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twing

[Free!][真遙] Un Mare di Fantasia #1

—食用注意—

  1. 遙=海豚→人型,真琴=海豚訓練員的平行世界架空設定,原作背景設定要素幾乎沒有,例如真遙兩人不是青梅竹馬。另外關於海豚這種生物的設定也有很多奇幻風味的架空要素,請小心取用。

  2. 凜跟真琴以前就認識,凜是競泳選手,兩人目前分住同一間公寓,有凜→真琴的單箭頭描寫,真琴和凜會有一定程度無CP要素的日常互動。當然主CP是真遙個人覺得沒有爭議,不過請各自判斷接受度小心取用

  3. 因為設定的關係OOC必至……主要是因為遙本體是海豚,所以沒有一切人類社會的常識與道德貞操觀念,也用了不少海豚生態梗,有興趣的可以先WIKI了解一下海豚的生態與習性(炸)

  4. 字母有,不過擦邊跟中途會比較多XD 要發展到後期才會有本番。

  5. 因為作者個人堅持所以真琴對遙的稱呼用片假名表示...ハル=HARU,

    ハルカ=HARUKA,可能即使出實體版也不會改......


這樣的廢文大丈夫嘎? __ __(Y/N)


***


#1 Vieni, vieni, o mio diletto (吶,到我身邊來,心愛的人)

 

「大家掌聲鼓勵我們今天的主角!海豚遙(ハルカ)跟靜(シズカ),還有橘訓練員!」

 

隨著留在岸上負責解說的同事的宣告,真琴輕聲吹響口笛,在水中稍稍屈起身體時兩頭海豚立刻游來腳邊,左邊是ハルカ,右邊是シズカ,維持放低的姿勢把腳分別放在兩隻海豚身上,兩手撫摸牠們的頭部後扶穩,「看你們的囉。」

 

先是緩慢的前進,彼此確認動作的穩定度之後真琴一腳踏著一頭海豚站起身,腳下自己的搭檔們開始加速,真琴舉起手向全場觀眾致意之後,一對海豚將真琴略為頂起,真琴順勢落入水面,遙與靜在水中撐起半身,等待真琴浮出水面後揮動著胸鰭與觀眾們道別,一邊往池畔的方向游回。這時其它的工作人員也開始引導觀眾們離場,等真琴回到岸上時,

今天的最後一場表演也畫下了句點。

 

手撐起身體剛上岸,身後就傳來海豚特有的高音鯨鳴,清亮有穿透力的是遙的聲音,圓潤而共鳴優美的是靜的聲音,真琴回身坐在岸邊,靜從水中立起上半身輕輕碰觸自己浸在水中的小腿,而遙已經迫不及待的躍上岸把身體緊貼著真琴,胸鰭放上了真琴的大腿

 

「ハル、シズ。今天也辛苦你們了。」手伸向遙的臉側,遙就自動的把臉靠上來磨蹭,而靜在水中發出咯咯的輕笑。「你們先休息一下,我去準備你們的晚餐。」錯開身體想起身的瞬間,身旁的遙從頭頂的鼻孔發出長長的噴氣聲,張嘴含住了真琴的手,

 

「ハール,我等等就回來,今天晚上有青花魚喔。」

 

聽懂了話中的關鍵字,遙很乾脆的放開了真琴的手,水中的靜又是一陣輕笑。真琴把遙推回池子裡,轉頭邁開腳步,而身後海豚歌唱般的高鳴仍然持續著,像是渾然天成的二重唱,真琴的嘴角揚起了一抹微笑。

 

***

 

「遙真的很喜歡真琴呢。」

 

「我的確很喜歡他,有什麼問題嗎?」

 

「基本上是沒有……不過你的行動看起來根本像是跟他求愛吧。」

 

「我的確是,有什麼問題嗎?」

 

「嗯──他不但是個人類,還是公的沒有錯吧。」

 

「我知道。所以,有什麼問題嗎?」

 

