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twing

[A3!][綴至] 残り香サスペンス

[食用注意]

  • 難得回來占個TAG(笑

  • 交往中

  • 隱含春組第三回公演的劇情梗,雖然公演已結束一陣子但還是請各自注意爆雷



残り香サスペンス



「哈啊……那個人根本不把人當人看吧。」 抱著七分滿的未分類待洗衣物走向洗衣間,讓綴忍不住抱怨的起火點顯然是因為籃內堆疊的襯衫們幾乎都不是自己的東西。

究竟從何時開始這額外的家事責任落到了自己肩上已不可考,或許是自己看見隨意掛在那人自室沙發椅背上的襯衫長褲已堆疊出一定高度時反射性的出手開始,也可能是某日那人用腳尖勾著床邊滿是皺褶的襯衫在自己耳邊低語「既然是綴弄髒的,幫我洗也理所當然吧?」開始養成的習慣。勉強讓綴沒有拒絕的底限是那人並不排斥兩人的衣服一起洗,因此勉強不算增加太多工作量,擴大解釋的話也能說符合了劇團的節約宗旨。

……但實際上表面的抱怨都只是為了不要讓對方得寸進尺的防禦舉措。綴知道自己打從心底願意為了那人--為了比自己年長些許的戀人做任何事。

茅ヶ崎至對外的形象可說是滴水不漏,一言一動都無可挑剔。筆挺的西裝與襯衫就是他臨戰的甲冑,而自己就像是專屬的整備人員,負責在一夜過後再次將完美的茅ヶ崎至送到陽光底下的群眾眼裡。

那人三不五時掛在嘴上,關於對各種「全自動OO機」的需求表達最近一鑽入耳中就直接被自己的大腦解讀為戀人的依賴,只在自己面前越發重症的蝸居廢人模樣也就越看越可愛,不知不覺中綴也就開始全自動介入至的生活起居。為了成為至得以安心脫去武裝的歸屬場所,如此程度的付出綴自然不以為苦。

「嗯?」既然自認在打理對方這件事上已得心應手,對各種變化的跡象也就更加敏感。雖說「從衣服殘留的氣味中推測對方一天生活」這句描述總有抹不去的跟蹤狂嫌疑,但自身感官的變化也是增進觀察聯想力的途徑,拿取材需求作藉口的話不費吹灰之力就能根除僅存的理性和道德抵抗。「是沒出現過的香味……」現在的綴除了能辨認出至愛用的香水最後留存的木質甜味、濕巾的薄荷味以及屬於對方的味道之外,時常出現的幾種盛開般花香調香水是來自業務上常接觸的女同事,中午若跟同部門的同僚一起去吃飯時會沾上某個少見牌子的菸味,這都是以氣味為線索對應戀人無意間透漏的隻字片語逐步連結組合而成的情報,但此刻附著在至方才脫下襯衫上的香味在自己腦內的資料庫中比對不到任何一筆相符的結果。

依照自己對香水初步的認識,這仍帶著彷彿嫩芽和泉水清涼感,尚未轉化成後味沉穩氛圍的香調表示離自己的戀人與香味的主人相遇並沒有經過太久的時間,確實身為本日晚餐擔當的綴下午時就收到至不回來吃飯的聯絡,如此一來大致就能確定至與對方是在晚餐時段見的面。

來到洗衣間,將至的襯衫一件件疊好放入洗衣袋,刻意將問題襯衫留到最後,轉頭確認沒有人經過,綴將衣服湊近鼻尖,停留數秒後綴皺了皺眉,快速將襯衫疊好塞進洗衣袋,自嘲般的發出了幾聲乾笑,「看來我也沒資格調侃真澄是跟蹤狂啊。」下意識的把自己特別購入的柔軟劑多加了些,只要按下洗衣機開關,不消一小時後就只有自己和至的衣服會被不同於其他團員的香味標記,此刻積累在心中的懸念也就會自然消滅。「這樣就行了……先回去吧。」

 

***

 

返回至的房間,就算已經習慣彼此的存在,綴仍然照例敲門表明身分後才轉開門把,窩在沙發上的至位置和動作與自己去洗衣間前幾乎沒有改變。而這也就意味著,「離開房間前屬於自己的位置」還在等著綴回復原狀。

坐上沙發,抬起一腳伸入至與沙發間的空隙,就定包圍對方身體的絕佳位置後原本側身靠在椅背上的至立刻移動重心往後躺進綴的懷裡。「很慢欸,全自動恆溫靠墊。」

「至さん等等告個段落的時候要吃宵夜嗎?」

「哼嗯?今天的綴也太貼心了吧?」原本釘在螢幕上的視線一瞬轉向綴,「完全有種不好的預感啊。」

「你這人……!」小心不讓隱含的意圖因此曝光,綴用一如往常的抱怨作為間隔,「至さん每次說不回來吃飯時都等於晚餐沒好好吃吧,我只是先問起來放才不會到時手忙腳亂。」

「啊啊……今天的話不用擔心啦,雖然並非本意但吃了頓不錯的免錢飯。」

「是跟上司或前輩?」延續話題中的情報,若非與地位較高的對象吃飯通常是不會讓對方付費的。

「嗯--不是,硬要分類的話應該是第一次見面的,潛力新顧客?」原本飛快操作的手指短暫靜止,雖然很快的恢復但這一秒的停滯所代表的遲疑綴並沒有看漏。

「第一次見面就約在非公務時間是怎樣的顧客啊……」而這樣隨口而出的應答自然很容易找到破綻,綴也就順勢進攻。

「綴難得對我工作的事情這麼在意欸?怕我劈腿啊?」

「至さん……」果然來了,這人一如往常的低層級迴避問題法。但知道在這之後就會出現比較有價值的情報,綴也就先按兵不動。

至自然也清楚繼續避重就輕只會讓綴更加在意,於是有效利用前面爭取到的所有時間在腦中擬定了一套應對說詞。「最近公司重點研發的新產品可能是風聲提早流了出去被某間很有實力的潛在顧客得知,因為不只對社外,對大部分社內部屬也還不能公開但又需要及早做處理,所以只好採用這樣的見面方式。」

