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twing

[A3!][東/丞] どうか安全運転で

  • 投稿噗浪上第十回 A3!深夜60分創作 的短文,原題是「年末年始」「保暖衣物」

  • 含有部分新年活動「みんなのゆく年くる年」與關於東過去的劇情捏塔。




   どうか安全運転で



  「不可以,別走……別……!」猛然從床上坐起的下一秒意識才終於跟上身體的本能反應,微微喘氣的東轉動眼球確認四周仍然只有黑暗,一手撫胸穩定呼吸。「明明一陣子……都沒做這個夢了。」自從對夥伴們坦白了自己的過去,肩上的重量確實減輕了不少,對孤獨的恐懼也不再總是陰魂不散,那這經年的夢靨會再次從意識的湖底被勾起必有其因,而東也並非心中毫無頭緒,「ふふ……或許我變得比以前更脆弱了也說不定。」接近新年,半數以上的團員都預計返家渡過,留守宿舍的除了監督之外就是多少懷抱著特殊家庭情況的團員們,東自然也屬於其中一員。但若僅是如此並不構成任何憂慮的要件,足以在自己心中揚起不安波瀾的因素顯然來自有著更明確形體、更指向特定人物的根源。

  「我們會一起開車回去。」

  數日前眾人談起新年假期計畫時丞確實是這麼說的。丞與紬兩人的老家距宿舍所在地不遠,平心而論並沒有擔心的必要,但對於「開車移動」和「離開」這兩大關鍵字過於敏感的自己還是不可避免的產生了反應。「看來年還沒過,新年的展望就又多了一項呢。」比起讓自己變得更加堅強,還不如磨練能更巧妙化解寂寞的方法才適合自己。為達成這目標,丞的協助無疑是不可或缺的。

  所幸那人對自己的懇願通常不知道如何拒絕。

  嘴角浮現的微笑雖被黑暗掩藏,但稍早的不安已不再鬱鬱盤旋。為轉換心情,東下床走出了自室。

  夜半的走廊通常只有最低限照明,一出房門轉身東就發現另一頭的露台還亮著不合時的燈光,「該不會是忘了關燈……?偶爾也會被我碰上為左京くん做點事情的時候呢。」為了總是力倡節約的劇團財務重鎮,東移動腳步走向露台,但等在那兒的並不是被遺忘的燈光,而是倚靠著護欄俯瞰沉睡街道的熟悉背影。

  (丞……?)

  壓制心中的驚訝保持鎮定,東拉下裹住肩頭的羊毛披巾拿在手中,放輕腳步接近對方。

  「睡不著?」出聲的同時將披巾蓋住丞寬闊的後背,不出預料對方立刻回過頭。先一步抓準角度的東正好迎向丞的臉側輕輕一吻,「對你來說還真難得呢。」

  「唔喔!東さん……」確認來人身分後立刻說服身體放棄反抗的準備動作,東的手抓住披巾往前垂下的兩端與丞相對。被圍困在能被對方體溫包圍卻不如擁抱接近的距離內,丞不意覺得自己空有悉心鍛鍊的體魄卻派不上用場。「只是覺得這一年真的是我人生重要的轉折點,趁年末最後的機會想好好看看這裡而已。」

  「ふふ……果然丞雖然外表是絕對的硬派但骨子裡仍是藝術家,偶爾也會有不等身的感傷吶。」

  「請別老尋我開心啊。」

  「因為丞真的很可愛嘛。」

  「東さん,沒有睡好?」伸手打破對方的牽制,丞拇指輕撫東的眼下。

  「大概是感應到丞在這裡才會恰好醒來吧?」看準對方並不會即時發現,東半開玩笑的口吻中暗自混入了些許本心,「既然醒來了就不容易再睡下,想說喝點強烈的東西應該有用。」

  「唔……那我陪你喝一杯吧?」東並沒有正面回答自己問題時通常就是拐了好幾彎的肯定,知道東曾經被惡夢困擾的丞雖不點破,但也不想在此時放對方獨自一人。

  「不可以!」唐突拔高的聲量與嚴厲的音調在無音的深夜更顯突兀,除了舞台上的必要場面外從未聽過東這般急切慌亂的語調,丞也一時被震懾住。

  「東,さん?」

  「啊……不,這是……抱歉。」對自己完全的失態感到懊悔,但既成事實已無法改變,只能向對方坦白,「明天你不是一早就要跟紬一起開車回家嗎?離天亮也不過就幾個小時,雖然感謝你的心意但喝酒還是等下次機會吧。回鄉的日子車多,你可要小心開車才行,知道嗎。」發覺自己緊抓披巾的指尖都開始泛白,東垂下手微微低頭,「回房間吧,天冷。」

  「東さん,這個就借我吧。」在東的手離開自己肩上厚軟的毛料時立刻接手按住,丞將披巾拉得更嚴實了些,「等年過了,我一定會親手交還給你。」

  東睜大眼看向丞,金色的雙眼一瞬閃過了動搖的神色,但也只有那麼一瞬,瞇起眼的東就輕聲笑了起來。「ふふ,那你回來的日子我可要整天等在玄關才行。」

  「也不用做到那種程度……」

  「讓我對你說吧,」將額頭靠向丞的肩口,在對方看不見的地方安穩的閉上眼,「明年第一個『歡迎回家』。」

  「啊啊,聽起來不壞,作為新一年的開始的話。」

  ーーどうか、安全運転で。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