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twing

[弱ペダ][石御] 前に進む理由

昨天突發給戰友的生賀XD因為過了慶生換日線就來其他地方貼貼www


[食用注意]

  1. 石やんタイムスリップしとるんやでー微時空跳越老梗サーセンw
  2. 大致是訪談資訊跟個人妄想的小幅集結,京都弁の表現って?……ムリやな。
  3. 初石御失礼いたしましたーー


*** 

即便已過了一段時間,IH時御堂筋全力的騎行仍然不時在石垣腦中回放。獻上自身的血肉,埋沒自己的真心,拋開一切,心無旁鶩,眼中只有賽道的終點。那樣的姿態石垣在最近的地方看著,除了折服於御堂筋專注一途且毫無雜念的求勝意志,同時也產生了相應的疑問。就算知道御堂筋對勝利有著絕對的執著,但驅使他求勝的深層理由是什麼?現在的石垣還不得而知。

騎著車以適中的速度朝目的地行進,就算IH結束後三年級生實質上接近引退,但御堂筋仍然不時要求石垣協助自己的練習或是參與指定的比賽,今天也預定一起到鄰縣的山坡賽道練習,現在石垣正在前往御堂筋家附近的集合地點。

「嗯……?」突然石垣覺得四周氣氛一變,街道看似沒有異樣,不過先前也來過好幾次的這條街道像是挑錯遊戲的對照圖一般讓自己有種說不上的違和感。

這招牌原本長這樣嗎?這個街角有這間商店嗎?這廣告海報怎麼有點怪怪的?隨著景色變化無數的疑問從腦內湧出,最後石垣不禁下了車開始步行,「這……啥情況吶?!」瞪大眼睛站在打著數年前日期卻有如新品的競選海報前,石垣發出驚呼的瞬間,不遠處防火巷裡就傳出碰撞聲,

「有人在那兒嗎?」想說問問路人確認狀況也好,石垣牽著車往有動靜的方向走去,

「唔……咿,」圓睜的雙眼有些不安的直視自己,與石垣目光相對的是蹲在公路車前,看來還是小學生年紀的男孩,

「你是……?!」似曾相識的眼神,微張的雙唇中露出的整齊齒列和留有些許可循線索的長相讓石垣心中突然對自己身處的現狀有了最終解答,雖然是非常不科學的結論,「御堂筋……?」

「你是,誰呀……?」聽見自己的名字,「御堂筋」歪著頭一臉疑惑的看著石垣,

「啊……那個,上次有在比賽上看到你拿了名次,很厲害啊。」隨口說了個聽起來最自然的理由,石垣此刻確信自己大概不明原因的回到了過去。

「哼嗯?」御堂筋的視線從石垣身上移往一旁的公路車,「你也是,騎公路車的嗎?」

「啊啊,沒錯。」

「普通……」上下打量石垣,御堂筋喃喃念道,

「哈哈,被小學生說程度普通還真是傷人吶。」石垣蹲下身,「如何?御堂筋,要不要一起跑一段?」原本打算自我介紹但在最後一刻卻沒有說出口,如果現在的自己是這時間點上的不速之客,盡量減低可能造成的影響還是比較妥當。

「是御堂筋『くん』。」御堂筋出聲糾正,「一起跑也沒什麼好處吧,我一個人就夠了。」

「別這麼說呀,你不是想參加環法嗎?到時候也必須要和別人組隊吧,先體驗過不也是件好事?就到你們家附近那間有停車場的便利商店就可以了。」

「噁心……你怎麼知道我們家附近有便利商店。」御堂筋站起身,「不過算了,就跟你一起跑跑看吧。」即使大人總是講些歪理,但也有可以利用的時候,反正這人看起來也只是個量產型,膩了只要騎車逃走就好,「所以我是王牌,你是助攻囉。」

