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twing

[T2][手青(手)] とある2人のティータイムレッスン[KISS之日短篇]

深夜試著回來頂風作案...字母注意XD

如title這是KISS之日(523)開始寫的......已經不是遲到可以形容的了XD


[食用注意]
原梗是來自前一陣子P站很流行的接吻的格言:

元ネタはオーストリアの劇作家フランツ・グリルパルツァーの『接吻』の台詞で 


手の上なら尊敬のキス 
額の上なら友情のキス 
頬の上なら満足感のキス 
唇の上なら愛情のキス 
閉じた目の上なら憧憬のキス 
掌の上なら懇願のキス 
腕と首なら欲望のキス 
さてそのほかは、みな狂気の沙汰 

1) 字母本番是手青,不過我有明示手青手前提,請小心雷點orz
2) 做了把小段子串起來的無謀架構XD 有點支離滅裂請小心雷點orz
3) 寫到一半其實有點力尽きwww 字母算自社比中途半端斷尾程度...請小心雷(ryy

***

とある2人のティータイムレッスン 

--某「2人」的午茶講座--


人皆依賴五感探索世界......除了眼耳鼻與觸覺,這張嘴不只是接受外來刺激的器官,同時也是吐露心中隱藏想法的重要管道。能言善道的人固然如此,但即便是不擅言詞的人也能藉此吞下感動,在體內反芻之後表現出來,例如我們會這麼做:

--印於手背的是尊敬之吻--

賽事前的緊迫氣氛總是令人情緒高揚,卻也同時讓人坐立不安。即使升上三年級後可利用的時間變得更少,手嶋與青八木仍然偶爾會同時報名地區的個人賽,開賽十五分前的最終召集廣播響起,正好彼此確認完戰略,手嶋拿起一旁的手套站起身,「這樣就萬無一失了,該準備上場囉青八木。」

用力的點點頭,青八木的視線正好瞥見手嶋準備戴上手套,「啊......等等,純太。」

「嗯?」手嶋微微側頭,停下了動作,青八木撐起上半身執起對方的手將雙唇印上手背,

「今天也,拜託你了,純太。」

「啊,啊啊。」抓了抓自己的前髮,手嶋露出有些難為情的笑容,「今天也拿下勝利吧,青八木。」

--印於額上的是友情之吻--

「辛苦囉!青八木越來越習慣站上頒獎台了啊。」

下了頒獎台就筆直走向手嶋的青八木,手中緊握著第一名的獎杯,「這個......」把獎盃往前遞,想說的話還沒出口就被手嶋抓住肩膀猛然拉近,柔軟的觸感貼上額頭,青八木有些驚訝的眨了眨眼,「純太?」

「終點前的衝刺真的是太精采了,真的會讓人重新愛上你啊!唔啊......現在腦中都還在回放那時的景象,心臟也跳個不停呢!」

「因為有純太在,我才能做到。」

「沒有青八木的話我一定也不會覺得比賽如此有趣吧!」

輕碰彼此的額頭,兩人相視而笑。

--印於臉頰的是滿足感之吻--

「雖說早就習慣了......不過果然還是很驚人啊,田所さん直傳特製漢堡。」看著青八木以超高完成度重現疊的如小山高的三明治,再以號稱音速的節奏一口氣吃光,食量只有青八木一半左右的手嶋一如往常的發出感嘆,

「純太,吃太少了。」意猶未盡的舔著手指,青八木盯著手嶋盤中縮小版的田所特製漢堡皺了皺眉,「比賽後,更需要補充營養。」

「哈哈哈,我大概連胃都只有凡人程度,這已經是極限囉。」

「啊,」視線移向手嶋的臉,青八木的手伸向手嶋,「沾到了。」並不是用手擦去,青八木扶著手嶋的臉側舔去頰上的醬汁,順勢貼上雙唇,「感謝招待。」

--印於唇上的是愛情之吻--

「唔啊!居然偷襲,」手嶋很快的反應過來,不等青八木抽身就固定住對方的下顎,「那麼......也讓我嘗嘗味道吧。」手嶋的舌尖輕觸輕八木的下唇,跟隨著誘導先一步覆上對方雙唇的反而是青八木,試探著伸向手嶋的舌直接被吸入對方口內,青八木並不在意主動權如何替換,手嶋的行為向來也符合自己的期望,但這也不代表青八木甘於被動,看準手嶋皺眉的瞬間環住對方的腰,阻擋了對方的退路,

「唔唔……」強行持續的接吻讓手嶋發出抗議的哼聲,顯然需要換氣的手嶋握拳朝青八木的肩口使力一搥,但青八木並沒有就此停下,直到抵著自己的拳頭開始微微顫抖才放手。

「呼啊……!我還以為會窒息死,你這傢伙不要在這種地方炫耀肺活量啊。」大口喘氣的手嶋睜眼就看見不發一語直視自己的青八木,手嶋露出會意的微笑,「今天要住下來嗎,我家人今天也是晚班喔。」

