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twing

[A3!][万紬] 幸せを運ぶ鈴の音

  • 今年情人節前後寫的短篇




幸せを運ぶ鈴の音





  「哼嗯……」難得成為全宿舍最晚醒來的人,万里一手端著剛泡好的咖啡,一邊咬著臣為自己留下的三明治站在劇團成員們自主申報本日行程的白板前端詳著。高三的考生們已進入自由登校時期,對万里而言升學這一大人生關卡只有決定目標時因為選擇太多稍微拖慢了進度,除此之外終究還是不離人生超級簡單模式的範圍。這麼一來從計算出席日數的束縛中解放實質上就意味著漫長假期的開始,那所有能自由運用的時間當然得要全數進行最有價值的投資,譬如放在最重要的那人身上。「監督ちゃん介紹給大家的打工是今天啊……所以才會所有人都不在嗎。」平常日從國中到大學的學生組除了不正經的自己外都在學校,出了宿舍大門就會從廢人變身企業戰士的至與有「固定職業」的左京自然也各自忙碌。最常留守宿舍的特殊職業與自由業成人組們則是跟著監督與管理人去支援了某個贊助企業牽線的電視劇臨演徵集,讓宿舍此刻難得大唱空城計,而且這狀況幾乎會持續一整天。「未免也太幸運了吧。」手指敲了敲以「月岡紬」開頭的那行字,万里嘴角盡是掩不住的笑意。此刻自己若出聲朗讀那人的名字或許聽起來也會像首詩吧,因為跟在那三個字之後寫下的預定是「午前打工,中午左右回宿舍。」

  一人獨占的談話室冷清到像是平行世界,好整以暇的吃完早餐,万里回房拿出了前幾天猶豫很久才終於入手的物品。深藍色的金屬方盒上以筆記體浮刻著異國語言的品牌名,但「Chocolatier」的文字在這時節顯然任誰都能猜出裡頭裝著什麼。雖不是最有名的店家,但由曾前往外國正式修業多年的巧克力師主持的工作坊,其出品的巧克力在愛好者間向來風評絕佳。不僅是口味,最大的特色是著重於「搭配」,譬如適合威士忌的巧克力、適合茶的巧克力,當然也就有適合咖啡的巧克力,而這也是該店家雀屏中選的主因。

  一如往常拿遊戲打發時間,接近中午時總算聽見了大門開啟的聲響,來人的腳步聲也確實朝著談話室而來,万里放下手機端正了坐姿,在談話室房門開啟的同時投以視線。

  「嗯?万里くん今天留在宿舍呢。」

  「在等你啊,紬さん。」

  「怎麼了?」

  「當然是有非常重要的事情。」刻意誇張了語氣讓真意包裝進半開玩笑的外衣裡試圖降低對方的戒備,万里起身領著紬走向廚房。「不過先吃午餐吧?雖然今天得要我們自己準備。」

  「ふふ,實質上就是能吃到万里くん煮的飯吧?運氣真好。」

  「紬さん有時候真的沒在客氣耶,雖然並沒有錯就是了。」

  ***

  劇團主廚臣直傳的應急義大利麵食譜正是當下最佳的解決策,就算手上沒有新鮮食材,僅需鯷魚·橄欖、酸豆、番茄四種常備罐頭再加顆洋蔥與辣椒就能合成不輸街坊義大利麵屋的正統味道,據說是以前花柳巷內風塵女子們在僅有的空檔中用以果腹的一品,也因此冠上了「煙花女」之名。雖說紬並不是完全無法下廚,但考量效率大部分的準備自然還是万里操刀,紬最重要的工作就只剩看著控制煮義大利麵時間的計時器倒數而已。加了半熟水波蛋中和隱藏辣味的一份是紬的,混入成人組們平時喝酒下酒菜的西班牙辣腸更強調辣味的是万里的。簡單的結束午餐,兩人一起回到廚房收拾整理,接近完成時紬將快煮壺裝滿水按下啟動,正要開口時看見万里已經從櫥櫃裡拿出了咖啡豆。

  「万里くん已經連心電感應都會了呢。」

  「吃飽喝一杯對我們來說不是很正常的發想嘛,豆子我來挑沒問題吧?手沖就都交給紬さん了。」得到紬的首肯万里就開始進行研磨,紬也拿出兩人份的咖啡杯與手沖的道具,這時也響起了水沸騰開關切換的聲音。

