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twing

【Free!】【真遙/渚怜短篇集】Iwatobi Memories 【試閱&印調】

印調可能先開到25號左右,可能請有興趣的大家幫忙盡早填寫,

因為我可能明後天就會送印不然8/3廣州YACA可能會趕不上XDD

問卷在此:http://www.sojump.com/jq/3677004.aspx (已結束)


因為新刊進度告急但是場次又不想太放空,所以就把岩鳶高校相關的CP寫過的已完結短篇集結成冊先。正好從現在這個時間回推大概就是這一年來寫過的東西,現在也正好是自我清算的時候XD

鴉子個人201307~201408的Free!岩鳶陣主食CP(真遙 / 渚怜)已完結R18短篇集,共收錄真遙短篇*2+渚怜短篇*1,真遙+渚怜短篇連作*4。

發刊預定目前分簡體版跟繁體版兩個進度,簡體版廣州YACA第二天首發,這場我會親自去XD 繁體版雖然現在送印書本身是趕得上CWT......不過封面我得要做手工加工,但我人要8月中才回台灣所以暫時放棄orz 最快也是CWTK首發。我繁體版會在台灣送印,基本上看有多少數量才決定如何處理,請需要繁體版的盡量幫忙填寫印調。

通販的部分YACA場後開始,應該一樣是自家......雖然很想找代理不過還沒問代理現在接不接年齡限制本了XD 台灣一樣看印調情況,如果有一定數量我就一樣委託奸情區。


【刊物基本資訊】

作者:鴉子

原作:Free!

CP:真遙 / 渚怜

性質:短篇小說集(R18)

尺寸:A5

頁數:預估80P(約45000字)

語言:簡體版先行 / 繁體版八月中旬

價格:RMB30


網上連載時的篇名和簡介如下:


【真遙】金魚花火

未來捏造,真琴與遙大學後分隔兩地,雖然惦記著彼此卻為了某些原因保持距離,因為遙一次比賽中發生的意外讓兩人停滯的關係再次發生了巨大的轉變。


【真遙】Envy Catwalk

2013真琴生賀。真琴和遙正式交往後的第一個真琴生日,遙在岩鳶小伙伴與凜的建議下決定送給真琴的特別禮物是?


【渚怜】Crowding Temptation

2013渚生賀。微路人怜(無本番),某日上學電車途中看見怜被陌生路人騷擾始末的渚,當下決意採取某個行動。


【真遙/渚怜】岩鳶情侶煩惱諮詢室 

一共四篇相連的短篇,分別是渚SIDE(渚怜)/遙SIDE(真遙)/怜SIDE(渚怜渚,怜渚未遂XD)/真琴(真遙)SIDE。岩鳶小伙伴們互相解決床上煩惱(?!)的有笑有淚短篇集,當時只連載了前兩篇,後兩篇是未公開新作。


【試閱整理】


【真遙】金魚花火


「はる,我決定要去東京的大學。」

像是默認的共識一樣,大家都認為眞琴與遙即使不是去同樣的大學,應該會在同一個區域,至少不會離開太遠,不過眞琴最後的選擇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

那或許是眞琴人生中第一次,把遙排除在自己的考量之外。

遙也只是漠然的接受這一切,之後眞琴一如宣告考上了目標中的學校,遙也依照自己原本的計畫靠著游泳實績推薦進了縣內的大學,在分別前的春假,遙終於開口問了眞琴這麼做的理由。

「記得高二學期快結束前,我說因為感冒休息了三天嗎?」

遙點點頭,的確那時眞琴突然請了病假,自己去探病的時候被阿姨連續婉拒了三天,之後出現的眞琴已經沒有感冒的症狀,但是頭上卻纏著繃帶,說是發燒的時候不小心跌倒撞到桌腳。

「其實是我跟凜打了一架。」眞琴溫柔的表情像是貼在臉上的面具一樣,讓遙看著心裡就異常的焦躁,「他說,はる會忘記怎麼往前進,都是因為我在的緣故。」

「開什麼玩笑,我才……」遙才剛開口就被眞琴打斷,

「我也這麼認為。而且也讓我忘了怎麼前進,因為我無法克制自己一直回頭看著你。」眞琴眼神一沉,「小學的時候也好,高中的時候也好,當はる看著凜的時候,自然就會邁出自己的腳步,但是跟我在一起的話,你就習慣於安穩的環境。」眞琴抬起頭注視遙的雙眼,「這樣下去……我跟はる都會毀掉的。」

你的眼睛不是這麼說的。

不行……不可以,現在必須要告訴眞琴我真正的想法,即使你已經從我的眼神中看出來了。

「眞……琴,」遙第一次感受到什麼叫做緊張到快要暈眩,勉強讓自己的腳還立在地面,伸出微微顫抖的手抓住眞琴的肩膀,「眞琴,我……」

「……」眞琴冰冷的掌心掩住了遙的嘴,遙看見眞琴的臉後,卻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不要說,求求你……はるか。