「沒錯,」石垣毫不猶豫的回答,「不管前方是怎樣的終點線,我都會帶你到想要的位置。」這是我在IH最後得到的結論,也是自己引以為傲的任務。

***

不需要多餘的理論與解釋,前方有人為自己擋住迎面的風壓確實讓路程輕鬆不少,御堂筋看著里程表螢幕上顯示的速度與時間,今天的步調顯然比平常順利許多,此時兩人已經來到了便利商店前。

「哼嗯──」除了湊足隊伍人數的意義之外,即使只是普通程度的選手,還是能夠發揮一定的作用嗎。

「吶,給你。」從便利商店出來的石垣遞給御堂筋彈珠汽水味的冰棒,御堂筋注視著面前的藍色包裝,最後還是接了過來,「有什麼感想嗎?跟別人一起跑也不錯吧。」

「比想像中無聊……最重要的還是自己必須變強吧。」對著手中的冰棒毫不遲疑的張口一咬,留下了整齊的斷面,「你是選手嗎?」雖然不知道對方如何稱呼,御堂筋也沒有興趣主動確認,不過言語中還是流露了些許好奇心,

「啊啊,是都內高中的選手,才剛參加完IH呢。」

「有得到第一名嗎?」

「很可惜並沒有,不過經歷了一場不錯的比賽。」

「沒有拿到勝利,就沒有意義了。」

「御堂筋是為了什麼如此重視求勝呢?」心念一轉,如果平時的御堂筋難得提及自己的事情,現在眼前的御堂筋少年可能會比較坦率的表達心中的想法也說不定。

「沒什麼……理由,就跟重要的人,約好了。」將吃完的冰棒木棍緊緊握在手裡,「雖然現在就算拿了優勝,也沒有人會稱讚我了,但是我已經決定,不管怎樣都要往前跑,也要一直取得勝利。」

「為了遵守約定嗎……這是很棒的決心啊。」這個時期的孩子心中最重要的人應該是家人吧。之前稍微有聽說御堂筋家裡的狀況,或許是指去世的母親?「吶,御堂筋。你會變得更強,跑的比任何人還快,只要你不放棄向前,一定能遇見理解你,支持你,真心敬重並且稱讚你的人。」這也是現在自己對御堂筋最直率的想法。

「你為什麼說得這麼確定,真是莫名其妙……噁心──」張著大眼看向石垣,御堂筋牽起自己的車,「我要回去了,不認識的大哥哥。」跨上坐墊,御堂筋回頭向石垣吐了吐舌頭,「我其實,一點都不喜歡彈珠汽水口味。」

石垣一臉笑容,揮手直到看不見御堂筋少年的身影。

啊啊,回去以後把這些話都告訴御堂筋吧,當他再次站上最高的受獎台時就盡全力稱讚他吧,這樣說不定自己也能夠成為讓他不斷前進的,理由之一。

***

「很好,現在得要怎麼辦呢。」確認了自己的手機,所有的訊號都顯示圈外,「不管怎樣……先延著原路騎回去試試吧。」跨上愛車,石垣踩動踏板,剛出停車場四周的景色就像是海市蜃樓般晃了一晃,「嗯……嗯嗯?」石垣急忙停下,揉揉眼確認四周狀況,回頭看向便利商店前的瞬間不禁笑了起來,進入視線的是同樣蹲在愛車前,弓著背努力對著手機小螢幕操作的御堂筋,同時自己的手機突然響起一連串的訊息提醒音,「唔喔喔!」嚇了一跳的石垣從車衣後方的口袋掏出手機,而離自己不遠的御堂筋似乎對石垣手機的訊息聲有反應,直起上半身準確的看向石垣所在的位置,

「石──垣──くぅん──!」令人印象深刻的語調以大音量響起,不僅每個音節都傳入石垣耳中,周圍也有路人不禁側目。抬起車身直接轉向180度,石垣騎著車快速來到御堂筋身旁,

