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twing

[弱ペダ][新荒] [求解]我最近喜歡上一個男生

其實是昨天新開生日的突發XD

前情提要可能需要請大家看一下這噗:http://www.plurk.com/p/k7bo41

這是前幾天噗浪上的BG版體跟風(雖然調了匿名可是這噗我寫的啦www)

之後總結的時候順便寫了篇借梗的短文www


結果昨天我除了噗浪以外WB跟LFT都沒有佔位...

晚點也會把正式的賀文(雖然又變連載中XD)放上來


***


「喔……?喔喔!你們看看這個。」午休時間,福富、東堂與荒北聚集在福富的教室,原本說要查資料開始操作手機的東堂突然將畫面轉向另外兩人,「剛剛看學校的討論版發現的。」

「哈啊?啥……我最近喜歡上一個男生,他在學校的大社團裡很活躍,很受社員們甚至社長的信賴,身邊也總是圍繞著小粉絲……雖然他不像另一個很有人氣的社員那樣喜歡做粉絲服務,但也就是這點特別吸引我……欸,這是?」斜眼盯著手機螢幕,荒北念出上面的內容,

「大概因為是運動員的關係?他不管是練習前做伸展運動時,還是練習或比賽中,甚至連吃個東西都很……性感?」接著連福富也跟著讀了起來,

「這毫無疑問的是在說我們都認識的人吧!唉呀……隼人還真是罪惡的男人啊。」東堂撥了撥頭髮,「雖然我也不輸給他就是了,連喜歡他的女孩子們都特別提到有『另一個很有人氣的社員』呢。」

「東堂……你那正面思考真是一絕啊。」荒北撇撇嘴,視線卻不自覺的繼續追著螢幕,「他對每個人態度都很親切,有一次大家去看社團練習因為有點妨礙到他們,被一個很凶的社員罵的時候他也幫大家說話……哈啊?為啥連我都被提到了啊?!」

