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twing

[A3!][万紬+天幸] 愛すべきおっかねー奴ら

  • 先前參加的万紬合本裡有CP情境問卷,作答的時候因為爆字數放棄的版本,原題是:


  • 含有部分第二部主題曲CD內廣播劇「組長會議2」的劇情內容請注意暴雷

  • 因為寫作設定上兩邊都是交往前提所以還是標了CP但實際上文中CP互動都不多m(_ _)m




  愛すべきおっかねー奴ら



  「啊,是幸ちゃん跟天馬くん!」從吧檯往客席移動,自然走向最內側座位的万里與紬發現首選座位上的先客竟是彼此都很熟悉的面孔。

  「嗯?紬跟……嘖,新種不良也在。」面向万里與紬的幸抬起頭,臉上滿是未及消散的不滿。

  「看來心情很差啊,幸。」對照遲一步才轉過頭的天馬神情,万里大致就能猜測兩人正有些爭執。但不知該說是神經大條還是心臟大顆,同行的紬絲毫不以為意的來到幸身旁的空位。

  「一起坐吧?」

  「別坐這,叫那廢柴演員起來跟新種不良滾去一邊,紬留下就好。」幸別過頭撇了撇嘴,被砲火集中攻擊的天馬也立刻反應。

  「有必要嗎這裡原本就能坐四個人吧?!」

  「好了好了,來公眾場合要乖啊,說不定有觀眾會認出我們呢,特別天馬くん也在這兒。」紬苦笑著打圓場,而万里也趁勢放下手中的托盤在紬對面入座。

  「哈啊……看你們做了什麼好事,一胡鬧連我都一起被紬さん當小孩看待了。」

  「哼嗯,這麼說你們倆為什麼在這,平時就算有約也很少在市中心鬧區吧?」眼看座位大勢已定,幸也就順勢轉移話題。

  「今天家教學生的住所離這裡頗近,想到有在意的小說新書發行順道來逛書店時万里くん傳LIME過來,稍微一聊發現正巧都在附近就約地方碰面了。」

  聽了紬的說明,幸對万里投以「鐵定是你在這附近埋伏紬」的鄙視眼神,而万里完全不以為意,挑起一邊嘴角聳了聳肩。

  「至於你們看起來就是採買與負責提戰利品的人吧。」看見被移到座位旁的紙袋都來自幸的愛用品牌店家,兩人的出行目的自然也就不難猜想。

  「當然,這可是廢柴演員少數的用途。」

  「講這什麼話……」

  「怎麼?有意見嗎?」

  「噓--。」張開手安撫天馬與幸的紬讓一旁觀戰的万里直覺想到曾看過某恐龍電影中的名場面。「吵架的真正原因是什麼,要講出來聽聽嗎?」

  「這傢伙居然又對預算多嘴,不知道我每次要在品質跟價格上找到平衡點都傷透腦筋,真是氣死我了。」用力攪動融了一半的冰沙發出嘩啦嘩啦的聲音,幸鼓起臉頰抱怨。

  「最近風聲緊,你就不能幫個忙嘛。」天馬嘆了口氣,眼神對万里與紬發出了求救訊號。

  「啊--關於這點我們都能幫天馬作證,劇團裡的節約惡鬼的確說這月底前所有支出都要嚴格管理。」首先幫腔的是万里,同樣身為組長知曉內情的紬也就跟上話題。

  「因為下個月開始各組活動費就要全面取消,因此這個月想盡量別留下太多未結清款項吧。」

  「什麼?!全面取消?!那個黑道吝嗇鬼在想什麼啊!太沒天良了吧!」對紬投下的重磅炸彈不可置信地睜大眼,幸拉高的聲量引來鄰桌的視線,天馬更拉低了帽緣有些為難的開口。

  「唔,其實那是……」

  「是由我提議,在組長會議上通過的決定。」不待天馬解釋,紬就主動站上火線,一如預料幸立刻將砲口轉向了紬。

  「哈啊?!紬你在想什麼啦,這樣我的衣裝製作費就少了一筆預算了耶!」

  「但那筆預算原本的名目是夏組的活動費而不是服裝製作費吧?服裝預算沒有爭取到,但需要附上收據的活動費卻通過了申請,表示左京さん也是在知情的前提下默許了這筆經費使用。」維持不變的聲調和語速,紬冷靜的回應讓一瞬升溫的空氣頓時平復。「取消活動費只是簡化了多餘的流程,少了這塊模糊地帶,在爭取正規服裝預算時反而更有堅持的空間吧?」看見幸臉上仍掛著不滿,紬臉上浮現苦笑。「畢竟取消活動費的決策我也有責任,有需要的話我也會幫忙一起說服左京さん的。」

  「哼嗯,這可是你說的喔,我記下了。」紬最後的加碼起了決定性的作用,幸終於放鬆姿勢解除了戰鬥警報。「雖然原因不明,但那個黑道吝嗇鬼似乎對紬頗沒輒的,戰力當然永遠不嫌多。」

  「能為劇團演出品質盡一份力我當然樂意。」紬微微瞇起眼,「能和左京さん周旋好像也滿有趣的。」

  「……怎麼覺得隔壁散發的氣氛讓人背脊一涼。」聽著身旁發生的對話,天馬靠向對面的万里壓低聲量。

  「我不是講過,看起來最溫和的人其實都最可怕嘛。」

  「突然同情起要面對這個預算戰線的左京さん……」

  「我聽得見喔廢柴演員。你到底支持誰啊給我講清楚!」幸氣勢十足的轉過頭,被視線直擊的天馬身體反射般的往一旁彈開,而紬也看向了万里。

  「剛剛万里くん好像也說了什麼……?」

  「「啥事都沒有!」」分秒不差的相同台詞從天馬與万里口中迸出,有如公演中即興橋段偶然發生的完美配合。

评论(3)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