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twing

[A3!][月下組] 常夏

  • 投稿第45回 A3!深夜60分創作 ,選題是「殘暑」

  • 含有August與月下組過去捏造成分請特別注意





   常夏



  時序已漸入秋,但歷年罕見的猛暑卻未見頹勢,仍然響亮的蟬噪爭鳴了一個午後,即便靠著野貓夥伴們帶來的極秘情報得以找到避開酷熱西照的大樹枝幹作為午睡場所,這避無可避的喧囂仍讓期望的安眠碎成不連續的斷片。

  「唔……比アリス還要吵……」密揉了揉眼角,隨著變得清明的視界與思考,蟬聲也像是將音響的音量旋鈕一口氣轉到底般瞬時擴大。在某些騷人墨客耳中或許是夏日風情的一環,但對密而言這惱人的噪音並不會引發任何藝術性的靈感,聽來只像是聲嘶力竭的、連震碎自身內臟也在所不惜的、不留任何退路的、過分誇示生命的,吶喊。

  記得最親近的家人曾這麼說過--春天誕生的人得到的是生命本質的祝福,有成長為一切的可能性。夏天誕生的人生長繁茂,具備最多與人分享的條件。冬天誕生的人則是懂得蟄伏,就算身處最困苦的環境中仍能延續生機。

  這樣的論述並不含有什麼邏輯與實證,更像是某種有感而發的詩句……若發言的本人還在或許能跟譽成為心靈之友也說不定。自己所熟識,正好在春天誕生的人的確擅長成為一切。而冬天誕生的自己的確也通過了困境與考驗終究能往未來邁出腳步。如此看來這段非理性的論述大部分符合了現實,但卻有一項完全失了準……
  
  「喂December,說過不要總是躲在沒幾個人有辦法找到的地方吧。」從樹木根幹傳來的震動預告了訪客的到來,千景先是從枝葉間探出頭,接著撐起身體來到與密相同高度的枝幹上。「晚餐時間快到了,不要老讓其他人擔心。」

  「……千景。」與自己有著共同家族記憶的男人面對自己時總是表情嚴峻,但此刻密的心境若有理解者存在,千景就是這世上唯一僅存的人選。「明明還是夏天,蟬的叫聲還這麼吵,樹木還這麼茂密……為什麼不是夏天誕生的人留在這裡呢。」

  「講話小心點。」冷不防被揪住衣領,千景忽然沉降的語調讓脖頸周圍的壓迫感也變得更加鮮明。「你也從他那裡分到了吧,屬於這個季節的生命力。」千景握拳的另一手打在密的胸口中心,而密全力壓抑著防禦和脫逃的本能默默承受一切。「所以你跟我都該和這些聒噪的蟲子一樣在這個季節放聲大喊,喊著要活下去。對此生執著是我們的義務與責任,你給我好好記著。」吐了口氣放開了密,千景逕自轉身。「而我們一定不會,再失去任何一個家人了。」

  枝幹以同樣的節奏的震動傳達訪客的離去,密將掌心印上還留著些許熱度與鈍痛的胸口。從枝幹上起身,四周原本暫歇的蟬聲霎時一齊鳴響,像是呼應著密此刻的決意。

  就算季節更迭,連最後一絲殘暑都終將消逝,自己也不須再傷感。為了所愛的家族,這次該輪到自己付出一切,這也是對於逝者自己唯一能做的回報。

  「原來夏天……一直在這裡。」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