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twing

[弱虫ペダル][T2] 好きなCP膝枕させてみた-T2の場合-[短篇連作]


[食用注意]


★ T2三年生,時間點大概……反正三年合宿之前吧XD 兩人普通的交往中。


***

「呼……終,於……」結束爬坡的練習,手嶋精疲力盡的回到空無一人的社團準備室,「可惡,膝蓋果然有點不行嗎。」自己也有過度練習的自覺,今天這樣的練習安排現狀下確實是超出負荷,但若是不這麼做,想達成的目標就永遠無法碰觸的到吧。「巻島さん還真是……強人所難啊。」不管如何努力,自己的爬坡也只會是凡人的程度,但即使如此也要逼著自己學習往上爬的方法,這是為了這個隊伍自己少數能夠做到的事情,而且手嶋心底並沒有放棄證明,「凡人也有超過天才的可能性……嗎。」

敲了敲有些痙癴的大腿,知道一時半刻也無法動彈,手嶋乾脆在長椅上躺下,「該死,到底還有沒有更好的方法……」抬起手臂遮住雙眼,在視線暗下的同時聽見準備室的門打開的聲音,

「純太?辛苦了。」進門的是青八木,手中拿著才剛處理完成的社團文件,

「啊啊,你也是。抱歉把事情都交給你,謝謝。」

青八木搖搖頭,走近手嶋身邊,「純太,練習的安排要不要重新檢討一下,現在的看起來有點過頭了。」

「不……這樣才剛好,再減輕就沒有意義了。」

「但是,持續下去的話,對身體可能會有傷害。」

「我會自行調整的。」

「純太。」青八木坐上長椅,兩手扶著手嶋的頭放上自己的大腿,

「唔哇!青,青八木?」原本一直遮住雙眼的手嶋終於放開手,有些驚訝的睜大雙眼仰視著青八木,

「純太如果不看我的眼睛時,大概都在說謊。」青八木順了順手嶋散落的前髮,手背貼上熱度還沒消退的臉頰。

「這……哈哈,傷腦筋。」手嶋露出苦笑,「最近的青八木真的是……鬥不過你。」

「我只是決定,重要的事情都要說出口。」即使什麼都不說手嶋也能捕捉到自己的想法,不過如果不化為言語,遇到彼此意見相左的時候手嶋總是會刻意「誤解」青八木的意思,「雖然努力是必要的,我們也一直這樣走過來。不過,純太現在太心急了,勉強自己只會得到反效果。」

「這哪算勉強,甚至還嫌不足,古賀不用說,即使是新加入的一年級小鬼也比我有潛力多了,不安定要素與扯大家後腿的都是我,不把自己逼上極限的話馬上就會被你們拋在身後。」

「沒有這種事。不論是社團公務、練習計畫的安排、賽道上的表現,純太都是重要的一員。」青八木語氣難得有些急促,「只有純太不願意承認自己在賽道上的價值。」

「即使對自己也得要用第三者的超脫角度做中肯評價才行啊。」手嶋嘴角揚起一如往常的弧度,「我也得要提早想想,若是再也跟不上你們的步調,我還能夠為社團做些什麼。」

「純太......」青八木的聲音明顯降低了幾個音程,伸手用力捏住手嶋的臉頰,

「痛......!青,八木......?」眼前青八木的表情出乎手嶋的預料,那是十分少見,打從心底發怒的神情,

「不要,在我面前這樣笑。」看似完美的笑容是手嶋慣常武裝自己的面具,但顯然對青八木沒有作用。鬆開手的青八木皺著眉注視手嶋,「純太,為什麼都如此看輕自己?明明大家都是打從心底認同純太的騎行,絕對不是同情或偏袒。聽到純太否定自己,就好像在說我沒有看人的眼光一樣。純太這麼說,等於連我們都一起被否定了。」青八木的手扶上手嶋的側臉,「純太真的很了不起,不只是做為社長或是選手,你的一切都值得尊敬。我有沒有說謊,純太很清楚。」

與青八木互相對視了幾秒,手嶋有些困擾又難為情的垂下眼角,「這真是……只能投降了吧。」手嶋伸手扣住青八木的肩膀,抬起上半身,「謝謝你,一。」

青八木清澈的眼底微微一震,在手嶋覆上自己的雙唇前露出了安穩的微笑。


[雜談]


昨天寫完的時間點太噁心(約半夜兩點)就沒擾民了XD

T2...尊い...這個時間點大概也就是我覺得T2最萌的時候...

昨天重看了28/29集,半夜從床上滾到地上再滾回床上(????

純太......萌え......看哭......



评论(7)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