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twing

[A3!][綴至] 不思議との遭遇

  • CWT46無料


身為創作者總對這句難以否認的俗語更加的切身體會--現實比小說更離奇。

離錶面的時針與分針交疊在12之下的凌晨零時只剩下不到30分,為了旁若無人地宣告會一路熬夜到天亮絕不闔眼的戀人,綴今天也端著餐盤進行難度低重要性卻最優先的送宵夜日常任務……原本自己是這麼認為的。

「怎麼回事……?」前一秒還在宿舍的走廊上快步趕路,下一秒突然沒來由的踩空向下墜落。雖然擔心的落地衝擊比想像中輕微,但被黑暗遮蔽的視線讓人連身在何處都無法確認。「手機手機……」慶幸隨身就有輕易可得的光源,但手才探入口袋,不遠處就先亮起微弱的青白光線。

「這聲音……?綴,是綴嗎?」

「至さん?!」彼此手機螢幕的光線同時移向對方,確認至的所在地後綴三步併兩步的跑了起來,「怎麼連你也在這……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啊?」

「我也不知道……只有一件事是確定的……」不知為何有些顫抖的語調讓綴連忙蹲下身接近對方,視線死盯著手機螢幕的至在綴來到身邊的同時像是終於找到累積情緒的出口,聲調突然一轉變的有些粗暴「這裡收不到網路訊號啊啊啊!我才剛按了經驗值加倍的道具開什麼玩笑真要命……」

「等等,至さん!現在不是講這種話的時候啊!」至想必是就算遇到大地震也會先在遊戲公會頻道上發言而不是逃命的那類重症患者。對戀人非常識的通常運轉綴老早見怪不怪,「不管怎樣得先搞清楚狀況才能快點離開……」環顧四周想要找出逃脫線索,平時就任性的戀人此刻仍被擊沉在網路斷線的打擊中,唯一可依賴的只有手機微弱的亮光讓綴不禁皺起眉頭,「真傷腦筋……哇!」可比舞台聚光燈的白色強光無預警亮起,一時以為發生了什麼襲擊或爆炸的綴反射的用身體護住眼前的戀人。當視界從短暫眩目中回復,兩人也終於能夠看清身處的環境。

「這,到底……?」雖說能夠看清四周,但得到的資訊也僅止於此。舉目所見上下左右前後都被無機質的白色填滿,除了綴自身與至之外沒有任何其他的東西。

「哼嗯--這比debug room看起來還空啊,宿舍裡應該沒這種地方吧?」總算從綴的肩口探出頭的至也同樣對視線所及的一片死白感到驚訝,「這地板跟牆面的材質從來沒看過。」房間的照明並非來自任何吊掛燈具,而是所有的牆面都放出白光,用手敲擊地面與牆面的至聽見鈍響搖了搖頭,「四周都是是實心的,這太不合常理了。」

「確實……而且沒有窗戶也沒有門,這下更不知道要怎麼出去了。」

「十一點四十分……你說要拿宵夜來我房裡的時候大概是三十分,在那之後我按下了經驗值加倍,伸個懶腰人就在這裡了。綴是怎麼進來的?」

「跟至さん差不多……我傳訊息給你的時候在廚房,之後在往你房間的路上突然就掉進來的感覺。」

「嘖,完全沒有頭緒,電話網路都不通對現代人而言就像被拋棄在無人島上還沒有求生手段啊!」

「等等……至さん,你看那裏!」

順著綴手指的方向至抬起頭,兩人前方的牆面開始浮現像是遊戲畫面的對話框,「這是超任時代勇者鬥惡龍風格?真是不錯的復古SENSE啊。難道我們變成解謎遊戲的角色了?這倒有趣。」

「你這個人……拜託可以暫時把話題離開遊戲嘛。」瞥見身旁比自己略為年長的戀人因為好奇心揚起的嘴角,對比自身的焦躁讓綴不禁出口抱怨。

對話框出現之後,中央開始逐字跳出平假名的訊息:

『せっくすしないとでられないへや が あらわれた』(不做愛就出不去的房間 出現了)

