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twing

[A3!][東/丞] In other words

  • 當時為了丞生日想的題目

  • 印象曲是「Fly me to the moon」,這首歌的原題其實就是In other words...www




   In other words



  「真難為你了,明明是壽星還得要為了我開夜車。」時間已近午夜,平常並非夜型人種的丞卻還握著愛車的方向盤,一旁佔據駕駛座的東滿臉笑意的臉上帶著些許難得的微醺顏色。

  「哈啊……東さん並沒有真的感到抱歉吧?」讓自己坐進駕駛座的主謀正是身邊人,就算自覺對人心機微並不敏銳,也還足以辨別此刻對方口中柔軟的道歉八成是以退為進。

  「ふふ,就算少了些歉意,剩下的也都是感謝與愛情啊。感謝是我一直以來對於丞的,愛情則是丞對於我突然的請求並沒有拒絕的部分吧。」在不妨礙丞操控行車方向的範圍內輕觸對方的手臂,東笑著開口,「真的很喜歡這樣的丞呢。」

  「就別再調侃我了吧……東さん。」才逐漸覺得對於東三不五時掛在嘴邊的「丞很可愛」開始習慣,今天的對話應酬居然就進化成了「喜歡」與「愛情」,這下又得重新培養相應的抗體。

  「或許是因為今天實在太開心,在宴會上喝的有些醉也說不定。」「冬季的壽星丞是最後一個啊……事實上丞才是我們五人之中年紀最小的,所以才特別可愛嗎。」

  「又說這種話……今天的東さん也太暢所欲言了真讓人有些不習慣。」

  「好吧,為了符合壽星的期望,我會試著婉轉一點的。」一手撐在車窗旁的橫幅上看向窗外,「哇,已經能看見群星了呢,ふふ……冬天的海邊應該也寒冷的別有風味吧。」

  「因為東さん說想要去能夠看清楚星空的地方,我所能想到的可避開光害的地方也就只有這海岸最容易到達……雖然是有些太常來了。」

  「換句話說,這也是對我們都很重要的地方吧?」對東的延伸註釋丞並沒有及時反應,但東也不打算就此接受沉默的回覆,「不是嗎?」

  「確實,是如此。」

  深夜駕駛必要的車內音樂今天是來自東的選曲,雖大多是抒情的曲調但並不過於輕柔,也不至於會干擾到彼此的對話。此刻音響流洩的是爵士風格的前奏,但細聽卻是十分熟悉的經典旋律,慵懶但豐潤的女聲唱起時,東也跟著輕哼附和。一曲結束東稍作停歇,轉頭看著仍專注駕駛的人。

  「覺得如何?」

  「東さん的歌聲,很適合夜晚。」

  「ふふ,想不到你會先稱讚我,還以為只會聽見對歌曲的感想。」

  「對我而言東さん的歌聲比有名歌手演唱的經典名曲還稀有,注意力就被吸引了。」除了深情的曲調,歌詞也有讓丞有共鳴之處。敘事者一個言動之中總包含著幾層不同的解釋等待發掘,貫穿全曲的「in other words」帶著含蓄的韻味。而歌詞中雖有揭開謎底,但現實中丞所遇見的相似之人總是我行我素,並不一定會告訴自己所有謎題的答案,「這確實也是首適合此刻氣氛的曲子。」

  「如果丞願意的話我也能每晚在你耳邊唱安眠曲啊。」

  「東さん,我們,大概在這附近停下來如何?」

  「丞也開始學會裝傻了呢。」東鼻間發出輕笑,「就停這附近吧。」


  ***


  推開車門不出意料就是迎面的寒風,海浪拍打岸邊的聲音也陣陣傳來。除了車內的昏黃照明外四周一片漆黑,但也就意味著只要抬起頭就能看見滿天閃耀的銀星。

  「這景象真的無論人生中看過幾次都還是會很感動呢。」東雖轉動身體朝向車門外讓腳自然垂下,但半個身體還是坐在原本的副駕駛座上,而丞則是起身繞了一圈來到東的身旁。「只是在這季節美景的代價還挺高的。」

  「如果讓東さん感冒了同行的我回去也得要付出相當的代價。」攤開手中的毛毯覆住對方身體,特別準備的保暖用具果然是派上了用場。

  「可惜了。」東的雙眼與唇都彎成柔和的弧度,但卻不代表對丞的行動完全滿足。「如果要換句話說,丞還能拿出其他解答嗎?」原本得以藉由毛毯避開寒風的雙手一齊伸向了丞,至此就算是丞也完全理解了東的意圖,握住了對方的手,丞屈身坐上了車身側邊原本容納車門的空間,但這似乎也非最終解答。

  「再換句話說呢?」從較高的座椅上前傾身體靠近丞,停在自己的前髮似有若無的碰觸對方的位置。皺眉注視了東片刻,丞撐起身體在對方額角烙下一吻。

  「ふふ,正確答案。」順勢給了丞一個擁抱,但相對於東的愉快,丞倒是一臉無奈。

  「東さん……哈啊,這又是什麼新的消遣嗎。」

  「可以當作我跟丞之間意思疏通的練習?」

  「有什麼事情不能直接告訴我嗎?」眉間的皺紋仍然沒有化開,嚴肅的神情是困惑的表現,「既然知道我不擅長讀取人的心聲。」

  「因為,我也不擅長『直率的表達』啊。」東瞇起眼。對於有著含蓄民族性,連我愛你都得要以月亮包裝的日本人而言,白話的愛意反而會成為令人感到不真實的迷彩偽裝,在其中調整著真心與玩心的比例。一旦被要求完全的直率,自己想必也與眼前的人笨拙的相似吧。「為了表示公平,我也該來練習一下才是。」以一個呼吸作為間隔,東靠近丞的耳邊,「就算是丞笨拙的地方我也最喜歡了。屬於丞的溫柔待人並不需要巧妙的妝點,我也就是被這樣的溫柔拯救,才會初次這麼熱切渴望吧。」微微往後退開,東繼續未完的話語,「換句話說,是希望丞保持自己真實的樣子,不要有所改變啊。」

  「應該還有吧,再換句話說?」丞的目光看進東的眼底,像是終於抓到了切中核心的訣竅。

  「ふふ……是你問起的,可別後悔喔。」言語字句都帶有制約彼此的魔力,一旦出了口,或許就再也沒有退路。

  In other words, I love you.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