含著淚水的雙眼,眉間像是忍受巨大的痛苦一樣緊蹙,但是嘴角仍然揚起溫柔的弧度,那是遙一輩子可能只在真琴臉上看見過,一個人用全身全靈在表現「悲傷」的神情。


【真遙】 Envy Catwalk


[前略]

真琴生日當天,怜、渚和江硬是拖住因為遙居然無預警翹掉社團活動而坐立不安的真琴,到了放學時間一行人就拉著真琴直接往遙家裡前進,前一天就已經在遙家的客廳完成相關佈置,加上全數出自遙手筆的料理,眾人成功的給了真琴一個生日驚喜。

生日會結束後,熟悉的空間裡一如往常只剩下遙和真琴兩人,

「就說我來收就可以了……真琴去那邊坐著吧。」

「兩個人比較有效率吧,而且即使只是洗碗,能夠跟はる在一起我也比較開心啊。」當然並沒有喝酒,不過仍然沉浸在生日會餘韻中的真琴臉上微微泛紅,笑容也似乎比平常更深了點。

「……真琴。」

「嗯?」

「你今天……要住下來嗎?」遙的視線避開真琴,刻意緊盯著手中沾滿洗潔劑的碗盤,

「咦?……可以嗎?當然好啊。」似乎對遙的主動邀約有點驚訝,不過並不是對邀約本身感到驚訝,而是真琴實際上也正想著同樣的事情,「不過我今天一放學就過來這兒,雖然剛剛有打電話跟家裡說了,不過我還是想先回去露個臉,順便拿點換洗的衣服過來。」

「這麼說來家裡也會幫你慶生吧,小蓮跟小蘭一定也還在等你……我們這樣應該不會讓你們覺得困擾吧。」

「怎麼會呢,我今天真的很高興。」轉頭輕吻遙的臉頰,「謝謝你,はる。啊,當然明天也要再跟渚他們道謝才行。」

「你還是趕快先回去,大致上也快整理完了,我一個人沒問題的。」

「嗯……那我晚點再過來。」

「我等你。」

暫時送走了真琴,遙俐落的結束手邊工作,解下圍裙看著恢復原狀的客廳。

接下來……得要在真琴回來之前準備完成才行。

像是表明決心一般自顧自點了點頭,遙加快腳步走進了浴室。


【渚怜】 Crowding Temptation


平時總是稍微提早出門避開最高峰的班次,今天卻不幸的碰上人身事故,所有車次都晚了二十分鐘的結果,此刻車上所有車廂都擁擠到密不透風,必須與素不相識的人維持家人一般近的貼身距離實在是令人難以忍受,怜十分慶幸自己平常選擇的車廂正好有無障礙區域,靠著原本給輪椅用的長扶手面向窗外應該是能夠保留最多個人空間的姿勢了。

 在扶手的寬度製造出來的空間裡勉強拿著文庫本讀著,在電車進站前經過交換點的瞬間一個劇烈搖晃,背後與不知道誰的身體零距離重疊的重量與觸感讓怜從心底感到不快,似乎因為重心不穩,身後應該是成年男性的身體倒向自己後左手順勢抓上身旁的扶手,怜心中一邊抱怨著一邊祈禱這不安定的狀況快點結束,但是在電車停穩,更多乘客湧進車廂之後,

 ......怜發現,身後的壓迫絲毫沒有放鬆的意思。

*這篇可以開放試閱的地方實在太少www 前面有部分電車痴漢情節,後面就真的是渚怜啦,口味可能稍微重一點(炸)到時候也會告訴不吃的人要跳過幾頁XD 


【真遙/渚怜】岩鳶情侶煩惱諮詢室 


【SIDE渚】

阿天老師有說過(50%捏造),送上門的美食不吃是男人之恥,先下手為強。

從看見陽光之下閃耀非常的撐竿跳美姿開始,順利到讓人害怕的小怜攻略居然在出乎意料的地方撞進了死胡同。

彼此身體的契合度是毫無疑問的好,我對自己的技巧也有一定的自信,但是小怜在床上的時候總是把他所有的注意力集中力放在……唉,放在,如何忍住不發出聲音以及把臉遮住,甚至最近變本加厲好像連達到高潮都開始在忍耐……這情形似乎是自從上次射在我嘴裡以後開始的,嗯──對初心者來說刺激太強了嗎?

