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twing

[森月] 夏と名付けたいひととき [短篇完結]

*森月普通的交往中
*廣播劇梗+少量劇透有,基本上根本就是……接在廣播劇3rd GAME時間點後的妄想延伸XD

***

「……還好趕得回來,人實在太多。」煙火大會開始不久,原本離開去找二號的伊月和土田也回到誠凜與海常集合的地方,「二號有找到真是太好了。」

「麻煩學長們幫忙這麼多,真的很抱歉。」將二號抱在胸前的黑子一人與一匹同時欠身致意,

「有什麼事等等再說吧,煙火錯過多可惜,而且大家一起看才有趣啊。」木吉指指天空,這時伊月發現森山投向自己的視線,稍微猶豫了幾秒還是坐到了森山旁邊。

「歡迎回來。」即使在煙火與人群的喧囂中仍然有穿透力的低音在耳邊響起,伊月不自覺的縮了縮肩膀,並沒有轉頭看森山,視線刻意停留在空中,但實際上伊月並沒有真正專注於煙火上。雖然沒有對社團的夥伴們明說,不過自己一開始就知道海常的這三人會參加這次夏日祭典,自己跟森山在祭典結束後也約好了其他行程,只是伊月此刻心中正累積著不滿的情緒。

即使不移動姿勢和眼神還是能夠捕捉到對方的一舉一動,這種時候真不知道該感謝還是怨恨自己天生的能力,雙手撐在背後的森山嘴角掛著愉快的笑容,原本修長的眼形微微彎起,煙花的火光中反射些許墨綠色的黑髮,這個人實在是……好看的可以成為景色的一部分。

「嗯?看呆了嗎?」森山的肩膀朝著伊月的方向貼近,伊月仍然不為所動,

「這種時候專心看煙火很正常吧。」

「哼嗯──是煙火嗎,應該是專心看著其他的東西吧?例如我?」

「你這個人實在是……」前言補足,如果這個人不開口的話確實好看的有如風景,一開口殘念的氣場就完全無法阻擋……雖然很不幸自己的評價也接近如此。

「我倒是得盡量別看著伊月才行。」聽見森山意料之外的發言,伊月終於轉過頭,「因為那樣可能真的會忘記看煙火。」

「哈啊……?森山さん!」伊月雖然有些慌張但音量仍然壓在不引起注意的程度,「你這人……老是講一些不正經的話。」

「今天你們家土田老師不是說過,想到的事情都要誠實的說出來嗎?」森山笑了起來,「啊啊──不過說實話,伊月畢竟是和風美人,如果能穿浴衣就更好了。」

「我又不是女生,要看浴衣的話前面不是很多嗎?」伊月沒好氣的說道,

「女孩子……也是會稍微看一下啦,不過你知道這意義不同啊。」森山從背後握住伊月的手,

「什麼意義,我不知道。」伊月抽開自己的手,「果然女生還是要看的嗎……拜託你不要真的對我們家監督出手喔。」

「喜歡美麗的事物是人類天性啊。」森山眨眨眼,「不過我保證只是純欣賞啦。」

光憑森山平時的行動和態度絕對沒有人會懷疑他的性向,伊月對兩人會發展成現在的關係這件事本身已經覺得十分不可思議了,雖然在交往之後森山就不會再實際參加聯誼,不過像是兩人走在街上時森山的視線還是無法控制,輕佻的發言也還是通常運轉,像剛才聽見土田有女朋友時就一臉認真嚴肅的「請教」相處秘訣,還有看見理子浴衣時的過剩反應都讓伊月覺得十分困惑。這個人終究還是喜歡女孩子的吧,沒有纖細的骨架,柔軟的肢體,清亮的聲音,優雅的體態,森山在碰觸自己的時候會在心中做比較嗎?自己有勝過女孩子們的條件嗎?

