踢館,剛好也很久沒看模擬賽又是自修課,就來看看現在的箱學怠惰成什麼鬼樣子,結果還真的一塌糊塗嘛,連個隱退的胖子都壓制不住。」

「阿……阿補……」聽見荒北的話泉田低下頭,

「荒北さん,這麼說有點太過了。」加入對話的是拿著記錄板的黑田,「新開さん與塔一郎今天的成績都超過之前的紀錄,並沒有退步啊。」

「喔,很會說嘛,那你告訴我誰先通過終點線的啊,黑田?」

「唔……」

「好了好了,靖友跟黑田都冷靜一點。除了成績以外,今天泉田應該也有得到一些更重要的領悟,就我而言今天真的是場難得的比賽。」新開站到荒北與黑田的中間,「時間也晚了,我們差不多也回去吧,靖友。」

「呿,那就快走阿!都要餓死啦,為了等……咳咳!」似乎硬是將差點講出口的話吞下,有些尷尬的荒北唐突的轉身大步往回走,

「咦?靖友是特別來等我的嗎?ヒュウ……這下真的很難得了。」很快跟上的新開順手搭住荒北的肩膀,

「囉嗦,囉嗦!蠢茄子,放開你的胖手!」像是要把地面踩出窟窿一樣重重踏地往前,荒北一臉煩躁的想撥開肩上的手,

「啊,對了!」新開停下腳步,連帶讓行動受限的荒北也差點失去平衡,「泉田!一起吃晚餐吧,今天我請客!」

「喂!你是白癡嗎新開?!」以為我特別來等你是為了什麼啊?!

「晚點我會去靖友那裡的。」新開低聲簡短的在荒北耳邊宣告,接著繼續對泉田招手,

「啊……請讓我一起!非常感謝!」泉田眼睛一亮,但立刻像是想起什麼一樣看了看身邊的黑田,

「哈啊……麻煩死了。」荒北聳聳肩,「喂,黑田!你也來吧,不過我不請客啊!」

「荒北さん小氣也不是一天兩天了,我並沒有期待。」

「啊啊?!你說了什麼嗎?沒聽見吶!」

「什麼都沒有!」黑田隨口敷衍,接著吐了口氣,「塔一郎,等等你要向學長們好好道謝啊。」

「嗯?這是當然的啊,今天不但指導我們的練習,居然還能一起吃晚餐……」

「哈啊?喂等等,該不會你自己也沒有發現吧?!新開さん會特別挑今天過來的原因。」黑田不可置信的張開口,一邊用手敲了敲紀錄板,「你看一下今天幾月幾號?」

「10月10……咦?!」

「連自己生日都忘記了嗎……該說你腦內只有肌肉還是……」黑田嘴角抽動了幾下,「喂!你可不要在大庭廣眾下打開粉絲模式啊泉田主將!這樣怎麼做後輩們的榜樣!」發現泉田的周圍疑似開始冒出粉紅色的氣場,黑田用力拍了下泉田的後腦勺,

「新開さん……新開さん……!」

「這傢伙……」黑田搔了搔鼻子拉著泉田跟上學長們的腳步,「好好走啊,動作太慢等等又要被荒北さん念。」

「明年我跟ユキ也會是4號跟2號吧。」看著前方兩人的身影,「我們也能跟學長們一樣有這麼深的羈絆嗎?」

「哈……哈啊啊?!?!」聽見泉田的話,黑田無比震驚的往旁邊一跳,「你是認真的嗎塔一郎?!」一,一樣深的羈絆是指……欸欸欸欸欸?!

「嗯?ユキ為什麼這麼驚訝?三年級的學長們彼此間不都像是有無法介入與切斷的聯繫嗎,」

「啊──啊,也是,嗯,是我反應過度了,嗯。」黑田鬆了口氣,手掌順了順胸口,「不過要跟那兩人一樣可能有點困難吧……」

「為什麼?我們還有什麼不足的地方嗎?」

「哈哈……是我的自言自語,塔一郎還是永遠別知道比較好。」發現自己自掘墳墓的黑田只能發出乾笑,

「這樣不是更讓人在意嗎?!」泉田停下腳步,

「喂你們在磨蹭什麼啊二年級的蠢茄子!對學長的邀請這麼不情願就直說啊!」這時前方的荒北轉頭大聲吆喝,黑田跟泉田連忙快步追上,在傍晚的天色中沒人發現黑田暗自比了個勝利手勢,

NICE ASSIST!荒北さん!

能在自己跟隨了兩年的背影庇護下同行的機會可能已所剩無幾,但在對自己而言是新一年歲開始的今日,或許也就是最好的離巢時機了。

泉田的雙眼仍然堅定注視前方,只是比起前一刻,自己似乎開始能看見更遠更遼闊的地方了。


[雜談]


我真是永遠學不到教訓XDDD 本次需要反省的事情就......
1) 沒有大綱的我字數有夠自由(本來想說頂多寫2000結果寫了5000)
2) 沒有大綱的我寫速世界最慢(昨天其他的原稿完全沒動)
3) 沒有大綱的我突發ダメ絶対(今天的原稿固定進度不妙......)

唉,可是能寫新開我就一爽人(X) 
手上也還有一篇新荒沒收尾真的是坑多做大死......

评论(3)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