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twing

[Free!][真遙] Un Mare di Fantasia #3-1

#3-1 noi diciamo che ride il mare. (我們說,那是海正在笑著。)

 

從熟睡中醒來或許對人類而言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但對遙而言卻是未知的體驗,原本有如深海般沉靜黑暗,像是被厚重帘幕掩蔽的世界,隨著天光透入眼瞼一瞬變的明亮,睜眼的同時遙抬起手遮住視線,「唔……」有些畏光的眨了眨眼,轉動開始適應光線的視線確認四周,「真琴……?」發現原本在身旁的人不見蹤影,遙猛然從床上彈起身,有些慌張的爬下床跑出房間,「真琴!」

 

「嗯?啊啊,起來了嗎?早安,ハル。」真琴從廚房轉身,臉上掛著微笑,「有睡好嗎?」

 

「……我也不知道怎麼形容,感覺很奇妙。」遙看著真琴朝餐廳走來,在真琴放下手中的馬克杯時視線也隨之移向餐桌上壓著字條的一籃三明治。

 

「這是凜早上做的,有我們兩個人份。」

 

從真琴手中接過白色的方形物體,遙模仿真琴的動作咬了一口,接著睜大眼睛看著手中的食物,

 

「ハル?啊啊,喜歡這個味道嗎?太好了。」真琴看著遙的反應,安心的笑了起來,而遙只是點點頭就繼續專注在早餐上,

 

「這麼說也該給遙喝些什麼……牛奶之類的嗎?」真琴的手扶著下巴思考著,遙則是將眼神投向真琴面前的馬克杯,「這個嗎?或許也行,這是熱可可。」將馬克杯推到遙的面前,「試試看?」

 

一手拿著三明治,另一手抓起有點重量的馬克杯喝了一口,下一秒遙就皺起了眉頭,「唔……」

 

「看來評價不怎麼樣啊。」

 

「是很難形容的味道。」在稍嫌過量的甜度之中隱含著苦味和複雜的風味,「我應該不討厭……可是太甜了。」

 

「凜也老是說我糖加太多。」真琴抓抓頭,「下次幫遙做的時候會注意的。」

 

「我也想知道做法。」將最後的三明治放入嘴裡,遙又喝了一大口熱可可,「我也想,為真琴做些什麼。」

 

「嗯,那下次跟凜說一聲,大家試著一起準備吧。」真琴抽起面紙伸手拭去遙嘴邊留下的醬汁與麵包屑,「吶,ハル。剛才凜有傳訊息來說他大約再半小時就可以到家,我也差不多該去水族館,在凜回來之前可以在家裡等一下嗎?」

 

遙注視著真琴的雙眼,接著點了點頭,「不這麼做會給真琴帶來困擾吧,我知道了。」

 

「謝謝你,那我就先出門了。」背起放在一旁的大背包,在真琴走向門口時遙也跟在身後,當真琴打開大門時遙突然抓住了真琴的衣角,

 

「真琴……」咬住自己的下唇,遙低下頭沒有讓真琴看到自己的表情,

 

「嗯──」真琴停下腳步,轉過身將手放上遙的肩膀,「其實我們人類在這種時候有一定會說的話。」

 

「一定,會說的話?」遙有些在意的抬起頭,等著真琴的說明,

 

「當自己的家人出門的時候,我們會說『路上小心』,而在他們回來的時候則會說『歡迎回家』,這些話語都包含希望家人在外頭一切順利,一天結束時能平安回家的期望。」真琴輕撫遙的頭髮,「試試看?」

 

遙有些猶豫的放開真琴的衣角,看著真琴的雙眼說道,「路上,小心……真琴。」

 

「做得很好。我出門了,ハル。 」真琴露出笑容,手指離開遙的髮梢,轉身走出了大門。

 

「啊……」金屬的門板闔上,發出了鈍重的悶響。遙收回不自覺伸出的手,接著摀住自己的嘴。

 

說好不能給真琴添麻煩的,只有這點……自己必須要做到。

 

緩步踱回客廳,遙側身倒在沙發上,把臉埋進胸前抱著的靠墊。

 

被稱為「家」的這個空間,除了真琴的之外,還充斥著更多自己並不熟悉的氣味。對陸地上的動物而言,個體獨有的氣味是標示領域最重要的手段,現在並不屬於這個空間的自己,在有限的時間內是否能夠成為這個家的一分子?人類在這種時候會怎麼做?