「唉……再跟森山さん講下去真的是浪費看煙火的時間,」

「伊月真是冷淡啊,對我來說跟你在一起的時間都不會是浪費。」

「唔啊……森山さん!」快速掃視周圍,幸好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煙火上,「請不要在公開場合講這麼肉麻的話。」

「嗯──土田老師的方法看來對伊月不太有效?我可是把心中所想的都說出來了啊。」

「森山さん今天真的特別煩人……煙火都要結束了。」將下巴放在立起的雙膝上,伊月不自覺的閉上眼,

「吶,伊月,我又做了什麼嗎?」因為生來的天賦,四周的狀況總是透過雙眼巨細靡遺的傳入大腦,於是遮斷視覺是伊月表示拒絕意思的唯一方式,知道這是伊月鬧彆扭時的招牌動作,找不到頭緒的森山終於說出了心中最大的疑問。

「……」伊月睜開眼,視線的溫度已經降至冰點,「這問題的答案,請自己好好想一想。」

***

原本的預定是各自學校解散後在離祭典會場不遠的MAJIBA集合,不過伊月臨時改變了主意。跟著誠凜的伙伴們一起往車站走去,口袋中的手機不時傳出LINE的提醒音,不用想也知道是誰來的訊息,伊月早就打定主意無視對方的連絡,與隊友們持續閒聊,某人對伊月手機的攻擊終於從訊息升級為來電,不斷響起的鈴聲引起隊友們的注意,首先發難的是日向,

「喂伊月,你手機吵死人啦,幹嘛不接啊。」

「啊……因為最近常常接到推銷電話,就把不熟的來電都設定響這個鈴聲,所以聽見也不打算接。」知道有些勉強但伊月還是找了個藉口搪塞,

「嗯?我記得之前也有聽過這個鈴聲?上次在更衣室你接到海常的森山學長電話的時候也是一樣的鈴聲啊。」木吉若無其事的發言卻恰好讓伊月的說明出現破綻,

「木吉你……」就算知道對方完全是無意為之,但這時機未免也太剛好。伊月在眾人的注視下無奈的接起電話,「不接受推銷保險,賣壺,詐騙,宗教勸誘,搭訕與騷擾。」

「伊月!我還以為你發生了什麼事,別不接電話啊!」

「這是電話錄音,請在嗶一聲之後留言。嗶──」

聽見話筒彼端傳來苦笑,森山順著伊月的話開始了「留言」,「我知道一定又讓你生氣了,但是約好集合地點卻沒看到你我會擔心的啊,雖然伊月的話要我在這裡等上一月都沒問題(KTKR!),不過難道只有我這麼想見你而已嗎?」一回呼吸的停頓,有些失真的低音再次響起,「我確實不算敏銳,無法一次看清太多東西,但是對你我絕對不會說謊,也不會隱藏心中的想法。」

「剛剛那個梗不賴……森山さん反而太誠實了才讓人討厭。」或許就像這人的投籃一樣,不帶回轉的軌道看似直率,實際上卻更令人難以捉摸,「恰到好處的修飾偶爾也是必要的啊。」

「即使對伊月而言不費什麼功夫就能看穿也沒關係?」

「……倒不如說一定要是無法騙過我的程度才行。」森山果然不懂自己真正的用意,正是因為平時太容易看清一切,所以才希望對方至少表現出稍做掩飾的意圖……譬如看女孩子的時候顧慮一下自己的視線,表達情感的時候稍微猶豫幾秒,或是,埋伏在自己預定行經的路線上時不要站在太顯眼的地方……

離車站還有相當距離,伊月就已經發現森山靠在車站外牆一角。沒有掛上電話,伊月先向自己的隊友打了聲招呼就逕自加快腳步前進,確認對方也發現自己的存在之後伊月立刻停下,彼此拿著手機隔著數十步的微妙空間對望著通話,

「我這樣的要求會太過任性嗎?森山さん會覺得很麻煩嗎?」

森山陷入短暫的沉默,原本直直投向伊月的視線有些困惑的往左轉開,接下來沉吟著往右飄移,最後帶著幾許猶豫緩緩的回到最初的位置,「當然不會啊!我會嘗試看看的……譬如剛剛那樣的思考時間有合格嗎?」

