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twing

[黑籃][劉福/紫冰] 夏になって、すこしあとの話 [劉偉生賀2014]

即使是身邊的陽泉戰友也幾乎只有我在記劉的生日wwwwww

這麼一來今年福井跟劉的生日我還真的都寫了......我簡直真愛......


[食用注意]


1) 劉福夾帶紫冰XD 不過清水到不行我覺得當陽泉文看都沒問題......

2) 時間點上是現三年畢業之後隔年的夏天,雖然文中沒提到,不過私設定上福井是去東京念大學,而岡村是去念同樣是東北區(不過不在秋田,大概在宮城吧XD)的大學。本來要讓岡村也出場結果發現沒他的座位......(殘忍)

3) 身高話題之類有點捏造,各種私設妄想就......請投以關愛眼神XD 另外劉變得不太講阿魯也是私設定w 我自己妄想中是認為福井畢業不在身邊以後劉就比較少講阿魯了,因為據說是福井告訴劉語尾加阿魯會受歡迎,但是劉自己知道是被騙XD 但是仍然故意講給福井聽的感覺。這樣的動機在福井畢業後就會消失了吧......加上我原本的私設定還有一條是劉在正經的時候或精神狀態不太穩定(憤怒/慌張等)的時候也會不講阿魯。

另外標題其實跟當時福井生賀有對應www 有人有發現嗎XD

http://septetwing.lofter.com/post/269cce_14950b7 

最後難得又寫劉福紫冰就同場繼續宣傳既刊(炸)

TB自家通販:

http://item.taobao.com/item.htm?id=39114917579

試閱跟詳情可以參考這裡:

http://septetwing.lofter.com/tag/chili%C2%A0sweety

台灣的話CWT有寄友人第一日的攤,攤位號是K14(9inc) 

另外我有參廣州YACA的第二天......現在正好在掙扎要不要寫紫冰無料......


***


「呼,這樣大致完成了。」集中散滿一桌的資料理了理,氷室鬆了口氣。

「唉呀~時間真是抓得剛剛好阿魯。」劉也從原本端坐的姿勢往後仰,雙手撐在身後,

「離集訓就剩一個禮拜,想不到最後還有這麼多地方需要微調。」氷室快速翻閱著集訓的練習計畫,「劉也辛苦了,最近都討論的很晚。」

「就是說──不要一直占用室仔的時間啦。」嘴裡還嚼著零食的紫原從一旁探過身來,把頭放上氷室的肩膀,「唔啊......這什麼練習計畫啦,麻煩死了......」

「敦,不可以這麼說。劉可是為了社團奉獻了他寶貴的時間啊,他可沒有佔用我的時間。」

「被罵了吧!你看看你阿魯──」劉幸災樂禍的對紫原眨眨眼,

「劉仔吵死了閉嘴啦──快出去啦!」

「出......出去?!喂敦,你不要忘記這裡原本就是我的房間阿魯。」

「啊咧──這麼說來好像有這麼回事。」

「唉呀,敦是來找架打的嗎?你這可惡的小屁孩──」

「STOP!都已經過了熄燈時間了不要吵,敦也趕快回房間吧。」

「欸欸──為什麼,我都等這麼久了,才不要回去。」

「我今天可不會把房間借給你阿魯。」劉有些賭氣的翻身爬上床,「我要睡啦。」

「唔......室仔──」紫原鼓起臉頰抓住氷室的手,

「真是拿敦沒辦法......那我過去你房間好了。」

「嘿嘿,聽到了嗎中國人。」

「是是,隨你們便阿魯,不過明天早上要練習啊。」劉背對兩人舉起手隨意的揮了揮,聽著兩人輕手輕腳的離開房間。

「今天室仔怎麼特別好說話。」靠著手機的亮光穿過熄燈後空無一人的走廊,紫原小聲問道,

「啊啊......其實是關於集訓還有些事情沒決定,而且不能讓劉知道。」

「欸──所以室仔只是要利用我的房間嗎。」

「別這麼說,當然不只是那樣啊。」氷室的手扶上紫原的上臂輕撫,

「唔唔──有種被騙的感覺。」紫原似乎仍然有些不滿,「不過,算了。」

來到紫原房間,靠在床邊的氷室再次開始確認行程表,「hmm......果然還是得要安排在當天嗎。」

「吼......到底是什麼事啦。」躺在床上的紫原伸手抓住氷室的肩膀想要往自己方向拉,卻被對方毫不遲疑的撥開,

「敦應該也知道才對,」氷室指了指行程表上的日期,「這天是劉的生日啊。」

「嗯──這麼說好像有這回事?」

「今年學長們......特別是福井學長不在,劉一定也有些失落吧。這時就是我們出手的時候啦。」氷室將頭後仰躺在床上,「敦有什麼好主意嗎?」

「嗯──這麼說的話......」

 

