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twing

[黑籃][紫冰][青火] UNHEARD GOSPEL --ONE YEAR AFTER-- 試閱


首先來點廣告XD 5/11台灣I.C.E花博場我會在的攤位號已經出來啦!我會待在I78,確定會帶紫冰小說新刊+紫冰無料......可能還會再寫一個無料XD有時間的話orz

這篇是紫冰小說本新刊CHILI SWEETY:http://septetwing.lofter.com/tag/chili%C2%A0sweety 其中收錄的短篇UNHEARD GOSPEL番外,基本上5/11台灣I.C.E花博場首發有購入CHILI SWEETY的話保證一定隨書附送,攤位上也會準備一定數量無料配布,餘本則會再開通販的時候作為特典。

先說這不是普通的無料XD 是個坑,意在賣安利www 這個title我會開新連載,所以無料收錄的篇幅是妥妥的TBC...後續我們可能夏天場次見吧XD


天窗頁面:http://doujin.bgm.tv/subject/32496

同人誌中心:http://www.doujin.com.tw/books/info/15340

如果有需要單獨預留場取無配or屆時通販時想先預留無配請在同人誌中心的印調頁面登記一下,感謝!


除了紫冰還有青火在裡面,在意CP的小伙伴們請多加注意。寫在天窗的摘要如下:


冰室畢業之後回到L.A.就讀當地的大學,

過了一年紫原也即將前往相同的學校就讀。

約定要開始同居生活的兩人將會遇見哪些意料之外的事件?

而同時期也回到L.A.的火神與先一步來美國發展的青峰,

雖然已協議分手但卻仍然在意著對方,兩人的關係又會如何轉變?


結束高中生活群聚天使之城的四人,在夢想新天地所描繪的人生藍圖預想。

充滿未來捏造,作者妄想全開的自我滿足作XD


--以下放試閱--


高中生的時間總是規律而單純,特別是在生活步調與東京相比緩慢許多的秋田,也因此高中生總是能夠將全部心力放在特定事物上。譬如學業,譬如社團,譬如某個重要的誰。

兩年前的夏天紫原遇上了讓自己無法移開視線的人。滑順的黑髮蓋住左邊的眼睛,露出的右眼下方綴著一顆淚痣或許給人柔軟的印象,但他平時眼神總是堅定冷靜的波紋不驚,嘴角還帶著恰如其分的好看微笑。雖然現在的自己知道那頭黑髮在剛睡醒時總是亂翹得有點滑稽,兩眼都露出來的話看起來會有些小孩子氣,即使掛著那張撲克臉,裡面卻隱藏著熔岩般熾熱的情感,而且意外的容易爆發。

明明是自己向來避之唯恐不及的棘手類型,但視線就是無法從那人身上移開,從叫做氷室辰也的那人身上。

時序迎來冬天,自己第一次在球場上使盡全力……也第一次在球場上敗北,當時居然會因為氷室毫不掩飾的憤怒與淚水而一腳跨入原本並不特意追求的領域,現在回想起來仍然覺得不可思議。接下來的那年氷室成為社團的新主將,原本就重症的籃球笨蛋病更加惡化,連帶讓社團練習變得更嚴格……雖然真的很煩,不過對一個簡直把籃球當做生活全部的人來說,站上球場是理所當然待在他身邊的最佳藉口。

第二年夏天的IH「一定要贏」的約定並沒有實現,氷室只是笑了笑說還有機會。後半年開始不只社團事務,三年級的學生們也面對著升學的壓力,看著氷室每天實行著近乎自虐的作息擔心他會不會突然倒下,提心吊膽的過了半年之後,氷室順利取得理想大學的入學資格,而高中最後一次陽泉雙王牌出擊的WC上 ,我們也終於沒有輸給任何人。勝利的瞬間我第二次在球場上看見氷室流淚,那個笨蛋由衷感到高興的時候反而會忘記怎麼笑,當他哭著撲向自己時醜到令人嘴角上揚的臉,我應該一輩子都不會忘記吧。

那季冬天我們都處在幸福的絕頂之中,幸福到忘記他早已決定三個月後要啟程飛往世界的另一端。回溯有氷室在的兩年間,我毫無疑問的是有如著魔般被吸引住無法自拔,把所有的心念都投注在他的身上。

所以第三年......他離開之後的這年來我究竟是怎麼堅持下來的?繼承了主將的位置,關於練習的安排也多少開始幫忙思考,就算籃球因為少了氷室在身邊而變得無趣許多,兩人一起拿下的獎盃可不能隨便拱手讓人,更何況氷室答應我重要比賽都會來加油,只要那人坐在看台上我就不能丟臉。夏天的IH成功的保住勝利,但戰果並沒有延續到冬季的WC,看見友人們與各自的搭擋都以最完全的狀態並肩站在球場上,我的搭擋卻只是觀眾席上的人影,自己一年來都不敢面對也不想承認的寂寞感被毫不留情的喚起,手腳就突然再也使不上力,被懷疑是賽中受傷故障而被換下的我真是史上最可笑的主將,但比賽結束後來到我面前的那人卻沒有生氣,當他的手輕撫我的臉頰,原本忍住的淚水再也止不住,被一個嚎啕大哭的巨人緊緊抱著任誰都會感到困擾吧,但他只是鬆了口氣說,「感謝主......敦沒有受傷真是太好了。」

從幾乎24小時在一起到全年見不到十天的落差簡直是天國與地獄,還好這樣折磨彼此的狀況即將畫下休止符。再過一個禮拜,我也要飛往地球的另一端,有那個人在的地方。

床頭的時鐘顯示半夜一點,紫原翻身下床,走到電腦螢幕前按下通訊軟體的撥號鍵,幾秒的響鈴聲之後一如往常的接通了。

「室仔早安啊──」今天的背景是廚房……從頭髮的狀況看起來應該剛起床不久而且沒打算馬上出門吧。

「敦,那裡現在是半夜吧?說過不要特意熬夜。」嘴上那麼說,把平板帶在身邊不正是因為預期我可能會打來嗎?