--印於眼瞼上的是憧憬之吻--

「青八木?」淺色的前髮因為衝擊而晃動著,手嶋屈身輕吻青八木緊閉的眼瞼,「沒問題嗎?」即使賽後緊接的是周末假日,手嶋仍然十分顧慮青八木的身體狀況,兩人在行為中並沒有固定的角色,某程度上為了減輕對方的負擔,平時反而是手嶋傾向作為被進入的一方,但今天的青八木似乎並不那麼希望。

「嗯......嗯,」神情有些苦悶的點點頭,青八木更加張開雙腳,把腰向上抬起,「純太......」

「不用急的,時間還很多,」手嶋左右晃動腰部試圖緩和對方內部的緊繃,青八木配合手嶋的動作緩緩吐氣,手嶋瞇起眼露出笑容,「就是這樣,青八木做得很好。」這雙腳,這雙手以至這人的全部都是自己身體的延長,是青八木將手嶋獲勝的欲求載運到終點線上,那為了這隱含自身無法追及潛力的身體奉獻一切都屬理所當然,任何會造成對方傷害的行為都是不被允許的。

比賽後總是以檢討會的名義在某一方的家中集合,在與家人共同生活的做這樣的行為固然多少有些罪惡感,但完遂一項共同目標的高揚感和終於能短暫逃離賽前嚴格訓練與自制生活的解放感總會導向這樣的結果,對兩人而言或許也是慶祝比賽得勝的一環。

「純,太......」身下傳來的刺激輕易的被大腦置換成快感,青八木發出有些壓抑的呻吟,腦中卻突然想起一件事。

這麼說來,今天的手嶋並沒有叫自己的名字。

每逢比賽的日子,在賽前鼓勵自己,或是為了獲獎而高興時,手嶋偶爾會脫口稱呼自己的名字而不是姓氏,青八木總是非常重視這難得的瞬間,因為那聽起來像是手嶋對自己最直率的讚美。

難道今天自己做錯了什麼?第一名的獎盃確實有拿到......所以是除此之外的不足嗎?

心中不意染上一抹不安的青八木 撐著上半身坐了起來,

「嗯?」停下動作的手嶋視線對上了青八木,「嗯,隨你的意思做吧。」

「純太……唔,嗯嗯……!」伸手繞過對方的肩膀扣緊,以此為支撐,青八木自力抬起腰部,接著一口氣沉下身體,從中心被貫穿的兇惡快感讓青八木雙腳開始痙孿,

「唔哇,不要太勉強自己啊,青八木。」慌忙想扶住青八木時立刻被制止,青八木沿著手嶋的手臂往前撫觸,從手背讓手指滑入對方指間的空隙握緊,之後緩緩向上抬起,

--印於掌中的是懇願之吻,手腕則是欲望之吻--

半張臉埋進對方的掌心,透過雙唇傳來的是略高的體溫,青八木並沒有停止腰部的律動,即使用對方的手覆蓋了嘴,不規則喘息著的青八木心中卻仍然不斷呼喚對方的名字,

我現在的希望,你會,發現嗎……純太?

順著手掌內側往下滑,輕八木張口咬住對方的手腕用力吸吮,伸出舌尖來回舔舐自己所留下齒痕的同時將視線往上移,正好看見手嶋喉間反射性的吞嚥,有些擴大的瞳孔緊盯著自己,「純太……唔,啊啊!」

--除此之外,全是瘋狂的行止--

從平視的角度瞬間恢復仰望,手嶋再次將青八木壓回床上,兩人又恢復最初的位置關係,手嶋握住青八木的腳踝含住了屈起的腳趾,青八木縮了縮身體但並沒有反抗,「純太?」

「你可別,挑戰我的自制心啊,一。」顯得粗重的喘息與額上低落的汗水都是興奮的表示,聽見自己的名字時青八木倒吸一口氣,接著露出滿足的笑容,並沒有出聲回應,青八木只是用尚未被奪走自由的另一隻腳緊緊勾住了手嶋的腰部。

***

令彼此心意得以相通固然沒有超能力可依賴,其中也無任何複雜的理由,單純只是憑藉信賴與愛情的深度,若是再加點親吻的魔法就萬無一失了。每個人都應當找到屬於自己的表達方式,希望我們不足掛齒的親身經驗能提供一點參考價值。正逢夏日午後,就再添杯茶,悠閒的思考看看吧。

 

评论

热度(42)

  1. 阿渣Septetwing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