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twing

[A3!][万紬] 万千世界につむぐ糸

[注意事項]

  • 對話全部來自後臺故事「CAFE lazy time」自家翻譯,等於是全盤的爆雷請特別注意!加上目前繁中版二月魔法卡池也已經開放過,但本文內容並沒有因此作任何修改,於是會與官方翻譯有差異也事先在此聲明。

  • 對話以外的場景與動作解釋就來自万紬腦的作者本身......有盡量做一些克制維持中肯但可能有過濾不完全的毒素請特別注意

  • 這是一年前的今天個人寫的第一篇万紬XD LFT沒放過就拿來聊表紀念跳坑已經一年...(感慨

     



「呼啊--真累。就這樣回宿舍好像會被念,還是找個地方打發時間吧。」一般高中生才剛結束午休繼續課程的午後,万里卻已經站在天鵝絨鎮車站前的十字路口思考下一個目的地。拿出手機點開慣用的咖啡館地圖APP正想從筆記清單中挑出今天的目標時,注意力集中在手機螢幕產生的數秒空隙招致了預料之外的突襲。

「咦?万里くん?」即便沒有中氣十足的聲量,熟悉的呼喚仍然確實的傳入万里耳中。那人口中發出的通透音調一如水面震盪的漣漪,看似柔弱卻總能傳達的比想像更遠。

「唔呃……」抬頭對上來人的視線,眼前比自己年長許多的劇團成員,冬組的組長月岡紬微微側頭,頂上立起的一綹髮絲也跟著晃盪晃盪。

「這時間你怎麼在這兒?不可以翹課喔。」

和腦中的模擬情境幾乎同步響起的話聲讓万里嘴角不禁跟著上揚,這樣的對話應酬已不是第一次,但或許認為提醒万里身為學生的本分是大人的義務,每次在這場合碰面時紬還是會重複同樣的叮嚀。

「啊--今天就那個嘛,開校紀念日?」 抓了抓頭,万里若無其事地回應。

「可是咲也くん他們都正常上學了啊。」極其自然的前進一步逼近万里身邊,以拆穿對方小小謊言作為拉開攻防序幕的號角。

「那就那個囉,鎮民之日。」

「好像沒聽過天鵝絨鎮有這樣的紀念日。」第二回合交手,雙方都沒有退讓的意思。

「啊--是那個啦,老毛病的肚子痛。」皺起眉間,微微彎腰的万里一手摩娑著肚子。而紬只是搖搖頭從鼻間發出輕笑。
「你找的藉口意外很老派耶。」單是一句話就四兩撥千斤的拆解了万里回應的所有意圖,到這地步万里只能加重玩笑的成份作最後的抵抗。

「那就是老毛病的流感……」

「好了好了,已經夠了,我會幫你向監督保密的。」最後鳴響休戰信號的一如往常是紬。也一如往常的保住了彼此雙贏的局面。眼前比自己年長七歲的劇團伙伴並不像充滿學校裡的自以為是大人們總是用高人一等的倨傲態度宣讀空泛的道德教條,這種程度的小小越界行為紬總是會為了自己網開一面。

既然已經解除了眼前的危機,與紬的巧遇就一轉成為了無二的佳機,這次就該是自己主動進攻的時候。

「謝啦。這麼說來紬さん今天沒打工?」

「今天休息喔。正好剛辦完監督拜託我的事情。」紬晃了晃手中可放入A4大小文件的帆布袋,看來應該是關於其他劇團的聯繫事項。

「哼嗯……那就表示現在有空吧?」此刻天時地利人和都集中在自己身上,完全沒有敗陣的要素了,「陪我一下吧?」

「……又是那個?」曖昧的指稱在兩人之間卻能輕易達成共識,万里點了點頭。

「當然。」

「你也真是不會膩呢。好啊,就陪你去吧。」

 

***

 