  「覺得每天都被提醒,我跟紬さん在很多地方都不一樣呢。」兩人都愛用的深藍色琺瑯手沖壺,在紬手中就像是拿著照顧中庭草花們的澆水器一樣,令人自然相信往內注入的全是愛情。水柱繞圈的動作與萬里相較顯得不夠精細,但也不至於犯下超出咖啡粉範圍之類的重大失誤。

  「怎麼又突然提起?」先讓熱水大略浸濕咖啡粉,紬暫時放下琺瑯壺,兩手像是蓋子般圍在濾杯旁。

  「紬さん手沖咖啡的方式會停下注水至少兩次吧?而我就是不會這麼做的那一派。」約莫過了數十秒,身旁的紬再次拿起琺瑯壺繼續動作,這樣的手法與一旦開始注水就會以絕佳節奏持續到最後的万里並不相同。「也因此就算是同一種咖啡豆,經我們兩人的手產出的味道也會有差異。」

  「剛才的義大利麵万里くん的口味比較重,但沖出來的咖啡性格則是比較淡雅。」

  「紬さん喜歡半熟蛋溶入素材變圓融的味道,但沖出來的咖啡味道總是比較深沉。」

  「真的連共通點的咖啡都不一樣呢。」

  「沒錯吧?但是紬さん推薦給我的店,咖啡都是遠比合格以上的好喝。」

  「万里くん帶我去的店氣氛也都是我會喜歡的。」結束沖泡的所有程序,紬一取下濾杯万里就一把接過開始清洗,而紬拿起下壺湊近鼻尖確認香味,在屬於自己的杯子裡倒出少量嘗過味道後點了點頭。「雖然從不同起點出發,探索的世界也不同,但對現在的我們而言就像是有看見兩倍新世界的可能性。」

  「紬さん……不要無預警的,講這種會讓人高興的話……」戀人瞄準心臟突襲的發言讓万里拿著陶製濾杯的手差點一滑,慶幸愛用的道具平安無事,紬也分裝完兩人份的咖啡,與万里一人一杯走向談話室另一頭。

  「哈啊……真的很悠閒呢,好像都要打起瞌睡了。」並肩在沙發上入座,万里與紬同時端起手中的杯子湊近唇邊,讓正處於最佳品嘗溫度的芳醇液體轉過味蕾緩慢滑入喉間。

  「一邊喝著咖啡居然還有辦法一邊做安眠宣言,紬さん是被密さん傳染了吧。」將咖啡杯安放在茶几上,萬里不動聲色的確認事先藏在一旁牛皮紙袋中的禮物安然無恙,「當然休息也沒問題,但再醒著一會兒吧。」看著紬也放下了咖啡杯,万里抓緊時機將小盒遞入戀人手中。「紬さん,應該不至於完全忘記今天是什麼日子?」

  「啊……!」低頭盯著手中的物品數秒,紬才終於發出小聲的驚呼。

  「喂喂……」看見紬一如預料的反應,萬里也只能苦笑。

  「啊哈哈,其實也不是完全忘記,但有點不清楚現在贈禮的習慣,想說既不是告白自己也不是女性……就沒準備了。」

  「不成問題啊,原本就是更強烈想追上對方的人才要送禮的節日,由我來送也很合理吧?」

  「万里くん……」垂下眉角,紬對万里的發言似乎有些掛心。

  「紬さん你可別又想多餘的事啊,不然這樣好了。」在紬掌中掀開盒蓋,万里身體微傾讓視線與紬齊平,稍稍張開雙唇,「吶,紬さん。」

  帶著確切企圖的眼神催促著紬從盒中捏起巧克力,貼上万里唇間時深褐色的圓球就滑入對方口中,並沒有太多咀嚼,不出片刻萬里闔上的唇就往兩旁拉出微笑。

  「……好吃嗎?」維持著僅隔一個手掌寬度的距離彼此注視,率先打破沉默的是紬。上質的巧克力雖能輕易被體溫融化,但其中含藏的甘酸醇苦釋放過程卻相形緩慢,像是柔滑覆上口腔的絲綢般餘韻深長,也因此讓万里回應的步調緩了下來,再次微張的唇正要組織語句時不意被同樣柔軟溫熱的物體封住,探入無防備間隙的舌尖捲去了還留存在万里舌面上的小片巧克力殘骸,突襲成功的紬以小聲彈起的唇音作為勝利宣告,而戀人突然的大膽進擊確實也讓万里一時愣住好不容易才回過神。