「只是被提到的話,我也有。上面有寫到社長。」

「福ちゃん……這沒什麼勝負好爭的啦。」

「我很強。」

「唔呣,不過隼人的粉絲們還觀察的滿細心的呢,連他房間很整齊都知道,是誰流出的情報啊?」

「最有嫌疑的八成就你吧東堂?是說他對外都講女朋友是公路車了這些女人還真不死心欸。」

「而且看見新開比賽裡的樣子也不退縮嗎……這個人,很強。」福富伸出手指將畫面往下拉

「連福ちゃん都這麼有興趣是怎樣……啊?什麼?先拉攏他的親友?喂……我們都被當成拿食物就釣的到的人囉,啊東堂除外。」

「蘋果派……」

「小卷的生寫真……唔呣,可!」

「可個屁!你們……也太好攻略了吧,不要這樣就出賣朋友啊。」

「這個回覆……?」

「喔喔?阿福也注意到了嗎,好像有我們認識的人也混進討論了呢。」以阿逋作為語尾的人可能找遍全世界也就只有一人了。

「泉田……給我記著,晚點一定要好好教訓他。」

「不過荒北你怎麼看啊?」

「啊啊?什麼我怎麼看?關我屁事?」

「以交往對象的角度。」

「嗚啊……居然從福ちゃん的口中聽到交往兩個字……喂這裡是公眾場所啊!」荒北壓低聲量抱怨著。

「你也可以參與討論啊,給這些新開粉絲們一點建議吧,反正是匿名討論不會被發現的。」東堂將手機往前遞,荒北皺了皺眉但還是接了過來,「很好啊,那我就不客氣了。」

荒北快速輸入訊息,發送後把手機扔回給東堂,

「我看看啊……噗,你這麼寫不也會被看出來是誰嗎?不要以為匿名就安全啊!而且『你們都沒機會』什麼的不是更引人誤會。」

「囉嗦,煩欸,不行嗎?」

「嘛……當然也不是不行,畢竟荒北也有這麼做的權力啦。」

「那我也要給他們建議。」

「喔喔,大家一定會感謝你的,來,阿福。」

接過手機的福富半响沒有動作,荒北一把抄過手機嘆了口氣,「福ちゃん要寫啥?」

「新開很強。」

「……是是。」

「隼人被顧問叫走真是太可惜了,不知道本尊看到這個討論串是什麼感想,只好等等傳個網址給他囉。」

「喂,東堂……你可不要做什麼多餘的事情啊?!」

「有什麼關係──也可以看到荒北充滿愛的發言啊?啊啊對了,也告訴小卷他們好了。」

「你,敢!?」拍桌站起身,荒北兩手握拳抵住東堂的太陽穴用力轉了起來。

***

「嗯?」當天晚上才剛從浴場回來的新開來到荒北的房間,從零食堆中找出自己放的能量棒拆開,轉身發現放在桌上的手機顯示著訊息通知,「是尽八啊,這時間真難得,」

--唷隼人,今天有件十分有趣的事情不跟你說我真的睡不著啊……--

「這是?」快速瀏覽東堂給的資訊後,新開忍著笑意伏在矮桌上,「你們……」

「煩死了為啥報告跟考試都明天啊?還要不要人活……唔喔!新開?來之前也通知一下吧!」這時拿著一堆筆記與參考書的荒北也回到房間,

「喔,靖友歡迎回來。」新開並沒有抬起頭,荒北有些莫名其妙的坐到新開身旁,

「怎啦?肚子痛還是撞到頭啊?」

「ふふ……說不定兩種都有。」感覺到對方的體溫接近,新開起身從背後抱住荒北,

「啊啊?……喂,現在是怎樣?」新開突然的行動讓荒北身體微微一震,但很快就又放鬆了力量。

「這個。」將手機螢幕繞到荒北面前,新開的下顎抵著荒北的肩口,

「唔喔喔喔!東堂這小子……!明天看我不折了他的髮箍……」看到畫面內容的瞬間荒北突然開始掙扎,不過新開的兩手正好從外圍緊扣荒北的手臂,反抗很快就被壓制下來,

「哈哈,那我明天就得要全力幫忙尽八守住他的髮箍了,畢竟他告訴我如此珍貴的情報。」用鼻尖輕觸荒北的頸側,「吶,靖友是為了我吃醋嗎。」

「哈啊?誰會啊蠢貨!我才不會跟外野不相干的人計較,你也根本沒把他們放在眼裡吧。」

「光明正大的這麼說一定會被尽八唸吧……其實我也很感謝他們的支持。」

「呿,是喔,你也被東堂影響了吧?」荒北撇了撇嘴,「我是真的覺得這些人很傻,她們眼中的理想的新開君其實並不喜歡可愛的女子高生,而且比起柔軟的胸部和身體反而對男人單薄的胸板和硬梆梆的大腿更有反應,被罵了還特別興奮的變態。這不是很絕望嗎?」

「嗯,我無法否認就是了。」

「嘛,我也沒資格講你。」荒北將身體重心向後倒,「吃醋也不是完全沒有,還不都你隨時都在散發讓人產生不當聯想的費洛蒙,給我改過來啊?」

「我並沒有意圖那麼做。」

「所以才更讓人生氣啊,戀人是公路車的新開君。」

「靖友,這句話有些不對。」

「啊啊?」

「我確實說女友是公路車,不過戀人是靖友啊。」

「你……!哈,什麼歪理,還真好意思說這麼噁心的話。」一手抓住新開的後腦勺,荒北轉頭吻上對方的雙唇,「勉強算你及格囉。」

「那有什麼獎勵嗎?」

「不要撒嬌過頭啦蠢貨!」手指用力朝著新開的額頭一彈,「嘛,也不是不行,但是明天早上還有練習喔。」

「嗯,最喜歡你了,靖友。」

「唔,哇……雞皮疙瘩都……我知道啦。」

真是抱歉囉,喜歡新開隼人的所有人。不只是我絕對不會退讓,這傢伙也不會放手,這場勝負我是絕對不會輸的,要挑戰隨時歡迎啊。

评论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