唉,我身為堂堂男子漢的自尊心遭受到了強烈的打擊,再這樣下去真不知道我會作出什麼事,至少已經想過拿手銬把小怜的手固定在床頭或是乾脆研究如何綁出完美的龜甲縛等等之類的下略三千字。

「唉──」渚刻意誇張的長嘆口氣,一旁的真琴果然不負期望的轉過頭來,

「嗯?怎麼了,渚?」

「唉,最近我有個天大的煩惱。」

「?」聽見渚的話,遙也有點興趣的轉過頭,

啊啊──果然好朋友是一生的寶物,最喜歡你們了!

「關於床上的煩惱就是了。」

「……哈啊?」

那啥,那邊的熟年夫婦是在驚訝個什麼勁啊,不過身邊也只有面前這兩個傢伙有參考價值了,我就勉強問問吧……

「吶吶小遙,你在做愛的時候會忍耐嘛,聲音啦表情啦高潮啦……」

「哇哇哇!渚你都問はる些什麼啊!午餐時間別談這種話題啊!」

「……?不會。反而是真琴老在忍耐。」

「咦?はる?!」

「哇……都已經是讓小遙在小真背上抓出那麼多傷痕的程度了,小遙居然還覺得小真在忍耐嘛……小真果然是如假包換的禽獸欸,嗯,我要鄙視你,小真好過分喔──」

「哈啊?!欸欸!渚你不要太過分──」

「可惡的老夫老妻給我爆炸吧,看到你們就飽了啦!謝謝招待啦!」渚對著面前的兩人吐了吐舌頭,

「……背?傷痕?」

「嗯?唔哇!はる快住手!為什麼要脫我的衣服啊?!」

唉後面那兩個傢伙又在放閃光了!為我的眼睛點根蠟燭……

轉身小跑步離開頂樓,渚又嘆了口氣。


【SIDE遙】

「渚總是忠實於自己的想法吧。」

「嗯!咦?小遙應該也是啊。」一直認為小遙在這一點上跟自己十分相似,甚至比自己還更不在乎他人的眼光,如果沒有小真不厭其煩的把他拉回岸上,小遙可能早就回歸大海了吧……各種意義上。

「所以對喜歡的對象就會說喜歡,想做的事情就會去做,想要的東西就會想得到,這應該都非常自然吧。」

「嗯。」

「……」聽見渚的肯定,遙的視線左右游移著,似乎陷入了沉思。

「小遙?」

「……真琴,不是這樣。」

「呃,所以重點就是關於那件事小真從──來沒有主動過,也從來不要求小遙做些什麼嗎。」

遙點了點頭。還沒有確認彼此感情之前或許算不可抗力,但正式成為戀人以後每次仍然都是遙先發出信號。而且行為過程中真琴一向只把滿足遙放在最優先順序,像是真琴沒有任何屬於自己的欲望一樣。

「嗯……這也是小真的壞習慣吧,捕捉小遙的想法對他來說已經跟條件反射沒兩樣了,所以不自覺的就會照著小遙的希望去行動。從另一個方向看的話表示他非常愛你啊。」

「可是我也一樣啊,想要為對方做什麼的心情。」

「哇……這句話你一定要講給小真聽,他絕對高興得半死。」渚的臉上滿是調皮的笑容,「不然這樣,下次讓小真什麼都不要做就好啦!」

「唔……實際上怎麼做?」 

「綁起來之類的囉,啊……靠眼神就可以看出小遙想法的話,眼睛也遮起來比較好吧!」

欸?……嗯,好像也很合理。

「的確……」遙點了點頭,而渚在心中暗自鼓掌叫好。

嘿嘿……小真到時不知道會是什麼表情啊!超想看的。

「喔?渚也在啊,剛剛中途被阿天老師抓去處理了一下社團的事情所以拖了一點時間……嗯?はる?怎麼了你們兩個?」

拿著飲料出現的真琴看著嘴角止不住笑意的渚以及思考中的遙,不解的側了側頭。


【SIDE怜】


難解的疑問常常源自最單純的地方,但是那通常就是最切中核心本質的問題。每個人心中都有難以退讓的理念與堅持,若是與其產生抵觸,自己眼中再單純不過的問題,在他人的視線裡都會變成複雜而無法理解。如果有些人在乎的是公平正義或是非對錯,那對我而言最重要的就是美學吧。

呃,好吧,總歸一句!根據理論與計算,加上我心中的美學堅持,

我在下面絕對是不合理的吧!!

考慮畫面的美感與身材的差異,肌肉的比例,符合普遍常識的位置關係,怎麼想都是反過來才正常啊!不可否認兩人的關係會進展到這一步完全是從渚的主導開始的,自己也就這樣隨波逐流的順勢發展……但是如果不在此刻撥亂反正那就會一直這樣下去吧!

不行,這一點也不美!

