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twing

[A3!│十座+紬+万里] 花咲く時を待つ

  • 其實是十座生日當天想到的梗但因為一些原因積稿……orz 非常遲的十座おたおめ!

  • 無CP,出場角色是十座+紬+万里,有用到十座生日万里與紬的生日語音梗。





   花咲く時を待つ




  104號室的作息向來並不一致,比起三不五時就有各種熬夜理由的万里,十座大致保持著不會被左京與莇碎碎念攻擊的生活規律。但此刻雖已近深夜十座卻仍坐在房內中央停戰區域的矮桌前,攤開的大學講義已經好一陣子沒有翻動,注意力反而三不五時停在沒有打開的手機上。


  室友的奇行不需要太深入的解讀也能知道所為何來,先一步爬上床架內個人空間的万里實際上也為了相近的理由保持清醒,一切的答案在手機電子鐘的分秒跳向0點的瞬間同時揭曉。

  「……!」十座安放在矮桌上的手機開始頻繁地震動,與桌面碰撞的連續聲響讓万里皺了皺眉。今天是十座的生日,從月初持續到今日的「年長一歲」優勢正式告終,當然對人生超級簡單模式的万里而言不過就是少了個調侃對方的藉口,很快就把最後一絲的可惜拋到腦後,視線確認對方回覆訊息的手指暫且停下,万里從床架上坐起。

  「喂!兵頭……」

  在十座聞聲轉向万里的瞬間,有些謹慎的敲門聲打斷了兩人即將開始的行動,雖然放低音量卻毫無阻礙穿透門板的話聲響起。

  「十座くん,差不多要出發了嗎?」

  (這聲音……)

  已察覺來人身分的万里有些訝異,而十座一個箭步迅速起身開門,從門縫探頭的訪客正是鮮少在這時段來訪的紬。

  「我馬上好。紬さん先進來等吧,外面涼。」

  「喂喂,這是什麼情形啊兵頭,你們要出門?這種撞鬼的時間?」

  「啊,沒有吵到万里くん吧?抱歉這麼晚還來打擾。」紬向移動身體坐在床緣梯子邊的万里點頭致意,而十座抓起了一旁的外套與錢包走到了紬身邊。

  「喂,回答我的問題啊兵頭?!」就算得到紬的回應,万里仍不會輕易放過十座的忽略,站在風口上的本人也只能照實作答。

  「我們是要出門,先前就約好了。」

  「啥?!我可沒聽說啊!」

  「沒必要跟你報告吧。」

  「你們倆,在這值得慶祝的日子別一開始就吵架啊。」對這已經成為劇團特產的鬥嘴,紬苦笑著打圓場。「先前查到便利商店在今天有新上市的甜點,想說正好也是十座くん的生日,就約了一起去嘗鮮當作我送的生日賀禮。」

  「啊……這麼說來紬さん是說過偶爾會跟這傢伙深夜一起去便利商店。」

  「先前約的幾次都沒碰上万里くん,所以沒特別知會到……不過大概就是這麼回事。」

  「走吧,紬さん。」認為突發事件至此可告一段落,心思已經飄向甜點的十座準備邁開腳步。

  「給我慢著!」這時万里身手矯健的從床架上一躍而下,接著強行介入了門前兩人的連繫之中。「我也去。」

  「啊啊?你來幹嘛,很礙事而且甜點會變難吃。」先是看了紬一眼,十座控制了音量卻仍然魄力十足的低音即便飽含威嚇對万里卻總是發揮不了效用。

  「是能礙什麼事啊?我也去便利商店不行喔?」万里毫不退縮的反駁立刻響起,看來又將掀起另一波爭執時紬連忙開口。

  「我不介意,万里くん也一起來吧,慶祝的人越多越熱鬧嘛。」輕拍兩人的肩頭平息一觸即發的氣氛,紬將局面導回原先自己前來的目的上。

  「……走吧。」本日主角很快做出了結論,宣告一輪戰事休止。



  ***



  達成協議的三人並肩穿過夜半的天鵝絨鎮,來到另一個街區的便利商店。選定了心儀的甜點,在店前照明所及的範圍內找到了各自的空位。

  「嗯--每次占用通道的時候就會有做了點壞事的感覺呢。」唯一靠著牆的紬好不容易盤起腿將甜點放在腳上,在紬左右的万里與十座則自然採用了不良少年標準的蹲姿。

  「不會吧,這畫面怎麼看都像是紬さん被兵頭脅迫啊。」万里嗤了一聲,「如果巡邏員警經過一定會來盤查。」

  「你也半斤八兩有資格講我?」

  「喂兵頭你不要把我跟你混為一談,討架打嗎?」

  「有意見我奉陪啊。」

  「ふふ。」深夜第三次的劍拔弩張被紬四兩撥千斤的輕笑化解,像是早就料到自己的反應會吸引兩人的注意,紬等待万里與十座看向自己後接著開口,「你們這樣的互動,若當成一場即興劇可說是默契完美呢。」

  「誰要跟這傢伙……哈啊。」正想展開新一回合反論的万里在讀出紬眼神意涵時突然洩了氣,「都你的錯啦兵頭,你看紬さん完全把我們當小孩了。」

  「明明你來挑釁也有責任吧。」作為避免衝突發生的意思表示,十座有些尷尬地別過視線。

  「万里くん跟十座くん平時看起來都特別成熟,有目擊你們符合年齡一面的機會我很開心呢。」紬笑著打開草莓千層蛋糕的包裝盒,「能名正言順作為少年的日子也只剩一年,至少現在就讓我這虛長幾歲的前輩幫你們慶祝吧。」紬手中的塑膠叉子毫不猶豫刺進了蛋糕頂端安放的果實中,接著把沾滿鮮奶油的草莓遞向十座,「所以我蛋糕上的草莓也可以拿去吃喔。」

  「紬さん對這傢伙太好了吧……欸喂兵頭!不要連我的份都吃掉啊混帳!」還不及吐槽,万里就失去了保衛自家蛋糕上草莓所有權的先機,眼睜睜的看著最有價值的部分落入十座口中。只是沒料到連反擊的行動都先一步被降在頭上的指掌封鎖。「唔哇……紬さん!」

  伸長雙手輕撫左右兩名19歲少年的頭,視線一邊是專心吃著蛋糕並不特別在意紬動作的十座,另一邊則是最初反射般想甩頭卻忍住,蹙起眉一臉不滿的万里。「再過一年,你們一定都能開的更好。」紬笑著瞇起眼,此刻感到的親愛顯然近似每天早晨對著花苗澆水時的心境,「真的是,令人萬分期待呢。」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