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twing

[東卷]9580KM,9hrs;Far in distance,but near at heart

*YACA/CWT的新刊首發場後感謝文XD 劇情接續在 http://septetwing.lofter.com/post/269cce_18971d4 這本個人誌收錄的山神生賀後。
*字母警報XD 雖然有點中途半端不過請自我責任www
*『雙引號表示通訊軟體的文本』「單引號表示台詞」
*與本篇相同XD 因為作者的表達意圖,卷島的語尾使用原文表記。
*東堂與卷島各有一句台詞是日文表示,我沒有腦內轉換回中文的原因是那兩句話大概就是讓我寫五千字的靈感發想來源XD 我覺得這樣比較還原我的本心……雖然作者很任性但請大家以關愛的眼神看待這個山神瑪莉蘇m(_ _)m

***

『小卷回家了嗎!』
『小卷?』
『小──卷──!』

卷島才剛準備好晚餐在桌前坐下,手機就隨著訊息提醒音和震動在桌面不安分的跳著,

……這傢伙是在手機上裝了監視器っショウ??

『你這時間還醒著做啥っショ……都半夜了不是嗎?』

『比賽集中的時期剛過,這週是調整期明天也剛好休假沒問題的。』

『作息管理也是職業選手的工作之一っショ,你每次講別人都囉嗦的像老媽一樣,對自己可不要雙重標準啊?』

『我知道啦。』
文字下方跟著一個鼓起臉頰的表情符號,卷島嘴角微微上揚,咬了口三明治。

『小卷吃什麼啊?』

「……ショ。」卷島拿起手機對著面前的食物按下拍照,

『呃……小卷的拍照技術果然還是……呃,看起來是三明治?好像不太美味的樣子。』

『囉嗦っショ,跟你家的晚餐比起來這根本不是人吃的食物っショ。』

『哇哈哈,小卷終於決定要當我家的小孩了嗎?隨時歡迎啊。』

『……你的推論也太跳躍了っショ。』

『吶,小卷,』
『小卷……』
『小卷。』

『囉嗦……什麼事っショ。』

『雖然離你回去才過了兩個禮拜,就覺得有點寂寞了。』

『喂,尽八……』

『好想見你。』

『笨蛋!不是說好不提這些事情っショ。』

『不成,我還是覺得,隱藏自己的想法不好啊,小卷。』

看著螢幕,卷島嘆了口氣,打字的手也停了下來。

『小卷,我是在了解現實的前提下才說的,我不想要逃避。』
『此刻我感受到的孤獨是因為確信自己比以前更靠近小卷,也因為有小卷在所以並不是那麼難以承受,這樣的感受也是我現在所能表達最直接的,愛的證明吧。』

「這傢伙……說什麼傻話っショ……」視線反覆追逐著對話框中顯示的橫排文字,卷島微微皺眉,

『最喜歡小卷了,而且我也相信小卷也跟我一樣心情,所以就算分隔兩地我們也不會失去登上頂點的動力,能夠遇見這樣的彼此,我們都很幸運啊。』
『吶,小卷。這樣的孤獨不很似曾相識?!哇哈哈,我不愧是山神吧?連談個戀愛都像是在爬坡一樣!』

「噗哈!」仍然不打算回覆訊息的卷島撩起長髮笑了起來,「你這傢伙真是……」

『喂!小卷!你明明還在吧?已讀不回是不行的!!』

「囉嗦っショ。」卷島關掉了通訊APP,打開了手機的撥號畫面。

***

「小,小卷!?」鈴聲才一響馬上就被接起,透過受話器傳進耳中的是帶點機械感的失真語調,

「你說的話實在太讓人雞皮疙瘩掉滿地,忍不住要打電話抱怨っショ。」

「小卷真是過份啊……不過能聽到小卷的聲音我就很滿足了。」

「噗哈,那還真是太好了啊。」

「小卷……如果能抱住小卷就更好了。」東堂的話聲瞬間一沉,但很快又恢復了原本的音調,「小卷早就看出來了吧,我一直不敢進一步的原因。既然我最後自己選擇放棄原本的堅持,這種程度的影響早就在我的預測範圍內,所以沒問題的。」東堂稍微停頓,「畢竟已經發現那是小卷的希望,若不盡力實現山神之名也會哭泣的啊。嗯──而且想想能夠被允許那樣碰觸小卷,我果然是被愛著的吧!」