要怎麼扭轉局勢...畢竟從來沒有遇過這種狀況,這時就該吸取前人的經驗。但是也不會有書可以參考吧,其他的管道的話似乎就剩下……

「怜?呃……怎麼了嗎?」還留著遙和渚在泳池,真琴先一步結束練習回到更衣室,正在收拾東西時發現怜的視線緊盯著自己不發一語,原本就下垂的眼角因為感到困擾弧度似乎又更低了些,

「啊……!沒,沒什麼事情。抱歉,我……」怜像是大夢初醒一般猛然抬起頭,接著推了推因為震動而歪掉的眼鏡,

「不用顧慮太多的,怜。如果有什麼事情我能幫忙的話就儘管說吧。」真琴拍了拍怜的肩頭,

「真琴學長……」終於下定了決心,怜慎重的開口,「那個,真琴學長……會很在意那個時候的上下嗎?」

「哈啊?呃……嗯?你是說做愛的時候嗎?」有點驚訝的真琴再次確認,看見怜點了點頭,真琴把手扶上下巴,「一開始自然而然就決定了之後的確都沒有變過,不過說真的我沒有太強烈的堅持……如果はる希望交換我也完全沒問題。」

「是這樣嗎……」

「畢竟是自己喜歡的人所做的要求啊,既然在自己做得到的範圍內我就會盡力滿足對方吧。」真琴又恢復一如往常的微笑,「怜……對現在的狀況有不滿嗎?」

「唔嗯……其實也不是非常的不滿,只是覺得比起現在這樣,如果交換的話比較符合美學啊。」

呃,果然每個人重視的點都不一樣嗎,怜有時候真的比較難懂呢。

真琴露出微微的苦笑,「依渚的個性……如果怜有自己的想法,直接跟他明講應該是最好的方式,畢竟他也是對自己誠實直率的類型,如果有隱瞞的話渚反而會難過的。」

「唔唔,這麼説也沒錯。」怜似乎仍然有所猶豫,「不過...如果是喜歡的人就不會在意的話,我好像也不應該太堅持?」

「一開始渚有確認過怜的意見嗎?這種事情還是得要找到兩個人都滿意的解決方式才是最好的。」真琴原本柔軟的語氣稍微嚴肅了起來,「只是忍耐的話累積久了就可能會變成衝突的原因,如果造成嚴重的後果就太遲了。」

「嗯……」真琴學長所言的確有道理,果然是該下定決心的時候了。

「不用思考太多,就照自己的想法試試看吧。」真琴看了眼時間,「我也該叫はる起來了,等等我讓渚先回來,你們就好好溝通一下。」


【SIDE真琴】


「我,小遙跟小怜都講了自己的煩惱,只有小真沒有欸!這樣一點都不公平啊,小真應該也要告訴大家有什麼床上的煩惱吧!!」

「這麼說來……」怜推了推眼鏡,而遙也一秒放下手中的雜誌看向真琴,

「小真你看,連小遙也很有興趣喔!快點從實招來吧,有什麼問題我們都會幫你解決的。」

「呃,你們實在是……」真琴十分為難的垂下眉角,「我並沒有什麼困擾啊,硬要說的話只有擔心做了什麼讓はる不舒服的事情而已。」

「那種事……不用擔心。」遙把頭撇向一邊小聲的說道。

「欸欸──真的沒有嗎?不會吧──小真太狡猾了啦!再想想看一定會有的!」渚把頭靠在真琴肩頭轉啊轉,

「真的沒有啦,我只要はる覺得滿足就滿足了。」

「真琴,我說過不要這樣。」明明自己不久前才因為這件事而不滿,真琴看來還是沒打算完全改過。

「唉,不好玩啦──小真實在太以小遙為中心了,」渚聳聳肩,「想想也是,這就是小真嘛。」

乾淨俐落的放棄追擊,渚背起了自己的書包,「時間也差不多了,我跟小怜就先回去囉──」

「今天辛苦了,回家小心。」跟遙一起送渚跟怜到門外,大門關上以後遙抬頭看著真琴,

「所以你有什麼不滿嗎?」

「咦?真的沒有啦,はる。」

遙微微皺眉盯著真琴數秒,嘆了口氣開始往回走,「隨便你……」

「啊,はる──」真琴苦笑著追上遙。

***

自己確實對兩人親密的行為並沒有任何的不滿……但真要說的話倒是有一件事希望能夠說服遙......[下略]


大概收錄了這樣感覺的東西XD

充滿了我一年來在中長篇連載裡無法發洩的各種妄想wwwwww之前因為嚴打的關係不管是貼吧還是LOFTER這幾篇文都刪了個一乾二淨,想說還是要為他們找一個歸宿所以才集結成冊XD

另外有幾篇其實原本很煩惱要不要也收進來,譬如說Orca Chaser跟ASK的人魚虎鯨梗XD 不過這兩篇算是還懸在半空中的未完結狀態所以這次就放棄了XD 我是覺得Orca Chaser應該有辦法單獨出一本,看之後時間怎樣我在試著安排看看......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