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twing

[弱ペダ][東卷]好きなCP膝枕させてみた-東巻の場合-[短篇連作]

[食用注意]


1) 時間點是IH一日目結束後
2) 兩人並沒在交往XD 但其實是東(無自覺)→←卷(有發現)
3) 卷的語尾我就先原文標示了さーせん!

***

「小卷~~這裡這裡!」

「……っショ,」大老遠就看見手舞足蹈的東堂,卷島眉間猛然一蹙,但並沒有停下腳步。

「今天住同一間旅館真是太幸運了,正好有些事無論如何想告訴小卷。」

「至少有半數以上的選手都住這裡吧?畢竟考量地點便利度的話沒太多選擇。有啥事快說,明天還要比賽啊,有時間不如早點休息っショ。」隨著東堂的示意兩人並肩坐下,雖是炎夏但面對庭園的旅館邊廊意外的並不悶熱,

「哇哈哈,小卷真是急性子吶。」東堂挑了挑從髮箍的縫隙落下的前髮,「雖然已經說了很多遍……不過還是想再向你道謝。」從口袋中掏出還封在透明袋中的紅色號碼布,「我是真心認為這個山岳賞必須要有小卷我才能拿下,你也應該站上頒獎台的。」

「噗哈,你這是來找碴的吧?是拐彎抹角的炫耀っショ!」卷島撩起頭髮,「拿下那個山頂的是你,我確實在你之後才通過終點線,不管前因後果是什麼,這就是唯一的現實っショ,既然是山神就別把山頂拿出來和別人分享啊,先說我也不想要っショ。」

「哈哈哈,這麼說也是。」東堂手往後撐著上半身仰望夜空,「不過在高中的山坡上能夠遇見小卷,我是真的很幸運。」

「你今天很噁心っショ……尽八。」似乎有些坐立不安,卷島打算起身,「叫我出來只是為了這種事情就回去睡覺啦,明天的比賽只會比今天更辛苦っショ。」

「等等!小卷。」東堂慌忙抓住卷島的手臂往下一拉,有些失去重心的卷島跌在東堂身上,一手勉強撐住身體倖免於顏面著地的慘劇,

「喂!你,別鬧!明天我們都還要比賽啊!」卷島掙扎著想退開,但東堂卻強行撥開卷島保持平衡的手,讓對方倒在自己的大腿上,

「......尽八,你這是搞什麼鬼?」

「嘛嘛,別緊張,我想到了個好主意。」東堂拍了拍卷島的額頭,「為了表示平日對小卷的感謝,敬愛以及對明天比賽的激勵,就讓你躺躺山神的大腿吧。」

「哈啊?!你別胡鬧っショ!」聽見東堂莫名其妙的發言卷島又開始反抗,仰頭對上東堂雙眼的瞬間卻突然停下動作,
「尽八?」

與平時滿溢自信到像是睥睨一切的眼神不同,東堂稍微瞇起的雙眼雖然看著卷島卻沒有彼此注視,像是穿透了外表看進了深處,卷島並沒有看過東堂這樣的表情,像是看著自己的不是東堂尽八,而是站在更超脫的位置上的誰......或許被真正的山神注視就是這感覺也說不定。

「小卷的頭髮果然很美啊。」

「噗哈,你以前不是說跟綠甲蟲一樣噁心嗎。」

「以前不只是頭髮,連小卷騎行的姿勢,對人的態度,什麼都讓我渾身不自在,不過也同時都讓我很在意。」東堂的手指滑過卷島的長髮,「現在的話......坡道上小卷頭髮的綠色對我來說是最棒的景色,看見異常擺動的車身就會燃起鬥志,也知道你因為不善言辭所以說的每一句話都無庸置疑的誠懇,而真心常常都表現在行動裡。總歸一句,小卷的一切,我都非常喜歡。」

「喜......?!你,你在胡說什麼っショ!」陷入慌亂的卷島翻身背對東堂,但並沒有從東堂身上離開。

「唔呣,這是我現在最直率的想法啊。」

「蠢蛋っショ......」

「吶,小卷。今後也能一直在一起爬坡吧,我覺得只要小卷在身邊,不管是怎樣的山頂都可以拿下,我們一定都還能變得更強。」

「......」聞言卷島有些苦惱的閉上眼,而東堂執起一縷卷島的長髮湊進唇邊,

「果然還是最喜歡小卷了。」

「囉,嗦......っショ。」這家伙的喜歡究竟是什麼意思,我看連他自己都還不清楚吧......真是夠遲鈍的。

「哇哈哈,別害羞啊!不管怎樣明天一起加油吧,雖然贏的會是我們箱學真是抱歉--」

「噗哈,你要講夢話只能快趁現在っショ。」心中有些慶幸灰暗的氣氛沒有持續太久,卷島坐起身理了理頭髮,「我要回去了。」

目送卷島的背影,東堂這次並沒有挽留。等到看不見卷島時東堂猛然發現自己無意識的朝著卷島離去的方向伸出手,「嗯?」側著頭看著自己的手,東堂發出疑惑的哼聲。

尚無法為心中未定型的情感命名,但離兩人暫別的時刻卻已在倒數,高中最後一年的夏天終將成為重要的開始與結束,長久留在彼此的記憶中。


[雜談]


練手XD 終於東卷出道......

這個老梗題我會連載日更個四篇XD 

今天(orz)是T2,週一是新荒,週二是番外(?)黑籃紫冰

當作連載步調的復健......不然覺得各種危險......

评论(5)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