「都確認到這個地步,我也沒什麼問題了。」靜在水中迴身,「只是有點不甘心啦,八竿子打不著邊的同性異種生物居然比同族的異性還有魅力……這不是讓我懷疑自己的價值嗎?」靜半開玩笑的說著。

 

「以同族的眼光來看靜很可愛啊。」遙看著靜,「只是真琴對我來說比較特別而已。」

 

「特別?啊……記得遙是幾個月前因為擱淺被送進館裡來的吧,當時發現你的好像就是真琴。所以是因為救命之恩嗎?」

 

「我不是單純的被救起……我是為了見他才在那裡的。」

 

「咦……!什麼意思?」雖然遙語氣和表情並沒有太多起伏,但出乎預料的發言還是讓靜下了一跳。

 

「在成年禮的時候,族裡的領航者給我的指示是,朝著自己守護星的方向游到盡頭,就可以遇見自己的守護星。」

 

──我親愛的孩子,你的星軌裡有不圓滿的綠色軌跡。那是你靈魂歷史中未解決的刻印,如果不害怕可能失去生命,就朝著守護星的方向前進到盡頭,或許在心臟停止跳動之前,你會遇見翡翠色的守護星。這個邂逅並沒有任何可以填補你靈魂缺口的保證,我只是如實陳述我看見的東西。剩下的……就讓你自己決定吧。

 

「所謂游到盡頭我想是再也不能往前的意思……所以才衝上岸的。」

 

「嗯──這還真是個曖昧的預言,果然大家族裡的領航者都愛打啞謎啊。不過遙怎麼知道真琴就是你要找的人。」

 

「看見他的瞬間,我就知道了。」那雙翡翠色的眼瞳,我不可能看錯……

 

「即使真是這樣,我們跟真琴也只是海豚與訓練員的關係……即使不在意物種差異,我們不只生活方式不同,連語言都不通啊?這麼一來想要傳達的心意也好,想做的事情也好,幾乎都沒辦法完成。這樣有意義嗎?」

 

「按照靜的說法,如果去除這層差異就沒有問題了吧。」

 

「遙……你,該不會?」

 

「我已經取得族裡長老跟領航者的同意了。」

 

「有必要這麼執著嗎?而且即使真的用了那個方法……最終還是,沒有意義不是嗎。」

 

「無論結果如何,我都想試試看。」遙把頭頂露出水面漂浮著,「總覺得不這麼做我一定會後悔。」眼角瞥見真琴的身影從岸上另一端的門口出現,遙把上半身立起,發出了的長音在空氣中描繪了柔軟弧度。

 

……這是多麼甜膩的呼喚,即使身為雌性的自己都沒有自信發的出來,只是岸上的那個人並不懂得你吧。

 

靜默默的想著,視線看向了真琴,卻發現真琴露出了溫柔的笑容正與遙對望著,岸邊的真琴伸出了手,「ハル,到我身邊來。」

 

遙發出了海豚特有的輕快笑聲往岸邊靠近,靜在心中苦笑著,

 

……看來比起語言相通的我,你們反而還更能讀出彼此的心意嗎。

 

靜晃了晃自己的身體,也朝著岸邊慢慢的游去。

 

***

 

與海豚鳴叫有些許相似的口笛聲在表演場內迴響,隨著指示彈出水面,遙在空中轉身將尾鰭往上揮起,劃出一個銳利的弧度準確的拍擊吊掛在半空中的皮球。

 

跳躍的高度達到極限時,越過看台後的圍牆可以看見近在咫尺的海面,實際上這個海豚表演場主要的賣點之一就是突出於海面上的看台,「離海最近的水族館」也是這個水族館主打的宣傳語,甚至部分展區直接與海相連,包括表演用海豚們專用的飼育區。

 

自己能夠遇見真琴,而且被送到這個水族館,果然是守護星的力量在引導吧。

 