搭上電車逃離天鵝絨鎮的監視,目的的咖啡店在六站之遙的住宅區內。爬滿了常春藤的灰黃老混凝土外牆帶著時間精釀而成,彷彿石材的獨特風韻。推開鑲著彩繪玻璃的厚重木門,不同於跟風的仿古,真正經過年歲洗鍊的實木基調內裝,配合不造作的綠意妝點,只消踏進一步,時間流動的速度彷彿也跟著緩了下來。

選定了窗邊的位置,對面的紬坐定後在容下一個成年男性還有些餘裕的椅上左右晃了晃身體,掌心順著光潤的扶手滑動,接著抬起頭環顧四周,最後吐了口氣,嘴角微微揚起。

「看起來就是紬さん會喜歡的店吧?人不多氣氛也安靜。」看來恒例的「紬さんcheck」第一階段毫無懸念的通過,心底鬆了口氣的万里揭起一旁骨瓷小罐鑲著金邊的蓋子,裡頭是形狀略不規則的麥芽色糖塊,夾起一個張口咬下,未完全精練的糖特有的蔗香與深度恰到好處的豐富了單調的甜味,對万里而言這間店也達到了基礎的及格標準。

「嗯,是間好店呢。」對上視線的同時,紬率先出口的一句話證實了万里的觀察沒有錯,此時店員也端著托盤來到兩人桌邊。

「讓您久等了,這是您的兩杯熱咖啡。」

「……嗯。」端起咖啡杯時紬朝著方才万里碰過的糖罐看了一眼,點了點頭才將杯緣湊近唇邊啜了一口,「咖啡也好喝呢。」

「沒錯吧?」知道紬的眼神是在確認杯具和糖罐等周邊用具的品牌與搭配程度,看來這個課題也通過了考驗。

「不愧是万里くん,眼光總是很好。」

「過獎過獎。」往後靠向椅背,万里臉上不掩得意。得到紬的稱讚可說與擊敗了新迷宮裡的boss或超越某たるち的排名一樣,對最近的万里而言是能夠得到同樣達成感的挑戰任務。

「……嗯,讓人覺得很放鬆呢。」跟著放鬆姿勢,紬立起手肘撐著下顎,視線飄向窗外。木格的大窗雖然沒有掛上窗簾,帶著氣泡與些許波紋的玻璃與外牆垂下的藤蔓巧妙的代替了窗簾的功能,柔和的日照散落在紬的黑髮上,透著些許深藍。

「我就知道紬さん一定會喜歡這裡。」今天同樣穿著簡潔的上衣與稍嫌寬鬆的長版外套,這麼說或許有些失禮,但可能是因為長期與祖母同住,紬身上總是帶著懷古的氣質,而那正好與這間店的氛圍完美的融合,就算沒有攝影擔當的臣等級的專業知識,万里也確信眼前的四方視野絕對是完美的構圖。

「都被你看穿了。」杯中的黑咖啡還有五分滿,紬拿起罐裡的方糖直接浸入咖啡咬了一口,這也是万里推薦給自己的品嘗方式。

「幸虧我有翹課囉?」眨眨眼,万里露出了拉攏共犯的笑容,但紬並沒有立刻買帳。

「這是兩件事啊。老是翹課玩遊戲的話小心留級喔。」

「我都有在計算日數,一點問題都沒有。」既然引誘對方犯罪,手法不完美就太難堪了,這方面万里自然是滴水不漏。

「万里くん做事都很得要領呢。」而只要確認了這點紬通常也就不會繼續追究,或許正因如此面前的人在自己眼中才會不同於其他的大人。

「啊,這麼說來,不久前有個才上線不久的MMO超好玩的,操作也滿簡單,紬さん要不要試試看?」看見停留在常用程式區的圖示,万里隨口發起了提案,「雖然至さん老是PK但也有禁止PK的區域,步調悠閒的玩家也不少。」

