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twing

[A3!][万紬] 良い子も悪い子も

  • 投稿A3!深夜60分創作,選題是「爭執」

  • 紬只出場10秒鐘的万紬XD 九成內容都是ガチゲー在嗑牙的万紬←

  • 琢磨很久但最終還是覺得万紬很難吵架……




  良い子も悪い子も



  「我承認心裡重要的人事物很多……但万里くん會想跟自己的姐姐親吻跟做愛嗎?」在中庭短草與走廊地板交界處停下腳步,紬在自己的城池與公共空間的國境上回身,以万里至今看過最為困擾的神情,以最為冷淡的語氣送來了問句。

  「講這什麼話……我當然不可能有那種想法啊!」紬不帶任何攻擊性的言語卻讓万里腦中的危險警報大作,引發對方如此反應的前一句話無疑出自万里之口,而且顯然觸及了最該避開的雷區。万里反射般吐出的最強烈否定似乎也早就在紬的預料之中,眼前的戀人面不改色,只是微微垂下眉睫。

  「對我而言,這是最貼切的類比。」抬頭望向万里,紬露出了有些寂寞的笑。「我以為万里くん也很清楚其中差別的。」甩開万里因為愣住而失去握力的手,紬快步走向在通往二樓的階梯,而万里慢了幾秒終於回過神來,一手懊惱的覆住了自己的雙眼。

  「要命……」若是劇團七大不可思議有讓時間逆轉的道具無疑就是万里最需要的,可惜自己向來引以為傲的人生超級簡單模式並沒有在此發揮作用。忽輕忽重的踉蹌腳步聲已完全遠離,此刻再多懊悔都已無濟於事,而這就是摂津万里人生中第一次與真心愛上的戀人爭吵的始末。

  ***

  「所以咧?你因為說紬重演劇跟兒時玩伴輕視你惹紬生氣跟跑來我房間窩著不走到底有啥關係?」過了整整一日,103室的城主至與訪客万里各據沙發一方,在遊戲BGM的伴奏下万里以近乎對著告解室小窗自言自語的心境自白完畢,可惜傾訴的對象比起神父更接近惡魔,慈愛寬容的開導自然是奢求。

  「……是至さん叫我來幫打任務的吧。」

  「我找的是正常的NEO,不是中了異常狀態的豬隊友啊。」神速操縱著手把的至視線緊盯螢幕,對万里本日的表現看來頗為不滿。

  「講這話未免太無情了吧?身為人生道路上的前輩遇到後輩感到迷惘的時候就算不伸出援手至少也關心一下啊!」

  「你這傢伙真的很奇怪。」確認完任務報酬結算,至終於願意暫時放下手把。「明明是個聰明到令人生氣的小屁孩,為啥遇到跟紬有關的事情就智商歸零啊?超不解。」至聳聳肩一臉無奈,「你剛剛敘述的事件已經自我分析的夠清楚,做了哪些不該做的事情也心知肚明唄?那來這裡擺爛做啥?沒意義啊。」

  「我……!」丟下手把猛地從沙發上站起,在腦中連續閃過「講什麼風涼話」「局外人閉嘴」「明明不是只有我的問題」「那個人可是很頑固的」「衝動行事沒好處」跑馬燈後万里突然冷靜了下來。

  「怎麼?連吱一聲都不會啦?」斜靠在沙發上喝可樂配洋芋片的至挑了挑眉,万里白了對方一眼後吐了口氣。

  「……你們這些大人,怎麼每個都狡猾又麻煩透頂。」

  「怪我囉?但紬本人都大方承認自己是貪心的類型了,你喜歡上他就意謂著連那些狡猾又麻煩透頂的部分,還有他無法取捨的人生都願意概括承受吧。所以你是自找罪受,我沒地方能插手啊。」

  「確實如此……所以才顯得我特別蠢,明明都是早就有所覺悟的事情。」苦笑著跌坐回沙發上,万里將臉埋入掌中。

  爭執的發端其實再簡單不過。好不容易熬過冬組公演的慢性戀人不足期間,週末期待已久的約定卻臨時生變,原因是紬二話不說地答應了丞為了參與客演的劇團所提起,希望紬代替意外受傷演員演出的邀請。昨日在中庭聽了紬的事後報告,理智面清楚自己該諒解,但万里仍不小心讓情緒化為僅有一句的嫉妒表現出了口。

  「我現在就像是,要求交往對象回答母親與自己一起溺水時要先救誰的人吧。」

  「看在你很有自覺的份上就不虧你了。所以你打算怎麼做?紬昨天就說客演結束前要住在老家,也沒回你訊息吧?」

  「正因為他優先選擇了重要的人和演劇,所以我能做的,以及他希望我做的都只有等待而已。」拿起手機,與紬的LIME對話仍然停在對自己的道歉已讀不回的地方,万里略為沉吟快速輸入了訊息,接著將螢幕轉向至,最新的一條顯示了「我會當個好孩子等紬さん回來。」以及一個垂下耳朵的狐狸貼圖。

  「噗哈,這麼刻意要紬注意你,分明是壞孩子的行為吧?」比起不斷道歉,適度地示弱以及清楚表達自己願意尊重對方想法的以退為進確實是最上策。「你果然是個聰明到令人生氣的屁孩啊。」

  「只當個好孩子是配不上那個人的。」万里眨眨眼,至則是撿起手把晃了晃。

  「你這次如果不乖乖認真幫打任務,我可是會向紬告密的喔,万里。」

  「遵命遵命,手下留情啊至さん。」

  過了幾小時,万里與紬的初次爭執在103室的房門被趕回宿舍的紬敲響後不久就宣告圓滿落幕,而順利在熱中的遊戲活動裡取得史上最佳戰績的至,決定暫時替聽話的好孩子保守這屬於壞孩子的小秘密。


评论(2)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