領航者說自己的星軌有遺落的部分,維持現在的情況應該很難填滿。要如何才能更接近岸上的那個人,遙最終的結論只有一個。

 

海豚的族群古來就有一項慣例,每一個成員在成年的時候,領航者會替年輕的海豚審視代表命運的星軌,並且給予一個指示。若是為了實行指示,所做的一切行動都會得到族裡最大限度的協助。

 

遙知道自己的願望是可以實現的,只要自己付出相應的代償。

 

透過海豚特有的聲波,只有海豚才能理解的語言藉著水體可以持續而穩定的傳遞,這個水族館與大海有些許的相連是無上的幸運,長老和領航者已經收到了自己的訊息,確認今天就將計畫附諸實行。

 

遙比平時更加努力的完成每一個動作,因為自己知道與真琴的關係明天開始必然會產生變化……雖然並不保證會朝著好的方向發展。

 

「做的很好!ハル!」在岸上指揮的真琴稱讚自己的聲音,即使隔著池水遙也絕對不會遺漏,接著傳入耳中的笛聲是訓練結束的宣告,遙與一旁的靜一起往真琴的方向游去,從接近岸邊的水面冒出頭部看著真琴。

 

「今天你們兩個狀況也很好呢,ハル跟シズ的跳躍弧度跟高度都很棒。」真琴坐在池畔伸手輕拍兩頭海豚的側臉,「等等表演的時候也要加油喔。」從一旁的水桶掏出小魚,往水中拋出的瞬間靜一張口就接住,但遙卻別過了頭似乎不太感興趣。

 

「嗯──不是青花魚就不行嗎?現在還沒到正餐時間啊。」真琴有點困擾的看著遙,「那我應該要給ハル什麼獎勵呢?」

 

遙目不轉睛的注視著真琴,把臉靠向真琴垂在水邊的手掌輕輕摩擦,接著向後翻身,像是架起拱橋一般倒向水面,露出了白色的腹部。

 

「嗯?想要一起玩嗎?」真琴往前移動身體,從岸上進入水中,遙想游近真琴時靜搶先一步橫在遙和真琴之間,「シズ也一起吧。」看著真琴的手滑過靜的胸鰭與背部,遙從頭頂的鼻孔噴出水花,發出一連串拍擊水面的破裂音表達抗議,靜一迴身順勢把遙往更遠的地方推去,聽見兩頭海豚開始鯨鳴的對話,真琴有點擔心的喊出聲,「ハル?シズ?不可以吵架!」

 

「靜……你也太刻意了吧。」

 

「哼哼──遙的樣子連我看了都不好意思,當然要當一下電燈泡讓你冷靜一下啊,而且能這麼做的機會說不定也只剩現在。」

 

「你也,知道了嗎。」

 

「半夜身旁有人不斷發出噪音不知道讓我有多困擾……而且那樣的連絡方式說不定全水族館的海豚都知道了,」靜稍微停頓,「你真的,不後悔?」

 

「我只是不想到時後悔沒這麼做,其它我並沒有想那麼多。」

 

「哼……想怎樣都隨便你,但別給真琴帶來困擾喔。」

 

「我,盡量。」

 

這時尖銳而短促的笛聲響起,知道這是警告意思的遙跟靜連忙回頭看著真琴,原本皺著眉的真琴鬆了口氣恢復微笑,「感情好到可以吵架我也很高興,不過要適可而止喔。」

 

「才沒這種事!!」

「才沒這種事……」

 

以三度的差異同時響起的長音鯨鳴,和諧得令人感到不可思議。

 

***

 

本日的表演遙與靜同樣也有參與,接近尾聲的時候照例是請觀眾上台與海豚近距離接觸的演目,或許是平日的關係,今天的觀眾比平時少,被真琴選中的是在前排高舉著手的銀髮少年,隨著真琴的引導,少年發出與平時訓練員相同的指示時,海豚們就會作出各種對應的動作,結束後真琴示意遙跟靜接近池邊,在伸手可及的距離露出上半身來。

