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twing

[A3!][万紬] Farewell, and hello my love

  • 有點過於用力(?)的加入這兩年万里生日各方語音的要素,請注意對繁中板進度而言可能有暴雷嫌疑...!

  • 万里くん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Farewell, and hello my love



  「只剩一年了呢。」銀匙載著白糖在杯中無可挑剔的金色crema內轉了一圈,堅果與烤過麥芽的樸實香氣才舉起杯耳就迎面而來。趁杯緣從桌面上升到唇邊的幾秒空檔,率先吐露的是万里簡短卻深長的感觸。

  「……嗯?」不幸面前右手舉刀左手拿叉的紬過份專注於面前蓬鬆又蛋香四溢的舒芙蕾鬆餅,並沒有第一時間抓住万里的語意,只是微微伏下餐具,側頭看向了本日正好長了一歲的戀人。

  「喂紬さん你可別說忘了喔,不就是去年這個時候你親口講的話嗎?」

  「啊哈哈……我當然還記得,也知道我們就是為了慶祝万里くん又往大人的階梯登上一層才來這裡的。」再次擺好準備動作,紬往鬆餅正中央毫不猶豫的落刀。「明年的這個時候就得要慶祝万里くん成為大人了……屆時跟不只跨過了20歲,還跨過了平成年代的万里くん在一起,喝的咖啡想必也會別有一番風味。」

  「哼嗯,是生日的加碼福利嗎?紬さん居然這麼早就想跟我約好明年生日的行程真讓人高興。」看準紬已將抹上鮮奶油、蜂蜜醬與香草冰淇淋的一大口鬆餅送進嘴裡才發動的調侃,一如預想並沒有引來紬垂下眉角投來無奈眼神以外的反抗。「但所謂『成為大人』真有這麼簡單嘛……當然獲得法律上的責任能力確實很重要,但除此之外人不一定能在跨過20歲生日0點的瞬間就符合一切成年人的要件吧?」

  「相對的也存在像万里くん這樣,即便還沒登上大人的階梯頂端就已經很有大人架式的類型。」

  「老是把我當小孩的人說什麼話……總覺得就算20歲了紬さん還是照樣會三不五時把我看做高中生吶。」

  「沒那種事,即便是現在,我自認也已經很依賴万里くん……」

  「連當事人我都無感表示做的還不夠吧。」出聲截斷了紬的發言。就算七歲的年齡差今日起暫時縮小為六歲,橫在彼此間的年歲還是難以撼動根本,万里並不諱言自己因此感到些許不滿。「紬さん別跟我客氣,這也就是我的生日願望了。」

  「傷腦筋……我會盡力的。」

  「這麼說來紬さん呢?是什麼時候覺得自己登上大人階梯頂端的?」紬配上苦笑的承諾雖有些不可靠,但在万里眼中勉強拿到了及格分數。順勢開啟的新話題卻讓紬陷入了數秒猶疑。

  「……我想應該是,在參加GOD座選角會遭到淘汰,決定要放棄演劇的時候吧。」紬低頭蹙眉,聲調也往下一沉。「和演劇完全隔絕,進入公家機關就職,交往的對象也符合家人與世間的評判眼光……那時的我,確實感到自己成為了所謂的『大人』,會就此被吸納進社會的構造裡,當一枚稱職的螺絲釘。」抬頭再次望向万里,紬的笑容帶了點自我解嘲的意味。「雖然最終我還是放棄了好不容易建立起的新環境,回到了舞台上……想來或許我比万里くん更孩子氣呢。」

  「噗哈,難怪現在的紬さん越活越年輕,這樣一切就都說得通啦。」

  「我並不會否定過往的那幾年,畢竟那也是我人生的一部分。但回歸初心的現在,我確實想燃起不輸給任何人的熱情,少年時的心境也就跟著復活了也說不定。」放下刀叉,紬以雙手捧起裝著拿鐵的咖啡杯,「我終究是個笨拙的人,一次只能全新顧及一項喜愛的事物。」

  「這該解釋成紬さん永遠會把演劇放在比我優先的位置,還是解釋成紬さん喜歡的人只會有我一個啊?」

  「万里くん的見解呢?」

  「哪一種都是紬さん吧。」

  「ふふ,果然万里くん已經和出色的大人沒兩樣了。」

  「就說還有一年。」決心認真面對演劇的万里確信已握緊了踏入對方世界的入場券,現在需要的只是恰到好處的準備期間。「明年的這個時候,紬さん也跟我一起告別前一個年代與不成熟的少年時,一起踏上那層階梯,」以最直率不掩藏的目光看進對方眼底,至少在生日這天,就算不那麼力求形象完美也能被容許吧。「給我一個,跟你從相同起跑點出發的機會啊。」

  「那可得要從現在開始加倍鍛鍊才行,不然到時候一晃眼連万里くん的背影都看不見了。」

  「正合我意。我也不會停下腳步,看來接著會是很有挑戰性的一年啊。」

  万里嘴角揚起平時鮮少在紬面前顯露的挑釁笑容,往前伸出的也非溫柔伸展的指尖而是互擊的右拳,這有如同儕夥伴的接觸對戀人的彼此而言都是不可思議的初次體驗,不知為何比起擁抱和接吻更令人臉頰發熱。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