「是至さん負責的案子?」

「精確的說我應該是與開發和推廣有關吧?真正的總負責人地位上也算……我的上司?」

「為什麼是疑問句啊……」

「總而言之就是個雖然重要但異常敏感的案件,公司自然不想把最重要的商品隨意釋出,但對方的積極態度與開出的豐富條件都超出預期,在這樣的場合裡先彼此試探其實也具有戰略意義。」聽似話題已能告一段落,但至猶豫片刻又開口補足,「畢竟也是我非常非常重視的案子,產品本身也具有能讓我以十足自信對任何人做推廣的最上級品質,可能也因此移入了過多感情吧?如果不給它一套最好的未來規劃不但我自己無法接受也是暴殄天物,一定會遭到報應的。」

「……哈啊。」

「別人在講正經事時大口嘆氣還滿失禮的欸?」

「只是突然切身感到至さん雖然老是說工作只是為了課金不得已,但實際上談起工作還是眉飛色舞的有些意外。」綴稍微收緊了抱著對方的雙手,「而且真的有那麼點帥氣呢。」

「怎麼?又重新愛上我了嗎?」喉間發出帶些壞心眼的低笑,那是至私人時間裡心情愉快時最直接的表現。

「……可惜魔法沒幾秒就失效了。」

「真假,這個讓綴覺得我很帥氣的施法卷軸哪買,我願意課金啊。」

「啊,時間到了……得要去把洗好的衣服領回來。」此刻響起的是綴手機設定的鬧鐘,共同生活中洗衣間的使用得要顧慮到其他的團員不能夠占用太長時間,綴再次把回到遊戲廢人模式的至在沙發上安置好,走出了房間。

 

***

 

「啊,綴くん。」打開洗衣機門,身後傳來的是監督的聲音。

「監督也洗衣服嗎?我馬上就弄完了請稍等一下。」

「不用急,慢慢來也可以的。」

「……!!」監督將抱在胸前有些重量的洗衣籃往上提了提調整重心,從身旁飄來的某個特定香味瞬間吸走綴所有的注意力。

那是與方才至襯衫上完全相同的香水味,不動聲色的瞥向監督胸前洗衣籃的最上方,放的是監督今天回來時穿著的洋裝。

……這麼說來,監督今天也說不需要準備晚餐吧。

所有零碎的環節突然像是找到期間的聯繫,綴當機立斷的推出所有賭注。「今天監督晚上是跟至さん一起去談事情嗎?」

「咦?!」瞪大雙眼的監督顯然沒有預料到綴會如此發問,但這也證實了綴的推論沒有錯,「至さん已經告訴你了嗎?明明回來前還彼此說好先不要提的。」

「啊……啊啊,其實至さん也沒講太詳細,只說今天有跟監督一起去了與重要人物的飯局而已。」

「嗯,因為與劇團經營有些關係需要比較了解商業操作的人同行比較好,左京さん立場上又不是很適合出面,在左京さん的推薦下就找至さん幫忙了。是跟劇團贊助有關的計畫,雖然一度先婉拒過但對方仍然有意願,內部討論過也覺得這樣有些可惜,所以就試著再接觸看看有沒有雙方都更能互益的合作方案。對了,贊助方其實特別喜歡的正是我們劇團劇作家,也就是綴くん的劇本喔!如果後續有任何進展會再正式告知大家,綴くん也一起先幫忙保密吧。」

「嗯,我了解。監督也辛苦了!」監督追加的新資訊在綴的心中掀起了更大的波瀾,好不容易收完所有的衣服,綴的心思早已飛回了還在房間的戀人身上,「那我就,先回去了。晚安。」

連監督的回應都不及聽清,綴邁出的浮躁腳步已經接近小跑步的速度,但在走廊中途綴無預警的停下,接著屈身蹲了下來,手中的洗衣籃一個不穩倒向一旁,衣物也跟著散落一地。「至さん……!」若沒有極力壓制,自己發出的可能就是悲鳴了。若如監督所言,贊助者著眼的重點是自己的劇本。那至さん口中關於「特別有感情的重要商品」一切形容與描述連結的實際標的也就不言而喻。

從胸口往腦門直衝的熱流讓綴一陣暈眩,可預見的是這一切都將化為對不坦率又有些狡猾的戀人無止盡的愛意,在綴下次打開戀人房門時湧泉以報。

 

[後記小註]

  • 監督與至去見的人設定上是水野=香水味的主人

  • 至的香水我想像的是Chanel的「Égoïste Platinum」,其實這不是我特別愛的香水但因為名字實在太符合茅ヶ崎至形象所以還是用了www

  • 水野的香水是設定成Creed的銀色山泉,我非常喜歡的一支香……應該也符合這角色的社經地位設定所以採用XD

  • 最近的更新都在 自家BLOG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