「抱歉吶,等很久了嗎?」

「等很久──?已經超過約好的時間一個多小時了吶石垣くん,我說過最討厭不守約定的人啊,為什麼手機不通訊息也不回──?是去哪裡鬼混啊?」御堂筋站起身俯視著石垣質問著,

「哈哈……原諒我這次吧御堂筋,手機剛才有點原因接不通,我大概是……去了趟時空旅行?」

「唔咕……噗噗,石垣くん你是腦袋燒壞了嗎?時空……旅行?噗噗噗……要找理由也找個像樣點的吧,噗噗……你以為自己是哆啦○夢嗎?」御堂筋掩著嘴發出怪笑,

「不管怎樣很抱歉吶,」瞥了眼手機螢幕發現未接來電與未讀訊息的數量多到讓人難以置信全都出自御堂筋手筆,「讓你擔心了。」

「哈啊──?擔,心?唔哇,噁心,噁心噁心,果然石垣くん超級無敵噁心呀,我怎麼可能會擔心你──?噁心──」

「是嗎。」石垣笑著伸長手,放上了比自己高的御堂筋頭頂,

「唔唔?」一時愣住錯過避開時機的御堂筋對石垣的行為大感困惑,但石垣並沒有停下動作,反而有些粗魯的摸著御堂筋的頭,「呃呃,噁,心……這是做什麼啊噁心垣くん?」

「你一直都很努力吧,真的做得很好,御堂筋。」就算面前微微垂下頭的後輩睜著大眼嘴巴微張一臉猜不出真意的放空神情石垣也沒有退縮,反而因為對方沒有積極抵抗,石垣乾脆前進一步環住御堂筋的後背,「不管任何時候你都使盡全力向前進,不管在什麼道路上都筆直看著前方,所以才能比任何人都來的快,你實在是了不起的傢伙吶。」

「我又,沒拿到IH優勝?石垣くん也覺得很沒意義吧,努力什麼的,不都垃圾一樣,沒有結果什麼都一樣,一樣。」

「我並不這麼覺得,御堂筋。」再次把手放在屈起身將下巴擺在自己肩口的御堂筋頭上,「我很慶幸高中最後的IH是跟你一起跑,對我來說是無可取代的一場比賽,真的很感謝你,你真的,做得很好。」

「做得,很好?」

「啊啊,沒錯,要我稱讚你多少次都沒問題。」

「唔……呃……」御堂筋先是發出像是呻吟般的哼聲,接著突然身體向後一彈,兩手抓住石垣雙肩推到最遠,「噁心,噁心,噁心噁心,噁心──浪費練習時間!現在出發還來的及,出發啦石垣くん!」

「說的也是,等等我會盡力趕上進度的,不過在那之前……」石垣指了指便利商店,「雖然不能算什麼賠禮,不過這天氣下讓你等這麼久真的抱歉,請你吃冰棒吧,要什麼口味?」

「……石垣くん,我可不會被冰棒收買唷。」御堂筋一臉不滿,但似乎願意接受石垣的提議,「……彈珠汽水味。」

「咦?」對御堂筋的回應有些驚訝,但下一秒石垣嘴角揚起本日最爽朗的一個笑容「啊啊,我了解了,等等啊。」

確認石垣消失在便利商店的門內,御堂筋抬起手放到頭上剛才石垣碰過的地方,「……噁,心。」御堂筋低下頭,閉上了眼。

下次當我第一個衝過終點線時,你也會這樣稱讚我嗎?這麼一來好像又多了些,足以前進的動力。


─何があっても、前に進むんやで─


[雜談]

架構又是洗澡的時候想到的XD 不過一些小橋段其實大多是之前看到關於京伏的訪談整理時就存放在腦內的妄想XD 包括石垣稱讚筋筋跟筋筋傳訊息給石垣的樣子w 其實比起CP我覺得對石御的互動我現在心中的印象還比較接近親子(等?!) 希望筋筋能夠從石垣那邊獲得經年不足的愛情吧w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