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twing

[Free!][真遙] Un Mare di Fantasia #3-2

#3-2 noi diciamo che ride il mare. (我們說,那是海正在笑著。)

 

「這樣正事就都辦得差不多了,接下來該去哪……」凜一邊確認手機螢幕上的購物清單,一邊想著之後的計劃。這時先開口的是遙,

「我有一個想去的地方。」

在遙的提案下,兩人來到的是真琴工作的水族館。離閉園的時間只剩兩個小時,但恰好還能趕上最後一場海豚表演。

「你自己之前不就是海豚嗎?那要表演什麼項目早就瞭若指掌了吧。」兩人坐在平日觀眾有些稀疏的看台上,遙不停四處張望,雖然表情沒有太多變化但顯然比平時興奮,

「從以前我就一直想知道……坐在這個看台上是什麼感覺,為我們拍手歡呼的人們是因為什麼而感動。」遙視線轉向舞台,「而且也有一些想要再次確認的事情。」

開場前固定播放的表演介紹已經響起,舞台後方的大型屏幕上顯示著過往的表演片段,目不轉睛注視著畫面的遙發出小聲的驚呼,

「怎麼了?」凜轉頭問道,

「原來如此……雖然早就知道大概的情形,但實際確認還是第一次。」遙鬆開原本因緊張而交握的雙手指向螢幕,「這一段,原本左邊的海豚是我。」

「表示現在的不是?我看不出海豚的差別……」凜抓抓頭

「變成園內其他的海豚了,除此之外其他的片段都跟以前一樣。」影片並無重新錄製的痕跡,只有關於遙的片段被理所當然的置換。「現在應該能斷定,這世界上除了真琴之外的所有人,包括我族裡的同胞,記憶裡都不存在海豚時期的我。」

「但我現在也知道你以前是海豚了啊?」

「對凜而言這屬於新的資訊,你並不認識身為海豚時的我。剛才凜認不出畫面上海豚與先前有別,就表示這個新的資訊不會與現狀發生實質的衝突。」

「但真琴就必須獨自面對這些記憶上的矛盾吧。」

「所以才有一個月的限制……為了防止對因果產生太多干涉以及保護真琴精神的平衡。」

「那傢伙還真的攬下了件麻煩事啊,先說我還是不贊同你留在這裡,不管怎麼想這對真琴都沒有任何好處吧。」

「我已經沒有多餘的心思考慮真琴以外人的想法了,凜。」遙的語氣一如往常,不帶有歉意也並非挑釁,這讓凜反而不知該如何回應,此時表演正式開始,真琴向觀眾席揮著雙手走進中央的舞台,

「啊,是真琴!」險些要站起來的遙被凜一把按回座位,

「表演要好好地坐著看,不然會妨礙到後面的觀眾。」

即使是對表演項目都十分熟悉的兩人,在海豚們完美達成要求的動作時還是自然而然的發出驚嘆與鼓掌,

「從人類的視點來看這樣的動作確實有讓人感動的要素存在,」在海豚主要的演目結束,由其他動物交替出場時,遙有感而發地開口,「畢竟人類的身體不但閉氣的時間短,在水中比較難自由活動,也沒辦法跳那麼高。」

「加上我們認為訓練員能讓海豚理解指示非常難得……雖然好像是類似的疑問,不過我還是想知道,訓練員給的指令你們是真聽得懂嗎?」

「唔……人類都如此在意語言的形式嗎?同樣原理,我們是直接理解訓練員想傳達給我們的心意,而不是完全聽懂人類的語言。」遙看著舞台一角正在鼓勵方才參與表演海豚們的真琴,「所以用真心對待我們的訓練員,我們也會以同樣的心意回報。」

「接下來我想是大家最期待的時間了!現在我需要一位助手跟我們的海豚們合作演出,請有意願的觀眾踴躍舉手參與!」

「啊……!」聽見真琴的說明,遙猛然站起身高舉一手揮舞著,凜長嘆口氣,但沒有出手制止。

……是遙?

環顧會場的真琴當然也看見了遙,今天的觀眾相對較少且以成年人居多,除了遙之外只有零星幾個年輕人舉手,真琴稍作考慮後下了決定,「左邊中央穿著藍色背心的觀眾請上台!」

「還真的叫你……沒問題吧?……喂!」凜話還沒說完,遙就三步併兩步的跑下看台來到表演池邊,常人應該都會繞往兩旁的走道通向舞台,但這顯然不是遙的常識,

「ハル!?」發現遙意圖的當下為時已晚,不只真琴和凜,在全場的驚呼中遙縱身跳進表演池往靠近舞台的一側游去,雖然是第一次以人類的模樣下水,但遙的身體擺動渾然天成,以優美而順暢的姿態在水中前進,原本在池中的海豚們也沒有因為遙入侵自己的領域而驚慌,反而都停下動作以好奇的視線觀察這突發事件。

「還真是完美的dolphin kick啊……」凜揉了揉皺成一團的眉心,而池畔的真琴有些慌張的將來到舞台邊的遙拉上岸,「沒事吧?」關掉自己的麥克風,真琴從其他訓練員手上接過緊急準備的大毛巾,同時將解說的工作交代給對方,接著將毛巾披在遙的身上,「ハル真是……讓我嚇出一身冷汗。」

