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twing

[A3!][万紬] 正体不明

  • 兩人看的電影是「IT(牠)」,雖然我有注意沒有捏wiki可以查到程度以外的內容,但因為包含部分個人的觀影感想所以還是有爆雷疑慮,請各自斟酌要不要走避XD




   正体不明




  除去了所有照明,影廳中具有唯我獨尊存在感的大銀幕理應是所有付費進場觀客們目光集中的唯一標的,但此刻的摂津万里卻啞口無言的注視著自己身旁的戀人。

  就算越過了告白的關卡正式開始交往,月岡紬的存在對万里而言仍像是沒有完全歸位的魔術方塊,當然自己並非沒有解謎的自信,但名為月岡紬的謎團確實不能歸入SUPER EASY MODE的範圍,是万里人生現下最有挑戰性的任務課題。

  今天與紬來看的是万里推薦的驚悚片。改編自大師的經典原作,網路上評價也一片讚聲,事實上万里也已先自己進影院看過一遍(當然這並沒有告訴紬),確認這作品真如影評所言是十分優秀的改編,其中細微的隱喻和巧妙的架構也是驚悚效果外的重要看點後才終於放心開口邀約對方,畢竟紬與自己不同,平時並不看這類型的電影。想要引誘對方踏進自己的世界多花點心思也是理所當然的必要工程。

  從電影開場至今確實也都如万里預想般順利,從第一個重要橋段開始就完全融入劇中世界,目不轉睛跟上劇情發展的紬,在背景音樂不穩的旋律節奏層層堆疊時會不安的移動坐姿,引爆恐懼的瞬間會突然握住萬里刻意就近放在扶手上的手,接著看見畫面從接近黑白的暗色調一氣轉為彩色時會輕聲吐氣調整呼吸,放開交握的手時朝自己一瞥的難為情眼神差點讓万里抑制不了想吻對方的衝動。這一切一切的反應對万里而言都是可貴的新發現,正得意著自己的策畫圓滿成功時劇情也來到終盤前的最高潮,當主角群們歷經磨難好不容易迫近了真相的核心,得知隱藏在眾人恐懼暗影中的嗜血怪物弱點所在,以及被奪去的生命漂流的終點,即將準備進入結尾的大對決時,万里卻聽見身旁傳來不規則的吸氣聲,移動視線看見的是淚流滿面的紬。

  完全出乎意料的反應讓万里著實愣住了片刻,幸好著魔般投入劇情的紬壓根沒發現万里肆無忌憚的目光,連讓淚水在公眾場合拋頭露面也不以為意。

  終於回神的万里謹慎地確認銀幕上的畫面。那仍然與自己看過的相同,主角群的孩子們正果敢對抗著未知的怪物並且一步步走向勝利。這堪稱全劇裡最緊張刺激,並且一掃先前的陰霾不再充滿未知恐懼的橋段,依常理判斷應該沒有感動流淚的要素,撐過先前所有驚嚇點的紬也不可能這種時候才被嚇哭,那此刻掛在戀人臉上淚痕的來由對万里而言就是個比劇中怪物還正體不明的謎團了。

  (等等再問問紬さん吧。)

  對付入戲太深的紬跟喚醒惡夢中的人其實同樣道理,伸手拂去對方眼角的水珠,紬像是驚醒般轉頭看了万里一眼,無聲的回應了同樣寫著歉意與羞怯的笑容,看見戀人的反應万里心中響起了另一個終於壓抑不住的聲音。

  (還要記得吻他。)


  ***


  「所以,感想如何?驚悚片。」作為兩人約會收尾的行程自然是咖啡店,今天來到的是紬推薦的場所。像是意圖拂拭電影烙在網膜上的的陰冷印象,店內充滿自然木色與鎢絲光源交織成的暖色氛圍,當然咖啡的品質也毫無懸念的超出万里的及格標準。

  「比想像中的有趣而且有深度呢!不愧是大師的原作,改編的也相當優秀。」談起劇作相關的話題紬湖藍色的雙眼就像灑入日光般閃閃發亮,「不過好像讓万里くん看到不少難為情的地方……想跟万里くん坐在同一個影廳裡的話,我還有待修行啊。」微微垂下的眼瞼讓湖面的粼光落下些許陰影,紬露出帶著歉意的笑。

  「那樣的紬さん很可愛啊,完全沒問題的。」像是不吐不快般,万里未經任何修飾的講出了在胸中盤旋了兩個小時的真心話,「但紬さん為什麼會在最後的時候哭我還真的想不透原因。」

  「雖然是那樣的場面……」以視覺表現而論那也是全片最讓人感到不快的獵奇畫面,回想起來的紬不禁皺了皺眉,「但在那一刻,從成為一切發端的兄弟親情開始,以至於朋友間的羈絆、萌芽的戀愛情感與克服恐懼後得到的勇氣全部都連結在一起,除了佩服編寫劇本的作者以外,也有很多讓我共鳴的地方……不知不覺就掉眼淚了,大概是有年紀了淚腺機能有點怪怪的吧。」

  「哈哈哈,紬さん明明還很年輕啊,以國民平均年齡來說。」

  「但跟万里くん比的話我都可以算大叔了吧。」

  「我說過不要拿年齡當話題想拉開距離啊,紬さん。」自己唯一永遠追不上對方的只有活過的年月,万里並不喜歡紬有意無意提醒自己這點。才剛要蹙起眉間表達不滿,紬就小聲的說了「抱歉」,僅是兩個音節就讓万里一秒放棄計較。「不過紬さん真的都著眼在很細微的地方呢。我比較在意的大概還是背景音樂聲光效果的使用流於套路,造成引爆點太容易預測所以稀釋了驚悚片最關鍵的驚嚇要素。譬喻的部分雖然我也認為使用的不錯,但就不到有深刻共鳴的程度吧?」

  「『共鳴』是來自與己身經歷的呼應,所以可能因為是我,所以感受才深吧。」以委婉的弧度將雙眼移到能正視万里的角度,「以為世界對自己殘酷的時候總是能遇到溫柔的人們。我最初再次決定踏進劇團的遠因也是與近似……親情的人有關,接著得到了所有劇團成員的支持,最後還找到了所愛的人。」難得直球的告白對紬而言似乎有些超出負荷,但紬並沒有轉開視線,只是短暫閉眼做好另一波的心理準備,接著再次開口,「我也是像這樣一路走來有幸得到克服自身恐懼的勇氣,才終能尋回再次站上舞台的力量。」

  「紬さん……!」順應衝動抓住對方手腕往自己拉近同時前傾身體,彼此雙脣接觸的瞬間桌邊立起的菜單本恰巧適時的隱藏了兩人秘密的交流,吞下紬的驚呼,在胸口巡迴一周後轉化成炙熱的鼻息與低哼,以交纏的舌尖再次回傳,最終化為戀人眼眶中濕潤的霧氣。除此之外万里想不到其他更能精確傳達自身情感的表現方式,拭去紬眼角此刻凝結的一滴時,對方注視自己的眼神就是最強而有力,毋庸置疑的再確認。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