「囉嗦っショ!越講越肉麻啦!」卷島有些慌張的打斷東堂的話,「不過……」像是終於下定決心,卷島先是一手用力握拳,接著緩緩放開,「你也別忘了,你所感覺到的心情,我幾乎都跟你相同っショ,尽八。」

「小……小卷──」聽見吸了吸鼻子還帶點哭音的呼喚,卷島抓了抓頭,

「你那邊都幾點啦?快去睡吧。」

「唔唔──沒有小卷的晚安吻我睡不著啦。」

「笨蛋っショ……」卷島嘖了一聲,雙唇湊進受話器,發出了小聲的唇音,「晚安……尽八。」

「啊啊,晚安了,小卷。」

掛上電話的瞬間,分隔於地球兩端的兩人同時嘆了口氣。

「9580公里……ショ。」放下手機,卷島不自覺望向窗外。
「9小時嗎。」螢幕上顯示的時間已是凌晨,東堂按下待機,額頭靠上了轉為黑色的畫面。

***

放回漱口杯的牙刷在杯中轉了一圈,整理好頭髮重新束起後,卷島看著鏡中自己的臉,「真不像你っショ,裕介。」

相較於不擅言詞的卷島,東堂的話語就像是鏡子一般映照著自己的心境。所以當東堂開始覺得孤單時,卷島心中感受也是相近的。原本以為兩年來已經做好足夠堅強的心理建設,卻沒料到只消些許的關係變化就能將自己築起的堡壘全部摧毀。
其實卷島一開始從沒想過,不論平常還是比賽中都積極而主動的東堂在面對兩人的關係進展時會顧慮這麼多,當然自己也非不曾猶豫,只是若想在有限的時間內確認彼此的連繫,應該沒有比交出自身的一切更直接的方法。而既然滿足了共同的希望,那麼一起背負相同的痛楚也是極其公平的事情,而且就如東堂所言,卷島也認為這樣的孤獨沒有那麼的難以承受,只要信賴著彼此。

即便這麼想,連下次見面的時間都還無法確定,只分開了兩週就開始感到寂寞還是前途堪憂っショ。

有些自嘲的笑笑,卷島轉身離開浴室時手掌不自覺的貼上自己的後頸。

***

那是回到日本的第二日,東堂生日的隔天。實際上也沒有固定的計劃,兩人就像是要彌補所有的空白一般只是不斷的爬坡,舞台是等同於東堂主場的箱根群山,

「這可以說是我目前人生中騎過最多次的路線了吧,即使到了現在,只要回老家還是會拿來當主要的練習方案。」

「也就是養成山神的路線嗎?噗哈,這還真令人期待啊。」

「途中會經過明星岳和明神岳……都是我充滿回憶的故鄉景色,」東堂推了推髮箍,「今天天氣也正好,明神岳山頂應該視野會很寬闊吧。」

確實在進入箱根的山道後,東堂的騎行無論是速度分配,入彎角度,切換檔的時機都比在其他賽道上更加無懈可擊,一回神發現緊盯東堂背影的自己不自覺的太過貼近對方車尾,稍微調整距離後卷島鼻間發出低笑,

「山神……嗎,噗哈。」

「小卷?怎麼了?」

「沒事,只是覺得你真是個有趣的傢伙っショ,尽八!」

「哇哈哈,現在才發現會不會太晚啦小卷?」東堂轉頭向著卷島張開一手,「俺、最高だろ?」

「噗哈,隨你說吧。」卷島從坐姿起身抽車超過東堂,

「喔喔,小卷也開始認真了嗎?很可惜啊,我在這座山上可不能輸給任何人。」輕鬆的回到與卷島併排的位置,「這裡是明星岳,我最喜歡的一座山,每年的大文字燒都會在這山頭上,從小我就是看著它長大的。」東堂對卷島伸出手指,「祂也一直看著我的成長吧,有祂的祝福,山神在這裡可是不會輸給任何人的喔。」

「不試試看結果很難說っショ?」卷島揚起嘴角,「蜘蛛在山神的領域奪下山頂,聽起來不是很有戲劇性っショ!」

「不會讓你得逞的小卷!認真的來比一場吧。」

「噗哈,正如我意,說好今天要一起騎車到倒下為止っショ。」

「啊啊,一起登上山頂吧,今天也是個好機會。」東堂雙眼直視前方,「來場最棒的勝負吧小卷,這樣我就可以對我故鄉的山介紹,這就是我一生最好的對手,最重要的人,我的小卷,卷島裕介!」