 

「現在可以試著摸摸看海豚,他們皮膚的觸感很特別喔。」真琴笑著對少年說道,

 

「『遙』這個名字是你取的嗎?」從剛剛開始幾乎不發一語的少年,開口問了與表演毫不相關的問題。

 

「咦……?嗯,的確是。」真琴微微側頭看著少年,「怎麼了嗎?」

 

「沒什麼。我覺得這是個好名字。」少年深灰色的眼瞳定定的注視真琴,「你要善待他喔。」

 

「嗯?嗯,我當然會。」對於少年突如其來的發言真琴似乎感到有點困惑,「那就……要摸摸看海豚嗎?」

 

「嗯。」少年蹲下身,把手伸向遙。

 

彼此接觸的瞬間遙似乎就明白了什麼,少年撫摸遙的臉側,遙微微張開口,感覺到有什麼圓形的固體從嘴邊滑進喉嚨。

 

「就照你的意思去做吧,我們都很愛你,願星之守護與你同在。」少年低聲說道,下一秒遙

感到從身體中心竄起無法置信的高熱,像是要將身體熔解,連大腦都開始沸騰蒸發,遙從天旋地轉的暈眩感中努力抓住最後一絲意識,奮力轉身朝著通往飼育池的水道游去,用背部粗暴的撞開閘門後飛快的離開表演場,「ハル?!!」真琴大聲喊著遙的名字,其它工作人員與看台上的觀眾都發出驚呼,只有還留在台上的少年異常的冷靜。

 

「啊……對不起,我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在大家從驚訝中回神的瞬間,少年抬起手背揉著眼角啜泣著,真琴垂下眼角,笑著摸了摸少年的頭,

 

「沒關係的,我們會處理。」

 

「你不去追他嗎?那頭海豚?」如果不是你第一個發現他,說不定會有危險……

 

「當然會。」與其他工作人員交換了眼神,快速的做出幾個指示後,真琴也大步向飼育池的方向跑去。

 

……是自己的錯覺嗎?剛才遙的身影就像是炎夏柏油路上浮現的水波蜃景一樣搖晃著,像是快要失去實體一樣。

 

***

 

「ハル?……ハルカ!」追到飼育池的真琴找遍水中都沒有發現遙的蹤影,以無線電連絡後也確認遙並沒有回到表演池,「這不可能啊……在岸邊也沒有看見。」即使可以呼吸,海豚仍然是無法離水太久的,陸地上的壓力與水中不同,皮膚的乾燥也會導致脫水,除了水裡遙沒有其它地方能去啊。

 

其它的訓練員與工作人員都還留在表演場善後,真琴呼喊遙的回響停止後,空無一人的飼育區內真琴聽見了細微的呼吸與呻吟聲。

 

「嗯?」順著聲音的方向走去,在建物的陰影下真琴看見了出乎預料的光景。

 

跪坐在地上,有著海藍雙眼的黑髮青年,一手扶著牆壁,另一手緊扣著胸口喘息著,還滴著水的髮絲與濕透的身上沒有任何衣物的束縛,勻稱而流暢的身體線條一覽無遺,青年抬起頭,像是晴空下的無波海面,水光流轉的雙眼對上了真琴的,比違和感湧現更先閃過真琴腦海的念頭是「居然有這麼美麗的生物。」

 

「你是……?這裡非工作人員不能進來的,不管怎樣先起來再說吧?」而且為什麼是全裸……雖然是同性但視線還真不知道要往哪裡擺才好。

 

注視著真琴伸出的手,青年並沒有握住,而是把側臉貼上真琴的手掌摩蹭著,

 

「欸……咦?!那個……嗯?!」真琴不知所措的聲音顯得有點慌張,這時眼前的青年開口了,

 