***

 

到了劉生日當天,集訓的計畫雖然照常進行,但晚餐時舉辦了全社六到八月壽星的慶生會,當然身為副主將的劉也就特別受注目。

 

「Happy Birthday!劉!」與參加集訓的社員們大致打過招呼,氷室和紫原來到劉身邊,

「滾──!」拿著毛巾擦乾頭的劉難得對氷室一臉嫌惡,

「哈哈哈,剛才真的很抱歉,原諒我吧,畢竟劉是壽星裡的重點人物,只好找你下手囉。」對比之下氷室倒是十分愉快的樣子,「不管日本還是美國壽星的臉上一定都得要有派啊!劉也得要習慣一下吧。」

「室仔......日本應該沒這種習慣啦。而且砸劉仔臉上實在有點浪費......」

「反正早就料到大概是這麼回是阿魯,給我記著啊──」劉意有所指的拍了拍氷室跟紫原的肩膀,「不過還是謝謝你們,這個慶生會原本沒在我們訂的行程表上吧?而且集訓有一個禮拜卻特別辦在今天不是嗎?」

「Ooops,果然還是逃不過劉的法眼。這是我們該做的,劉不只是重要的隊友,也是重要的友人啊。」

「噗,能聽到氷室這麼說我也算有回報啦。」

「那就把我的話當生日禮物收下吧,要錄音嗎?」

「No, Thank you. 夠了喔?」

「幹嘛這麼客氣。是說也該進行下一個活動了,這才是今天的壓軸啊。」氷室拍了拍手吸引眾人的注意,「時間差不多了!各年級的領隊帶著自己負責的社員們往下一個地點集合!雅子教練推薦的特別訓練要開始囉!」

「唉呀,我也得負責三年級生,待會見阿魯。」

看著劉離開的背影,紫原下巴抵住氷室的頭頂,「我們負責的部分也準備好了吧?」

「Of course, 敦。」

 

***

 

特別訓練的場所選在集訓地附近的廢棄校舍,雖然是歸入訓練排程裡不過在所有人的眼中都只覺得這是夏天的那項經典活動......

「你們這些傢伙!不要以為這只是單純的試膽大會啊!面對未知場面的冷靜思考,準確的瞬間判斷,處理危機的身體反應,這些都是一般的訓練無法體驗的。」手中拿著竹刀的雅子教練一臉嚴肅,在手電筒的燈光集中下確實魄力十足,「誰給我吊兒郎當連全程都走不完明天開始的訓練計畫就改為我全權負責了,聽清楚了嗎!」

「順便提醒大家,雅子教練原本希望我們執行的訓練份量是現在的三倍左右吧。」氷室笑著對社員們眨眨眼,所有人臉上卻都浮現世界末日前的絕望表情。

「三倍也太可怕了吧!」

「唔呃,只好使出全力了......我還想活著回去......」

「大家既然都有幹勁了,接下來就開始說明試膽......不對,是特別訓練的詳細流程。」一旁的二年級幹部開始講解試膽大會的進行,因為社員人數眾多,這次在整個廢棄校舍中安排了數條路線,每個人以十五分為間隔單獨出發,路程其實並不長,也沒有太多的機關,但相對的也除了標示方向的螢光箭頭指標以外,除了配給的手電筒以外沒有其他可依賴的光線與輔助,而每條路線的終點會放置神社求籤用的籤桶,從中取得一個號碼之後就可以回道集合地點。「都清楚了嗎?那就依照年級列隊,各人胸前的名牌背面圓形標籤的顏色就是被分配的路線,每個年級分別從不同校舍的大門進入,在裡面依照看見的螢光指標顏色前進!」三個年級在各自的校舍前集合,接著雅子教練的哨聲一響,試膽大會就正式開始了。

「啊──啊,麻煩死了,我就走第一個吧。」照例咬著美味棒的紫原率先走進廢校舍,一年級也開始有人挑戰,而三年級全員不知為何一起拱著劉走第一個,負責維持秩序和掌握活動進行的氷室確認劉走進校舍後嘴角揚起微笑,

「一切都很順利啊。」

 

***

 

「唔喔!」再次踹到散放一旁的廢棄桌椅,看見上面還有突出的鐵釘劉無奈的聳聳肩,依照名牌後的顏色指示選擇了黃色箭頭,一路上的情況真的只有廢墟可以形容,「這條路線也太糟了吧?如果讓選手受傷不就賠大了。」為了互相保密,即使是幹部也不會知道所有路線的詳情,整理的人手也都互相錯開,這條黃色的路線並不在劉參與準備的範圍內,但就劉所知,路線整理的時候都會撤除可能造成危險的物品以及維持足以活動的空間,最後還會加上一些小機關。但現在自己穿過的走廊根本除了勉強貼上指示標誌以外沒有做任何的整理,也沒有對場地做額外加工,雖然覺得有些異常,但現在也只能先走到終點再說。