  「つ,紬さん?!」

  「這樣好像,能快點得到答案。」嚥下從万里口中奪來的戰利品,紬反而此時臉上才開始出現紅暈。「果然還是,不該做不擅長的事情呢。」

  「哈啊……我真的,完全不是紬さん的對手。」揉了揉眉角,万里再次端起咖啡杯硬是將心中的浮動吞入腹中,但戀人的攻勢並沒有僅止於此。

  「剛才的巧克力好像含有一些白蘭地?看來讓万里くん變成壞孩子了。」

  「這點程度的偷跑還在容許範圍內吧?」構成戀愛所有要素都像是歸位的魔術方塊般平衡的此刻,自身的課題就只剩如何成長。而其中最難以拿捏的就是前進的步調,万里也還沒找到足以說服自己的完美解答。「雖然不能立刻變成能與紬さん並肩的大人,稍微體驗一下屬於大人們的特權當做實習又不犯法,不是兩全其美嘛。」

  「……啊!」原本若有所思的紬唐突從沙發上站起,沒有多做解釋就轉身朝著門口邁步。

  「又,又怎麼了?!」跟著起身的万里連忙出聲詢問,而紬並沒有停下腳步,只是匆匆地回答了万里的問題--

  「突然想到,可以給万里くん的回禮!」

  留下這句話的同時紬也踏出談話室,万里只能無奈再次坐回原位,拿起另一顆巧克力權充等待當事人回來揭開謎底前的消遣。所幸在可可的餘味正好從口中消散時有些不安定的腳步聲也再次響起,回到談話室的紬手中多了盆長相奇特的植物。伸出盆口的繁茂長莖自然下垂,應該是綠葉的部分不像平常的植物可用「片」形容,而是像一顆顆小球般渾圓飽滿的附著其上。

  「想要把這孩子交給万里くん。」小心的將花盆擺在茶几上靠近万里的位置,紬表明來意。

  「這應該是……一直放在紬さん房間窗邊架子上的盆栽?」雖然不熟悉花草樹木,但對於戀人房間的擺設万里倒是觀察入微,特徵如此明顯的植物万里自然不會沒有印象。

  「嗯。這是綠之鈴,屬於多肉植物的一種。自從帶它回來之後一直都放在房間裡最好的位置……正好花語也很能代言我現在的心境。」

  「原來如此……『健全的成長』、『青春的回憶』。」只要掌握了植物名稱,要搜尋花語不用幾秒鐘的工夫,「意思是紬さん完全把我當小孩看嘛。」

  「還有『豐富』的意思喔。希望万里くん能保有珍貴的回憶,同時順利的成長。正因為既不是成年人、也不完全是孩子,這時期的經驗才更能成為令人生更色彩豐富的糧食。」紬以一口咖啡作為適時的停頓,「而越豐富的人生歷練也就是演技說服力的基礎,最終全都是連結在一起的。」

  「哈,不愧是演劇狂人,連這種時候都不忘勸誘啊。」

  「我不需要贅言什麼,現在的万里くん就已經是跟我不相上下的演劇狂人了。」紬微笑著瞇起眼,「就算還不需要過早決定人生志向,知道万里くん想要在大學裡鑽研演劇時我也跟監督一樣高興呢。」

  「對我來說那也是『最終能讓一切連結在一起』的選擇囉。」万里將紬的發言置入更多深意返回給對方,「只要我一直站在舞台上,紬さん即便逃走也一定無法不看見我,那相對也就代表你會一直在我的視線範圍內。」

  「我……已經不會再,逃走了。」

  「嗯。」就算話中仍帶著片刻的猶豫和不自然的停頓,看見掌中手機畫面上的新增資訊,万里決定暫且相信對方。「畢竟跟我在一起才能達成紬さん願望的樣子?」將螢幕轉向紬,万里嘴角揚起確信得勝的笑。

  最上段的文字是如此敘述的--若將綠之鈴擺在房間的東南方角則能讓戀愛成就。

  「咦?!那,那是……」一瞬脹紅了臉,被揭發祕密的紬顯得有些慌亂,万里自然不會放過趁勝追擊的機會。

  「吶紬さん,我也會把這盆栽放在我房間相同的方位上,再告訴我照顧它的方法吧。」手指拂過掛著成串綠色圓珠的細枝,雖無法一如其名響起鈴音,但其中確實乘載著戀人悉心的祝福。「這麼一來就能守護我們兩人份的戀情了不是嗎。」

  「ふふ……將這孩子託付給万里くん似乎比我還可靠。」紬閉起眼,煞有其事的微微低頭致意,「請多關照了。」

  「這是當然。」簡短回應的万里同時貼近紬,此時再沒有任何行為比吻更適合表達承諾。或許是咖啡與巧克力複雜苦味的反動,万里只覺得戀人柔軟的舌與口內全都甘甜得不可思議。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