「平常我上岸的時候你都會稱讚我的,今天不是這樣嗎……」青年轉動頭部將半張臉埋進真琴寬大的手掌,碰觸到掌心的嘴唇觸感讓真琴反射般的縮回手,眼前的人的表情瞬間沉了下來,蹙起的眉間與受傷的眼神懇求般的投向真琴。

 

「嗯?等等……不對,不可能啊?不可能吧……」真琴視線游移著,大腦全速運轉快速整理所有的資訊,回想剛剛發生的異狀,似曾相識的動作與眼神,話語中的線索……此時真琴突然看見青年的背部有大片瘀青和一道像是被利刃割傷還淌著血的傷口,心中最後的答案終於脫口而出,

 

「你該不會……是ハル?」

 

剛才遙衝撞閘門時用的正是背部……真琴也知道自己吐出的話語有多蠢,但卻是現在真琴所能想到最合理的結論。真琴蹲下身掏出隨時帶在身上的手帕先按住了青年背上的傷口,至近距離下看進自己眼底的碧藍眼瞳讓人像是被吸住一樣無法移開視線。

 

「果然你一定可以認出我。」「遙」露出了滿開的笑容,「真琴。」

 

「唔……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這已經超出我的理解範圍了……而且傷口要先處理才對,啊啊!還有衣服!」真琴脫下外套披在遙身上,接著抓住遙的手,「站得起來嗎?」

 

被真琴拉起的遙腳步明顯不穩,在真琴放開手的瞬間又跌了回去,真琴連忙撐住遙的身體讓遙再次緩緩坐下。

 

「我還……不太知道怎麼走路。」

 

仔細一看遙的膝蓋與腳上有不少擦傷,剛剛上岸的時候應該是爬行著移動的吧。

 

「那我背你吧。」轉身背對遙,發覺身後的人沒有反應,真琴連忙開始解說,「把上半身靠到我的背上,手繞過我的肩膀。」感覺到遙的重量與繞往自己身體前方的手,真琴反手穿過遙的大腿下方站了起來,震動似乎對傷口造成刺激,遙略為顫抖的吐息掠過真琴的後頸,讓真琴反射的縮了一下脖子,

 

「嗯……」隨著真琴的動作飄起的髮絲與自己的氣息交融後再次鑽入鼻腔,遙眨了眨睜大的雙眼,接著將鼻子埋進真琴的肩口,像是確認氣味一樣短促的吸氣,「所以這是真琴的味道……」

 

「唔啊……!ハル?!」

 

「在海中的時候氣味對我們來說沒有意義,所以是聞不到味道的。現在這個感覺……好奇妙。」環住真琴的手更緊了一點,遙把全身的重量都放到了真琴身上,「而且……好溫暖。最喜歡真琴了。」

 

「?!ハ、ハル?……唔,你可以先……安靜一下,也先什麼都不要做嗎。」太多突發狀況已經超出大腦的處理容量,真琴只覺得全身的血液都往上集中,像是發燒一樣的暈眩感不斷襲來,即使再增加一句話一個動作可能都會讓自己馬上昏倒。「先讓我帶你到醫務室,你再好好的跟我解釋。」

 

「嗯。」遙將下巴擺在真琴的肩膀上,視線往真琴面對的方向看去。

 

……這是真琴視線的高度,我終於也能看見與真琴相同的景色。

這個還無法完全隨自己意思控制的身體,有可以擁抱真琴的雙手,有可以並肩行走的雙腳,有可以互通的言語。不會像初次見面時只能在沙上拍打著胸鰭,流著淚希望真琴看見自己。

 

我終於離開水面,來到可以碰觸真琴的地方。

即使被容許的期限,僅有一個月。


[雜談]


再UP...XD

稍微整理了一下分段跟標點,應該之後還會再校過一次吧。

今天會放之前發表過的部份+一篇更新。

之前説打算八月出這個TITLE的本XD 結果各種原稿撞期還是拖了一下......

二期也快開播了,出本也算是結算一下自己去年心中的Free!吧www

歡迎大家催稿......我覺得我窗的機率大......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