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twing

[A3!][万紬] WEAKPOINT

  • 投稿第34回噗浪 A3!深夜60分創作 ,選題是「弱點」

  • 有小部分「それぞれのMarry me」活動劇情要素請各自注意防雷





   WEAKPOINT




  時近深夜,好不容易從103室無止盡的共鬥戰場中解放的万里拿著手中原本裝著晚餐後咖啡的馬克杯走向談話室。沒有關緊的門內還透出些許光線,在這時間學生組的團員們大多早已入睡,但也沒有傳出成人組喝酒聚會時的談笑聲。好奇是誰膽敢無視滿開節約之鬼左京的耳提面命這麼晚還使用公共空間的電力,刻意放輕腳步踏入室內,万里第一個看見的是背向門口的沙發上方半個黑色後腦勺頂端冒出的一綹髮絲。

  (紬さん……?)

  正熱中於手中事物的戀人似乎沒有察覺自己的存在,而万里也不貿然出聲。藉著高度的優勢順著紬的視線窺看,發現對方正翻閱著的是今晚一成才帶回來,先前万里也有參與拍攝的燕尾服目錄,畫面也正巧停在万里的單人頁數上。纖長的手指沿著立在教堂壇前万里的輪廓滑行,在書頁底端略做停留,紬瞇起眼注視照片中万里的模樣反而讓本人心底微妙的不是滋味,而知道下一頁對方即將看到什麼內容也令万里猶豫要不要就此打斷紬,但最終還是在意戀人的感想於是決定按兵不動。

  從遊手好閒的不良高中生轉職為劇團員,接著又從高中生轉職為大學生。雖不如RPG遊戲中角色轉職那般會讓能力與外觀產生一翻兩瞪眼的決定性改變,但現實世界中的身分轉換確實也會影響人們注視自己的目光。自從万里升上大學,除了對鑽研演劇更為專心致力,人際關係的觸角也變得寬廣,万里對他人眼中活躍的自己有著相當的自覺與自信,在連劇團夥伴們對自己的待遇都多少有些改變之中,唯有戀人還是以不變的方式對待自己。這雖然令万里感到安心,也更加珍惜待在戀人身旁的時間,但同時也渴望知道紬是否有看見自己的成長。

  夾住書頁的手指緩緩移動,像是拉起舞台布幕般逐步現身的是万里和譽的雙人跨頁,「啊……」完全翻開的瞬間紬睜大眼吸了口氣,接著輕聲地笑了起來,「ふふ。」

  「這是什麼反應啊?」伸手從背後環住紬,不出意料的先聽見短促的驚聲,接著是伴隨著安堵吐息與些許責怪的「万里くん」。「哈啊……真沒想到他們居然選了這張照片,這對銷售會有幫助嗎?」燕尾服作為男性晚宴禮裝的頂點,穿著的機會若非極端正式的儀禮就是人生大事的場合,而跨頁上的兩人雖然一身正裝,譽掛在萬里肩上的手和彼此臉上開懷的笑容不但沒有莊重嚴肅的感覺,也讓万里自身顯得孩子氣,這平時能輕易掩蓋掉的特質偏偏在最不適當的場合被完美的強調著實讓万里懷疑起合作方的商業策略是否失當。

  「正因為前一頁穿著燕尾服的万里くん過於完美不免讓人感到這樣的服裝難以親近,下一頁看見你們自然的一面造成的反差恰好能緩和原有的刻板印象,我倒覺得是很巧妙的選擇。」紬稍稍側頭正好接近万里耳邊。「而且很可愛呢。」

  「唔哇,這大概是所有穿著燕尾服的男人最不想聽到的評語第一名……」

  「不是說男人無論到了幾歲心裡永遠還是住著少年嗎?即使面向的客群是成年男性也能得到共鳴才是。」

  「這麼一來只有至さん類型的萬年中二病患者會特別有共鳴吧。」

  「至少我個人也覺得很有購買說服力啊,雖然除了在舞台上似乎沒有太多機會穿上。」

  「那下次跟我一起穿吧,地點就選在這次的拍攝地?聽誉さん說你也喜歡那邊的花園。」順著紬的語尾牽引話題,万里自認這波攻勢發動的無懈可擊。厭倦了對方的手一直停在書頁上,万里勾住了紬左手的無名指輕撫,「那時說不定我還會剛好帶著很適合套上這手指的東西。」

  「万里くん……」不幸万里向來的人生超絕簡單模式在紬面前時常失效。就算不確認對方表情,一瞬沉下的音調也足以讓万里正確解讀紬的語意。而此時任何一絲否決的意思表示都有著相當的殺傷力,不習於處理敗戰的万里就算再努力保持冷靜,出口的回應仍難免變得像在鬧彆扭。

  「怎麼?難道紬さん不願意嗎?」

  「現在的我確實只有拒絕的答案。」

  「18歲可是將要被法律認同是成人的年紀了欸。」維持著誰都無法看清對方表情的姿勢助長了万里發言的膽量,「如果還是讓紬さん覺得不可靠的話,就告訴我還缺少什麼啊?」

  「不是那樣的……」紬主動示弱的語尾是以退為進希望万里不要追問的策略,但万里並不打算就此收手。

  「那究竟是為什麼?」來往的攻防已進入決勝回合,將對方逼入沒有退路的死巷,万里在至近距離伺機而動,殊不知紬早就預備了最後的脫身手段。

  「……因為,我喜歡万里くん吧。」

  「哈啊?!」過於唐突的愛的告白成功讓万里思考當機了數秒鐘,「你這話完全不合邏輯啊……」像是遊戲中一發逆轉的必殺技,紬最柔軟的低語擊毀了先前問答的所有脈絡,從最無可挑戰的位置決定了万里的全面敗走。万里直起身放開了紬,與轉過頭的戀人首次照面。

  「真的很抱歉……但万里くん擁有的無限可能性,我還想在現在的位置多看幾眼,這樣會太任性嗎?」由下往上投來的視線與垂下的眉角都是万里最無法招架的表情動作,這無疑全是了然於心的犯行,而且是勝者安撫敗者的施恩。

  紬必然是確信,比起應諾宣示共度終生的儀式,万里更加急切渴求的是戀人的注視與愛情,被看穿一切的自己自然沒有丁點勝算。

  「早知道你這人很狡猾。」眼角餘光瞥見滑落一旁的目錄上自己的正裝姿態,隔著沙發椅背,万里在戀人看不見的地方緩緩落下單膝,停在與對方同樣的視線高度上。「我會照紬さん的希望當個乖孩子,是因為期待你會為了我等待的時間負起責任。」執起戀人的手以雙唇輕觸,「現在的我的確這樣就滿足了,但你也別想逃跑喔,紬さん。」

  「我願意留在你看的見的地方,以此為誓。」紬平穩卻通透的話聲如同宣讀典禮誓言,接著落下塵埃落定的吻。而欣然接受的万里在心中撤回前言,就算是現實世界中的身分轉換也會產生劇烈的屬性變化。從愛上面前這人開始自己就失去了無敵的加護,在心臟的位置親手刻下足以致命的弱點了。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