「哼嗯……」紬微微側頭,但視線並沒有轉向自己。這話題顯然沒有引起對方太強烈的興趣。

「我跟至さん可以一起帶你升等,如何?」稍微加強了語氣催促對方回應,紬終於抬起頭。

「首先MMO是……?也是遊戲嗎?」

「問題從那裏就開始了嗎……」

「啊哈哈……我真的對遊戲一竅不通呢。」垂下眉角苦笑作為一個話題的結束,維持視線的高度紬也投來了一波試探,「說到有趣的事情,不久前天鵝絨鎮的電影院上映的作品很有趣喔。內容是關於一對收集骨董夫婦的故事,而且是限定期間的單一館上映,只有現在才能看到呢。」

「我電影只看驚悚片跟動作片欸。」對於題材簡明易懂的敘述反而成為万里快速排除目標的關鍵資訊,紬微微睜大眼,但看來也沒有強行說服万里的打算。

「是這樣嗎。」

「有空我去看看吧。」

「嗯。」

不確切的曖昧約束並不是話題收尾的好方法,但與紬共處一個空間時偶爾降下的沉默也不令人尷尬,通常這種時候兩人會暫時開始做各自的事情,万里也就再次將注意力放回手機螢幕上。「……啊,對了。該來抽個限定卡池。」

「又是遊戲?」

「嗯。」

以為紬應該也會拿出隨身攜帶的書本,但今天眼前的桌面仍然只有半空的咖啡杯。看似不帶特別意圖的視線停在自己操作手機的指尖上,像是牽引的絲線般難得的讓万里按錯了好幾個技能指令。四周空氣的密度無聲卻著實的在變化,万里的直覺告訴自己這將是山雨欲來的徵兆。

「……万里くん每次發現好店總會帶我來,是為什麼呢?」

「……咦?」夏季午後若遇上陣雨總會以悶響的雷鳴作為序幕,此刻聽來平靜的發問亦如是。打在胸骨中心的字句讓肺泡一瞬似乎忘記充氣,遲了幾秒困惑與驚訝才隨著恢復的吐息從口唇間溢出。

「當然我是很高興,但約同年代的友人不會更好嗎?」万里的反應顯示這個問題無法快速獲得解答,紬當機立斷的改變了命題。

「唔嗯……確實氣氛會更熱烈一點的感覺吧?」

「沒錯吧。」若談話結束於此兩人都不會過分解讀,可惜實際劇情並沒有照著紬的希望順利展開。

「但是,雖然也說不上為什麼……跟紬さん在一起總覺得很安心……或者是說不用去顧慮一些有的沒的麻煩瑣碎事?」

「是這樣嗎,那就好。」紬不動聲色的將有如法術反彈般回到身上的驚訝壓制到僅讓手中咖啡杯微微震顫,但難以察覺的動搖也就不會讓對方產生顧慮而停止追問。

「紬さん呢?」

「我也很開心喔,托你的福也增加了不少好店口袋名單。」

「那就皆大歡喜啦。」

「嗯。」此刻万里與年齡相符笑容與灑落桌邊的日光同樣耀眼,紬再次將視線投進杯底僅存的一汪黑色湖水。「但雖然現在才發現,我們兩個一起來咖啡店坐好像有點不可思議呢。」

「這麼說來確實如此。」今天才初次驚覺的事實似乎有點多,万里快速反芻時眉間也聚攏成小丘。

「都喜歡咖啡店而且都是組長算是我們的共通點,但除此之外喜好跟興趣都完全不同啊。」一如先前的對話,彼此的世界交錯之處顯然不及平行線多。

「連對咖啡店的喜好都不一樣。」

「万里くん比較重視餐品的味道,我比較重視店內的氣氛吧。」

「所以像這樣兼具兩種優點的店真的很貴重了。」像是介紹自信作般往一旁擺動的手讓紬不禁莞爾,万里也抓住時機一吐為快,「都是因為紬さん的好球帶太窄啦。什麼椅子坐起來的感覺跟桌子的製造商,杯子的品牌還有啥燈光問題……甚至連桌子的配置都在意,根本是惡婆婆等級的挑剔了吧!」