「你都在說些什麼っショ!都不害羞的嗎?!」覺得差點被東堂突如其來的發言嚇到摔車,卷島一臉不敢置信的瞪著東堂,

「哇哈哈,沒什麼好害羞的啊,這都是我最真實的想法,在住著眾神的箱根山裡說出口應該就會成為言靈吧!」東堂吸了一大口氣,「最喜歡你了!小卷──!」

「你真的……別鬧啦!」

「最──喜──歡──」

「唔哇啊啊,東堂──!」想是要逃離東堂熱烈的告白攻勢般,卷島全力向前爬升,東堂自然也不甘示弱,利用對地形的熟悉攻佔最好的位置,心底的鬥爭本能一旦被撩撥起,兩人之間的氣氛也就隨之改變,唯一不變的是兩人臉上有如快晴藍天的笑容。

***

「唔……」當天回到東堂家旅館,整日累積下來的疲倦在溫泉洗滌之後反而因為高昂的情緒一口氣放鬆而更加明顯,先一步出溫泉的卷島倚著面對廊側的門框打瞌睡,「呼,好熱。」直接面對庭院的開放區域空調並沒辦法起太大的作用,卷島在半醒間拿起手腕上掛著的預備髮圈盤起了長髮,接著又繼續進入淺眠,

「小卷?……啊,」從大浴場回來的東堂發現卷島的身影,自己的戀人並沒有回應呼喚,但東堂仍然像是被無形的力量吸引般朝著卷島直直走去,

「嗯嗯……?」感覺有熱度從自己的頸背交界處沿著頸椎的線條往上滑,意識到那是東堂的手指,卷島稍微縮了縮脖子,「尽八……?」

東堂的指尖立起,指甲畫過卷島後頸,緩緩沿著髮際往耳後前進,

「?!」帶著濕潤水氣的炙熱雙唇貼上自己的後頸時卷島身體不禁輕顫了一下,「你……等等,唔嗯……」東堂的舌面貼上肌膚,在雙唇圈起的領域內巡行般的舔試後出聲吸吮,在卷島伺機抗議的瞬間原本被小心收起的齒列不再甘於隱藏,朝著無防備的後頸輕咬,即使沒有帶來太多痛覺,平時被長髮蓋住的雪白肌膚還是留下了些微齒痕,「不……喂,你在做什……啊啊!」這次是稍微施加力量的啃咬,東堂一手用拇指和食指扣住卷島的耳朵,拇指順著接近耳廓的耳後上下搓揉,另一側的食指也不時刻意伸進耳內,不習慣的刺激讓卷島有些動搖,「尽……八,」

「小卷……」順著頸項重覆著同樣的動作,在髮際留下了最後一個痕跡後東堂突然停了下來,有些慌忙的向後退開,猶豫幾秒後反而再次將所有體重都壓上卷島的後背,「小卷……小卷,」

「你……!」才剛覺得東堂的舉動反常,卷島馬上就理解到,抵在自己身後的熱度與硬度應該就是讓東堂不知所措的原因吧。

「抱歉……再一下就好。」

卷島嘆了口氣轉身面向對方,「我不是說過,只要照你的希望去做就可以っショ。」

「小卷,可是……」

「這句話的反面意思應該就是,」卷島抬起上半身靠近東堂臉側,一手拿下東堂頭上的髮箍,「我也想被你希望的方式對待……ショ?」

至近距離感到東堂喉間的震動與吞嚥聲,接著手臂猛然被抓住,兩人有些慌亂的腳步勉強維持到踏進室內,一同倒在榻榻米上的瞬間彼此自然的接吻,

「吶……小卷,我今天已經不是生日了,這麼任性也可以嗎?」

「你在說什麼っショ?我知道的東堂尽八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很任性妄為吧。」

「因為小卷是特別的,是我最重要的小卷,當然要慎重一點啊。」

「意思是平時那些投懷送抱的女生就可以隨便出手嗎?」

「小卷!說這種話是不行的,」東堂鼓起臉頰,手指停在卷島的左胸,「你也知道不是那樣,不可以講違心之論啊。」

「噗哈,真是服你了。」卷島一手順著東堂的手指滑進指間扣住,另一手拉開自己浴衣的腰帶,「這些話原封不動的還給你,你也不要克制自己真正的想法っショ。」領著東堂的手掌貼上自己露出的胸口,「不想碰我嗎,尽八?抱歉是這樣的身體,不行也別勉強啊。」為了爬坡而特別訓練,沒有一絲多餘脂肪的堅硬肢體,平坦的胸板,更別說還是同性。這樣的自己原本應該沒有任何足以引起東堂情欲的要素才是。