「SE……哈啊?!」原本隨著文字想念出聲的綴在第一個音節出口後連忙打住,反覆確認三遍字句內容後只剩不可置信。

「認真的嗎?這還真是經典的老梗啊。」相對的至語氣並沒有太大起伏,只是朝著綴伸出手。「吶,綴?」

「痛痛痛……至さん?!」指尖觸碰綴臉頰的瞬間至就大力的捏了下去,尖銳的痛覺讓綴反射的跳了起來。

「看起來很痛所以不是作夢嗎?也是,要徹夜拚活動排名的我怎麼可能在這種時間睡著。」自顧自的點點頭,一旁的綴撫摸著發紅的臉頰嘆了口氣。

「通常確認也是捏自己的臉吧……你這人實在是……」

「先別在意那種小事了,現在可是分秒必爭生死交關的局面啊。」眼神一轉變的銳利,至指尖氣勢十足的劃向字幕,「所以完成這個條件確定可以離開這個房間?」

『是』在原本的字句下出現了簡短的對話。

「哼嗯,想不到還會正常回應。很好……!」無預警的一個翻身,至俐落的坐到了綴身上。

「唔喔!」突如其來的衝擊讓綴一時重心失衡,好不容易立起手肘穩住身體卻也因此錯過了掙扎的時機。

「啊,再確定一點。得要做到什麼程度才能滿足條件?一定要到最後?」唐突又轉向字幕,至的追加發問再次讓字幕有了反應。

『是』

「哈啊……那也沒辦法了。喂,綴不要愣住啊,快開始吧。」無機質的冷淡文字除去了至所能想到的一切疑慮,那最終就只剩下付諸實行了。

「至さん,是認真的嗎……」年長的戀人只在這種時候才發揮的驚人行動力已讓綴超越無奈的限度只感到脫力。

「從這裡出去是最優先重要事項你也認同吧?我只是選擇最有效率的合理方法解決問題啊。」

「明明只是為了要打遊戲活動……」

「是啊那對我來說也很重要,有意見嗎?」一來一往的爭論間至不忘趁隙將手滑入對方上衣中,「既然都已經在交往了這也是遲早的事情吧?我可是都願意做大人的讓步不爭執上下問題了呢。」

「問題就不在那裏啊!」

「不然問題在哪?綴該不會對我沒有興趣吧……如果是這原因的話意外還滿讓人受傷的。」

「當,當然也不是啊……」雖不知是刻意還是無心,但看見至的表情一瞬有些失落,綴連忙開口否認。

「很好,那還有什麼問題嗎?時間寶貴啊。」轉眼間恢復行動力的至立刻發動另一波攻勢,驚覺連褲頭都開始失守的時候綴終於開始反抗。

「唔哇,等等,至さん你在碰哪裡……」除了不安分的雙手,隨著至的動作在綴下腹部和股間前後摩擦的臀部才是最大的威脅。即便對方壓制住自己身體的重心,論腕力與身體條件綴仍然有不會輸給遊戲宅男的自信,「我說了先等一下!」雙手按住至的肩口用力推開,意外的至並沒有過多反抗。

「喔?只要等一下就可以開始的話我可以接受,三秒夠嗎?三--」煞有其事的倒數終於讓綴突破了忍耐極限。

「至さん!」降了幾個音程的低吼終於讓至暫時停下一切動作。

「就算已經在交往,這也是我們第一次……做吧。正因如此更不能因為遇上這種莫名其妙的事情就不得已的做啊!現在不但沒有準備,也不是適當的環境,而且這種可疑的空間加上剛才的對話……這不代表著我們正被身分不明的人看著嗎?一定還會有離開的方法,我是不會就這樣認輸的!」

「哈啊……綴的想像中是希望第一次在高層飯店套房灑滿玫瑰花瓣的超大雙人床上?下次我會去預約的,這次就先將就一下讓我出去打活動吧。」

「你這個人到底有沒有在認真聽我說話啊……」感覺已經連吐槽的力氣都丁點不剩,綴半放棄的垂下頭。

「有啊。」至挑起一邊嘴角,前傾身身體湊近綴,「你的意思就是,因為太珍惜太重視我了,所以不想隨便就抱我囉。」

「……!!」感到全身的血液全往上衝,至完全直指核心的發言讓綴一瞬失去言語。

「吶,綴。」不只是臉,連耳朵都脹紅的戀人實在太過可愛,至以帶著吐息的低音在對方耳側開口,「你的想法我都理解,也覺得很高興。但對我而言只要對方是你,不管在什麼地方我都不在意。現下我們面臨的最大危機就是被囚禁在這裡,你願意跟我一起解決這個問題吧?」

「唔……」這個人實在是過於狡猾了,自己或許從最初開始就沒有贏面,但就此認輸又好像會讓對方更為所欲為。當綴的腦中還在做最後掙扎時,四周的空間突然又開始變化,從地板上升起的正是超大尺寸的雙人床,最初一片慘白的牆壁也變成落地窗與夜景的樣式。

「什麼?!」太過於非常識的光景讓綴再次目瞪口呆,身上的至倒是一臉佩服的拍起手來。

「這裡是哆啦A夢的四次元口袋嗎……不管怎樣,」至舔了舔嘴唇,「這下你也沒地方挑剔了吧?綴。」

 

***

 

「所以那房間到底是怎麼回事……想想其實還滿危險的,讓人有點擔心。」這天不知為何用了珍貴的有薪休假待在宿舍而且心情差到極點的至正趴在自室的沙發上對著手機螢幕連打,一旁的綴對聽說昨天至與綴也被困在打不開房間的いづみ與劇團經理大致說明了情況(當然省略了關於離開房間條件的一切過程),一邊將手上的毯子蓋在至的腰間。

「我們走出房間後門立刻就消失了,同樣是在倉庫附近的走廊上……的確是很不可思議,但也沒辦法再深入調查。」

「多虧那個該死的房間我可是要追加課金才能補回進度啊,真要命。小嘍囉給我一起上啊,我殺你們全家……」至再次進入遊戲廢人暴走模式,監督有些擔心的看了至一眼。

「至さん沒事了嗎?早上聽說至さん有些發燒加上身體會痛,通常這類型感冒都是最難對付的呢。」

「啊--啊,關於這個……」綴連忙想轉換話題的努力不幸的被至的插話一刀兩斷。

「雖然還有點違和感但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了。以後得要注意路旁看起來溫和的小怪,進入戰鬥才發現那根本是超等級還會凶暴化的隱藏王,更慘的是連逃跑指令都不能按,根本是破壞平衡吧?」

「……嗯?是遊戲的話題嗎?」監督側著頭不是很理解至發言的真意,只有一旁坐立不安的綴消沉的低下了頭。


评论

热度(7)