「因為咖啡店就是店主品味的結晶,如果連細節都能注意到的店就一定是好店喔。」對喜歡觀察細微之處的紬而言發覺隱藏的秘密無疑是人生中重要的樂趣所在,對方應該也能夠理解箇中奧妙。「別說我,万里くん不也是抓到一點味道上的瑕疵就不行了嗎。連桌上放的糖都得要確認的人我想只有万里くん了。」

「檢查糖可是基本中的基本欸。」按著咖啡杯托盤上的糖塊轉了轉,面對直指自己堅持之處的質疑万里自然是起身捍衛,即使對方不會輕易認同。

「我想絕對不是基本喔。」

「但這真的是個謎團欸。我們年齡有差異就算了,就算同年也是那種分在同一班也不會成為朋友的類型吧。」若是紬這樣性格的同級生,就算坐在後面可能過了一整個學年自己都還不記得對方的名字。

「確實是這樣呢。」

「從第三者角度看來不知道是什麼感覺。」轉頭看了看四周,可惜零散數桌的客人們都沒頭在屬於自己的空間中無暇注意他人,這問題也就無法就此得到解答。

「唔嗯……真的是謎呢。」

「很謎吧。這麼說來我們到底是什麼關係啊?」在「謎」這個發音有些說膩的時候,万里又投出了一記變化球。

「……同一劇團的夥伴?」數秒的沉默後,紬選擇了最保守的戰略。

「好像不完全對?我跟劇團其他的傢伙們不會單獨去喝茶啊。」

「這麼說也是,比起其他夥伴我們好像更常見面,但說是『朋友』好像也跟平常的定義不太一樣……」

「『年齡有點差異但會一起喝茶的朋友』這樣呢。」

「大概是吧。」又是個曖昧的收尾,看來將進入另一波的沉默時紬已沉寂許久的手機適時的震動了起來。「嗯?監督傳了LIME。」

「我也有收到,應該是劇團群組裡發的吧。」万里也拿起手機,隔著不同的螢幕兩人看起了同樣的訊息內容。

「發現了有意思的Street Act……?」一發現關於演劇的情報,紬的音調總會無意識的提高幾個音程。

「有附上影片。」比起對3C產品不拿手的紬更快按下播放鍵與轉為全畫面,万里將手機伸過桌子中線,紬也放下自己的手機湊近身體。

「……不賴嘛!」

「很值得一看呢。」只有四分多鐘長度的即興劇卻表現了完整的世界觀與起承轉合,最後還留下巧妙的餘韻,確實是優秀的Street Act。

「這種演出方式還不容易想到,該說很嶄新嘛……」

「不只是創意而已,也具備不錯的演技力,不知道是哪裡的劇團。」

「不過如果是我的話這裡應該不會這樣做。」移動時間條,万里重新播放了部分的片段。見狀紬也模仿著万里的動作,有些笨拙的移動時間條播放了接近結尾的一句關鍵台詞。

「我應該也不會讓劇情這樣發展。」

盯著已經回到訊息畫面的螢幕沉吟數秒後,万里與紬同時看向對方。

「我們也來試試?」同樣微微側頭,紬主動的提出邀請。

「贊成。」立起一手手掌表示同意,而面前的紬已經整理起手邊物品。

「……啊。」十分唐突的,紬原本迫不及待的動作一瞬靜止,接著像是影片被慢速播放般緩緩抬頭看向万里。「找到了,我們兩人另一個共通點。」

「啥?」眼前湖水般通透的藍色眼瞳讓万里無法抗拒的放膽注視。

「喜歡演戲。」

沒有任何曖昧不明的成分,純粹無比的肯定句與紬臉上的笑容彼此呼應,万里也只能全盤表示認同。「……這不就找到了嗎,特大號的共通點。」

看著紬起身呼喚店員結帳的背影,万里心底升起小小的決意。不只是為了劇團和自己,若是更加投入演劇之中,必定能更加牢固的抓緊聯繫著彼此世界的絲線吧。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