「這根本是在拓荒吧?到底誰整理這條路線的,回去讓我抓到絕對要賞他一頓制裁的鐵拳。」從障礙物到老鼠蜘蛛網,遇見太多意外的劉手上已經多了一根不知從哪拆下來的桌腳代替手杖,「呼,終於快到了嗎?」依照校舍的格局與指標的方向,爬上通往頂樓的樓梯應該就是終點,劉放下手中的木桌腳,使力打開了鏽蝕的鐵門。

「終於──天啊有夠慢的!也讓人等太久了吧!!」開放的空間裡憑藉月光而相對清晰的視野中捕捉到熟悉的身影,劉瞪大眼睛呆立著,連手上的手電筒都掉落地面,

「健介......さん?」

「喔,過得好嗎?」撿起滾到自己腳邊的手電筒,福井朝著劉走去。

「欸?等等......你怎麼會在這裡?嗯?咦?」眼神一會往左一會往右,福井像觀察什麼有趣的生物一樣看著顯得十分慌張的劉,

「你也太緊張了吧?是被嚇到的天竺鼠嗎?」抬高兩手啪一聲拍上劉的雙頰,「很可愛就是了......喂,你這混蛋是不是又長高了啊......」

「是健介さん縮小了吧?」終於變的比較冷靜,劉嘴角揚起戲謔的弧度說道,

「很好,你來討打的嗎?」福井也笑了起來,「哈哈,不過就是這德性才像你。」

「怎麼會突然回來?我記得之前健介さん說要忙到八月才回秋田吧?而且我應該沒跟你提過集訓的詳細地點,更別說是這種行程內活動的場所。」

「我提早把事情都解決啦,地點是氷室告訴我的,包括在這個時間來這個地方。」

「是他們......唔啊......是健介さん。」心中似乎還在掙扎,但其中一隻手已經逃脫理智從福井身側繞向後腰,

「很高興嗎?」福井仰頭看著劉,

「當然!已經都......不知道該說什麼......畢竟已經半年沒見面了。」

「真的?我怎麼只看到一隻手程度的表現而已啊?」福井指指自己身上劉的手,

「呃,不是......我只是,那個,唔......」

「囉嗦!在這種時候就不用忍耐了啦阿呆!」福井直接雙手環抱住劉,下一秒劉也終於用力抱緊福井。

「喂,哈哈哈哈......等等你這混蛋,長的高了不起啊?我踩不到地啦!」無視福井的掙扎,劉直接用手臂撐住對方往上抬起,福井雙手從劉的肩上環住後頸,「那啥,生日快樂啊。禮物真的就是我,這樣有滿意嗎?」

「啊啊......不知道明年,後年......還有更以後生日還能不能收得到啊。」

「哈,那就要看你的努力囉。」

 

***

 

「啊,室仔──他們回來了。」先一步回到集合地點的理所當然的回到氷室身邊,靠著身高優勢早一步看見劉與福井的身影,

「喔喔,氷室主將,看起來狀況不錯啊。」福井向著兩人揮了揮手,

「托學長們的福,很多體制先前就已經確立下來,所以才會這麼順利吧。」

「敦也還是吃個不停啊.......喂,不要跟我說你也還在長高啊?」

「咦咦──?我才剛在想福仔是不是縮水了哩。」

「你們幾個傻大個都是來找架打的嗎......」

「不都跟你們說別強調身高嗎?這次不管正選或候補所有社員都比學長高了十公分以上,你們還那壺不開提那壺。」

「意思是氷室你也長高了吧......詛咒你們......」

「唉呀,辰也還是這麼擅長給最後一擊。」

「室仔好過分──」

「Oh......這麼說來福井學長接下來可以依照預定幫忙指導集訓吧?」

「啊啊,不都答應你了嗎?是說氷室你轉移話題還真自然啊......」福井對著氷室完美的微笑撇撇嘴,「之後就直接回秋田老家去。欸,劉你IH結束前不會回中國吧?待宿舍無聊的話隨時來找我啊。」

「我決定每天從福井家通車去學校練習......」

「真是太好了啊劉。」氷室拍拍劉的肩膀,「雖然已經講過,但是既然大禮現在終於送上,還是得要再強調一次。」氷室吸了口氣,向紫原和福井交換了一個眼色,

 

「生日快樂!!!」

评论(1)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