「竟然這麼說,小卷有時候真的……很狡猾吶,」掀開卷島的衣擺,沒有其他衣物遮蔽,比起自己顯的白皙的肌膚進入視線,「會讓我想要碰觸的,明明就只有小卷而已。」發現卷島的身體也有所反應,東堂微微瞇起眼,低下頭含住對方還沒完全勃起的分身,

「唔……尽八?!你不用,這麼做っショ!」手有些顫抖的放上東堂的頭頂輕推,但對方絲毫沒有放鬆的意思,舌面緊貼分身的裡側向上滑動,

「我只是照小卷說的,做自己想做的事啊。」手指擦過前端與竿身交界的部分,東堂視線向上移,與卷島注視自己的眼神交會,「小卷現在的表情……超色情的。」

「你……笨蛋,」卷島抬手遮住半邊臉,東堂撐起身體,臉靠在卷島耳側,腰也往卷島下身的方向貼近

「只用手就可以了,小卷也……」

「手就可以?都什麼時候了你還真清心寡慾っショ。」卷島壓住東堂的肩膀往後推,接著跨坐到對方身上,「那你也把手借我吧,要不要試著進去,裡面……」音量變小的語尾東堂並沒有聽漏,

「小卷?!那,那個……」

「煩死了,快點っショ。」卷島以煩躁的語氣掩蓋羞恥感,抬起腰部抓住東堂的手伸向自己身後,

「唔……唔嗯?」探進卷島體內時並沒有受到預期中的抵抗,過於順利的侵入讓東堂不禁放入第二根手指,「小,小……小卷?」往外抽出手指帶出透明滑膩的液體明顯並非體液而是潤滑液,這不自然的狀態讓東堂有些困惑,

「你知道……我不像你那樣會表達,所以只能……用這種方式,」試著吐氣緩解身體的僵硬,卷島嚥下喘息繼續開口,「告訴你,我的覺悟っショ。」聽見東堂倒吸一口氣,卷島決定繼續追擊,「想要足夠證明的,其實是我啊,尽八。」
幾次呼吸的沉默,東堂抽出自己的手指,「抱歉……小卷。」

「唔……」聽見東堂的回應卷島心底盛大的嘆了口氣。這樣也不行嗎?那還真的束手無策了……還在思考應該如何收場時東堂的雙手突然扶上卷島的腰間,「尽,八?」

「是我一直沉浸在自我滿足裡,沒有注意到小卷真正的想法吧。」東堂的雙眼投來毫無矯飾的目光,「你就都拿走吧,小卷。這個山神的全部。」

「噗哈,」發現自己對東堂泛著紅暈臉上一如往常的自信神情差點看得出神,卷島不禁笑了起來,「お前、やはり最高っショ。」讓東堂的分身抵住自己的入口,卷島閉上眼一口氣沉下身體。

***

現在回想起來即使四下無人還是覺得非常難為情,大概也只有東堂能讓自己做那麼多異於平常的舉動。
不過足以做為證明的連繫也確實得到了,就結果論而言一切都很完美……ショ。

無論相隔多遠,作息差異多大,彼此的真心還是能零距離的相繫。
現在的我們,都對此深信不疑。


--Far in distance,but near  at heart--


[雜談]


雖然新刊還會繼續在CWTK販售不過還事先放出番外XD 感謝YACA/CWT支持東卷小薄本的各位XD

我好像在新刊後記裡寫東卷暫時還沒辦法寫字母結果馬上就挑戰了自我極限XD 完全是玉碎覺悟不過我盡力了www 

之後腳踏車的新刊預定暫時是其他CP 東卷手上是有兩個中長篇的大綱待寫......我想應該最快也要冬天就是了XD

评论

热度(32)

  1. 阿渣Septetwing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