「唔……看見水池身體就自然的動了起來,」觀察著真琴的表情,遙似乎理解了這會讓人感到困擾,「……真琴?」

「先別說這個,ハル是想要參與演出才上台的吧,還想繼續嗎?」雖然全身都還在滴水,遙仍然點了點頭,真琴苦笑著示意負責解說的訓練員恢復演出,「我想ハル應該也很熟悉接下來的流程,有什麼疑問照著我的指示做就行了。」

「抱歉發生一些小插曲,現在已經沒有大礙了。大家看我們的海豚明星們都迫不及待的想回到舞台了呢!」表演的解說再次開始,池中的四頭海豚隨著笛音從海中探頭,接著側身往兩旁散開揮動露出水面的胸鰭,

「現在請台上的來賓當我們的特別訓練員,指揮海豚們完成演出中最重要的動作!首先請我們的橘訓練員進行示範。」

「ハル,先看我怎麼做。不過簡單的說就是每當笛聲響起的時候……」

「舉起右手?」聽見遙的回答,真琴笑著點點頭,將訓練用的口笛放到唇邊,先是短促的高音響起,當真琴面對水池舉起右手的瞬間,海豚們全體整齊劃一的躍出水面,在觀眾的掌聲中真琴微微致意,

「現在請我們的來賓也試試看!」隨著解說員與真琴的引導,站到舞台中央的遙在熟悉的笛聲響起時正確的舉起手,海豚們也同樣應聲躍起,

「做的非常好呢!等等海豚明星們會配合大家都喜愛的名曲做本日的壓軸演出,遇到需要大跳躍的時機都會交給台上來賓負責指揮喔!」趁解說進行時真琴再次對遙說明細節,確認沒問題後開始了最後一曲演出。

表演的指令主要還是由真琴負責,於是在提醒自己做出指定動作的笛音響起前,遙就是被允許從至近距離觀賞演出的觀眾。從前身為海豚時總是全心專注於完成要求的動作,這是遙第一次以第三者的眼光看著舞台上的真琴與海豚們的表演。真琴一如往常帶著柔和的笑容下達確切的指示,遙突然發覺自從變為人類之後,真琴面對自己時神情也產生了變化,原本懇切的雙眼像是蒙上一層霧氣,連微笑時嘴角揚起的弧度都帶著幾重顧慮。因為自己已從動物的類別中被抽離,除了真琴對自己投注情感的方式會隨之改變,人類必須納入考量的社會觀感與道德判準也會強加於自己身上。這具能以對等的姿態和真琴互動的身體,在讓遙如願所償的同時也製造了新的阻礙,這對遙而言是始料未及的。

再熟悉不過的笛聲將遙自沉思中喚回,遙反射動作般舉起右手,四頭海豚便分秒不差的在自己眼前同時彈出水面,濺起的水滴順著臉頰滑下,遙微怔著注視海豚們落入水面,轉頭尋找真琴時正好迎上對方的雙眼。

啊啊……比起從水中仰望或是祈求他彎下身,能得到與真琴站在同一地平線上的權利,我就永遠不會對自己的選擇後悔。

遙左手緊握另一邊手腕按下想伸手抱住真琴的衝動,傳入耳中的解說已準備帶入下一階段的演目。

「讓我們掌聲感謝來賓與海豚們精彩的合作!這時告訴大家一個小祕密,海豚們都喜歡被稱讚,而且身體的接觸對他們來說是傳遞善意與敬意的主要方式,」真琴短促的吹響口笛,四頭海豚立刻往舞台中央集合,直起身子在水面露出臉來排成一列,不時彼此交頭接耳得發出咯咯的笑聲,「現在就請我們的來賓代表所有觀眾感謝海豚們帶來今天的演出!」

「ハル,」真琴示意遙蹲下身,「大家都在等你。」

眼前不只是靜,其他的海豚也都曾與遙一起接受訓練,遙緩緩伸出手逐個輕拍海豚的身體,最後停在靜的面前,「靜……」眼前再熟悉不過的同伴帶著毫不掩飾的好奇心注視自己,對方的記憶中顯然已沒有自己的存在,此刻的遙對靜而言只是個陌生的人類。遙伸出雙手扶著靜的臉側,「即使以人類的視線來看靜果然也很可愛啊。」似乎有些理解遙的意思,靜發出愉快的悠揚鯨鳴,「雖然你已經不記得,但我還是想......再一次感謝你。」聽見遙的話,靜停止笑聲將頭側往一邊,接著用修長的口吻輕頂遙的胸口,

「反而變成靜在鼓勵你了。」真琴笑著說道,一邊將遙拉起身,

「想不到就算以人類的模樣出現在靜面前,我一樣抬不起頭來啊。」

「讓我們也掌聲感謝台上的來賓,今天的演出到這裡也即將告一段落......」在工作人員的帶領下遙終於從正確的路線走回看台,早已等在一旁的凜拽著遙就往會場外走,

「看看你都做了啥蠢事!人類全身濕透可是會感冒的啊!沒想到買的衣服這麼快就派上用場……」凜惡狠狠的把遙連同替換的衣服一起塞進洗手間,順便看了眼時間,「快點全換掉!得要在閉園前離開才行……等等在附近找個地方等真琴下班吧,我一定要把你們兩個都念一頓。」


[雜談]

還是沒脫離日常段落XD 後面還有大概一千五百字不過今天應該寫不到下一個斷點所以先擺到這裡......應該還會繼續健全一小段時間吧www

是說我可能這幾天要先寫寫別的......遙生日可能會直接更新這篇or寫其他賀文orz 看進展順不順暢而定qq


评论(5)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