 

拿起遙控依照昨天記住的方法打開電視,方形的屏幕上播送著不同人們的談話與行為,遙集中精神可以理解大部分的內容,不過因為海豚的群落雖有近似語言的溝通方式,但卻沒有文字的概念,所以施加於遙身上的魔法雖然可以讓變為人型的遙理解人類的語言,但文字卻無法解讀。上午的節目大多是新聞報導或是地區生活情報的介紹,遙不久又開始進入淺眠中。

 

「……,……喂!」感覺有人在拍自己的肩膀,遙緩緩的睜開眼,

 

「……凜?」

 

「你這傢伙還真好命啊,大白天悠閒的補眠嗎?起來了,準備出門。」

 

「出門?」遙揉了揉眼睛坐起身。

 

「唔啊……不過你這模樣不行,」凜拉了拉遙鬆鬆垮垮的上衣領口,「這是真琴的衣服吧?而且你是因為穿不了他的長褲所以才只穿四角褲的吧……這樣在街上走可能會被報警,你等等先換我的衣服吧……喂。不要一臉嫌棄的樣子,我也並不情願好嗎?但這是比較合理的作法,你不會笨到不懂吧。」

 

「我知道了。」

 

「另外還有這個,」凜從口袋掏出藍色的方形物體,「這支手機是真琴交代的,雖然只是功能最簡單的型號,不過你只要記得,」凜快速的動手操作,「按住1……就是左上這個按鍵就會撥給真琴,按住最上面中間這個鍵就會撥給我,這樣就行了。」將手機掛在遙的胸前,凜繼續說道,「家裡沒剩什麼食材所以中午出去吃,也買一點你的衣服跟日用品,接下來的行程就再看著辦吧。」

 

看著遙點點頭表示理解,凜轉身回房後很快又回到客廳,接著把手中的衣服塞給遙,「這跟你現在穿的東西構造一樣,應該沒問題吧。」

 

遙不熟練的套上T恤,拉起工作褲,凜在一旁皺著眉上下端詳,不發一語的又從房間裡拿出了背心與帽子,「加上這些看看。」

 

全套穿上之後凜吐了口氣,「這樣還比較像個人。」

 

「人類為什麼要穿衣服呢?」遙抬起手觀察自己的袖口,側著頭說道,

 

「呃,最現實的理由就是不穿衣服走在路上會被警察逮捕。不過……嗯,應該這麼說,就跟動物身體上的花紋與毛色,或是你們海洋生物鰭跟嘴部的形狀一樣,這是人類表現自我特色的手段之一吧。」

 

「所以我現在等於是偽裝成凜嗎?」

 

「我還真是第一次聽到這種說法……不喜歡的話等等你可以自己挑啦。」凜看了看時間,出聲催促道,「走吧。」

 

***

 

雖然態度有些不耐煩,但凜仍然對遙不時發出的疑問一一解答,遙的問題通常都只是確認事物的名稱與用途,在聽見凜的答案之後複誦一遍,接著就開始尋找下一個疑問,

 

「你真的都有辦法記住嗎?」如果把面前這可疑人物的情況比照剛開始學說話的幼兒,應該大部分的資訊都沒辦法真正在腦中形成記憶。

 

「可以。」遙不假思索的回答,凜則是仍然半信半疑。此刻的兩人在大型的成衣店裡,遙兩手正提起一件印著謎樣吉祥物的T恤。「凜,這傢伙叫做什麼?是什麼東西?」

 

「呃……這叫小岩鳶,是岩鳶市這個地方的吉祥物。這麼說來有個最根本的問題,如果你原來是海豚,那怎麼可能一夕之間就懂得人類的語言啊?你在思考的時候是用人類的語言還是海豚……語?」