「因為最近室仔都不主動聯絡嘛……」而且日夜顛倒的時差之下無論如何總是要有一方犧牲睡眠時間,

「最近除了夏季課程和社團以外還忙房子的事……啊!水滾了,敦可以繼續說沒關係,我聽的見。」

「看起來已經整理得差不多了啊?」

「嗯……就是還能住人的程度囉,在敦來這裡之前會全部弄完的。」氷室已經從螢幕上消失只剩下聲音,紫原有些不是滋味的趴在桌上,手指無聊的戳著螢幕,

「這樣看不到室仔……」

「抱歉,再等一下。」氷室的聲音忽遠忽近,顯然又忙起別的事情,

「吼──室仔不要太過分,難道有比我還重要的事情嗎?我倒數三秒你馬上回到螢幕前面來啦,3、2……」

一陣物品掉落與碰撞的聲響後氷室有些慌張的回到鏡頭捕捉的範圍內,「真的很抱歉,敦……」

「室仔最近真的怪怪的,老是心不在焉的樣子。」剛才的情形並不是第一次碰到,而且越靠近自己的出發日期就越常發生,氷室顯然有所隱瞞。「啊──啊,為什麼又把視線轉開啦,跟我講話有這麼無聊嗎?」

「不是那樣的,只是……」氷室垂下眉角露出困擾的笑容,「看見敦的臉,再看著現在住的地方……就會開始想像不久以後會一起過著怎樣的生活,覺得好像有點過份期待,自己都覺得滿難為情的。」雖然隔著螢幕並不明顯,但紫原確實看見氷室眼角微微泛紅。

「唔哇……室仔講這麼可愛的話是犯規吧,」紫原趴在桌上只從手臂中露出雙眼,「我也是一樣的啊。室仔不在身邊的生活終於只剩一個禮拜就結束……我不知道的室仔,也就不會再繼續增加了吧。」

「敦不也會講很可愛的話嗎,」氷室輕笑出聲,紫原則是將視線撇向一旁,「的確……一年還是會過去的啊,當時的不安現在回想起來都像是玩笑話一樣。」

「就說室仔總是想的太複雜嘛,照我說的話去做就沒問題啦。」

「哈哈,敦真的很不簡單呢。」

「呣,室仔其實把我當笨蛋吧……?」

「準備的時間也不多了,行李都收好了嗎?說過不用帶太多東西,日用品這裡都有,衣服只要帶這季節的就好,美國適合敦尺寸的選擇原本就比較多,到時候再買就行了。還有就是證件跟學校的資料還有機票……」

「好了暫停──」紫原出聲制止氷室的發言,「室仔比我媽還囉嗦啦,反而室仔可不要忘記班機的時間欸。」

「Complywith your wish, my dear.」

切斷通話後紫原沒有從電腦桌前起身,注視著進入關機程序的電腦螢幕漸次轉黑,思緒也一同被吸入失去光芒的畫面中,

倒數七天。

不用再隔著冷硬的玻璃屏障與失真的影像與聲音,能夠直接感覺到那人的體溫、氣味、以及全部,回到對我們而言最自然且平衡的狀態。365天的空白只要兩個人在一起必定就能夠馬上補足,從此再也不用被掏空胸口的欠缺感和無法平息的空腹感凌遲了。

閉上雙眼緩慢的吐了口長氣,紫原安穩的沉入夢境之中。

***

出發當日,在家人的目送下紫原走入出境的檢查口,順利通關之後來到出發閘口的等待區,找到空位終於能坐下喘口氣。

離登機時間還有將近一小時,在免稅店又補充了大批機場限定Kit-Kat和Jagabee的紫原理所當然的拆開包裝吃了起來,超規格的身高與肢體長度原本就十分惹眼,此刻又以驚人的速度在身旁的小桌上堆起零食空包裝的紫原萬萬沒想到居然引來出乎意料的人物。

「JESUS......這即使是美國笑話也太難笑了吧......紫原?!」

「呿.....倒楣透頂囉,居然是怪眉毛。」連頭都懶的轉,紫原沉著臉繼續將零食塞入嘴裡,火神則是一屁股坐到紫原的身旁,

「欸,不要坐這麼近好嗎?我們又不熟,很礙事啦。」

「好歹也有點認識,裝成陌生人也很奇怪啊?」

紫原心中突然升起了異樣的不祥預感,「喂,火神......雖然覺得不可能不過還是先確認一下......你座位幾號?」

「啊啊?38B,只有這種最靠前的位置能把腳伸直吧?」

聽見火神的回答,紫原差點被櫻花口味的KIT-KAT嗆個正著,「該死......我就想說會不會是這樣。」緩了緩氣,紫原咬牙切齒的說,「我坐你隔壁。」


--後續我們成品見啦!--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