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twing

[A3!][万紬] ごめんね、わがままで。

  • 投稿噗浪上第35回 A3!深夜60分創作 ,選題是「巧遇」

  • 万紬一度分手的設定請注意(直到文末都算還是分手狀態)




   「ごめんね、わがままで。」



  傾盆大雨。

  如同字面敘述,全方位傾潑而下的暴雨讓便利商店百元透明傘單薄的傘骨左支右絀不堪負荷,從地面反彈濺起的雨水像是脫離地心引力控制的另一場大雨,夏季單薄的衣褲不消片刻就已濕透到骨子裡,連心境都隨之沉降到最底端。今早在烈日下出門時依稀耳聞晨間新聞提到「致災性大雨」的關鍵詞,以為帶了傘就萬事俱備未料會遇上如此猛烈的攻勢,想起當年也曾有人在雨中笑著調侃自己不買把好點的傘,只是現在就算撥通電話也不再有人拿著堅固大傘小跑步迎接自己,手中這把力量微薄的戰友是僅存的依靠。

  「哈啊……」出口的是嘆氣聲,嘴角卻自嘲的揚起。在一身落魄時想起分手的戀人實在不該,但或許也怪不得自己觸景思人。難得偷空前來的是曾經作為兩人秘密基地的咖啡店,離當時一起寄身的劇團所在地要轉一次地鐵再搖晃三十分鐘的移動路程曾經恰到好處,但自彼此先後離開劇團並且分手後對紬而言就變成需要特意空下時間才能來到的地點,從那之後不曾回訪的紬只是臨時起意卻碰上最糟的天候,想必是連老天都看不過自己放不開手的軟弱。

  離車站至少還有兩個街區,但浸水的全身就像是被拖住了後腳跟,若是就此被遮斷一切的雨幕捕捉,在天晴之後或許就會溶成地上如鏡的水窪,映照著片刻的藍天吧。

  雨雲的角色該如何揣摩呢?思考著必然會被說是「演劇狂」的問題分散注意力,試圖讓雙足機械性的邁出時,一聲呼喚劈開了四面楚歌的包圍網,直接貫穿了自己的耳道與大腦。

  「紬さん?!」

  異質的腳步聲迅速破水而來,在手中緊握的最後守兵折彎脊骨宣告不治的瞬間,深青色的穩固庇護立即撐起大局,紬也被迫和舉傘馳援而來之人在至近距離照面。

  「万里くん……你怎麼會,」還不及完整敘述驚訝的全貌,万里就將紬的話語一刀兩斷。

  「看你全身都濕了,這麼大雨勢你這人怎麼還是撐便利商店的傘啊?!我家就在附近,趕快……」連串吐出的急切唐突的中斷,或許是意識到彼此早就不再是能如此交談的關係,万里深吸了一口氣又緩緩吐出,讓語調恢復平穩。「紬さん願意的話,要不要來我家避一下雨?也可以借你浴室跟烘乾衣服。」

  堇青色與湖藍色相隔許久的交會在灰暗天色中濛成一片不確定的混濁,紬在聽見自己似乎說出「那就麻煩你了」後,轉身時拂過臉頰的淡色髮絲就像是透出雲層的一縷陽光。


  ***


  位在咖啡店與車站中間點的高層公寓,衛浴獨立的一房一廳。紬洗去一身狼狽換上對方臨時為自己準備的家居服,寬鬆的T恤和記憶中同樣印著三角型的圖案。猶豫了幾秒小心翼翼地坐上L型沙發的一角,察覺動靜的紬抬起了還在滴水的頭。

  「紬さん還好吧?需要什麼隨時告訴我。」停在茶几前的万里看向紬,端著兩杯咖啡的手不意有些晃動,「……頭髮,要好好擦乾啊。」微微蹙眉,万里緩緩將馬克杯放在紬面前,而紬也拉起了毛巾像以前對方為自己做的那樣擦拭頭髮。

  「真的很抱歉,希望我不是不速之客。」雖然沒在浴室裡看到兩人份的用品與生活痕跡,但桌上一對同款的白色馬克杯、足以躺上兩人的L型沙發、客餐廳另一頭放著兩把木椅的餐桌組與不經意瞥見臥室裡的雙人床都足以構成讓自己有所顧慮的原因,「久留應該會打擾到你的同居人吧,我會趁那之前離開的。」

  「沒有那種對象存在。」表情變得更為險峻的万里與紬隔著茶几對峙,先移開視線的是万里。「紬さん是明知故問吧?」撇下有如鬧彆扭的質問,像是豁出去般移動腳步,万里一屁股坐到紬的身旁,上質的座墊並沒有揚起太大的反動,万里指指紬面前還冒著白煙的馬克杯,「趁熱喝吧,暖暖身子。」

  伸手握住厚實的杯把,飄進鼻腔的香氣已讓紬有所警覺,即便如此仍讓雙唇貼近杯口,允許深色溫熱的液體進入五臟六腑僅是為了最終確認。

  「如何?」不出預料,万里也回敬了「明知故問」。

  「嗯……是我,很喜歡的味道。」熟悉卻也陌生的香醇是自己曾常備在共用廚房櫥櫃一角的小秘密,出自某間自家烘焙咖啡館手筆的配方,由彼此手沖習慣而生的微妙差距加重了韻味的深沉,層疊交織成複雜的感觸。

  「那就太好了。」翻倒蜜罐般在万里端正的臉上擴散的笑容讓紬下意識的將杯把握的更緊,如同自己的心臟也被揪住一樣。身旁的人與手中的咖啡同樣熟悉卻陌生,那時過於年少的万里已經習得了忍耐的度量與試探的手腕,但仍保有稚氣未脫的笑容、比自己略高的體溫、沒有換過的香水--以及同樣熾熱的眼神。輕啜咖啡的聲音每隔一陣就先後響起,那時令人舒心的寧靜此刻卻滿是緊繃的不穩沉默。

  「万里くん。」
  「紬さん。」

  琴線繃斷的瞬間彈出的不諧和音是彼此的呼喚,万里連忙退縮請紬先發言的慌張模樣在紬眼中果然不變的可愛非常。就算以再多的土砂掩埋,心中的真實也經不住這陣暴雨的沖刷,仍保有微弱脈動的情感一但見光就無法阻止萌芽生長,看來也是該認輸的時候了。

  「又欠了你一杯咖啡的人情。」

  「怎麼說這麼見外的話,你知道我根本不會在意這些,我一直都……!」猛然起身的万里眼中滿是接近臨界點的焦躁,而紬只是面不改色的接續未完的話語。

  「過了這麼久也增加了不少口袋名單。挑個好天氣的日子,下次……要不要再一起去我推薦的咖啡店?」

  絲毫沒有尖銳要素,柔軟且低姿態的邀約卻震懾住了對方,万里像是被刺破的氣球般立刻洩氣倒回沙發,下一秒發出像是呻吟又像嗚咽的低音在膝上掩面埋頭,「……要命,真的是拿你這人一點辦法都沒有。」

  而紬垂下眉角,手掌貼上万里弓起的背中輕聲開口。「真的很抱歉,」接著在對方看不見的地方,紬的雙唇無聲的開闔:

  「這麼任性的我。」


评论(6)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