 

「不是很了解你的意思?我們不會思考要說出口什麼語句,而是心中的意思直接會化成語言。我們的語言是本質的展現,所以只要理解了某個事物的本質,就可以正確的表達。」看著遙把印著小岩鳶的T恤丟進購物籃,凜不禁抬起手按了按有些發疼的太陽穴,

 

「還真是……便利的不可思議。」凜顯然無法全盤相信遙所言,「我真的不懂真琴是被什麼推論說服的,但一般人聽到這類故事都只會覺得謊話連篇吧。」

 

「我沒辦法說謊,」遙一臉理所當然的看著凜,「頂多只能克制自己別把心中想的話說出來。」

 

「哈啊?」凜猛然皺眉一臉不解,

 

「剛才也說過,我的言語都反映心中的真意,於是就算想著要欺騙人,也會不自覺的把這個念頭說出口。譬如……」遙稍作停頓,「我要假裝自己非常喜歡你。」

 

「你是故意找碴的吧……」凜半放棄的抓抓頭,一邊出手阻止遙繼續把T恤塞進購物籃,「不要再放同樣的東西啦!去看看其他的吧。」

 

「唔……人類還真是麻煩。」遙有些不情願的跟著凜走向另一區,「為什麼需要這麼多種類的衣服呢?」

 

「除了實用性以外,思考如何搭配也是種樂趣啊。」

 

「如果只是做為個體的辨識,應該一套衣服就足夠?會需要改變外表難道是因為在求偶嗎?就像有些動物在繁殖期毛色會不同?」

 

「哈啊?!呃……確實吸引異性或是他人注意也是某些人的穿衣目的沒錯,但是沒人會講的這麼露骨吧。」

 

「所以凜也是嗎?例如想要吸引真琴注意。」

 

「哈啊啊啊?!!」意識到自己從方才開始就不斷發出蠢得可以的驚呼,凜慌張的環顧四周確認沒引起太多注意,「你,你瘋了嗎?!怎麼可能啊!!」

 

「為什麼要否認呢?凜應該跟我一樣都喜歡真琴吧。」

 

「你說,什麼?」凜的語調瞬間降溫,「所謂喜歡是什麼意思?」

 

「就是,喜歡啊?」遙疑惑的皺眉,「想要碰觸對方,了解對方,待在對方身邊。難道人類對喜歡的定義不一樣?凜難道……不是因為這樣才跟真琴在一起?」

 

「你……」凜一時語塞,遙所說的話萬分單純卻無比正確,若回歸原點思考,喜歡一個人不就是這麼回事嗎?「在人類社會裡不只是同性之間的感情違反一般常識,也得要尊重對方的想法跟處境,還有很多複雜的問題……不是那麼簡單的。」

 

「所以凜沒有向真琴告白嗎?」遙側著頭又是一臉不解,「我只有一個月的時間,一秒鐘都不想浪費。所以無法理解凜的做法。」

 

「你該不會,已經跟真琴告白了吧?真琴他……怎麼說?」從遙的話中捕捉到自己都不想面對的事實,凜的聲音微微顫抖,

 

「嗯,」遙點點頭,「真琴好像,不是很懂我的意思。」聞言凜暗自鬆了口氣,但遙的下一句話又再次讓凜啞口無言,

 

「凜也應該要把心意告訴真琴才對。」

 

「哈啊?你腦袋正常嗎?一般人知道情敵的存在都會擔心而且覺得彆扭吧?」

 

「有必要嗎?在我們海豚的群落裡,喜歡上同一個體和與不同個體交往都是自由的,人類難道不一樣?」

 

「開什麼玩笑……」凜只覺得自己差點雙腳無力跪坐在地上,並且開始相信眼前這個人可能真的非我族類。



[雜談]


昨天看球賽看到睡著沒有來的及上傳

今天又發現網盤連不上也太多災多難......

接下來應該會繼續日常和平一段時間吧(炸


评论(10)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