「你……!」伊月驚訝的睜大雙眼,按下了結束通話再次邁開步伐,最後終於來到森山面前,「好危險,差點被你騙了。」

「哈哈哈,我本來就是努力就能做到的小孩囉。」森山笑了開來「不過這麼做會有罪惡感啊。」

「森山さん不是真的在說謊所以沒關係。雖然聽起來真的有點矛盾,」伊月垂下眼角,「像是要森山さん假裝對我有所隱藏一樣,這即使當冷笑話也絲毫沒有笑點啊。」

「重點是把我的真心加上對你而言更有賣相的包裝吧,」森山從手臂上掛著的提袋中掏出蘋果的糖葫蘆,「就跟這包著糖衣的傢伙一樣嗎?」

「這個梗……勉強合格。」伊月接過糖葫蘆,露出滿意的笑容。

「那個……在你們很忙的時候打擾真是抱歉,不過可以問一下兩位這是……呃……」等到兩人世界的對話告一段落,誠凜代表日向終於找到插話的機會。

「啊……沒,沒什麼,就剛好有點事……」森山正想蒙混過關時被伊月打斷,

「我想就順便報告一下,我們正在交往中。」

「咦咦咦咦咦咦!!!」誠凜全員加上森山全都發出驚呼,

「……森山さん為什麼跟大家一起嚇到啊?我不就和你一樣,只是把心中想的事情說出來而已嗎。」

「我,我還沒有見父母親戚的心理準備啊……」森山一手掩住臉,「真是糟糕……對你我也只能投降了吧。」

***

「真沒想到伊月居然和那個森山學長交往,他平時喜歡女生的表現都是煙霧彈嗎?」日向使力關上置物櫃的門,「會不會太心機啦?」

祭典那天在車站發生的事情自己的隊友們全都看在眼裡,向來謹慎自律的伊月對於這件事居然如此大方著實出乎眾人意料,

「不……那些行為全都是發自真心,他並不是會在這種地方耍心機的人。」伊月揉了揉眉角,「這也算森山學長可愛的地方吧.....」

「伊月學長都不會生氣嗎?」抱著二號坐在更衣室長椅上,黑子開口問道,

「的確同時也讓人感到很煩躁……不過我似乎開始習慣了。」

「這麼說來森山學長對伊月的冷笑話有什麼感想嗎?」

「喂木吉!!你做啥哪壺不開提那壺啊?」

「那個人……反應異常的好,而且現在也開始記錄梗的樣子。」

「What the……!」

「果然森山學長也是個狠腳色啊……」

「以這點來看你們根本絕配吧,伊月你……要珍惜啊。」

「有什麼問題儘管告訴我們,老爸我會幫你主持公道的,沒錯吧日向.」

「木吉……不要做這種無意義的角色扮演行嗎。」

這時伊月的手機正好響起,無意間已經被輸入記憶中的鈴聲讓眾人突然安靜下來,
伊月視線掃過隊友,「……看來也不用多做解釋,我今天就先走一步了。」

「辛,辛苦啦。」

對伊月背影投以關愛眼神的誠凜全員,當門關上的瞬間都不約而同的鬆了口氣。

「啊。」木吉突然敲了下掌心,

「你又啥毛病?」

「下次一定要對森山學長說『我們家的伊月才不交給你!』吧,難得有這種機會。」

「……你是嫁女兒的老爸嗎,別鬧了喔。」

「不過,森山學長跟伊月學長……好像能夠很順利的樣子。」黑子捏著二號的前腳掌,若有所思的說道,「總覺得兩人之間有什麼共通點。」

「黑子,你這樣好像在說他們都很殘念的樣子欸。」

「嗯?原來火神君是這麼想的嗎,真是失禮。」

「哈啊!?是你老愛誤解別人的意思吧!」

一旁看著隊友們可疑的互動,土田一臉大徹大悟的神情對著身邊的降旗開口,「我突然覺得,我們的社員好像都不需要以女生為對象的戀愛諮詢啊。」

而降旗只是拍了拍土田的肩膀,「一切都是……夏天太熱的錯吧。」

--力尽きた\(^o^)/ 夏か…暑すぎるせいでしょう--


--雜談--


原本是5/5森月日動筆寫的www以為自己可以很快寫完......

說真的雖然還是遲刻但是我其實寫完滿久......但是差點棄稿XD

因為覺得有不少自己覺得還不行的地方www

之後斷斷續續修改了......近一個月(淦)

想說還是得要清算一下斬斷魂結XD 所以就還是放出來了orz

這真心是超冷的CP,如果有戰友跪求相認......


评论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