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twing

[A3!][万紬] Marygold


  Marygold



  時序已入仲夏,過早探頭的朝日與夜半必被強行切斷的空調聯手讓每天清晨變成最不清爽的時間。走出還沒進入尖峰時段的共用大浴場,原本要快步回房的万里在中庭的綠意映入眼裡的瞬間卻不禁停下腳步。自己的戀人,也是滿開宿舍心臟地帶ーー中庭的守衛長月岡紬正在燦燦日光下全副武裝地巡邏。正巧背對投來視線方向的紬並未察覺万里的存在,也給了万里肆無忌憚窺看戀人的最佳條件。

  近來當季的花是金盞菊。橘、黃、紅三色的花朵在中庭日照與整備最良好的區域盛放著自成風景。這品種並非主流的觀賞植物,實際上會種下金盞菊也的確另有所圖。那塊綠意盎然的小田是劇團財務長左京在入春時點頭出資的香草蔬菜園,而天生具有驅蟲特性的金盞菊也就因環保農藥的功能連帶獲得了園內居住權。當時滿面春風從園藝用品店帶著種子回來的紬似乎還意有所指地說了「千景さん先前送劇團這花的時候,究竟是取什麼涵意呢?」,當下不動聲色查了花語的万里不由得對大人間的心理戰捏把冷汗。還好季節更迭過後的現在,新加入的千景也已是滿開家族的一份子,帶著「嫉妒」「絕望」「悲傷」意義的花在綻放後也搖身一變成為中庭寶庫的堅實守衛。

  雖說如此,但金盞菊具有驅蟲能力的特殊氣味讓大部分的團員都只願遠觀,遑論像眼前的紬一般主動貼近。幾乎每踏出一步必會停留,時而低頭靠向花朵或葉片的動作想必是在與植物們搭話,對世上最安靜的聆聽者傳達對它們順利成長的盼望。這最初經常被撞見的團員們調侃的行為現在眾人早習以為常,而紬每日作為養分撒下的言靈即便沒有科學實證,至少這滿園的欣欣向榮並沒有背叛紬的期待。

  紬對中庭的植物們投注的無疑是慷慨的愛情。平時就十分敏銳的觀察力在培育花草時也同樣有效,對其他人而言看來都大同小異的根莖葉花果,在紬的眼中想必連每一片葉都有著不同長相。在最適合的時段給水施肥、考慮蒸發的速度修剪葉片、隨著天候變化遮蔽多餘的日光或雨水、遇上病蟲害時採取適當的處置。這四季都有不同季時風貌的中庭絕非隨意照看就能維持,在在表現出紬對這一方天地的珍視。

  「啊……!」

  不意聽見紬短促的驚呼聲,万里的視線隨著紬蹲下身而移動,對方伸出右手輕觸眼前植株的葉片與莖幹,接著嘆了口長氣。

  「是我太大意……這樣很難受吧。」

  往前幾步拉近距離,万里看清紬指間夾著的是滿布黃黑斑點的葉片,想必是某種屬於植物的病害。

  「真的很抱歉,你已經很努力了。」即使沒有神經感官的植物理論上不會覺察痛楚,但紬的語氣仍帶著真實的同情與哀傷。出口的是最柔軟的音調,纖長的手指再次深情拂過葉面,未料下一秒紬的行動卻發生劇變,滑向莖部底端的右手一使力就將整株植物拉出了賴以為生的土地,突如其來的制裁並未就此結束,還握著被處決植物遺骸的同一隻手又接連拔起周圍鄰近的草花,不出片刻以首名犧牲者所在地為中心向外小幅擴散的圓形區域內再無綠意,只剩下原本土壤的深褐色。

  「等等得要燒乾淨才行,傳染給別的孩子們就糟了。」紬站起身,從一旁放滿工作道具的小推車中拿出塑膠袋,不久前還沐浴在陽光、空氣、水和愛情中的植物們在與套在行刑完畢右手的工作手套一同被塞進袋中的瞬間就淪為可能危害中庭和平、等待被焚化的可燃垃圾。

  目擊紬連串動作的万里沒來由地打了個寒顫,像是與被根絕的植物產生了共感。

  若自己沒有在正確的時點遇見紬、沒有以正確的速度成長、沒有正確的回應紬的期待與評判,或許自己也會同那些被捨棄的植物一般失去所有接近那人的機會吧。陽光照耀下的紬挺直的凜然身形與纖長優美的手指都像正放著光、連戴上的寬草帽都使人聯想到宗教畫中代表神性的光環,在有「聖母瑪利亞的黃金花」異名的金盞菊襯托下甚至有那麼幾分莊嚴。但那人同時也是無情且冷酷的死神,落出紬心中所畫的標準線的一切皆會被一視同仁的剝奪在紬眼中的世界裡生存的權力,化做完全的虛無。

  推想至此就算是自信家的万里也抹不去浮上的不安,有些急切的踏入中庭,在紬還不及反應之前從身後緊緊抱住了對方。突然的衝擊讓紬頭上的草帽跟著落下,万里將鼻尖埋入紬露出的頸項,確認混入土壤與青草隱喻以及金盞菊刺鼻藥味的戀人氣味在呼吸間進入肺泡,万里閉上了眼,靜靜等待能驅除不安的成分隨血液滲透全身。


ーFinー


小註:金盞菊(Marygold)帶有的特殊氣味有驅蟲效果所以會被當作農藥的代替而種植,但也因為特殊的氣味有些人無法接受,所以雖然花開得不錯但做為觀賞植物評價好壞不一。另外最早是會在聖母瑪利亞誕辰的相近季節開的花所以才被命名為「瑪麗亞的黃金花(Mary-gold)」。西洋的通用花語是「嫉妒」「絕望」「悲傷」。另外也是千景在還沒加入前曾經送給劇團的花XD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